「有什麼辦法,這大概就是三十年河東三十年河西,風水輪流轉,別看她以前過的風光,以後日子長著呢,都說不準的。」

「有什麼辦法,這大概就是三十年河東三十年河西,風水輪流轉,別看她以前過的風光,以後日子長著呢,都說不準的。」

2022 年 2 月 24 日 未分類 0

「就是,沒準兒人家現在這個樣子,過兩天又回到封氏集團了。」

沒人敢把話說死,也沒有人會傻到把自己的路給堵死,只是議論自然是要議論兩句的。

封思琪聽到這些話,也沒有什麼波瀾,她自己也很清楚,這都是些什麼人,畢竟以前也是在自己手底下工作過的。

車津看封思琪這個樣子,也有些可憐,想想以往她是什麼日子,現在又過的是什麼日子。

他將封思琪送到門口:「回去吧,以後也不要再來找封總了。」

封思琪可憐巴巴望着車津。

「車津,你能不能幫我跟阿燁說說,你跟他說說我的好,沒準兒他之後想起了,就原諒我了。」

車津無奈:「你犯的錯,你自己心裏也很清楚,第一次給老爺子下藥,第二次又在老爺子喝的牛奶里下藥,如果不是老爺子喝的少,現在已經歸西了,你怕是也只能給封長冬墊背。」

這已經算是對她最好的結局了。 第680章

而後再想其他的辦法,藉助四大家族滅他的機會,順藤摸瓜把聖主找出來。

近來唐氏研發了一款新產品,是針對三省那邊的客戶研發的。

唐氏準備將產業發展到三省那邊,準備一步一步擴大集團規模。

而且,林壞也沒時間打理三省那邊的龍宇集團,準備讓龍宇集團併入進唐氏裏面。

這算是一次特殊的併入了。

畢竟在商界裏面,從來沒有過把大公司,併入到小公司的案例。

往往都是把小公司併入到大公司裏面。

但在林壞這兒,沒有什麼是不可能的。

唐氏集團,那是他老婆唐萱兒的心血,他怎麼忍心把唐氏的心血,併入到其他公司裏面。

不過,要將這麼大一家集團併入進唐氏,唐萱兒還是很尊重林壞的意思的。

「其實,你要是不願意也沒關係,我保證不會強迫你。」

唐萱兒看着林壞:「畢竟,你有這麼一家公司,以後就不會有人說你吃軟飯了。」

「而且,你還能自己存點私房錢呢。」

林壞似笑非笑地看着她:「你真是這麼想的?」

「那我不願意。」

唐萱兒:「……」

靠!

這傢伙還蹬鼻子上臉了!

唐萱兒一把推倒林壞,騎在他身上,怒道:「說,你為什麼不願意?」

「你是不是想存私房錢?」

「你存私房錢想幹什麼,是不是想包養別的女人?」

「那女人是誰,叫什麼名字,住哪兒,是不是比我漂亮?」

「你說啊!你說話啊!你是不是心虛了!」

林壞目瞪口呆:「卧槽,你不是說不強迫我嗎?」

「女人都是騙子,我再也不會相信女人的話了。」

唐萱兒氣得眼睛發紅,不停地捶打林壞:「你為什麼要轉移話題,是不是被我說中了。」

「好啊你,你才去了靜海幾天,你就變心了。」

「你個負心男人,希月果然沒說錯。」

林壞越聽越離譜。

再說下去,估計唐萱兒把他小三的名字都要編好了。

「媽的,我就知道唐希月那個臭婆娘又說我壞話。」

「我跟你開玩笑呢!」

「我願意合併,我願意啊,大姐。」

唐萱兒哼道:「真的願意還是假的願意?」

林壞:「真的,真的,說句假話我讓雷劈死。」

唐萱兒:「哼,這還差不多。」

林壞不禁暗嘆。

女人可真他媽恐怖啊,說變臉就變臉。

他要是真在外面有了女人,唐萱兒估計要捅死他吧。

媽的,太恐怖了。

唐萱兒:「唉,我本來打算過兩天就去三省的。」

「正好我們唐氏研發了一款新產品,準備找七兒做代言人,拍攝宣傳廣告。」

「可是七兒最近有點忙,那就只能等她忙完,再一起去了。」

林壞:「沒事,我給她打個電話。」

「她現在可是我的員工,我把她活動都取消了。」

唐萱兒急了:「別啊。」

「人家最近在宣傳自己的新戲呢。」

「那部戲可是我期待好久的,而且七兒還是女主角,我要等著看她的新戲。」

林壞懵了。

到底是生意重要還是追星重要?

唉,唐總墮落了!

不過,唐萱兒都這麼說了,他也不敢再打電話催沐七兒了。

自從他把沐七兒介紹給唐萱兒,這兩個女人就成了好姐妹。

估計他不在家的這幾天,唐萱兒給沐七兒煲電話粥的時間,比跟他還要多。

那就只能再等等了。

這一等,就等了大半個月。

沐七兒終於給唐萱兒來電話了。

接到沐七兒的電話,唐萱兒很是高興。

「林壞,七兒已經忙完了。」

「她明天就去三省,幫我們拍代言廣告。」

「你也跟我一起去吧。」

林壞搖頭:「我不去,我都已經去過了。」

唐萱兒頓時有些失望,最近這麼忙,她都沒什麼時間跟林壞單獨相處。

這傢伙居然還拒絕她。

看出唐萱兒的失望,林壞嘿嘿笑道:「除非你穿比基尼給我看,我就去。」

「下流!」

唐萱兒哼了一聲,臉瞬間就紅了,假裝沒聽到。

不過,她腦子裏一直在想,到底穿什麼款式好。

三省,林壞肯定是要再去一趟的。

一來,這次沒抓到聖主,讓他心情很鬱悶,他要去散散心。

二來,唐氏馬上要進軍三省的市場,肯定要遇到諸多阻攔。

沒個男人在身邊,那怎麼行。

而且洪爺剛死,三省的地下圈子還在整頓中,那邊不怎麼太平。

就看誰不長眼了,林壞想過去捶人,發泄一下。

紫筆文學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 「在這京都之中,誰最希望你娶方毓秀了?」

顧冷清笑容更加溫淡起來,就那麼看着尉遲墨,看得他逐漸恍然過來。

「她怎就是不懂得罷休!」尉遲墨惱道。

顧冷清淡淡說道,「你這母妃向來看我不順眼,自然想着找個人來取代我,今日不說你到底有沒有跟方毓秀生米煮成熟飯,這抱了親了,也是要負責的。」

「胡說八道!那是她來抱本太子,親本太子!」

想到當時的情形,尉遲墨怒不可遏,氣得臉色陰沉一片,沒想到自己居然被一個女人給輕薄了。

「方毓秀不安好心,這個女人怎麼看都讓人覺得噁心,無論如何,我也要討個說法。」尉遲墨的臉色愈發難看起來。

顧冷清看他這個樣子,反而有點同情。

被輕薄就算了,還要被污衊,難怪他現在這麼生氣。

不過賢妃這麼喜歡那個方毓秀,她一退再退都沒用,那就不需要再客氣了。

次日。

尉遲墨一下完朝,就被太后叫到景和宮,同時,顧冷清也被宣入宮,此刻也在景和宮裏。

除了她,賢妃和曹氏、方毓秀都在。

方毓秀全程低頭,彷彿受盡委屈。

太後端坐主位,賢妃在其左邊,顧冷清坐在下邊的右邊,曹氏和方毓秀都站着,就等著尉遲墨的到來。

About the author

jingshenxianxiangxue:

0 Comments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