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哥!」瓊霄碧霄兩人見到趙公明被馮燁攻擊的險象環生,好幾次差點被馮燁的拳頭打中。

「大哥!」瓊霄碧霄兩人見到趙公明被馮燁攻擊的險象環生,好幾次差點被馮燁的拳頭打中。

2022 年 2 月 24 日 未分類 0

這些人各個都是金仙的修為,哪裏還會看不出來,馮燁的拳頭到底有多厲害?

他們的護身法寶,沒有一個能夠擋得住馮燁的一拳。

力之大道就是這麼的霸道,一拳擊出,四方臣服。

管你什麼防禦法寶,統統都打爆。

在場的幾位心中都暗自戒備,沒有幾件法寶能夠扛的住馮燁的拳頭。

萬一他們以後碰到這種變態該怎麼辦才好?心中想着各種應對方法。

卻始終沒有頭緒。

只有雲霄娘娘心中暗自衡量道:「若是我以混元金斗為陣眼,用九曲黃河大陣,應該能夠困住這廝。

不過以這廝的身體情況來看,想要傷害到他,確實不太容易。」

馮燁在一圈打向趙公明的時候,趙公明躲無可躲,這個時候,他也顧不上妲己的面子了。

他可不想將自己的小命,放在馮燁能夠及時收手這上面。

二十四顆定海珠魚貫而出,迎上了馮燁的拳頭。

「砰!」定海珠一顆接一顆的飛了出去,直到崩飛了一半。馮燁的一拳之力,也逐漸耗盡。

剛剛看到趙公明要落敗的時候,四周這些截教門徒,各個緊張的,隨時做好了出手的準備。

但是到了現在馮燁遇到危險了的時候,他們卻沒有一個出手的。

畢竟人家是在一起不知道多少年的師兄弟了,相互之間感情是不一樣的。

他們與馮燁畢竟沒有什麼關係,只是小師妹妲己的哥哥而已。

更何況他們之前還有些小矛盾。

所以他們這麼做倒也是情有可原。

馮燁見到沒有被崩飛的那幾個,繼續向他砸了過來。

他還沒有強大到肉身硬抗先天靈寶定海珠的程度。

不過趙公明有先天靈寶,馮燁卻不是手無寸鐵啊,定海珠這東西,他也有啊。

心念一動,二十四顆定海珠,連珠一般,迎著趙公明的定海珠打了過。

兩個不同世界的先天靈寶定海珠,在半空當中猛然撞擊。

法寶的威力是一樣的,但是趙公明對定海珠的熟悉程度,操控技巧,那是成千上萬年的祭煉出來的。

與馮燁這種剛剛到手沒多久的相比,那就相差很多了。

不過馮燁剛剛已經砸飛了一半的定海珠,趙公明那邊僅剩下十二顆,被砸飛的那些飛回來,還需要一些時間。

而馮燁這邊確是有二十四顆。

先天靈寶定海珠接連相撞,整個東海都跟着晃動了起來。

「定海珠?他怎麼也有?」瓊霄碧霄二女驚訝的說道。

除了趙公明,他們姐妹對定海珠是最熟悉的人了。

「這到底是怎麼回事兒?是什麼特殊的神通嗎?」

在這裏觀戰的這些,都是截教最頂級的大羅金仙,甚至多寶道人已經半隻腳踏入了准聖的修為。

還從來沒有見過想通的先天靈寶,定海珠不是只有二十四顆嗎?怎麼現在馮燁的手中,也會出現一套和趙公明手中的一模一樣的?

還沒等他們詫異,馮燁已經手快的再次擊出,一拳下去,空間震蕩,將他前面的幾顆定海珠上面所附着的神念和法力全部震碎。

然後迅速的發動空間神通,將這些定海珠收入空間天賦神通當中。這可是好東西,一顆珠子都是一個世界。

放在星空世界當中,定海珠,那可是每一顆都相當於一顆生命行星啊。而且還是那種不會被打壞,絕對堅固的行星。

這種寶貝,落在趙公明的手中,實在是暴殄天物了。

馮燁覺得,這種寶貝只有放在自己的手中,那才真的算是物盡其用。

「我的定海珠。」趙公明慘叫一聲突出了一口鮮血。

二十四顆定海珠,可是頂級的先天靈寶,每一個對趙公明來說都非常的重要,上面都附着着他的神念和法力。

現在被馮燁一拳震碎,讓趙公明的神魂受損不少。

也就是馮燁看在他是妲己的師兄的份上這才手下留情,僅僅搶了他十二顆定海珠,手下留情的給他留了一半。

關鍵是這裏還是金鰲島的範圍,他也不敢做的太過分,如果是在其他的地方,說不定他的定海珠都要翻倍了。

現在變成了三十六顆,其實可還是不錯的。

多寶道人,龜靈聖母,金靈聖母,無當聖母,雲霄娘娘等人,紛紛沖了上來。

「將定海珠交出來?」最是急躁的龜靈聖母見到趙公明的定海珠少了,急忙沖馮燁吼道。

「你們想要強搶我的定海珠?」馮燁笑了笑,對他們想要圍攻的想法,不屑一顧。

他可不是一個人,三千旱魃可都在隨身的空間當中呢。只是作為後手存在,暫時還不想暴露出來。

但是如果這幾個截教門徒,真的和他耍橫,那他說不定就要動用底牌了。

「我們不是想要搶你的,只是想要找回趙公明師弟的那些個定海珠。」多寶道人揮手制止了脾氣暴躁的那幾位聖母,率先開口說道。

「你們所有人都在這裏,剛剛爭鬥的太過激烈,空間破碎,誰知道那幾個定海珠飛到哪裏去了?

相互爭鬥,有所損失,在所難免。難不成,你們還想要讓我給你們賠償不成?」馮燁徑直說道。

「爭鬥之中,就算身死道消,那也是常有的事情,怎麼到了你們這裏,不過是打碎了幾個法寶,就不行了呢?」馮燁出言擠兌的說道。

「你說什麼?」碧霄瓊霄兩個人率先就炸毛了,一個亮出了金蛟剪,一個亮出了縛龍索。隨時準備動手的樣子。

眼看雙方就要再次爭鬥起來,金鰲島之中突然飛出了一柄仙劍,正是通天教主隨身攜帶的青萍劍。

「爾等還不敢看返回洞府靜誦黃庭,何以還在此吵吵鬧鬧?」通天教主的聲音傳來。

在通天教主看來,妲己是此次大劫當中的重要人物,那身為妲己哥哥的馮燁,自然也是大劫的中心人物。

自己的徒弟一旦與他們兄妹發生衝突,只怕全部都要陷入大劫當中。這可與他的預期不符。

他還指望着自己的徒弟,在他的指引下,全部都躲開天地大劫呢。

自然不想讓他的這些徒弟們,和馮燁妲己兄妹結仇,免得被他們拖累。

截教門徒,自然是不敢反抗通天教主的話,當即向青萍劍行禮說道:「弟子謹遵法旨。」

幾人當即不敢在多做爭辯,只是怒氣沖沖的瞪了馮燁一眼,便各自離開了,順便對妲己這個小師妹,也沒有了剛剛的親近。

「二哥,你沒事吧?」妲己關心的問道。

那些師兄師姐,可都是通天教主的弟子,和她哥哥發生了衝突,她自然非常的擔心。

無奈實力不濟,想要拉架都插不上手。

「沒事兒,你沒看到哥哥剛剛大殺四方,反倒是對方吃虧了嗎?」馮燁摸了摸妲己的頭髮說道。

「哥哥你這個脾氣真的該改一改了,去了一趟昆崙山,就和玉虛宮的南極仙翁打起來。

來了碧游宮,又與師尊的徒弟們打了起來,這下好了,道門兩大教派,截教,闡教,被你得罪了個遍。

你就不能讓人省點心嗎?」妲己學着母親的樣子,對馮燁說教道。

「你沒看到,哥哥對上聖人弟子,都沒吃虧嗎?這說明什麼?說明你哥哥的本事大著呢。怕個毛線?」馮燁滿不在乎的說道。

強者,永遠是獨自迎戰,不需要盟友。

想要推翻大商,鼎革天下,建立新朝,無論是闡教,還是截教,未來都會是敵人。得罪不得罪的,對馮燁來說,已經不重要了。

「現在怎麼辦?回冀州嗎?」妲己也知道自己勸不住馮燁,論大道理,馮燁懂的比她多的多。

「本來是說,這趟出來是來拜師學藝的,沒想到最後拜師沒拜成,反而招惹了一身的麻煩和一堆的仇敵出來。」妲己碎碎念道。

「怎麼會沒拜成呢?妲己你現在不是已經成為正兒八經的截教門徒了嗎?而且還是通天教主親傳的二代弟子。

咱們兄妹,只要有一個人拜師成功就可以了。可以說現在是目的圓滿打成,現在咱們就可以回冀州了。」馮燁狡辯的說道。

「那二哥,你說好了,要給我捉個坐騎的呢?還算不算數?」妲己生怕馮燁答應她的事情忘記了。

「好,答應你的事情,二哥什麼時候沒辦到過?咱們現在就去抓坐騎。

二哥這次一定要給你捉個漂亮的坐騎。」馮燁將妲己抱在懷裏,騰空而起,向冀州方向飛去。

反正妖獸這東西有的是,碰上什麼算什麼。無需專門去找,如果沒有遇到滿意的,到時候隨便去那座山林裏面,也能抓出來不少妖獸。

以馮燁對妲己的了解,她對坐騎的要求不會太高,不會要求實力,一般只會要求漂亮。

馮燁打算給妲己抓個鳥當坐騎,就算沒有鳳凰,那也得弄個孔雀來。

當今世界的妖獸還真的很多,馮燁兄妹返回冀州的路上,沒有特意的尋找,就碰到了十幾隻妖獸。

馮燁身上的威壓很小,並沒有一般仙人的那種氣息。

所以但他帶着妲己從天空飛過的時候,總會有一些妖獸覺得馮燁在自己的頭頂上飛過,是對自己的冒犯。

感覺尊嚴被冒犯了妖獸們,一個個前仆後繼的衝到半空當中去找馮燁的麻煩,最後這些傢伙,統統成了馮燁兄妹二人的口糧。

只可惜一路上,都沒有遇到什麼妖獸,能夠讓妲己喜歡的。

冀州這邊一直在發展,在高級生化人官員的管理之下,徹底的杜絕了貪腐問題,國力蒸蒸日上。

而紂王派來征討冀州的新任北伯侯崇應彪,和東伯侯姜桓楚兩人的聯軍,還在北伯侯的領地內訓練。

絲毫沒有進攻的意思,連給冀州帶來一點壓力都辦不到。

「父親,大哥,你們怎麼都在?是冀州發生什麼事情了嗎?」馮燁見到父親蘇護和大哥蘇全忠兩個人都站在門口,十分驚奇的詢問道。

「沒什麼事兒,只是想念我的寶貝女兒了。妲己,聽說你已經拜師截教通天教主了對不對?」蘇護見到妲己,笑的見牙不見眼的詢問道。

雖然馮燁兄妹二人路上回來的速度不慢,但是幾次出手追蹤妖獸,狩獵妖獸,還是讓他們耽擱了不少的時間。

而且截教萬仙來朝的盛況,當初馮燁和妲己兩兄妹在碧游宮的所作所為,可謂是出盡了風頭。

關於他們兩兄妹的消息,早就通過截教那上萬神仙的口,傳遍整個大商了。

練氣士們可是都有通訊的法術的,最常見的就是紙鶴傳書,千里傳音等神通法術。

所以雖然這個時代生產力落後,但是消息傳遞的速度,卻遠遠的要比趕路的速度快的多。

馮燁與人摩擦的事情,雖然也很轟動,但是卻無法掩蓋通天教主再次收徒的事情。

About the author

jingshenxianxiangxue:

0 Comments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