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哪次辦事虧待過他嗎?又吃又喝的,你少花錢了?」

「哪次辦事虧待過他嗎?又吃又喝的,你少花錢了?」

2022 年 2 月 24 日 未分類 0

「有時不是你花錢就能把事辦了的!」

「好好,你就送吧,我看哪天你也把我也送出去就行了。」

慕瑤說的痛快,可這句話一下子就勾起了浩南心底那股無法發泄出來的怒火!

鑒於整個夏城建材狀況,進入市場已是大勢所趨,尋找新的鋪面範圍就選在了在市場內,好在沒過多長時間,剛好就碰上一個河南陶瓷的老闆要轉讓店面,這事就算成了。

有了自己的獨立店面,感覺專業了好多,這期間又完善了很多配套產品,進了市場內,同行之間來往調貨也方便了,業內信息更加豐富靈通,但相比在外邊來說競爭也相對激烈。

店面大了產品也多了,光靠浩南和慕瑤兩人根本就顧不過來,於是他們增加了兩個營業員肖美和張倩。

肖美年齡較大,有眼色勤快,張倩容貌漂亮,性格開朗,在酒桌上能喝能唱。有了這兩個人相助,浩南和慕瑤在時間上就寬裕了好多。

來夏城一晃大半年過去了,兩人整天都在忙生意上的事情,沒一點閑暇時間,現在有了營業員,浩南就想帶慕瑤出去散散心,緩解一下,也省的她天天動不動就嘮叨。

上午去店裡安排好了工作,他們就坐上了去往貴德的班車。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 任老太爺蹦蹦跳跳地殺向任婷婷、文才、阿威等人,他們身上有符,鬼怪不敢靠近,更不敢觸碰,群辟易。可任老太爺不同,他體內封著一個惡鬼,聽命行事,無所畏懼,吼叫著逼近任婷婷。

「大家屏住呼吸,不喘氣殭屍就看不到我們了。」文才害怕得要死,抖手抖腳,但還是勇敢地擋在任婷婷面前。

用他話說,救心上人一命,結婚就不成問題了。

這話有一定的道理,因為光救命還不夠,還得長得帥。電影里文才捨命救任婷婷,還救了九叔蓮妹的妹妹念英,結果一個老婆都沒撈著,足以說明問題。

憋氣憋不了多久,文才沖任婷婷、阿威他們使了個眼色,示意他們快跑,哪想到任老太爺已經開了屍眼,憋氣根本不管用,手爪拍開文才,朝任婷婷肩膀抓攫而去。

任婷婷只覺肩膀一緊,已被兩隻鳥爪也似的鐵爪抓住,不由嚇得尖叫出聲,生死關頭,身體里忽然湧出一股力量來,猛地推了一把,竟真的把任老太爺推開。

原來她身上有極品神光護身符,任老太爺抓她時手爪已被靈力灼傷,下意識鬆開,這才讓任婷婷掙脫。

「婷婷,快跑。」

文才從後面跳到任老太爺背上,一手拿一張符往任老太爺眼睛上貼去。任老太爺頭一低,符正好貼在腦門上,尚不等文才欣喜,符倏地起火,燒成灰燼。

任老太爺大吼,身子猛轉,一下把文才甩飛出去,撞在商鋪門板上,半響站不起來。

「看我的。」

阿威從街邊抱起一根碗口粗的木樁,哇哇大叫著杵在任老太爺胸口,任老太爺紋絲不動,阿威則被震退好幾步。

「喂,你們站著幹嘛,開槍,快開槍!」

他不喊還好,一喊驚醒了嚇傻的保安隊員,忙把手裡的槍往地上一扔,撒腿就跑。

「你們……」阿威氣得吐血,抱著木樁扔也不是不扔也不是,暗忖道:要不我也跑吧。

「一起上!」

文才跑過來,二人抱著木樁撞向任老太爺,任老太爺忽然轉身,伸出鳥爪抓住木樁,用力一扯,竟將二人帶了個踉蹌。

任老太爺縱跳而出,雙爪抓住縮身欲逃的文才胳膊,指甲刺進肉里,疼得他凄厲慘叫。

「文才。」

聽到文才的慘叫聲,九叔臉色微變,偷覷一眼,神情急切,沖董小玉喝道:「你助紂為虐,是想魂飛魄散嗎?快讓開。」

董小玉冷哼道:「泥菩薩過河,自身難保,還想著救別人,先救你自己吧,鬼母大人要做的事情,誰也無法阻止。」

說罷,她從袖子里掏出一面白麻小幡,口中念念有詞,輕輕搖了幾下,幡里飛出九個鬼影,煞氣衝天,磔磔怪笑地撲殺而出。

「生魂幡!」

九叔連忙後退,給自己施了個六丁六甲護身神咒,揮舞妙法拂塵,與生魂、骷鬼血靈、董小玉、秋生苦鬥,實在分身乏術。

「文才!」

任婷婷見剛才任老太爺傷不到自己,知是九叔給的符起作用了,沒想著逃跑,反而主動迎向任老太爺,撞在任老太爺手臂上,將文才救了下來。

任婷婷喊了幾聲,文才一點回應都沒有,雙眼緊閉,身體軟綿綿,沒什麼支撐,還以為死了,又驚又難過,珠淚盈眶,恰好任老太爺殺至,她腦袋一懵,完全沒了主意。

「呵呵,二屍兄,人我帶走了。」

鬼母忽然在任婷婷面前現身,攔下任老太爺,腳下升起一幢鬼火,籠住任老太爺、任婷婷、文才就要遁走。

就在這時,一道人影憑空出現在鬼火之中,抓起任婷婷、文才倏地消失不見。

電光火石間,人已被救走,讓鬼母都有點措手不及,定睛一看,那救人之人是個戴眼鏡的道士,身材高大,神情滑稽,察覺到自己的目光,還神氣地摸了摸鼻子,意作挑釁。

「你就是那什麼鬼母啊,也不過如此嘛,人我救走了,有本事過來搶啊。」四眼笑道。

「師弟!」九叔驚喜道。

四眼循聲望去,驚嘆道:「嘖嘖,師兄,你厲害啊,一個人斗那麼多鬼。」

「鬼母,茅山援兵已至,你死到臨頭了。」二屍兄冰冷的聲音遙遙傳來。

鬼母臉色變幻,滿心不甘,好不容易騙過二屍兄,抽身趕回,人已到手,偏偏殺出個程咬金來,功虧一簣,看此人修為不弱,加之二屍兄到來,再想得手就難了。

「看你們能護她到幾時,小玉,我們走。」

「你走得掉,他們,還是留下吧。」

三顆笆斗大的陰雷從天而降,兩顆飛向鬼母,一顆飛向骷鬼血靈、董小玉以及九個生魂。

鬼母知道此刻二屍兄已經被自己激怒,下手毫不留情,心念一動,正欲召回幾個惡鬼,千百根陰絲匯作一條黑帶,將它們纏得嚴嚴實實。

「二屍兄,你很好!」鬼母恨得咬碎銀牙,帶著任老太爺離去,至於董小玉等鬼怪,任他們自生自滅。

「鬼母大人……」董小玉絕望地喊道。

「不要殺她。」

秋生跑出來,張開雙臂,擋在陰雷之前,勁風掀動他的頭髮,恐怖的能量波動讓秋生心驚肉跳,絲毫不懷疑陰雷能把他炸得屍骨無存。

「秋生,你幹什麼?」九叔喝道。

秋生回頭看著九叔,哀求道:「師父,你放過小玉吧,她是個好鬼……」

「好鬼?」二屍兄呵斥道:「她為虎作倀,驅使殭屍害人,已非好鬼之類。林道友,令徒已經鬼迷心竅,帶回去好生教育吧,骷鬼血靈、生魂皆是邪物,留不得,必須毀滅。」

四眼說道:「秋生,人鬼殊途,你不要犯傻,趕緊讓開,不然我和師兄也救不了你。」

「秋生,你讓開吧,我是自作孽,罪有應得。」董小玉淚眼痴痴地看著秋生道。

「小玉……」

不等秋生說完,九叔遁過去一腳把他踹開,陰雷飛入惡鬼中間,震天響一個霹靂過後,幾個惡鬼立時化為齏粉。

「早知如此,何必當初呢。」蘇予衡從診所後院走回家,一進門就見門口擺著一雙運動鞋。

他彎腰將拖下的鞋放進鞋櫃,低頭一看,他的拖鞋不見了。

換做平時他肯定惱火,可今天,他心情好。

他隨意穿了雙拖鞋走進客廳,一進去,聞到一股濃濃的酒味。

沙發上趴著一個人,睡像很難看。

「晉懷謙,起來。」蘇予衡用腳踩著晉懷謙的屁股,「醒醒。」

晉懷謙睡得不省人事,怎麼喊也沒醒,蘇予衡看了看手錶。

十一點半,大白天的喝什麼酒。

他無語的搖搖頭,上樓拿了床……

《顧念不忘你》第二百二十八章賀簡辰受傷 張繼先卻一時未動,只管用幽深而難解的目光梭巡了一番枕上少女清絕的眉眼,須臾,才安撫地拍拍她站立起來。

趙重幻本就疑竇潮湧,他如此眼神自然教她越加困惑,但為了不讓他察覺自己的左眼失明,卻依舊佯裝無事地露出一抹笑意來。

張繼先回身恭敬地迎上來人:「王妃——她確實醒了!」

不消須臾,榮王妃雍容典雅的身影便出現在趙重幻跟前,後面跟着一眾衣着華貴、香風撲人的裊娜麗人。

而面前諸人等眉眼間洋溢的欣喜跟激動令她不明所以,但她還是趕緊撐住自己的身體,試圖起身向諸位貴人行禮。

「你莫動!莫動!」榮王妃已經一步跨上前,毫不猶豫地扶住她肩,讓她躺回枕上。

趙重幻瞥了眼肩頭榮王妃皙白卻削瘦到青筋輕突的手,不敢使力,惟有順勢躺下,口中忙不迭惶恐道:「王妃娘娘,不敢當!小人無礙,多謝娘娘抬愛!」

榮王妃壓住她胳膊,上下梭巡打量,眼中倏爾潮紅,轉而便有晶亮的水澤微閃。

「縣主怎還自稱小人?你可是嘉雲縣主!」後面有一位著了青黛羅裙的素雅女子神色激動地冒出一句。

嘉雲縣主?

這是在稱誰?稱她嗎?

趙重幻聞言一時耳鼓如遭了雷擊,隆隆的,這種怪異的囂叫令她恍惚。

她喃喃重複了下這個於她而言前所未有的尊貴稱呼——

「縣主?」

趙重幻整個人茫然無焦地蹙起了遠山眉。

轉瞬,她昂起頭,眸光下意識去尋找著避於一側的張繼先,嫣唇微顫,星眸中溢滿惶惑的無法置信,不知所措。

而張繼先的目光與她正正相接,但見他向來清矍冷淡的眉眼間隱約也是雜陳紛亂,似悲似喜,欲言又止。

「曼秋,切莫嚇着她!」

榮王妃頭也不回地輕斥一句,連忙又扶住趙重幻,眉目慈和,溫煦如風。

「孩子,你且小心些身體!剛醒過來,暈厥了一天一夜,可嚇壞我們了!連太醫都束手無策,虧得你大師兄及時趕來!」

趙重幻嗡嗡作響的腦中如同錢塘江起的彌天大霧,一重又一重,完全看不清天水之間的清明。

但少頃,她便很快清醒過來。

「王妃娘娘,小人只是一介草民,鄉野之輩,不敢承縣主之尊!」

趙重幻竭力摒住自己心口猛烈難抑的顫動,刻意避開榮王妃的手,執意坐直了的身子,神色恭敬又嚴肅。

「此間是否有甚誤會之處?諸位貴人想必是認錯人了!暫且還是容小人與本門師兄說幾句話,問清緣由再叩謝王妃娘娘救命之恩!」

榮王妃見狀不由手上一頓,細細端詳她幾息,眸中竟依稀沁出幾分悲愴凄惶之色,隨後幾不可聞地微微一嘆。

她遲緩地收回手,繼而伸進自己的袖中摸索了下,轉而掏出一隻黑色刺金皂囊,遞到趙重幻手上,然後便起身慢慢退後一步。

「我們先出去,」她勉力地笑笑,示意地看了看張繼先,「你且與張道長閑話,待片刻,我再來瞧你!」

其他幾位圍繞在她身後的麗人們登時神色各異地彼此瞅了瞅,那位喚曼秋的女子更是張張口還想再說點甚,但是躊躇了下,終究還是忍住了。

她上來扶著榮王妃寬慰:「是的,縣主剛醒,本就對一切還蒙在鼓中,是該請張道長先解釋一番!是我太冒失,失了分寸!」

張繼先恭謹道:「娘娘寬心,等某來與師妹細說清緣由,再請諸位進來!」

About the author

jingshenxianxiangxue:

0 Comments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