孫支朝包廂指了指道,“周支,出把子力?”

孫支朝包廂指了指道,“周支,出把子力?”

2022 年 2 月 23 日 未分類 0

得,既來之則安之。

而且一直搞刑偵,掃黃這種事情周南就沒經歷過,還挺新奇嘿。

沒吃過豬肉也見過豬跑,沒啥挑戰性。

“身份證。”

“你們認識嗎?”

“認識?那她叫什麼名字?”

“……”

意料之中的回答不上來,成功get到一對,第二個包廂走起…

“刑警周南?”

這倒是意料之外,一進門就被人認了出來。

周南沒太驚訝,最近此狀況算頻發了,“認得是吧,知道我來幹什麼嗎?”

粉絲訕笑,“掃黃?我們就是來唱唱歌。”

“唱歌歸唱歌,點幾個小姑娘啥子意思?”

粉絲辯解,“調節調節氣氛,我們幾個大老爺們唱歌有啥意思。”

倒也…沒啥邏輯錯誤。

一圈下來,孫支表示滿意。

之前周南這廝三天兩頭的給他轉發“粉絲天眼”線索,搞得他好生“沒面子”,這次的治安大清查行動,孫支已經醞釀許久了,不枉晚上出動數百警力。

再加上週南的知名度,這次行動社會效果足夠到位。

跟着掃了大半夜的場子,再回支隊已經是後半夜了,隨後周南就再度驗證了刑警工作不分晝夜的判斷。

手機在靜謐的夜色中響起,老左略顯興奮的聲音傳出,“老大,您不知道,晚上治安那邊有個大清查行動!”

他咋不知道,還當了把子“苦力”呢。

絲毫沒意思到自家老大的“冷漠”,老左快速繼續道,“帶回去的一家KTV老闆,認出了死者的畫像,說很像一個員工,叫于思彤,不過已經快有兩個月沒來上班了。”

這,可真是意外之喜!

看來他晚上這“苦力”,總算是沒白出!

而在周南忙活的時候,一則法醫中心的講解視頻也在城東分局官薄發佈。

視頻中,申法醫親身上陣,對王驍的自殺判定進行解析。

“死者衣物整潔,且沒有搏鬥性損傷,也沒發現控制性、抵抗性損傷,這說明其要麼是心甘情願被綁,要麼是失去知覺無意識狀態下被綁。”

“我們對其進行了毒物檢測,未發現死者體內有任何藥物跡象,也就是說他是在清醒狀態下被綁的。”

“此外,我們對屍體進行了解剖,發現其支氣管有泥沙,腸胃的硅藻經檢驗也與小清河硅藻特徵相符,這說明死者確係在該河溺亡。”

“接下來是大家最關心的綁縛問題,雙腳和腰間的綁縛想必大家不存疑,那麼,一個人能否做到自己把自己雙手捆住?”

申法醫取出一根紮帶,邊往自己的手腕上綁邊講解。

“一開始,我們就注意到,死者手腕上的束縛打結方式比較特別,結構較爲鬆散。”

“先將繩子一端捆在左手上打結,拉緊,延伸後再纏繞到右手上,從空隙處抽出,稍作調整,兩手間距就會變小。”

說話間,視頻中的申法醫還真一個人把自己的雙手給綁了起來。

“佐證就是這個繩結的最後都是活結,因爲雙手行動受限後,已經無法再順暢進行打死結操作。”

“而且,死者雙腳捆綁的間距也不小,經測量有四十釐米左右,這種距離,足夠當事人自由活動,乃至…跳河。”

結論很清晰,該死者確係自殺。

申法醫自覺功成身退,大部分理智網友還算買賬。

“長見識了,原來還可以這樣。”

“所以真的是自殺,這得是對生活多絕望啊…”

“一羣網友就喜歡瞎比比,人家警察能隨便出結論嗎?”

“正常操作了,網友人均神探,各個福爾摩斯。”

“膜拜,我南神居然當場就看出了結論。”

“之前吐槽人家刑警周南的那些人怎麼不見了,能出來道歉了嗎?”

可沒想到舉證至此,仍有部分人表示質疑。

“一面之詞!”

“我還是無法相信,一個人怎麼會對自己下此狠手。”

“不合常理。”

“對!沒親眼看到他跳河,什麼解釋都是間接的,讓人怎麼信服?”

“爲死者悲哀…”

一番似是而非的質疑下來,還真有不少網友又被帶偏,又回到了半信半疑的態度。

申法醫苦笑,“周隊,這事兒我盡力了,你看怎麼辦吧。”

周南,“……”。我想躺着辦!

眼瞅着“9.1”Q.J殺人案馬上就要取得重大突破,拖後腿的怎麼就這麼多!

得,求仁得仁!

周南一邊盯着“9.1”Q.J殺人案,一邊將部分注意力又放回了這起自殺案件上。

“親眼看”?

滿足你!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 李惠真終於還是搬走了。

早晨出門時經過隔壁門口習慣性地想要進去打個招呼,卻透過門縫看到正在整理行李的李惠真時,徐然就知道,本來自己不太想接受的這個事實終歸還是到了眼前。

雖然徐然經常開玩笑對自己說,李惠真可是自己的穩定飯票,但實際上在過去的一個月,徐然已經把李惠真當成了家中的長輩一樣來相處,對她十分感激和尊敬,李惠真也成了他在這陌生的地方差不多是唯一一個能說得上話的人。

李惠真搬走之後可以和她貼心小棉襖一樣的女兒一起生活,但自己恐怕就要回到之前那種平靜得有些可憐的生活了——一個人的、平靜的生活。

至少在和那位新搬來的鄰居搞好關係,正常相處之前是這樣的。

又或許和那位看不對眼,只停留在雇傭層面,永遠也熟絡不起來也不是不可能。雖然說她為人很好相處,但人和人之間的關係是比課本上公式複雜一百倍的東西,絕非經驗之談能一概而論的。

看着屋內和女兒有說有笑地整理著行李的李惠真,徐然輕聲嘆了口氣,就覺得自己似乎有些多餘,於是也打消了打招呼的想法,沒有進屋打擾這一副和諧的畫面,轉身徑直走進電梯離開。

————————————-

「你決定了嗎,真的要搬走?」

客廳內,三個女孩子圍着一個正在整理東西的女孩,看起來都對中間的女孩要搬走這件事不是很開心。

另一個酒紅色發色的女孩也是問道:「是啊,你這麼做,社長同意了嗎?」

被圍在中心的女孩子弱弱地點了點頭:「我一個星期前就已經打報告了,雖然過程有些艱難,但社長還是勉為其難同意了。」

另一個女孩子似是想起了什麼,恍然大悟道:「我想起來了,怪不得前幾天幫過我之後你說什麼『再也沒法幫我了』這種話,原來是因為這個!」

旁邊的兩個女孩立馬嗅到了一絲秘密的氣息,齊刷刷轉過頭來,酒紅色頭髮的少女開口問道:「嗯?幫了你什麼?你們兩個之間發生了什麼嗎,我怎麼完全沒聽說?」

另一個女孩也是一副無比好奇的樣子,瞪大了眼睛,兩個人倒是把中間的女孩要搬走這件事一瞬間給拋到了腦後。

「呃,這個嘛,沒什麼大不了的…」意識到自己有點說漏嘴的女孩打了個馬虎眼,趕忙轉移話題,「這個不重要。倒是你啊,彩英,好好的,為什麼說要搬走呢?」

兩個女孩又是齊刷刷地把頭轉了回來看着中間的女孩,酒紅色頭髮的少女撅了撅嘴:「是啊是啊,彩英,我們都一起住了五年了,怎麼突然要搬走呢?是因為我遊戲打的太多對你關心不夠嗎?」

被稱作「彩英」的女孩搖搖頭:「不是的,智秀歐尼,你已經對我很關照了,我很感激。搬走這件事,是我自己的原因,和大家無關。」

「就不能不搬走嗎,大不了,我以後的零食全都分給你吃,兔子玩偶也借給你晚上睡覺抱着!」另一個女孩極力挽留着。

金智秀有些擔憂地看了朴彩英一眼,問道:「是啊,就算有什麼苦衷,說出來,看看大家能不能幫着解決嘛。」

朴彩英小心翼翼道:「我也知道回歸在即,現在搬出去可能有些不方便。但正是因為回歸,我感覺有些太累了,所以想搬出去換個環境換換心情,請大家見諒。不過我決不會耽誤大家的,這點請大家放心!」

金智秀摸了摸坐在地上的朴彩英的腦袋:「我們倒不是擔心這個,只是一起住了這麼久,你這麼搬走,我們不捨得也不習慣嘛…」

另一個女孩子戳了戳因為剛剛說漏嘴有些發懵的女孩道:「歐尼,怎麼不說話,彩英可是要搬走了哎。」

「啊,這個…」Jennie回過神來,看了一眼坐在地上的朴彩英,回憶起之前她的義氣相助,想了想覺得自己應該站在她那一邊,就開口道:「這個嘛,我也沒想到彩英突然會要搬走,說實話我也很捨不得。」

金智秀和Lisa立馬無比贊同地點了點頭。

「不過…」Jennie突然話鋒一轉。

「說實話,大家也都不是很喜歡悶在宿舍里,在宿舍里的時候幾乎也是只待在自己的房間,一起玩遊戲和玩耍都是練習生時候的事情了。感覺現在,大家其實想要的應該是充足的個人時間吧。最近沒有行程安排的時候,據我所知,大家也都會各自緩解自己的壓力。」

「所以,彩英想要搬出去,大家只需要看成是彩英想要refresh一下,呼吸一下新鮮空氣,當作是她解壓的一種方式就好啦。不需要想那麼多的,也許過一段時間,彩英膩了就搬回來了呢。」

聽完Jennie的發言,金智秀和Lisa不約而同地都是有些沉默,不過心下卻是沒法反駁,因為Jennie說的恰恰是隊內的現狀,準確命中了每個人的內心。

朴彩英感激地看了金智妮一眼,也是趁熱打鐵道:「是啊,大家不用想太多的,說起來唯一的不同基本也就是晚上睡覺換了個地方而已,大部分的時間大家還是和以前一樣都在一起的嘛,一起吃飯,一起練習,一起活動。」

Lisa拉了拉金智秀的胳膊:「Jisoo歐尼,聽起來好像確實挺有道理的哎,我好像要被說服了。」

「沒被說服又怎麼樣,反正事情已經成定局了。」金智秀無奈地探手。

朴彩英把箱子合上,站起來抱了抱三個女孩:「哎一古,這件事情不重要啦,大家別為我操心了。重要的是,回歸在即,大家要更努力才行,我們這次回歸一定會大發的!」

「不過,羅婕啊,你搬出去住,我們真的能放心嗎,你還不讓別人陪同。」金智秀還是有些不放心。

「歐尼,你就別擔心我了,都已經安排好啦,會有專門的人幫我料理生活的!」

朴彩英嘴上寬慰著金智秀,內心卻也是有些忐忑。

「惠真阿姨幫我找的那個家政工到底靠譜嗎?」 陳喜便說道:「那你帶着我一塊過去認認路吧,順道把那薑湯給端過來,大家喝着也暖暖身子,別着涼了。」

魚兒聽這話就說道:「不用,那小陶鍋並不大,我自己能端,喜鵲姐姐還是留在這邊照看吧,福珠她們離不開你。」

陳喜視線從三少爺身上移開,笑着對魚兒說道:「既然你自己可以,那我就留下來吧,記得小心些。」

總歸認路也不在於一時。

魚兒聞言抿嘴笑起來,點點頭道:「放心吧,對了,那些小爐子可要帶過來?姐姐適才不是說要燒些炭火取暖的?」

陳喜聽見就說道:「有小爐子?若是有那便拿過來吧?」

About the author

jingshenxianxiangxue:

0 Comments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