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夫人,我隨你一道去吧!」雲暖哽著聲音央求。

「夫人,我隨你一道去吧!」雲暖哽著聲音央求。

2022 年 2 月 22 日 未分類 0

她搖搖頭,身子已經來到了大門邊上。

「夫人!」

「別哭了,」她聽見雲暖的呼喚,生氣地回過頭,定定地瞪了她一眼,厲聲道:「也別跟著我。擦乾你的眼淚,那是最沒價值的東西。」

言下猛然一驚,只怕自己這副模樣,已像神了當初的母親。

邊走邊挽發。

四周漸亮,但還很寧靜。

楠華宮素來如此,因為她母親覺輕,就算一隻麻雀飛經窗前,也能將之從睡夢中攪醒。

這樣怕吵的人,今日憑她苦苦拍了好久的門,都不肯應聲。

半晌,韋姑姑消瘦到有些刻薄的臉從門縫中鑽出來,「殿下正睡著呢,說了,誰來也不見!」

「木渴哪去了?」

韋靜貞與應波同級,相比應波的一板一眼,顯得隨和又風趣很多,可其人挑剔又錙銖必較,在氣度上卻又大大不及應波。

「她不在這兒,」穿過掌寬的門縫,韋靜貞目光不錯地看著她,皺眉道:「縣主找錯地方了。」

「可我方才明明聽說……」

「聽說什麼?」

她輕輕抽了一口氣,才緩緩地道:「聽說這裡出事了。」

說話間,忽聞屋裡傳來一陣沉重又詭異的痛吟。

她一聽一怔,心海一翻,猛地驚悚起來,然後瞪著眼追問韋姑姑:「母親這是怎麼了?」

就算只有一聲,就算無比細小又輕微,但這是她親生母親的痛吟,她怎麼可能認不出來。

韋靜貞咂了一下嘴,眼睛發虛,把頭扭回去探了一眼后,驅逐她道:「殿下醒了,奴婢要去伺候梳洗了,縣主請回吧。」

說完就要重新闔上朱漆大門,可她哪裡肯讓。

用力一撞,她用從未展示過的力氣,直接將韋靜貞撞倒在地。

韋靜貞始料不及,當場慘慘地「哎呦」一聲。

她只埋頭掃了一眼,便拎著裙擺,朝罩著四層紗幔的大床跑去。

「縣主!」身後是韋靜貞的徒呼奈何。

還未湊近大床,卻先瞥見一位太醫拎著藥箱跪在一旁,額邊汗意晶瑩,模樣如臨大敵。

她將帳子一揭,一種不安的預感油然而生。

從前她最怕她母親,現在卻最怕她母親出事。

定眼一瞧,眼前之人果然受了很重的傷勢,傷在腹間,血染一片,望見她乍然出現的臉龐,沒有責怪,只是淡淡地嘆了口氣。

「你又不會醫術,衝進來做什麼」面前人鐵著臉問。

她顫抖著,想要握一握她母親的手,來到半道,卻又猛然抽回。

「誰幹的?」她顫著聲音問:「你可是堂堂的妙音公主,誰能把你傷成這樣?」

「問得好!」面前人冷冷一笑,饒是重傷如此,眼中的跋扈悍然仍絲毫不減,輕咳了一聲,搖頭道:「狗咬的。」

「狗?」

她一時思緒萬千,千百種假設同時湧入腦海。

其母耐心已經用完,擺了擺手,冷聲道:「去吧,你在這裡只會礙事,別擋著太醫為我治傷。」

「母親,木渴去哪裡了?」她也知道不能再留了,只好捉住最後一點時機,捉緊問清木渴的去向。

她母親臉上的表情徹底僵住,石頭般硬在那裡,停了一會兒,才緩緩開口,「本宮真是養了個好女兒啊,對誰都充滿了愛心!出去,本宮不會再說第二遍!」

這就是她的母親,陰晴不定,又絕不容許任何人忤逆。

「縣主!」這當兒,韋靜貞湊了過來,一彎腰,撈起了仍在苦苦哀求的她,「殿下傷勢不淺,你就別在這兒添煩了。」

「韋姑姑,我求求你,」她上前半步,離韋靜貞都靜了些,一把握住對方纖細但極有力量的腕子,改作哀求她,「木渴與我情同姐妹,她到底是死是活,我只求你告訴我一聲。」

「縣主折煞奴婢了!」韋靜貞滿臉嚇白,暗中掃了一眼床上。

這當兒,她母親咳嗽了一聲,重新緩緩開口:「靜貞,將人鎖好,沒本宮的命令,誰都不準放她出來。」

「母親!」她怔住。 ,

第609章

褚艷,有些委屈。

但,又沒有別的選擇。

像宋三喜這種,是她只能夢的男人。

王輝,卻是現實中的婚姻對象。

為了錢,她不得不忍受屈辱。

她只能給程映雪撒謊,說男朋友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她要回家看一看。

程映雪雖然外表冷漠、冰嚴,但對於這個弟子,還是欣賞的。

於是,叫她回去吧,婚姻事大。

因為那次晚餐,程映雪對於婚姻的理解,還是有些許的不同了。

或者說,十年之約一場空,她看透了很多。

褚艷也老大不小了,今年都26了,也應該談婚論嫁了。

聽褚艷說,她男朋友家境殷實,對她又好,給錢買車什麼的。

程映雪覺得,這也還行。

於是,褚艷離開了醫院,駕車直接回家。

讓她給王輝拿愛滋的病毒,然後去害宋三喜,她是打死也不會做的。

沒認識、了解宋先生之前,她為了錢,可以不擇手段。

但,現在,哪怕得不到的宋先生,她也不忍心毀去。

回到家裏,王輝在沙發上,都睡著了。

那血手印的臉,腫得嚇人。

看上去,沒個人樣了。

褚艷,受到了驚嚇。

本來,這傢伙還是挺帥的。

這一來,很醜,又顯的可憐。

這很觸發女人內心柔·軟的一面。

於是,褚艷趕緊去拿來家庭小藥箱。

這傷,不處理一下,還真有可能感染、發炎、毀容。

也不知是誰打的,這麼狠。

她叫醒了王輝,正想問什麼。

王輝已急不可耐,抓住她的雙肩,「艷子,你給我弄的東西呢?東西呢?在哪裏?我要,我要!!!」

吼的聲音大,震得臉疼,歪牙咧嘴。

疼的,眼淚都出來了。

一想想受的委屈,這貨還真的哭了。

褚艷連撒謊的機會都沒有。

王輝居然,抱着她,失聲痛哭。

「艷子啊,老子今天又在宋三喜身上栽了啊!」

「吃了大虧啊!這個王八蛋真不要臉啊」

「我本來以為,今天下午能看看他的大笑話。」

「讓他拿不到土地轉性質的可能,只得乖乖給我兩個億。」

「沒想到他找了個人,把我爸給治住了。我爸還打了我了一耳光,那死老頭也打了我一耳光啊!」

「這他馬還當着宋三喜的面打的,我這臉啊,都丟光了」

男人,有時候也需要傾訴的。

王輝哭喊著,一古腦的都往外倒。

好在,他牢記家訓,不輕易吐露背景。

褚艷聽的,眼淚都要出來了,又有些想笑。

可憐的王輝。

強大的宋先生。

王輝在他面前,真沒什麼勝算啊!

等到王輝哭的差不多了,她才道:「輝哥,先不說了,你臉不疼嗎?來,我給你處理一下,上點葯,要不然會傷口發炎、感染、毀容的」

王輝聽得這個,還是嚇倒了。

這時候,才感覺真他媽疼。

趕緊坐好,讓褚艷給他弄一下。

酒精擦拭,消毒,疼的這傢伙嗷嗷的。方涼玉這輩子都沒有想到,自己也會有這樣的遭遇。

她,方涼玉,竟淪為了階下囚。

走遍亂魂淵,除了那些個背景同樣不一般的同輩,即便是一些境界比她高的魔修也不敢對她有半點不敬。

就是因為她是不死谷的傳人。

About the author

jingshenxianxiangxue:

0 Comments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