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為我再多說幾句,這隻空間混沌蟲的價格,就會跌到十五萬枚神石以下。前輩不僅一枚神石得不到,還要出一大筆賭輸了的神石。如此雙贏的事,前輩為何要拒絕?」張若塵以陰險的笑容,說道。

「因為我再多說幾句,這隻空間混沌蟲的價格,就會跌到十五萬枚神石以下。前輩不僅一枚神石得不到,還要出一大筆賭輸了的神石。如此雙贏的事,前輩為何要拒絕?」張若塵以陰險的笑容,說道。

2022 年 2 月 22 日 未分類 0

看到張若塵的笑容,七手老人本是十拿九穩的心,變得疑惑不定。

代表修羅神殿的那位千問境大聖,名叫刑千,聽到這話,心頭不禁一緊。

他刑千,雖是修羅神殿一位神靈的弟子,可是,萬一誤判了時空混沌蟲的價值,絕對難逃一死。

兩百萬枚神石,修羅神殿是絕對不會給的。

只有殺了他,才能斷絕此事和修羅神殿的關係。

「我已經將消息傳給了師尊,師尊怎麼還沒有回應?」在張若塵和七手老人對視不言的時候,刑千緊張到了極點,生怕七手老人突然答應下來。

這又是一場豪賭!

更大的豪賭。

張若塵和七手老人的對決。

賭的是心。

有所不同的是,張若塵勝券在握,早已立於不敗之地,只是……想要贏得更多而已。

就看七手老人如何判斷?

刑千實在經受不住精神上的折磨,顫聲道:「我能收回……」

「好,老夫答應,以兩百萬枚神石的價格,賣給修羅神殿。」七手老人道。

就在這時,刑千聽到了師尊的神音,傳入了腦海:「一條幼蟲而已,想要養成成蟲,代價太大,價值有限。」

不僅是刑千,別的那些傳訊出去的修士,也都得到了神靈的回復。

「空間混沌蟲雖然罕見,可是,一些厲害的神靈,還是可以抓住它們。之所以沒有飼養,乃是因為,飼養的代價太大。培養一條成蟲,比培養十尊神靈的花費更大。」

「空間混沌蟲的成蟲,即便是神靈也無法控制,沒有培養價值。」

「空間混沌蟲的幼蟲,一旦沒有空間寶物吞食,或者沒有空間修士源源不斷提供給它聖氣吸收,一天之內,就會死亡。」

「可以買來研究和煉藥,一隻幼蟲的價格,超過三萬枚神石,就不要購買了!」

……

空間混沌蟲對聖境修士而言,非常陌生,可是神靈顯然是知道它的存在,一道道關於空間混沌蟲的信息,流傳開來。

有神靈給它估價,三萬枚神石。

畢竟一尊剛剛死去的神靈,也只是賣出了數十萬枚神石的價格。

修羅神殿的刑千,臉如土色,以祈求的目光,盯向七手老人,道:「不買了,不買了,修羅神殿不買了……不,不,是我不買了!」

七手老人身上死氣旺盛,道:「你們修羅神殿想買就買,想不買就不買,真當老夫好欺?」

贏局已定,閻皇圖心情極佳,道:「修羅神殿畢竟是修羅族的第一神殿,諸神林立,何等威風,當然可以不將你賭神放在眼裡。」

「修羅神殿也有很多賭城產業,若是不給這兩百萬枚神石,老夫便讓你們的賭城開不下去。你們最好相信,老夫有這樣的實力。」七手老人道。

刑千單膝跪倒在地,道:「賭神前輩,這次是我錯了,求你放一條生路吧!」

七手老人當然知道敗局已定,無論怎麼唬嚇刑千,他也拿不出兩百萬枚神石,修羅神殿更加不可能出這筆錢。

最後的結果,只能是逼死刑千。

輸都已經輸了,逼死刑千,有什麼意義呢?

七手老人搖了搖頭,道:「從今天開始,做我僕人一千年。你可願意?」

「在下願意。」

刑千鬆了一口氣,總算保住了性命。

七手老人本就是神境之下一等一的強者,加上他神乎其技的賭術,各大勢力,招攬他還來不及,誰會願意去招惹他?

能以這樣的方式,平息他的怒火,已是最好的結局。

刑千雖然有一位神靈師尊,可是這一次的事,肯定傳得天下皆知,為了修羅神殿的臉面,神靈也不敢插手俗世,親自去對付七手老人。

修羅神殿雖然不在乎殺戮,可是在乎,被天下人看輕。

這場驚動了無數修士的賭局,終究是落下帷幕。

贏家是閻折仙,所有費用扣除下來,純賺接近百萬枚神石。

雖然,一件至尊聖器的價格,便是超過百萬枚神石。可是,至尊聖器是無價的,即便拿出來賣,也是以物易物,用別的至尊聖器、丹藥、元會聖葯兌換。

實際上,很多神靈,也沒有見過百萬枚神石。

如此一大筆財富,閻皇圖和閻折仙在激動興奮之餘,自然也是慎重對待。

閻皇圖吩咐道:「傳訊給二哥閻昱,請他親自來一趟神女樓。」

地魔長老坤雲皇,驚道:「五爺,此事需要二爺親自出馬?」

「你以為,百萬枚神石是小數目?神靈都會動心的。」

「可是這裡是命運神域。」

「命運神女都死在了命運神域。」

想了想,閻皇圖又道:「當然,除了那位無間閣閣主,還真沒有別的神靈,敢做這種逆天之事。讓二哥過來,是為了收賬。七手老人和那位黑紗修士,都不是好惹的人物,只有二哥親自前來,才鎮得住他們。」

「屬下明白了!」坤雲皇道。

黑紗修士和七手老人只是給了籌碼,還沒有真正拿出神石。

為了五十多萬枚神石,已經可以讓神靈動心,更何況他們二人還不是神靈,完全有可能逃走,賴掉這筆神石。

哪怕是找神女樓收賬,也需要一個強大的人物出面才行。

「屠天殺地之皇去了哪裡?」

閻折仙四處尋找張若塵的蹤跡,可惜賭器城中,已是蹤影全無。

……

神女樓的九片宮殿群,其中的孔雀宮,乃是神女樓的核心人員居住之地,外人無法進入其中。

張若塵的身形隱於無形,藏在空間真域之中,跟在還虛血帝的身後,悄然的進入了孔雀宮。

還虛血帝乃是魔天部族的大聖,修為達到千問境,在大聖中,算是躋身一流強者之列。他是七彩珊瑚樹的參賭者之一,押了一千枚神石。

還虛血帝離開賭器城后,一路上都很小心,即變化了身形面貌,又啟動了一件隱身寶物,在玉山宮的各處轉了四圈,才是乘坐一隻小舟,去往孔雀宮。

來到孔雀宮所在的宮殿群,進入了一座栽滿奇花異草的院落。

張若塵來到院落外,背著雙手,打量了四周的環境,笑道:「這裡倒是幽靜!」

院落外,布置有陣法。

但是,怎麼可能擋得住時空掌握者,張若塵悄聲無息的穿過陣法,潛入進了院落,藏在一顆血紅色的聖樹後方。

藉助昏暗的燈光,張若塵看見,院中的樓閣下方,竟是站有四道身影。

四人,他皆認識。

剛才在賭器城中見過。

除了還虛血帝,還有兩位,也是押了一千枚神石的參賭者,個個都是一等一的大聖強者,各有了不得的背景身份。

第四人,正是身穿青衣道袍的蒼白子。

樓閣中,點著兩排白玉靈燈。

大廳內,正中的位置,坐有一道黑色的身影,正是那位身份神秘的黑紗修士。

「拜見白姑娘。」

四位來自不同勢力,修為強絕的大聖,同時躬身,向樓閣中行禮。

……

蟲洞,只是一種可能存在的東西,有的科學家認為是「球體」,有的認為是「圓柱體」,因為是玄幻,設計沒有那麼嚴密。「殺!」

而這個時候,林寒也是殺念涌動。

幾乎就在「殺」字落下的一瞬間,林寒握著手中的暗金長矛,直接閃身沖入了那群騎士中,手臂揮動間,長矛瞬間朝著前方刺殺而去。

「噗」

「噗」

「噗」

幾乎就在瞬間,林寒手中長矛,已經刺穿了三個嗜血騎士的頭顱

《龍血神帝尊》第三百一十二章釘死 初永年瞥向他。

好個初生牛犢不怕虎,還真敢問。

「這件事就要看皇上的意思了。」初永年答道,「我等沒有資格插手,不過……確實有一件事,對信王和雲皇后不大有利。」

南宮繆疑慮地看著他。

「當初的裘家朋黨一事。」初永年解釋說,「有人懷疑,雲家當初明敵暗友,實則是為了和裘家的共同利益,在預感到裘家無法自保之後,與其約定好了斷腕求存,圖謀長遠。雲皇后,就是證據之一。」

南宮繆感到身上彷彿被刺了一下。

「當初雲家站在裘家的對立一面,在裘家的罪行暴露之後,幾乎毫不猶豫地贊同抄家滅門而非徹查,自保的立場極其鮮明。」初永年道,「但是卻收留了裘家的女兒,並培養她成為當今的皇后。不得不讓人多想。」

「肅親王所查的這些,方便說這麼多麼?」南宮繆覺得有些不對。

「已經上書皇上,當著文武百官的面做了稟告,說來也無妨。」初永年道,「本王授命為之,明著查,有什麼見不得人的。難不成,那雲國丈要因本王閑來多說了兩句話,就把本王打為造謠污衊不成?況且這話也不是本王說的,別人也都聽見了。」

「是誰說的?」

「御史台。」

南宮繆啞口無言。

若說對這些世族他還有些許攀附的想法,那對御史台那邊的事,他是碰也不敢碰的。

早從進了京就聽說御史台可怕,無論有沒有證據,有沒有恩怨,但凡察覺風吹草動,都可以隨處參上一筆。大到扣上謀逆的帽子,小到個人家裡描眉畫眼都要管。

曾聽說有個侍郎在家宴上用了一雙象牙筷子,就被御史參他驕奢淫逸,進而參到目無規矩,再參無視皇威。最後竟然莫名地撤了職,攆回老家種地去了。

怎麼會有這種多管閑事唯恐天下不亂的機關,南宮繆始終沒想明白過。

但或許,正因皇上養著這樣的「狗」,才使得這麼多位高權重之人也必須小心謹慎,不敢造次。

About the author

jingshenxianxiangxue:

0 Comments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