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文精神一震,經紀人的呼吸好像也跟着慢了一拍。

周文精神一震,經紀人的呼吸好像也跟着慢了一拍。

2022 年 2 月 21 日 未分類 0

楚陽的聲音傳了過來,「周老師,你好。」

「楚總您好。」

「是這樣,瑞影董路導演那邊有部劇,劇本是我寫的,我感覺裏邊有個角色挺適合你的,打算推薦你過去試試鏡,不知道你意下如何?」

「啊?」

董路導演,楚陽編劇,這不是擠破了頭都要上的嗎……

「謝謝楚總,我當然是一萬個願意的,不過剛才聽寧導說有新戲也在籌備,說的就是這部嗎?」

「不是,我那是電影,裏面沒有合適你的角色,不然大家倒是可以再合作一次。」

「那真是太遺憾了……」

很快,在《隱秘的角落》裏飾演刑警隊長葉軍的那位演員也接到了楚氏大禮包。

「您編劇,董導執導?我大部分都是床戲?這肯定得演啊!冒昧問一句,跟我演對手戲的女演員是……抱歉抱歉,唐突了唐突了……」

楚陽這邊在灑順水人情,加深自己在名義里的烙印,董路那邊也開始四處出擊。

第一個瞄準的就是林景。

兩人都是瑞影的,說是邀請試鏡,但其實跟內定也差不多了。

「您和楚總的新劇?那我肯定不要錢都得上啊……哎就是這麼一說而已,您別當真……演公安局長?太好了!您不知道,最近邀請我的都是想讓我去當反派的,都快被煩死了!」

《人民的名義》開始立項,本來重點只有「董路執導」四個字,但當《隱秘的角落》火了之後,「楚陽編劇」變成了同樣耀眼的標籤。

業內很多人都在打聽這部戲的相關信息,反倒是楚陽準備自導自演的新戲卻低調的很。

花果山的會議室里,林解語、梁媛和寧偉都在,三人基本都對楚陽的做法抱有異議。

林解語道:「你拍什麼不好,拍功夫片?還不如拍《青衣2》呢!」

藍星上各種功夫門派的傳承比地球完整的多,就連很多中小學校園裏晨練的內容都不是廣播體操,而是武術。

有這樣的背景,電影里自然就少不了功夫的存在,只是早期影視作品裏出現的功夫都是硬橋硬馬那種,一招一式有板有眼,打起來見招拆招,風格硬朗鮮明,結合華夏的武術傳承,還是風光過一陣子的,但以現在的眼光看來就顯得又死板又無聊了。

再之後用上了威亞,動作片開始變得飄逸灑脫起來,再加上武俠浪潮興起,各種高來高去空中轉體三百六十度就成了動作片的標配,動作電影也到達了頂峰,這點倒是和地球有點像。

當然,一代版本一代神,放到影視行業同樣如此,當武俠浪潮退去,玄幻風潮湧來,吊威亞和空中三百六十度橫掃已經不能滿足觀眾的幻想了,特技才是主流。

站在原地擺個pose,隨便揮幾下手,然後就是滿屏的光影特效,裝逼間強敵灰飛煙滅,逼格不知道比那種拳腳相拼貼身肉搏的動作戲高了不知多少。

現在純粹的動作片簡直比純文藝片還冷門。

但詳細了解過藍星動作片發展歷程的楚陽是有自己的考慮的。

前期太死板,過分強調招式和套路,中期太飄,動作純粹是為了酷、帥而設計,假的不能再假,而到了現在,撟抂過正之下,電影里的動作戲都以實用簡潔為主,跟特種兵殺敵實拍似的,動不動就是一擊斃命。

特點分明,幾乎每樣都走到了極致,獨獨缺了三者之間那種打得既真實又好看的類型,與其叫做功夫片,不如稱之為動作片和武俠片更合適。

既有拳拳到肉的真實感,又有一拳打碎石板一腳把人踢飛幾十米的藝術誇張,還要跟武術特有的動作美學結合起來,把實戰和表演完美融合在一起,那才配叫功夫片。

寧偉也發表了意見。

他拍了拍手上的劇本,「都是自己人,我就直說了,您這劇本好像跟《隱秘的角落》有點差距……」

楚陽笑了笑,「功夫片嘛,打得好看就行了,講究那麼多做什麼。」

他這話一說,林解語和寧偉就自以為明白了他的想法。

這是對自己的導演能力和演技不自信啊……

功夫片嘛,重點當然是打打打,只要打的好看,其他方面稍微差點大家都可以忍了。

只有梁媛看透了楚陽的心思。

這傢伙以前一堆外號,但連「楚狗」什麼的他都能一笑而過,獨獨有三個字他受不了。

楚娘娘……

這是要打造硬漢人設了。 第六十八章離家出走日常——水茶屋&高天原

【真是的!中也先生真的太討厭了!】

生著悶氣的小姑娘化作陽炎,從晴朗的天空中灼燒而過。

在橫濱的陽光下越想越生氣,少女神明一口氣飛上了高空,重新凝聚出身形,金燦燦的眸子跳動著奪目的光焰,看向其它方向。

【不想回去!也不想看見中也先生!】

【但是奈奈生要上學,戈薇要考試,那個人類孩子又離得太遠了……】

一時之間竟然發現自己無處可去的小姑娘沮喪的垂下了眸子,蹭蹭身邊從光暈中出現的巨大晴天娃娃,低落的小聲道:「嗚…晴天娃娃……日和該到哪裡去呢……」

晴天娃娃擔心的表情都變了。

它努力掀起白布的裙擺想要摸摸少女的發頂,急急的咕嚕咕嚕發出聲音,試圖安慰難過的日和:「嘰咕!咕嚕嘰!嘰里咕嚕!」

「下町嗎……」

與晴天娃娃心意相通的小姑娘咬住唇,揪著妖力半身的裙擺。

還穿著那條人類的小白裙子,少女僅僅猶豫了一下,便想起自己曾經還是妖怪的時候、也被許多好友長輩帶著玩遍各種奇奇怪怪東西。

利落把難過沮喪扔到一旁,少女神明兇巴巴的一跺腳,下了決心——

「晴天娃娃!我們走!」

「去找小覺!」

「一起去水茶屋!打打牌!喝花酒!」

「嘰!」

主人的精神恢復就是最棒的好消息,晴天娃娃才不管其他人會想什麼,描畫上去的嘴角高高揚起,用日光凝聚出一個大大的勾!

淡金的陽炎從天際燒過,直墜京都而去。

……

一個多小時后。

扎著四條衝天辮,一副人類朋克少女打扮的下町之主側身半躺在軟塌上,端起酒盞,化著青色眼影的紅眸斜視一旁的黑髮少女鬼王:「喲,怎麼想起來找我?」

倚在身旁嬌嬌軟軟、穿著粉色和服的狸子小姐身上,來之前已經將神力全部暫時轉換回了妖力的小姑娘悶悶的喝著酒:「只是普通的想找小覺喝酒而已,以前又不是沒有過。」

少女的語氣罕見的特別凶,竟然難得帶上幾分鬼王應有的惡相。

覺已經遞到唇邊的酒盞一頓,挑起眉:「嘖,聽說你已經覺醒到鬼王級了,本來還以為又是那群垃圾在瞎說——現在看來是真的?」

「因為遇到了飛緣魔。」

斂目看著喝空的酒盞,日和垂下眼帘,隨手向外一遞:「留了她一條命,不過下次就沒有這種好事了。」

坐在她另一側的,是身著青色衣飾的另一隻狸子小姐。

狸子小姐眉目溫柔帶笑,輕巧優雅的重新為這位年輕的鬼王滿上一盞清澈的酒液,安靜的沒有發出任何聲音。

摸了摸杵在身旁的巨大狼牙棒,覺若有所思:「飛緣魔?哦,就是那個聞起來一股惡臭的傢伙啊。」

「說起來,那個惡鬼不過只是羽衣狐『千鬼夜行』的一個頭目而已吧?羽衣狐都死了多少年了,沒有靠山她還敢招惹你?」

少女鬼王倚在粉色和服的狸子小姐懷裡,任由她替自己慢慢梳理一頭長長的黑髮,頭也不抬的慢吞吞丟出一個足以令妖怪世界瞬間恐慌起來的消息:「大概因為羽衣狐快要復活了。」

「啪嗒」

覺的酒盞在地上摔了個粉碎。

她翻身坐直,揮退齊齊嚇到花容失色的幾隻狸子小姐,不可置信的壓低了嗓門:「喂?!你這就喝高了??」

「開什麼玩笑啊!」

「要是羽衣狐復活,京都早就炸了吧?!」

支撐點突然離開,鬼王少女只好自己重新坐好。

即使在說這樣讓妖怪驚駭的消息,她也依舊頭都不抬的看著手中的酒盞:「所以,我說過,是『快要』復活了啊。」

嘴角連連抽搐,看著這傢伙半死不活的樣子,覺感覺自己手都有點癢。

猶豫了不到一秒,自知到底不可能打過真正鬼王級的傢伙,理智尚且在線的下町之主只好不爽的壓下了揍人的衝動。

暴躁的抱臂盤腿坐下,紅髮妖怪少女深吸一口氣,咧開一口鯊魚牙:「從飛緣魔那裡弄來的消息?還有,這事……你還打算告訴誰?」

「沒有準備告訴誰哦~」

「啊,奴良組也許會提醒一下。」

鉛灰色從少女鬼王的金眸中一閃而逝,漫不經心的軟軟語調帶著一股奇異的血腥氣:「不過無論是哪個組織,都不可能阻擋桃源鄉對羽衣狐的報復呢。」

托著腮,小姑娘側首看向目光冷凝的覺:「如果到時候,日和想要發動『鬼神日行』討伐羽衣狐……小覺會來加入嗎?」

不爽的瞪了好友一眼,紅髮少女嗤笑一聲:「廢話,怎麼可能不去!」

作為京都小型妖怪組織之一的老大,她才不會放過這種會導致京都乃至整個妖怪世界都大混亂的禍亂之首。

「喂,你也不可能只發動桃源鄉『鬼神日行』和奴良組『百鬼夜行』這兩個怪談,就去討伐羽衣狐『千鬼夜行』吧?」

雖然有決心和羽衣狐拚命,但是覺還是沒弄懂日和的打算,她疑惑道:「下町都是沒什麼用的小妖怪,蜃氣樓也不參加任何紛爭……平安京時代的大江山之流的勢力、還有戰國時期最為鼎盛的西國也都隱世不出。」

【所以這傢伙想只憑藉兩個妖怪怪談組織的力量,就去和羽衣狐對抗?!】

「……嘖,你別晉了級就小看羽衣狐啊,你的日光治癒力再強,和『千鬼夜行』那種級別的怪談打幾天幾夜也得被抽成干。」憋了半天,紅髮的下町之主還是別彆扭扭的從牙縫裡擠出了對好友的擔憂。

被友人關心了。

小姑娘鬱悶的心情稍稍好轉,甜軟的笑意隱隱重新浮現了出來:「嗨~嗨!日和平時也是有在保持修行的哦~」

「……算了。」

覺煩躁的抓抓頭髮,把髮辮揉的亂七八糟,隨口換了個話題:「對了,你今天晚上準備睡水茶屋?」

說到這裡,她才感覺有些奇怪:「等等?那個橘毛,竟然會讓你來水茶屋喝酒?那些傢伙不是說,你們兩個前幾天在一起了嗎?」

對於妖怪來說,一個多月的時間和幾天完全沒有任何差別,因此覺很自然的就這麼說出了口。

原本稍稍好轉的心情「啪嘰」一下跌回了原地。

大振袖一揮,酒盞扔回矮几上,小姑娘不太高興的站了起來:「日和到哪去和中也先生才沒有關係——總之,錢放這裡,喝的也差不多了!先走了!」

「???」

抬手接住一隻鼓鼓囊囊裝滿金幣的巾著袋,紅髮妖怪少女愣愣的看著黑髮少女鬼王忽然化作陽炎消失,迷茫:「哈?日和這傢伙,怎麼了這是?」

About the author

jingshenxianxiangxue:

0 Comments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