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凡現在臉色蒼白,渾身上下都是血跡,還有小蝶極為不規範的包紮,看上去真的太凄慘了。

林凡現在臉色蒼白,渾身上下都是血跡,還有小蝶極為不規範的包紮,看上去真的太凄慘了。

2022 年 2 月 20 日 未分類 0

「自己找死,能怨別人?」有人搖頭,這麼重的傷,沒死已經算是運氣,偏偏還有炫耀,不知財不露白的道理?

「散了散了,這種事,那天不發生個十來次,看膩歪了。」

諸多居民都搖頭,他們同情小蝶與小武的遭遇,會可憐林凡運氣差,但不敢說什麼,死人太正常。

「小子、你爺爺我在與你說話呢,沒聽見?還是耳聾?」戴眼罩的供奉獰叫,強悍氣勢爆發,飛沙走石。

「聒噪。」林凡冷冷的看向這叫囂的供奉。

「二弟、動手吧,一個小垃圾而已,和他多話作甚?」混海雙雄的老大開口。

「嘿嘿,小雜碎,能死在我的海蜇拳之下,也算是你的運道!」眼罩供奉大笑,隨後只見他似長出十多隻手臂一般,那都是魂力所化,十多隻手臂轟然握拳,就這麼朝著林凡砸去。

本已離去的居民微微駐足,隨後再次搖頭嘆息:「可憐的外鄉人,這海蜇拳可轟殺比他高一個境界的強者,這少年人必死無疑。」

「誰說不是呢?最主要,這海蜇拳有劇毒,被轟中之人,都要被折磨白日方才會死去。」

馬江臉色變了,他趕緊提醒,別傷了小蝶。

他帶來的諸人,都抱著雙手看向前方戰場,都帶著嘲弄與笑意,這小子,真是不知死活,得罪誰不好,偏偏要得罪他城主府。

混海雙雄的老大摸鬍子:「二弟修為見漲啊,很不錯。」

他笑眯眯的,很滿意自家二弟的攻殺之力,進步還可以。

十多道拳頭,如雨點般朝林凡傾瀉而來,小蝶與小武恐懼的顫抖,但林凡卻是雲淡風輕,連動都沒動。

「轟隆!」

「轟隆!」

「轟隆!」

連綿拳印砸擊,轟鳴聲不斷,讓所有人眼中都露出震撼與恐懼之色,這混海雙雄真的越來越強了。

「哈哈……一拳成塵!大哥,我這海蜇拳如何?」眼罩供奉大笑,很滿意自家的傑作,隨後他鄙夷的看著臉色難看的馬江:「一個小妮子而已,隨意再去挑選一個就是。」

在他想來,這一拳下去,絕對三人都要死,沒想到那小子這麼沒本事,以為要享受他海蜇拳獨有的劇毒折磨百載呢,結果這剛剛放狠話的男子,那般弱不禁風。

「可以、多半在諸多供奉中可以排名第八九了,但不要自滿;要知道,人外有人。」混海雙雄的老大笑眯眯的看著自己的二弟,表揚的同時不忘記教導。

「你去吧、將符戒拿來。」眼罩供奉看向馬江。

馬江獰笑,雖然小蝶死了,但這礦島何其之多的幼女?他不缺,現在想的是,拿到符戒之後,該怎麼去向他父親索要天大好處。

「海蜇拳、真不咋地。」林凡的聲音響起了,帶著戲謔。SG 人質共有二十一人,其中保安七人,前台工作人員六人,辦公室及後台工作人員八人。

這二十一人被堵嘴蒙頭,捆住雙手。

全部把鞋脫掉后,被分別關進了四間靜室。而後,又被捆住了雙腳,並抽走了腰帶。

人質被安置好的時候,從不同地方接出的五組電線,先後被扯進了儲藏室。

隨後,角磨機嘈雜的工作便在A區和B區同時響起。

保險箱的材質比預期的要稍微好一些,不過影響不大。只一分來鍾,首個箱門被成功打開。

不過箱子裡面,是一隻沒什麼份量的手提密碼箱。

「我來!」花虎掂著一把螺絲刀接過密碼箱,啪啪兩下,直接把鎖盤別壞。

打開箱子一看,裡面是一厚摞全是加畔字的文件。

花虎看不懂順手遞給龍先生,龍先生接過瞅了一眼,是一家公司的股權結構證明。

東西對公司股東來說很有價值,但是對龍先生一夥兒來說,是沒法變現的。

所以,直接撇到了一邊。

開局雖然不利,但好消息很快到來。

隨著第二第三第四個保險箱箱門被破,一整套共十二件的紅寶石首飾被開了出來。

交易單上的成交金額,赫然是三百七十五萬美刀。

雖然另外兩個箱子里,都是一些無法變現的東西,但所有人幹勁被瞬間激發。

這當口劉毅走進金庫,拿起地上放著的首飾盒打開看了一眼,然後不在意的放到一邊。

對龍先生說:「監控室的存儲硬碟都毀掉了,小野在盯著。」

龍先生還以為劉毅看到首飾會驚訝一下,不成想好像壓根沒看到眼裡。

有些擔心的問:「寶石有問題嗎?」

「不懂那玩應兒。」劉毅搖頭。

龍先生撿起盒子,從裡面拿出加畔某拍賣行開具的交易單。

指著上面的數字說:「三百七十五萬美刀呢。」

「當贓物賣,零頭都出不上,還得被抽成。」劉毅看了眼交易單,臉上依然毫無波動。

龍先生點了點頭,他心裡也明白,這東西雖然拍馬價看著嚇人,但除非能找到非常鍾愛的人。

不然,脫手后再除去中間人的抽水,能得三十萬美刀就頂天了。

他拿一份,剩下的按人頭分,一人也就一兩萬美刀。

這個數對普通人來說,是筆不小的財富。但對一名頂級黑客來說,確實不算能看上眼的大錢。

於是眼睛看著面前大片的保險柜,抬手拍了下劉毅的肩膀:「不急,這才剛剛開始。」

「我們的時間恐怕非常有限,剛才小野說,他們在二樓貼過求救紙。

雖然當時沒發現異常,但……不怕一萬,就怕萬一。」劉毅面色嚴肅的說出了擔心。

龍先生默默點了點頭,餘光掃了下劉毅。

說道:「不要擔心,就算我們被圍了,你也沒有暴露。

到時候我會把你當做重病的人質,第一批交換出去。」

「拿我當什麼人了?」劉毅並不領情,站起身從工具包里拿出一台角磨機,插電時悶聲說:「既然大家合夥做買賣,那就要共同承擔風險。」

一句話說完,磨片對準一個箱子的鎖舌處按下工作開關。

龍先生盯著劉毅的背影看了兩秒,眼底深處不知何時泛起的寒意緩緩退去。

對於一個團隊來說,胃口大不是問題。畢竟每個人出現在這裡,都是為了錢。

有本事,分到更多的錢也是天經地義。

但是,當危險到來時決不能有二心。

眼下的劉毅對於團隊來說,已經沒有用處了。

一旦他有傾向會成為不穩定因素,龍先生就會毫不猶豫的清理掉。

「老大,警察出現了!」小野二郎的聲音剛在對講機中響起,緊接著又跟了一句:「二組的人出手了…街上已經開始亂了!」

小野二郎的彙報的情況完全在預料之中,在場的又都是經年悍匪。

有一個算一個,就像沒聽到一般,該幹什麼幹什麼。

倒是劉毅,一個用力不均又折斷了一片磨片。

「去去去,一邊兒去!」花虎剛打開一個箱子,隨手把劉毅扒拉到了一邊兒。

劉毅碎了三片磨片,好容易把鎖舌磨開了三分之二。

一邊換磨片一邊不滿的說:「你弄別的去,怎麼著也得讓我搞開一個過過癮啊。」

花虎利落的換下手中角磨機上快禿了的磨片,然後接手了劉毅幹了一多半的口子。

噪音和火花閃動間,毫不給面子的說:「你這癮過的太費傢伙,快別裹亂了。」

劉毅聞言不甘心的放下角磨機,回頭看了眼呵呵直笑的龍先生。

正要表達不滿,對講機里就響起了小野二郎急切的聲音:「老大,有輛警車停在大門外……

下來了兩個警察……一個正在閘門外面晃悠,一個站在街上往二樓看呢。」

隨著小野二郎不斷彙報警察的動態,龍先生臉上的笑容逐漸淡去。

和劉毅對視了一秒,倆人同時快步離開金庫。

走進大堂,外面汽車鳴笛路人尖叫,還有人用擴音喇叭在努力維持秩序導流民眾的聲音,交織嘈雜的湧進了耳朵。

這當口,外面埋伏的二組,為了引開大門外的警察,再次引爆了一枚藏在垃圾桶下面的自製炸彈。

炸彈的威力非常有限,只把垃圾桶炸起來兩米不到。

但周圍建築中的大量民眾剛撤離到街上,忽然間的爆響,直接摧毀了勉強還算有序的隊伍。

一時間,哭嚎聲尖叫聲亂跑的民眾,直接淹沒了警察的呼喊。

驚恐的情緒迅速傳播,整條大街徹底亂了起來。

龍先生和劉毅趕到保安監控室的時候,外面的兩個警察,如預料中那般,正在努力的協助其它警員和物業人員疏散人群。

龍先生注意到,兩個警員都是配槍的,這可是個極端危險的信號。

加畔和咱們國家一樣,普通事件時,警察出警是不會帶槍的。

警具最多是防爆噴霧手銬和電擊器。

就算外面那倆警察,是在二組第一次引爆炸彈后才攜槍出警的,也沒理由一到地方不管街面秩序,直接盯上保險庫。

就在龍先生疑竇雜生的時候,外面那兩個持槍警察,居然驅離了保險庫大門外的亂跑的民眾,又折返了回來。

一個站在街邊,仰頭打量著金庫二樓,另一個右手扶著腰間的槍套,在捲簾門外晃了兩趟,居然按下了門口的應急呼叫按鍵。

隨著按鍵被按下,保安室內響起了「嘟嘟」的鳴音。

龍先生猶豫了一瞬,抬手按下接聽鍵。

監控室的小喇叭中,隨即響起了外面警察的詢問聲。

小野二郎見劉毅看向他,湊到劉毅耳邊小聲說:「是下京區警署的人,詢問保險庫有沒有異常。」

龍先生拿捏好聲音,沉聲回答對方,保險庫內一切正常,他們根據緊急規定,在外面騷亂髮生時,第一時間落下閘門,以防止暴徒衝擊。

警察聞言沒有再追問,又問大門外的電力搶修車是什麼情況。

龍先生回答對方,搶修車不是他們叫來的,從監控上看,騷亂放發生不久那輛車就停在了大門外。

About the author

jingshenxianxiangxue:

0 Comments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