孫婉真看到她,眼神都溫柔了,拉着她的手說:「你這孩子,跑哪兒去了?護士找了你一早上呢。」

孫婉真看到她,眼神都溫柔了,拉着她的手說:「你這孩子,跑哪兒去了?護士找了你一早上呢。」

2022 年 2 月 20 日 未分類 0

時繁星道:「……去取錢了,要繳費。」

「哦,你的錢還夠用嗎?不夠的話從媽媽的卡上轉,密碼你知道的。」

時繁星溫柔地在她床邊坐下,輕聲道:「夠用的,咱們時家這麼大的產業,總不會連醫藥費都交不起。」

媽媽的卡?

恐怕早就被舅舅和舅媽控制了。

時家的錢,時家的產業,時家的一切,現在都變成了他們的,連看病都不給看,怎麼可能還給媽媽的卡上留錢?

孫婉真聽了這話,倒是放心不少:「是啊,你舅舅這個人,其實也不壞的,就是有時候太粗心了,也太貪心了,很多事情都想不到,還有那麼一點點貪婪……」

「媽,」時繁星打斷了她的話,「我給你削個蘋果吧?」

孫婉真點點頭:「好啊,誒,你這孩子怎麼都不跟人打招呼呢?跟雲霆吵架了?雲霆這孩子也是有心了,一大早就跑來看我,他公司里還有一大堆事要處理吧?你怎麼也不勸勸他。」

時繁星看了封雲霆一眼,只見他一直微沉着臉,緊抿著唇,沒說話。

孫婉真還在絮絮叨叨的說着:「你也是的,雲霆對你有多好,媽媽是看在眼裏的。你現在已經都是當媽媽的人了,怎麼還耍小性子呢?昨天回娘家是不是也是因為跟雲霆鬧彆扭了?」

「沒有……」

「沒有什麼沒有,你看看你們兩個,明顯就是在吵架的樣子嘛,」孫婉真叫了一聲:「雲霆啊,我們家小星星從小被我跟他爸爸慣的任性了些,這些年都是你在包容她,辛苦你了……」

封雲霆深吸了一口氣:「您言重了。」

孫婉真拉起他的手,覆蓋在時繁星的手背上,按在一起:「……我知道,因為那場車禍,你心裏有疙瘩。雲霆,那場車禍真的只是個意外,跟小星星一點關係都沒有,你有什麼怨氣都可以沖我來,你們封家……咳咳咳咳……你們封家的資產我會想辦法說服我弟弟,儘快還給你的。」

封雲霆直接把手抽了回來:「不用了。」

孫婉真被他的反應弄得有些尷尬,笑容僵在臉上。

時繁星接過了話,圓場道:「媽,你別操心了,我跟雲霆的事情我們自己會處理的。」

「你呀,」孫婉真一臉的不放心:「這件事終歸是我們家欠封家的,你以後要多體諒雲霆,他是你的丈夫,是你要相依相伴一起度過餘生的人,媽媽總不能陪你一輩子,但是把你交給雲霆,媽媽很放心。」

顧心蕊沒忍住,插了一句嘴:「姑媽,時小姐和雲霆已經……」

「顧小姐!」時繁星厲聲打斷了她:「我媽媽口渴了,麻煩你去幫她打一點熱水過來好嗎?」

顧心蕊愣了一下,似乎沒想到時繁星對她呼來喝去的這麼順口。

她看向封雲霆,搖了搖他的手臂,有些委屈。

可是封雲霆只是沉聲說了句:「去吧。」

顧心蕊沒辦法,只能心不甘情不願的起了身,「好,姑媽,我去給你打水。」

「好好,辛苦你了心蕊。」

「沒事,我是小輩,這是我應該的。」

顧心蕊拿着暖水瓶出了門,正好護士進來,要給孫婉真扎針。

時繁星站了起來,對孫婉真說道:「媽,我跟雲霆出去說點事,你剛剛說了好久的話也累了,休息一會兒。」

孫婉真開心起來,還打趣她:「好,你們小兩口要說什麼悄悄話,還不讓我聽……」

時繁星看向封雲霆:「雲霆,走吧,我們先出去。」

封雲霆今天倒是意外的配合,跟在她身後走進了不遠處的樓梯間里,反手關上了門。

他今天穿了一件深藍色的西裝,搭配藍白格子的領帶,領帶打的特別整齊,襯的整個人更加英挺清貴。

從前,封雲霆早上總是會痴纏着她,非要她親手幫自己打好領帶才肯去上班。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 喬斯特被很有精神后,覺得自己這輩子都沒有這麼有動力過。

他很快就想起了呼吸輔助器。

要好好練波紋,帶上呼吸輔助器后,24小時都可以保持波紋呼吸了。

「靠我自己控制呼吸永遠不可能做到的。這是一種本能,只要注意力挪開了,就很難維持。」

喬斯特興緻勃勃地拿出這個已經洗過了很多次的呼吸輔助器。

克勞斯回答道:「嗯,是的,按照那份資料,這是必須經歷的過程。」

「你急什麼?你帶上這個就基本上不能出門了,教廷的人看到后那不就知道了。」

「我知道,我現在就試一試。」

「叫你幫我看看,幫我把下巴卸了。」

克勞斯:「…….」

「直接取出來不就行了么?」

「你不懂。」

喬斯特有點虛,這個造型,一個燈泡狀,他似乎有種預感會卡死在嘴巴里,然後下面也抵著下巴,鼻子的呼吸控制器也挪不開。

「如果不徹底斷掉後路,怎麼可能把波紋呼吸變成本能!」

說罷喬斯特就直接開始佩戴。

先把鼻子的呼吸控制部分給卡進去。

「這太難受了。」

「我們定個暗號。」

「我沒有用手拔呼吸矯正器之前,不管多慘你都別幫我!」

「必須逼自己一吧。」

破釜沉舟!

鼻子被堵住了大部分,因為沒有完全佩戴好,所以還有一絲絲縫隙。

嘴巴部分的呼吸控制閥設計成一個燈泡,雖然現在是樂觀jojo狀態,但是心裏還是本能抗拒。

這麼大一個東西,你給我說塞嘴裏???

「這會不會太大了點?啊哈哈。」

喬斯特有些慫了。

克勞斯笑的說:「是有點,可能這個是大號吧,估計是給成人的,對你來說是大了點。」

「試下,塞不進去算了,大不了等兩年再進行這個苦修的過程。」

「嗯嗯,說得也是。」

喬斯特還是充滿怨念:「為什麼設計這麼大,直接在面部把嘴巴封住不就行了么。」

克勞斯仔細看了資料說道:「帶上這個也要進行大量高強度的訓練或者戰鬥,設計這麼一個大的呼吸閥可能是為了更方便的換氣吧。」

雖然有怨念,但是喬斯特還是準備一試。

這個面罩因為呼吸控制閥在內部,所以從外面看只是一個面罩罷了。

先試試,到時候晝伏夜出,說不定還能搞個「xx俠」的頭銜。

各種胡思亂想中,喬斯特撐大了口腔,發出「a」的聲音。

這個燈泡在最寬的地方有點卡住,這時喬斯特輕輕一推。

他下巴韌性還是不錯,又被外力撐開一些,就瞬間一溜,整個呼吸矯正器就被卡死了,鼻子嘴巴都被封的死死的。

「嗚嗚嗚。」

「太大了。」

這個東西把喬斯特眼淚的撐出來了,眼睛紅紅,口水也各種分泌。

此時他也忘記了波紋呼吸。

「嗚嗚嗚嗯嗯嗯。」

他越急,越憋,越憋,越急。

一開始還有一絲絲氣透過,他本能的像用力從外面吸更多氣,但是越是用力,就越堵住。

最後徹底堵死了。

「啊啊啊呃呃呃。」

喬斯特用盡全力想吸氣,臉被憋的通紅。

「別慌,波紋呼吸!」

「波紋呼吸!!」

「波紋呼吸!!!」

喬斯特聽到后,直接保持着翻了白眼。

根本無法做到好么,他現在感覺自己在死亡的邊界線徘徊,怎麼冷靜下來啊。

不行了!

真不行了!

下次再試。

喬斯特摔倒在地上,手瘋狂抓着面罩往外拔,白眼都翻出來了。

快把我下巴卸了啊!!!

「嗚嗚嗚。」

聲音越來越小了,最後的關頭,他似乎看見一個虛影在他眼前。

骨瘦如柴,手心穿孔,頭頂荊棘。

「卧槽,我真死了?!克勞斯不靠譜啊!」

既然死了,喬斯特也平靜下來了,死都死了,還能咋樣。

眼睛慢慢閉上,還挺舒服,此時他似乎看見這道虛影慢慢和自己重合,他此時似乎聽到了什麼。

在外面,克勞斯看到喬斯特摔倒就忙去卸喬斯特的下巴,不過就一瞬間喬斯特就失去意識,不再掙扎。

急得他滿頭大汗,就在手貼近時他手心感受到了氣流。

然後手頓住了,把手貼著呼吸器仔細感受。

About the author

jingshenxianxiangxue:

0 Comments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