霍雨浩就是想要傷害戴華斌,還用了如此卑鄙的方式——偷襲!

霍雨浩就是想要傷害戴華斌,還用了如此卑鄙的方式——偷襲!

2022 年 2 月 18 日 未分類 0

看到戴華斌受傷,一種痛感直接從蕭蕭內心湧出——

她發過誓的,她要保護自己的夥伴,

而且,戴華斌還是他的戀人!

霍雨浩上次陷害了她,這次又要傷害戴華斌,

她不能忍受自己在意的一切被霍雨浩這種人肆意破壞!

管他是什麼理由!

所以,蕭蕭直接就召喚出了自己的武魂,朝着霍雨浩狠狠地撞了過去!

蕭蕭性格溫婉,

但是,她同樣堅強,

該動手的時候,尤其是自己在意的人受到了傷害,

她不會有絲毫猶豫! 正當此時,一道威猛的橙色玄力波動驅馳而來,氣貫長虹。

蔣陶見狀閃身避開,雄渾的玄力波動即刻與其擦肩而過。

鐵元跨步疾奔,緊隨著壯軀一躍而上,手中的暴源柱夾雜著擎天之力,從上往下的朝蔣陶倒插直去,力覆山河,掀風作浪。

蔣陶神色緊凝,身姿矯健的向前一個翻滾,靈動而輕盈,連貫而順暢。

「砰!」

一道轟鳴旋即震響,被暴源柱所砸的地面上呈現凹陷之狀,周邊的坭面均有龜裂之痕,宛若蛛網一般四裂而開。

蔣陶順勢站起,轉身邁出一步,手中的長棍對準鐵元的腰部橫揮即出,棍上玄力大盛,閃閃發光,聲音尾隨而上,「五行棍——伏虎。」

鐵元察覺到蔣陶的動作后心神一緊,一股叱吒的玄力波動瞬間如噴泉般自其身軀爆騰而出,令人心悸的力量氣勢不容抵擋,兇猛地撞在了蔣陶揮去的棍子上。

「額……」

那猶似波瀾壯闊的玄力承載著絕對的主朽之力,毫無懸念的將蔣陶震飛了出去。

在空中倒飛之際,他將手中長棍飛速的頂在了地面上,身姿借勢騰空翻轉,雙腳勉強的站地,穩住身形時雙腳與地面摩擦出了一條怵目驚心的划痕。

鐵元轉身面朝蔣陶,臉上露出了許些驚詫之色,訝然道:「沒想到你一個玄靈境界的人竟然能抗住我玄聖巔峰的玄力波動,倒還是有兩把刷子。」

蔣陶挺直腰桿,手中的長棍扛在了肩上,臉上的神色收縮自如,平淡無奇道:「我蔣家棍法豈是你這種人可以攻破的?你未免也太看得起自己了吧!」

「噢?你還真是不見棺材不落淚啊,死到臨頭還敢逞口舌之快,今日我就讓你看清我和你之間的差距!」他面露陰色,全身的玄力旋即似燒開的熱水般沸騰了起來。

蔣陶雙目一冷,棕色的髮絲似綢緞般在風中徐徐飄揚,玄力透體而出,勢猶江濤,「我看未必!」

待他話音一落,鐵元的身姿如暴熊突擊,氣勢洶洶的持柱朝蔣陶奔去,目光中燃燒著滔天戰意。

蔣陶將手中長棍在手中旋轉了一番后也踏步而出,身形如獵豹疾奔般飛馳。

兩面交鋒,鐵元霸道的將手中的暴源柱朝蔣陶揮去,力破山河。蔣陶雙腳蹬地,身姿一躍而上,矯健的閃開了這一記力若千鈞的沉重一擊。

他在空中單手旋轉著手中的長棍,高速旋轉的長棍如同一個呼呼運轉的風火輪,隨後他握住長棍一棒劈下,全身的玄力持續噴發,雙目冷靜而淡定。

鐵元見狀速度奇快的調動巨柱朝空中劈下的長棍揮去,那沉重不堪的暴源柱在他手中揮掃自如,輕若鴻毛,顯得不費餘力、得心應手,揮動的速度也是絲毫不亞於蔣陶的揮棍速度。

「咚!」

武器相接,蔣陶因力量較弱而被震退了出去,他早有所料,把控好重心平穩著地,而後再度掠身而上,與氣勢爆棚的鐵元纏鬥在一起,兩人打得難捨難分。

由於能打的幾個人都忙得不可開交,只留下了朗青、鍾龍和洪齊那些外強中乾的手下駐留於地。

洪齊的一些手下看見神情慌張的鐘龍和朗青兩人,當即喜上眉梢,臉上露出了狠厲之色,然後紛紛朝兩人的方向奔去。

鍾龍見狀頓時亂了陣腳,調頭就要逃之夭夭,卻不料在他剛剛邁出腳時被朗青一把抓住了后衣領。鍾龍由於跑得過於匆忙,其身體在朗青這強硬且突然的動作之下失去了平衡,當場摔倒在地,仰面朝天。

「哎呦!……」他即刻痛呼出聲。

朗青雖然內心惴惴不安,但看著一旁坐在地上的趙鑫雖然臉色煞白,但卻又自強不息的神態,他一瞬間堅毅了起來。

「哎呀呀,你這死胖子跑什麼跑?!你要是走了鑫兄該在怎麼辦啊?你怎麼能見死不救呢!?」他一臉怨色,一副大義凜然的神情。

鍾龍剛從地上爬起,這些衝上來的人就將幾人團團圍住,手中的刀劍鋒芒畢露,光亮可鑒。

「完了,完了!這下死定了!」鍾龍戰戰兢兢,驚恐萬分道。

朗青的雙手緊緊握在平底鍋的手把上,身姿挪到了鍾龍的身軀前,故作鎮定道:「胖胖……子,別怕,老娘保護你!」

鍾龍聞言倍發感動,悵慨出聲道:「青兄,以前是我錯怪你了,原來你是這般的仁義,我本來一直以為你是一個懦弱無能的偽娘,對不起。」

還未待朗青說話,一個人從這些人中走出,一臉豪橫的盯著朗青,目露凶光道:「喲喲,就你這不男不女的娘娘腔還想逞威風?如果我沒看錯的話,你手中拿的該不是平底鍋吧!你是專門跑來這裡為我們炒菜的嗎?」

「哈哈哈……」

周旁的人鬨笑出聲,這一些人難得可以欺負一下弱小,剛才被那身披長袍、英姿颯爽的風紀會長打得狼狽至極,這下要好好的欺負弱小來平衡內心。

朗青聽到這人稱其為娘娘腔,內心的怒火頓時超越了恐懼,當即強勢出聲道:「我說你是眼瞎啊!我手中的本就是平底鍋,什麼猜不猜的,我看你就是個腦殘。還有,你才是娘娘腔,你全家都是娘娘腔!」

周圍的鬨笑音戛然而止,頓然間寂靜了下來,全都一副不容置信的盯著朗青。

趙鑫預知大事不好,拼盡全力的想要站起身體,卻不料圍在其身旁的人見他垂死掙扎直接上去踹了一腳,即刻便將他踹倒在地,其餘之人也都一擁而上,抬腿狠狠地踢在了他的身上,令其全身痛如刀割。

此時的他重傷未愈,加之又增添了新傷,以至於神情恍惚,不省人事。

站在朗青身前的人怒火中燒,抬起手就往他的面部打去。

朗青見沙包一樣的拳頭迎面而來,連忙蹲下了身體,閃過了這一擊,然而在他身後的鐘龍猝不及防,直接被這一拳頭痛擊面部。

「啊!~」

鍾龍遭受一擊重拳后鼻血長流,鼻子通紅,臉上也有著一些淤青的部位。 良久,石晗玉輕輕地靠在牧北宸的懷裏。

「兩年太久了。」牧北宸輕聲說。

石晗玉拉着牧北宸的手,在他掌心沒有任何想法胡亂畫着,牧北宸收緊手掌,把石晗玉的手握在掌心:「我可不可以去看你?」

「嗯。」石晗玉乖順的點頭。

至於牧北宸即將做的一切,她都不會多說一句,兩年或許很長,可一個國家的安穩,兩年不過就是彈指一揮間,而自己願意默默地為他做很多事情,很多。

但只有一件事自己不願,那就是與別人分享同一個男人,就算這個人是牧北宸也不行,別說這是古代,也別說君權之上,更不用說牧北宸是皇上,對於愛情最後的倔強不會因為任何外在的原因改變,要麼彼此忠貞,要麼各自美麗。

石晗玉甚至覺得,自己沒有愛情也無妨,因為接下來的日子會很忙。

愛上他是逃不掉的宿命,就像是自己來到這個世界,帶着醫醫,遇到了他,冥冥中註定了一般的相遇,可自己的宿命就是推翻宿命,如果牧北宸註定要與所有的帝王那般三宮六院無數妃嬪,那自己就做他萬萬千千的百姓中的一個,為他的國家去努力,去奮鬥,而不招惹這個男人,也不允許這個男人帶着別人的脂粉味兒,褪掉自己的衣衫。

****

「阿姐和三丫不需要我了。」石迎娣獃獃的看着天上的煙花,抹着眼淚:「我其實還可以更好,可以真的保護她們的。」

趙同芳坐在旁邊,遞過來手帕,見石迎娣根本不拿過去,便湊過來一點點用帕子輕輕地給她擦拭眼淚:「我需要你啊。」

「別瞎說八道。」石迎娣推開趙同芳的手:「我配不上你。」

趙同芳把帕子捏在掌心,看着石迎娣,抿了抿唇角快速伸出手把人桎梏,帶進懷裏低頭就親吻上去了,石迎娣張牙舞爪的想要掙脫開,趙同芳兩條腿壓住石招娣的腿,藉著身體的壓力緩緩地把她壓在長椅上,一隻手握住石迎娣的兩隻手腕,一隻手勾住她的腰身,兩個人交疊在一起。

石迎娣瞪大了眼睛盯着趙同芳,煙花明明滅滅,她腦子裏一片空白。

「閉眼。」趙同芳輕聲說。

石迎娣瞬間閉上眼睛,很用力的那種,趙同芳笨拙卻也既有耐心的輕輕親吻,感覺到石迎娣身體不再抗拒后,鬆開她的手,儘力剋制自己弓著身體,萬般眷戀和不舍的離開這種糾纏,坐在旁邊把迷迷糊糊的把石迎娣扶起來,讓她靠在自己的懷裏。

「知道了嗎?」趙同芳聲音微微顫抖著問。

石迎娣搖頭,她知道什麼?打小就沒有阿姐細心,也沒有三丫聰明的自己,知道個什麼?這男人欺負了自己,嗚嗚……,怎麼辦?

趙同芳看着石迎娣眼圈都紅了,嘆了口氣:「我需要你和她們不一樣,是男人對女人的那種需要,是一輩子都需要的。」

「為什麼?」石迎娣帶着控訴的問。

趙同芳瞬間如遭雷擊,一道絢爛的煙花在空中綻放,他看到石迎娣那茫然的樣子,還不曾褪去的那份悸動頓時如天火降臨一般,把他吞噬了個乾乾淨淨。

突然被抱起來的石迎娣怒了:「趙同芳!你想怎麼着?」

趙同芳黑著一張臉:「告訴你為什麼。」

「你去哪裏?」石迎娣發現自己根本就掙脫不開。

趙同芳深呼吸:「乖,這種事情在別人家不合適,咱們回自己家辦。」

石迎娣就接不上了,自己家?石郎庄嗎?那可是要很遠的路啊,不是說好了元宵節后離開嗎?

等石迎娣被桎梏在大床上,男人霸道的壓下來,並且撕碎了自己衣服的時候,哇一聲就哭了。

趙同芳瞬間清醒過來,手忙腳亂的用被子把石迎娣包裹住,懊惱不已:「別哭,別哭,是我不好,我沒控制住。」

「你要嚇死我了!我完了!趙同芳!你撕了我衣服,我被你看光了!」石迎娣只是大大咧咧,並不是傻,兩個人剛才到了什麼程度,自己心知肚明,害怕的不行。

趙同芳裹緊石迎娣:「我只是想讓你知道,我很需要你。」

「我……。」石迎娣只剩下頭露在被子外面了,沉默了好一會兒,石迎娣才說:「我阿姐為了當一個家主母,每天學規矩,學這個,那個,真的好累。」

「咱們不需要學。」趙同芳立刻說。

石迎娣看了趙同芳一眼:「你說的好聽,到時候那些個女人們這個宴會,那個宴會的,我就當個傻子嗎?」

「我們可以不去。」趙同芳安撫似的晃動着石迎娣:「你知道顧長生為什麼要回去石郎庄嗎?」

石迎娣搖頭:「可能是覺得阿姐喜歡吧,反正他也沒有公婆長輩要盡孝。」

「不是。」趙同芳勾起唇角,看着石迎娣:「因為他想要保護自己的女人,想要保護自己的孩子,榮華富貴與平安相伴比起來,一家人在一起粗茶淡飯就是最好的。」

石迎娣狐疑的看着趙同芳:「你說真的?」

「對,真的。」趙同芳用指腹擦拭著石迎娣掛在眼角的淚珠兒:「我也會,迎娣,我也跟着你回去石郎庄,咱們在那邊蓋個房子,你喜歡什麼樣的就蓋成什麼樣子的,我們兩個可以生幾個孩子,不管男女都習武,將來保護阿姐和晗玉的孩子,我再種點兒地,你養點兒雞鴨啥的,平常我還可以上山打獵。」

石迎娣愕然的看着趙同芳:「你說真的。」

「真的。」趙同芳把人抱在懷裏:「如果有人欺負咱們,你就可以用鞭子抽他們,打不過,還有我。沒什麼宴會,沒什麼規矩。」

石迎娣破涕為笑:「那也要讀書的,孩子一定要讀書才行。」

趙同芳激動了,看着石迎娣:「答應了是嗎?迎娣,你願意跟我在一起一輩子了是不是?」

提到這個,石迎娣就又難受了,在被子裏拱了拱:「不然呢?我的清白都被你毀了!你要敢對不起我,我就先用鞭子抽你!抽死你!」

趙同芳憋著笑,鄭重其事的點頭:「對,我毀了迎娣的清白,你放心,這輩子我都聽你的話,不對不起你。」

石迎娣皺起眉頭:「吶,你讓皇上再來保媒。」

「為什麼?」趙同芳問。

石迎娣哼了一聲:「那是皇上啊,皇上保媒后,你要是對不起我,我就找他!」

About the author

jingshenxianxiangxue:

0 Comments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