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錦成面色沉了下去,「我說過,為了你,我可以做任何事,若冰,這話不能亂說,懂嗎?莫文軒的事,跟我無關。」

徐錦成面色沉了下去,「我說過,為了你,我可以做任何事,若冰,這話不能亂說,懂嗎?莫文軒的事,跟我無關。」

2022 年 2 月 18 日 未分類 0

「我今天在醫院碰到喬安夏了,她好像對我媽那條項鏈很有感觸,我懷疑,她已經想起小時候的事了,爸……」

徐錦成怔了幾秒鐘才反應過來,這是凌若冰第一次喊他『爸』,緊張激動之餘也猜到了,凌若冰可能有事相求,而且不是一般的事……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 第二百四十四章浮世繪卷

孔雀母后不僅沒有救下來孔雀王,反而把自己也搭進去了。

在崑崙山脈深處,有一座仙蕊盛開的山峰,這座山峰里,居住着孔雀一族的母妃,是孔雀一族實際統治者,也是孔雀王的母親。

假仙境界!

她本身很強大,崑崙山脈復甦,她也隨之一起開始復甦。

但假仙境界畢竟比不得歸墟境界,復甦起來慢一步,孔雀王自負自大,認為自己五色神光在手,可以壓制世間一切敵人,而且羽化神朝的人也不強大,自己完全可以展現百族裏孔雀一族的威風。

他就自信滿滿地出去了。

然後,被火君打敗,反殺。

孔雀母后完全沒想到會是這樣,復甦后的第一件事情就是想救下孔雀王。

但憑空出現的黑色大山,澎湃的大海,直接砸下來,把孔雀母后砸的身形劇烈震動,氣血翻湧,那比孔雀王還要強大的五色神光瘋狂的刷起來,但依舊無濟於事。

轟!

她所在的山脈,直接被藺九鳳認出來的黑色大山給砸塌了,如天崩了一樣,震碎了四周一切,把孔雀母后埋在下面。

噗!

孔雀母后氣得吐血,她的五色神光可以刷掉藺九鳳的攻擊,但是四周的山峰不行,而且她刷掉了藺九鳳的攻擊已經很吃力了,完全抵擋不住這四周山峰的砸下來。

轟!

孔雀母后爆發出渾厚的氣勢,直接把壓在身上的亂石給崩開,氣得不輕,怒喝:「誰在暗處躲躲藏藏?」

這一聲怒喝,傳遍崑崙山脈,百族的人都驚訝,誰把這一頭驕傲的孔雀母后惹怒了,還讓她吃虧了。

孔雀母后怒喝之後,眼神卻是一凝,美艷的瞳孔劇烈收縮,整個人都處於驚駭之中。

她看到了藺九鳳扔出來的那個杯子。

黑色的杯子!

整體形狀,和剛才那座巨大的黑山一模一樣。

「不可能!」孔雀母后驚駭失聲。

這太可怕了。

一個普通的黑色水杯,被人扔出來,化為黑色的大山,把她打得狼狽不堪。

這個扔杯子的人,到底有多強大?

驚駭之後,孔雀母后的雙眼落下了眼淚,她看到了孔雀王的屍體,她最喜歡的兒子,她最天才的兒子,孔雀一族未來的希望。

現在,卻冰冷的躺在崑崙山脈外、屍體不全,她心痛的渾身氣勢狂亂起來,爆發成為一股股極其可怕的風暴,席捲天地。

「羽化神朝,你們該死啊!!!」孔雀母后本體啼血怒吼,震動蒼穹,那可怕的氣勢一浪接着一浪,在蒼穹里激蕩,讓風雲避讓,讓藍天顫抖,假仙的氣勢,一覽無餘。

這一刻,天下人都知道了,崑崙山脈里有假仙境界。

但更讓他們恐懼的是。

羽化神朝也有一位假仙境界!

這才是最可怕的。

原來白天帝,火君這些人不是羽化神朝的底牌,真正底牌已經來到了假仙層次。

剛才火君殺孔雀王的時候,那憑空出現的黑色的大山,攜帶一片寬闊的大海,砸入了崑崙山脈,大家也都看到了。

要不是在那一下,現在死的就是火君了。

而且隨着孔雀母后體啼血怒吼后,崑崙山脈竟然沉寂下來,孔雀母后竟然沒有狂怒的殺出來。

喪子之痛,她竟然忍住了,沒有爆發出來,殺了火君。

只有一個答案!

孔雀母后畏懼了羽化神朝的那個假仙!

從剛才那一擊之中,孔雀母后吃虧了,才有了現在這樣無能狂怒。

分析一下,圍觀的無數勢力的人都倒吸一口涼氣,內心感到驚恐。

羽化神朝,也太可怕了吧?

存了這麼多歸墟境界不說,還有一位假仙?

這一刻,各大勢力的人瘋狂議論。

「這個時代,羽化神朝竟然有一位假仙,我們家老祖宗都沒有復甦呢。」

「誰說不是,前段時間我去請老祖出世,但老祖說了,當今世界靈氣還沒有充沛到允許假仙縱橫,需要再等一等,不然出來也是要壓低境界,但恐怕那個時候,羽化神朝就有假仙了。」一個教主級別的人說道。

「這個假仙是誰?」有人一頭霧水的問道。

「對啊,我家老祖也說了,當今世界,假仙存在不易,不允許那麼強大的出現,至少還要再等一兩年,才能出現假仙,羽化神朝怎麼會有假仙存在?」更有人覺得不可思議。

「你們難道忘記了,一直以來,羽化神朝都有一個老祖宗的傳說,每次羽化神朝遭到了重大危機,都會有一個神秘人站出來,解決麻煩。」隱藏在其中的大羅道教主透露道。

他們因為靠近帝都,經常幫德帝做事,雖然很不情願,但他們沒法拒絕,現在的羽化神朝已經不是當初他們出世那一刻的羽化神朝。

大羅道只好委曲求全,德帝吩咐的事情,他們不得不處理。

這也造成了他們知道很多羽化神朝的秘密。

至少是比外面瞎猜的人知道得多。

藺九鳳的存在,他們隱約是知道一些的。

這一次他們自然也來了,本以為可以藉著崑崙山脈里的百族,打擊羽化神朝,他們好趁機下手,拿回來戰爭機器,然後擺脫羽化神朝,迎接屬於他們的輝煌。

但現實卻給他們狠狠一擊。

藺九鳳出手,讓他們更加確信了羽化神朝有一位假仙。

大羅道的教主在心裏無奈一嘆。

不過他心態調整得很快,或許是因為經歷的多了,每次看到希望,正準備出手的時候,羽化神朝就把希望掐滅,一次兩次的失望,疊加起來,經歷的多了,心態也就鍛鍊出來了。

可他說的話,卻讓其他人很不理解。

「羽化神朝那位老祖宗可不是復甦的人啊。」一個來自魔門的教主級別的人提出疑問。

「是啊,這些年我們也在暗中調查,羽化神朝那個老祖在靈氣復甦一開始就出現了,當時鎮壓的江南佛門,那個時候他就領先大家一步,到了現在,剛才出手的人如果是他的話,那這百年期間,這個人竟然修行到了假仙境界。」一個老人震驚的說道。

他的話讓參與交流的人都沉默了。

一個個計算一下時間,頓時如油鍋里倒入了一盆水,沸騰起來了。

「百年時間,他從人間神靈修行到假仙境界?」

「這太荒唐了!」

「這不可能,那豈不是說我們這些復甦的人都沒有他修行速度快?」

「我們老祖現在都無法復甦,他就是假仙境界了?」

一時間,所有人都提出了質疑,這也太誇張了。

沒有人願意相信,這要是真的,那他們這些修行幾千年的人算什麼?

「或許,這是真的!」可就在這時,一個身穿道袍的老人悠悠道。

「赤龍老道,你知道自己在說什麼?」一個教主冷哼:「當今世界不允許有假仙境界出現,崑崙山脈里出現了,那是因為崑崙山脈一直隱世,他們裏面的靈氣不曾削弱,這才可以突破假仙,但是外部世界,絕對不會成功的。」

「對,如果現在這個世界允許成就假仙,那我全真教的幾位假仙就便可以出世了。」另外一個教主點頭,就是一直自稱是道家領袖的全真教。

其他的人都看向赤龍老道,紛紛表示懷疑。

赤龍老道卻不慌不忙道:「你們說的都對,但忽略了一件事情,那就是每個時代,在芸芸眾生里,都會有一個氣運強盛的天才,引領風騷,立足於世界,成為大家仰視的存在。」

「這種人,你遇到了會懷疑人生,覺得自己就是一個廢物,老天爺為什麼會創造出這樣的人出來。」

「他們都有一個統一稱號!」

「時代之子!」

「你也可以說是氣運之子!」

「別人無法突破假仙境界,別人無法百年就從開始修行到突破假仙,別人無法引導靈氣復甦的時代……」

「這個人可以!」

赤龍老道一句一句的說,振聾發聵,讓大家咽了咽口水。

「氣運之子!」大家都在呢喃,完全不相信。

「狗屁的氣運之子,就算他突破了假仙,那又如何,現在這個局面,崑崙山脈和羽化神朝一定是不死不休,崑崙山脈里假仙可不止一個,裏面是有百族,不說多,十來位假仙境界是有的吧,羽化神朝有什麼?」一個魔道教主冷喝,用極其蔑視的話語,來掩蓋自己內心的恐懼。

「羽化神朝有這個氣運之子,也要滅亡!」

「這個天下,馬上就會大亂,成為一場修行盛宴。」

「哪有靈氣復甦的時代,眾多修行者卻被一個神朝鎮壓的,荒謬!」

魔道教主很生氣,他們魔門幾次計劃禍亂天下,都被羽化神朝鎮壓了,百姓安居樂業,修行者也不敢放肆,膽敢挑釁羽化神朝的,都被滅了,這還是一個修行者的盛世?

羽化神朝,就是這個世界的毒瘤,必須滅了。

「說得不錯,這個世界是修行者的世界,不需要秩序,強者恆強,弱者要努力變強,這才是世界本質,弱肉強食,羽化神朝竟然要我們和凡人百姓平起平坐,那簡直是做夢!」

「我就等著看,羽化神朝是如何被崑崙山脈里的百族滅了,到時候我會在羽化神朝的墳頭上去踩上一腳。」

「阻礙時代推進的人,必將為時代所拋棄!」

一個個教主級別的大佬發出聲音,很顯然這些年被羽化神朝壓製得有點慘,條條框框太多了,修行者不逍遙自在,無法想殺人就殺人,無法統領一方,獲得百姓的頂禮膜拜,獲得無數資源,那還修行個毛線。

赤龍老道看着他們,沉下眼帘,不想說話了,這些人受不了羽化神朝,他卻很欣賞羽化神朝。

但是欣賞歸欣賞。

赤龍老道心裏也認為,羽化神朝難過崑崙山脈百族這一關。

所以羽化神朝輸了,就是曇花一現,哪怕理念再好,哪怕執行得再出色,也難以和頂尖高手對抗。

所以他默默的看着,不詆毀羽化神朝,是他對羽化神朝最後的尊重。

About the author

jingshenxianxiangxue:

0 Comments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