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句話瞬間讓面前這些像傀儡一樣的傢伙瞬間將目光轉了過來。

一句話瞬間讓面前這些像傀儡一樣的傢伙瞬間將目光轉了過來。

2022 年 2 月 18 日 未分類 0

眾人原本眼中那歡欣雀躍,互相談論的表情也瞬間變得無比兇殘。

一個兩個就好像是活死人一樣的盯着張遠,在等待着他喝下這杯酒。

「不過什麼?」

幾乎是一瞬間,所有人全部嘴唇一張一合,機械一般的說道。

然而張遠似乎根本沒有分析出面前這些傢伙的異常,只是搖了搖頭。

「只不過有些可惜啊,這酒水當中加了一點雜質!我覺得還是先讓他待在我的酒壺裏面比較好!」

說着在眾人還沒有反應過來,這些張遠直接將紅酒倒進了自己腰間的酒壺之中。

這麼一下子神父他們可就急了。

「尊貴的朋友,在這個地方把別人送給你的東西直接帶在身上,是不禮貌的行為,就比如這些酒,只有親自喝下才能讓人安心啊!」

神父臉上強裝柔和,但是他在瞳孔之中的兇殘之色有根本無法遮掩。

「喝下去吧,我的朋友,這些酒水有益於你們的身心健康的!

如果你不打算接受我們的善意的話,那我們也沒有義務幫你治好你的朋友,要不我們現在就把你送出去吧!

但是我在這要提醒一點,朋友!黑夜的小鎮之中永遠的危險!」

聽着面前這傢伙的話,張遠忍不住笑了笑之後咕嚕咕嚕的灌了一口酒。

他用酒壺指著面前這些傢伙們,然後開口說。

「你說外面晚上會有多麼兇殘,為什麼我感覺真正兇殘的是你們這些傢伙!」

聽着張遠的話,面前的神父臉色先是一變,不過看着他將酒水喝下去之後,臉上也瞬間綻露出了笑顏。

神父呵呵的笑了笑。

「我想尊敬的朋友,你應該還是認識我們的,要不然你也不可能主動參加我們的聖禮獻祭!

我的朋友,希望今天你能夠在我們這個宴席上吃好喝好啊!」

說着神父接着給張遠上起了菜肴,相比於之前那些菜的話,這些是越吃越棒越吃越好。

看着張遠越吃越興奮,那神父眼中也瞬間綻放出了屬於他自己的兇殘。

按照以前的記錄來說的話,無論是怎樣的旅行者都吃不過三道菜,就會瞬間感受到那股恐怖的蟲子!

接下來他們就可以讓偉大的神靈現世了!

一道菜!兩道菜……三道菜?

就在神父舉起手,準備讓神靈的聖像出現在眾人面前的時候,他突然發現張遠居然還在吃飯。

這些蟲子沒用了?

他隨便指了一個人,只見那人突然流血,無數的蟲子順着他的身體就鑽了出來。

這些蟲子還活着呀!

可是現在這又是怎麼回事?!

特別是能看到張遠挑的居然都是貴的食物之後,那神父實在是忍不住了。

「朋友你難道沒有察覺出什麼異樣嗎?!」

他在等著張遠說肚子疼,說渾身上下哪兒都疼!

然而張遠拿起一旁的餐具沉默了一會兒,接着搖了搖頭。

看着那如同是倒菜一般的大嘴,大嘴怪神父還真有點懷疑究竟自己是真正大嘴還是面前這個人類才是大嘴怪!

要不然的話,你這一口一碗菜是怎麼回事!

算了,都等了這麼久了,吃一個飯也不需要自己的等多久!

大嘴怪神父忍不住抽了一下嘴角,接着沒有再去看張遠,他想等到張遠開始痛呼的時候自己才出場。

然而就在他剛剛拿起面前的糕點,一隻手突然伸到了他的面前。

接着如同是龍捲風沙,虎捲雲一樣的將糕點吞入嘴中。

張遠拿着酒壺猛灌了一口之後,笑嘻嘻的說道。

「看樣子你們這個菜有點不夠啊!這如果是斷頭飯,那我肯定不滿意!」

張遠嘲諷的話語讓神父瞬間臉頰變得無比通紅。

眼神也一下子帶起了血絲,這傢伙居然敢嘲諷他們的糧食儲備不夠?

簡直是在胡說八道,誰不知道他們儲備的最多的!

神父咬牙切齒地看着張遠,然後沖着一旁的一個侍從打了一個招呼。

沒過多久,這邊開始又上了菜來。

然而幾分鐘過去了。

只聽一道響亮的飽嗝瞬間響了起來。

「沒有菜了,我們的糧食儲備全部都被他給吃完了!」 戚老此刻正在睡覺,聽到這話立刻精神了,聲音洪亮的開了口:「哎呦,我的小果果大寶貝誒!你總算響起我來了!最近一段時間也不知道怎麼回事,小實也不來練武了!真是奇怪!」

蘇小果咧嘴笑:「因為他很忙噠!」

要忙着幫她上幼兒園呀!

戚老笑了:「行行行,他忙,你怎麼也不來看看你戚爺爺?」

蘇小果看向了蘇博安,開了口:「戚爺爺,我這周末去看你,可以帶我的朋友一起去嗎?」

戚老哈哈笑:「當然了!小果果的朋友就是我的朋友!這裏就是你家,隨便來!你以為我是你媽啊,整天就知道睡覺,不讓你帶小夥伴回家,是怕你吵到她睡覺吧!」

聽到戚老這麼說蘇南卿,蘇小果頓時不樂意了:「媽咪才不是的!……」

「行行行,你這個蘇南卿的腦殘粉,我就不能說她一點點不好。這周末要過來,戚爺爺給你準備好吃的點心,讓你招待小夥伴,行不行?」

「好噠!」

蘇小果興奮的和戚老聊完以後,就掛斷了電話,再抬頭就看到一群小朋友都震驚的看着她。

蘇博安頭腦簡單,根本沒多想,直接開了口:「老大,你這門路也太寬了吧?戚老你都認識?」

蘇小果點頭:「嗯噠!戚爺爺一直想要讓我練武,可是太辛苦啦,我媽咪會心疼我噠,所以我拒絕了!你要是想去練,我讓戚爺爺教你呀!」

戚老對她疼愛至極,她提出一個小要求,戚老肯定會同意的!

蘇博安拍手:「太棒了!小果果,簡直太棒了!我可以去戚門學武術啦~!綿綿,你也去吧!」

蘇綿綿遲疑的看着蘇小果,心裏有些失望。

今天的小果果又變成小女生了,是大家喜歡的樣子,就不會特別照顧她了,可這樣活潑的小果果她也很喜歡。

蘇綿綿怯怯的詢問:「我也可以去嗎?」

她因為身體不好,又小又瘦,很多運動項目都不能參加,而且很多活動班級,一聽說她是蘇君彥的女兒,就更不敢收了,生怕她出現一點磕碰,惹不起蘇家。

蘇小果拍了拍小胸脯,「當然啦!」

蘇綿綿眼睛一亮:「好噠!」

始終沒有被齊天蠱惑的人還有吳旭哲,他在旁邊弱弱的開了口:「小果果,我也想去……」

吳旭哲說完后,就小心翼翼的看着蘇小果,那個高冷內向的小帥哥早就變了。

以前小果果最喜歡粘着他,說實話,他也喜歡小果果,所以不喜歡和別的小女生玩,就想和小果果玩。

可後來,小果果的奧數厲害了以後,就不怎麼理他了,下課後,他想去牽小果果的手,也會被他用眼神逼的退回來。

小果果一直在疏遠他,玩什麼也不帶他了……

應該也不會帶他去戚門吧?

這麼想着,吳旭哲在心裏默默嘆了口氣,準備躲在角落裏去,可下一刻,吳旭哲的手就被小果果牽住了,他抬頭就看到蘇小果笑着:「吳旭哲,你走什麼?你怎麼不跟我一起坐啦?」

吳旭哲:!

他眼睛一亮:「你同意我坐在你旁邊了嗎?」

「嗯噠!而且周末你也跟我一起去戚門呀,你是咱們班長的最好看的男孩子,戚爺爺肯定會喜歡你噠!」

「……」

幾個小朋友聊天的時候,齊天在旁邊笑了,「蘇小果,你真是會吹牛!剛剛那個老頭我看也就姓戚吧?或者是齊?反正不可能是戚門的掌門人!你就裝吧你!」

蘇小果根本就懶得跟他爭:「我媽咪說,腦子裏是屎的人,看什麼都是屎!齊天,你怎麼就這麼喜歡說別人裝呢?難道說……」

齊天氣壞了:「蘇小果,你敢罵我!」

蘇小果眨了眨大眼睛:「罵你?我木有點名道姓噠,你怎麼還上趕着承認自己腦子裏全是屎呀?」

齊天:「……!!!」

之前對付蘇小果的時候,他沉默不語,現在怎麼會變得這麼伶牙俐齒了!

他氣壞了,轉身出了門,拿出手機給爸爸打電話。

齊袍佑很快接聽:「天天,怎麼了?」

齊天哭了:「爸爸,蘇小果說她和戚老關係很好,這是真的嗎?」

齊袍佑頓時「哈哈」大笑起來:「怎麼可能?如果她爸爸不是霍均曜,或許還真有可能認識戚老。可她爸爸是霍均曜,那可是殷門的嫡傳弟子,誰不知道戚門和殷門是死對頭啊!在京都,誰都要給霍均曜一個面子,唯獨戚門不會給!放心吧,戚老討厭霍均曜還來不及呢!」

齊天這才放下心來。

戚門可是他在幼兒園裏顯擺的資本,不可以成為蘇小果的!

他又開了口:「爸爸,我想再帶幾個朋友去戚門練武,可以嗎?」

齊袍佑一愣,接着笑了:「行,爸爸給你想想辦法,讓你再帶五個小夥伴去,這五個人是誰,你自己選吧!」

「嗯!我最愛爸爸了!」

齊天興奮的掛了電話以後,就衝到了教室里,仰著頭:「我已經問過我爸爸了,你不可能認識戚老!」

他又看向旁邊的所有人:「還有你們幾個,想要跟蘇小果玩,不跟我玩是吧?行,我這裏增加了五個名額,可以周末去戚門練武了!」

「蘇小果,我們周末戚門見!你可不要不來哦!不來就是王八蛋!」

留下這話,齊天轉身帶着幾個人離開。

About the author

jingshenxianxiangxue:

0 Comments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