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焰親和,是救不了他的。

火焰親和,是救不了他的。

2022 年 2 月 17 日 未分類 0

親和,畢竟遠遠不是火免。

「或許,這裡便是庫巴那噴火烏龜的自留地,是他的寢宮?」

辰失笑,卻越發覺得自己的猜測或許就是對的。

路,終究是有盡頭的,在過了這片岩漿池子區域之後,又一條甬道映入眼帘。

辰沒有猶豫,很快便走了進去。

這條甬道並不算深,他很快便到達了盡頭。

走出甬道后,辰忽然瞳孔一縮。

只見,在甬道的出口處,是一座數百米長,用一塊塊白麻條石壘砌的石橋!

石橋的下方,是火焰滾滾,又有黑煙繚繞,金紅色的液體流淌著,竟是一條無比寬闊的炙熱岩漿河流!

這裡,竟是更大的岩漿之地。

或許方才那裡只是庫巴泡澡的地方,這裡,才是他的寢宮,以及游泳池!

此刻,辰的目光卻並沒有看向那岩漿大河,反而直勾勾的看向橋面。

只因,在辰目光所及之地,石橋的橋面之上,有一道龐大的陰影存在。

這橋面並不寬,只有三米多,兩側並沒有扶手欄杆,而橋上所站的陰影,卻赫然是一隻五六米高的可怕怪物……

魔王,庫巴!

這隻怪物粗看上去,彷彿是巨大的烏龜站立。

但仔細一看,會發現他有著惡龍般的頭部。

他的腦袋上布滿了紅色的毛髮,其中甚至穿出了兩隻白色的彎曲骨角,頂端尖利猙獰,張開的口中滿是尖銳獠牙!

他有一隻布滿尖刺的綠色烏龜殼,將自己的軀體包裹住,顯露在外面的手臂和雙腿,微微蜷曲著。

一前一後,還各有一條相對於體型來說的小尾巴耷拉著,讓辰一陣羨慕嫉妒恨。

這該死的,竟然有半米長。

四肢其上,一塊塊虯結的肌肉爆起,看上去宛如鋼鐵岩石,絕然能夠爆發出極為可怕的力量!

怪物雙手的手腕上,戴著兩隻尖刺金屬鐐環,顏色黝黑的鐐環,好似是用岩漿中撈出的地底精鐵打造,寬大而厚重!

鐐環表面凸起著一根根亮銀色的金屬長刺,每一根金屬長刺都有大拇指粗細,一尺多長!

人立在石橋上的庫巴,那巨大的體型、厚重的龜殼、猙獰的肌肉、尖銳的獠牙、漆黑盤繞的鐐環。

即便沒有任何動作,辰也可以感覺到,他的身體中,蘊含著一種驚天動地的爆發力量!

這決然是遠遠超越自己的力量。

辰猜測,由於副本等級的限制,這庫巴決然不會擁有超過二階的實力境界。

甚至,或許在一對一的決鬥中,庫巴可能不是一名擁有諸多秘術的正規木葉上忍的對手。

但論起絕對力量,卻決然遠超人類上忍!

這是怪物體質的優勢!

姓名:庫巴

種族:龍龜!

品階:二階

品質:藍色精良級

技能:火焰極光(二階藍色精良級)

介紹:擁有稀薄惡龍血脈的烏龜,絕招是能夠噴吐極光一樣的束狀火焰!

同時擁有部分惡龍的力量,力大無窮,防禦力極高。

「果然,這副本的等級就是被這傢伙一個人帶起來的!

而且,藍色精良級嗎?普通人類恐怕也就是白色普通級了。

同等級下,並非忍者的人類甚至打不過一隻板栗小子。

雖然如我想象中,庫巴並沒有達到三階的程度,但是看著體型和聲勢,絕對在兩階中,也已經達到了巔峰。

比之在諸多生命中,體質相對姿弱的人類,這種怪物的優勢太大。

正常戰鬥,我絕對不是對手!」

看著庫巴的面板,辰沉吟起來。

只是,這畢竟不是單純的遊戲副本,而是真正的世界!

庫巴在見到辰的闖入之後,神情便從驚訝開始,逐漸轉變為暴怒。

「該死的傢伙,竟敢闖入我的領地。

桃子公主,是我的!

我要讓她給我生一窩小烏龜。

我說的,誰也阻止不了!」

就在辰在思索如何對付庫巴的時候,他已經大聲咆哮著,邁起雙腿,大步向著辰衝來。

以他的體型,在這等速度下,即便不用任何技能,僅僅是撞上辰,恐怕也能要掉辰半條小命。

見庫巴衝來,辰也是迅速收起了心思,打算走一步看一步,先試探一下庫巴真正的實力。

畢竟,面板只是面板,外形也只是外形,氣勢也不過只是氣勢,沒真正打過,誰也不知道庫巴的實力究竟有多強!

辰的雙眼三勾玉極速轉動,就在庫巴臨身之際,他忽然身子一轉,繼而向著甬道之內的一側撲去。

庫巴一撞撞空,直接撞進了甬道之中。

還不等他暴怒的轉過身來搜尋辰的身影,在其背後的辰便已經決然發動了攻勢! 「當然,」徐錦成答應過夏紫萱,等他有錢了,就買一棟大別墅,他們住在一起,生很多孩子,還要帶她去環遊世界。

「太好了,我一定為你生很多孩子!錦成,我們一定會很幸福的。」

旁邊餐桌的兩女孩聽著就好笑,一個老女人在那裝嫩,都一把年紀了,還生很多孩子?真是好笑!

「錦成,你烤的魚真好吃,你喂我。」穆慧妍仰起臉看著他。

徐錦成把魚骨剔除夾到她嘴裡,「來,多吃點。」

「你用嘴巴喂我!」穆慧妍嘟起嘴撒嬌。

徐錦成怔了下,這怎麼可以,周圍還這麼多客人呢!

「我就要你用嘴巴喂我!」穆慧妍搖頭晃腦的,音量加大,「你不喂我,你不愛我了!」

徐錦成怕引來別人異樣的目光,只好坐到她身旁,用嘴叼著一塊魚餵給她吃,額頭滲出了汗,一臉窘狀,這場太尷尬了!

穆慧妍卻覺得很好玩,慢吞吞的咬著魚塊並沒吃進去,慢慢的把嘴挪到他唇瓣上……

徐美欣掩面,「真是看不下去了!她有病吧!這是要當眾親吻?一把年紀了,在那裝傻充愣的,我這就過去潑醒她!」站起身端著杯水。

蘇晴拉住她,「好了,讓她鬧去吧,也許她精神真的有問題。」

「無恥!」徐美欣胸口堵的特厲害,「氣死我了!」

徐錦成餵了一塊魚趕緊坐回自己的位置,這老臉沒處擱了,明顯的感覺到周圍的人都在笑話他。

穆慧妍卻吃的津津有味,「錦成,你真好,對了,時間不早了,我們趕緊去給蘇老闆挑禮物吧,這樓下就是商場,肯定有合適的,走吧。」

徐錦成巴不得趕緊離開,「好好。」

穆慧妍挽著他胳膊走向餐廳門口,靠在他肩頭,活像也對恩愛的情侶。

徐錦成掃了眼周圍,這才發現蘇晴和徐美欣也在,一時間尷尬不已,徐美欣那憤怒和憂慮的眼神讓他心慌意亂。

「錦成,你在看什麼?」穆慧妍緊緊抱著他不肯鬆手。

徐錦成擋住她的視線,免得讓她看到他的妻女,「沒什麼,走吧,去買禮物。」

穆慧妍在商場轉了一圈,「買一條領帶吧?買好點的。」

站在櫃檯讓店員拿了幾款領帶出來,每一條都放在徐錦成身上比劃一下,「嗯,這條好看,這條也好看,錦成,你喜歡哪條?」

徐錦成眼眶驀地泛紅,當年夏紫萱就是這麼挑選領帶的,說是送給蘇志堅的禮物,其實都是按照他的喜好來選的,她更想送的是他。

「都可以,要不,我們三條都買吧?」 鋪墊了那麼多,時候也差不多了,雲曦這才抬手敲了敲病房的門,推門進去。

「爸,媽!我回來了,聽說二妹生病了,我來看看!」

雲曦剛一踏進病房,梁秀芹就迫不及待的沖了過來,死死的拽住她的手臂,力道大得恨不得把她的手臂都捏斷了!

「你個死丫頭,你跑哪裏去了!為什麼打你那麼多電話一個都不接!」

還好等到她回來了,還好她沒在離婚協議上簽字,否則真要離婚了,死丫頭這個時候回來有什麼用!

雲曦偏著頭冷眼看向一旁的梁秀芹,扣着她的手腕把她的爪子使勁拉了下來。

都這種時候了還理直氣壯的跟她叫囂,難道她先不清楚她才是唯一能幫得了她的人嗎?

「我跟教授去外地了,這幾天都不在京都,可能那個地方信號不好沒接到,發生什麼事了嗎?」

「我跟你爸都要離婚了,你說發生什麼事了!」

一想到自己這幾天經歷的憋屈擔憂難過,梁秀芹就恨不得把所有的火氣都發泄到雲曦身上,要不是她不接電話,她至於這樣急得焦頭爛額嗎?

「哦,離婚啊!」雲曦轉頭看了眼床單上放着的離婚協議書,再看看一旁的雲元峰,「爸怎麼又突然提離婚了?是不是媽又做了什麼對不起你的事情了?」

「死丫頭,你這話是什麼意思?這次明明就是你爸做錯事了!」

說這話的時候,梁秀芹倒是一點不心虛。

「是嗎?我回來的時候聽二嬸說了,媽和雲紫菱為了去參加江家的舞會,竟然在京都大廈偷盜搶劫?媽,你不知道這是犯法的嗎?要坐牢的!!」

坐牢兩個字無疑是梁秀芹的軟肋,一說到坐牢,梁秀芹就有些慌。

「我、我也是給了錢的,怎麼能算是偷!」

「算不算也不是我說了算的,公安局的電話都打到家裏去了,還好爺爺沒被你氣出病來!媽為了雲紫菱還真是什麼事都做得出來,難怪爸要跟你離婚!爸要是跟媽離婚的話,我肯定會選擇跟着爸的,畢竟媽眼裏只有雲紫菱一個女兒,我跟雲楚涵你從來就沒在乎過!」

說這話的時候,雲曦轉頭看向雲元峰,試探的語氣問:「爸我跟着你,你不會拋棄我的吧?」

「怎麼會?你是爸爸最有出息的女兒,爸爸以後所有的希望都在你身上了,怎麼可能會不要你!」

About the author

jingshenxianxiangxue:

0 Comments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