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宇說:「剛才,我烤了超級麻辣的小龍蝦,下面,我烤一道酸甜的菠蘿片,給各位品嘗。」

林宇說:「剛才,我烤了超級麻辣的小龍蝦,下面,我烤一道酸甜的菠蘿片,給各位品嘗。」

2022 年 2 月 17 日 未分類 0

他打開食物箱,取出十顆大菠蘿。

趙穎兒拍手:「太棒了,酸甜味道的菠蘿,肯定適合大家的胃口。」

多隆喜笑顏開:「我從未吃過烤菠蘿,今晚有口福嘍!」

林宇手持匕首,飛快地削除菠蘿的外皮,挖掉菠蘿的毛眼。

多隆恭維說:「林大人的刀法非常嫻熟,比賣菠蘿的商販更為精湛啊!卑職佩服,佩服!」

趙穎兒趁機說:「林大人,你能不能烤幾串味道奇酸的菠蘿片,讓各位挑戰一下?」

林宇說:「沒問題!我正有此意!」

穿越三國時,林宇用2000點燒烤積分,兌換了五瓶「極品五味佐料」,烤制檸檬、甘蔗、苦瓜、尖椒和芥菜疙瘩,讓劉備和諸葛亮等人挑戰。

此刻,可使用「極品酸味佐料」,烤制菠蘿!

馮錫范不以為然地說:「林大人削的菠蘿,顏色呈金黃,明顯熟透了,滋味肯定香甜可口,不會太酸!挑戰的難度,未免小了點吧?」

林宇說:「你覺得難度小,就來親自試一試?」

馮錫范忙說:「機會讓給年輕人,我就不試了。」

言下之意,老子要保護王爺,無暇挑戰奇酸的菠蘿。

林宇迅速切好菠蘿片,穿在竹籤上,一共十串。

「超級酸味烤菠蘿!誰能吃完兩串,將獲得獎賞!」

吳三桂配合說:「獲勝者,賞二千兩銀子!」

瞬間,眾人驚呼。

吃兩串烤菠蘿,就有機會獲得二千兩銀子,比吃「超級麻辣小龍蝦」更具誘惑力!

大廳內的議論聲,此起彼伏。

林宇說:「一共十串烤菠蘿,哪五人來挑戰?」

誰知,眾人只是議論,不敢輕易參加挑戰。

因為「超級麻辣小龍蝦」的威力,讓各派的弟子產生了心理陰影,認為林宇烤制的菠蘿肯定也奇酸無比,令人無法承受。

忽然,鮮兆飛舉手:「我參加挑戰!」

孫師叔驚呼:「掌門!你剛吃過五隻『超級麻辣小龍蝦』,遭受了嚴重的辣味刺激,怎能挑戰酸味呢?」

鮮兆飛嗓音沙啞地說:「正因為吃了奇辣的小龍蝦,才需要其它的味道,來壓制肚內的辣味!」

這傢伙的喉嚨已經被辣腫了,講話的聲音又粗又低。

孫師叔捋著鬍子,點點頭:「有道理,以酸克辣!」

張青峰聽完,血紅的眼睛發亮:「對,以酸克辣!我也參加挑戰!」

「還有我!」萬英才不甘落後。

林宇說:「好!不愧是我的三個乖兒子!你們都具備勇於挑戰的精神!爹爹我很欣慰啊,哈哈哈……」

鮮兆飛、張青峰和萬英才的神態尷尬,敢怒而不敢斥責林宇。

趙穎兒說:「崑崙派掌門人,你身為王爺的護國法師,怎麼一點也不積極呢?」

何奇悅忙說:「我不擅長吃辣,也不擅長吃酸,把機會留給其他人吧!」

趙穎兒說:「我以公主的身份,命令你參加挑戰!」

何奇悅無奈,只得站起:「恭敬不如從命。」

多隆叫喊:「還差一個名額,誰參加?」

林宇指著阿珂:「那位峨眉派的女弟子,請你過來!」

阿珂一怔:「叫……叫我嗎?」

林宇說:「對,就是你!」

阿珂慌忙擺擺手:「不不不,我不參加挑戰。」

林宇說:「峨嵋派的掌門人周儀嵐,已經被王爺關押到卧室里等待懲罰,你作為峨嵋弟子,不想救周儀嵐嗎?」

阿珂喬裝成峨嵋弟子,不能露餡,順勢說:「想啊,我想救掌門。」

林宇說:「王爺,如果峨嵋弟子挑戰『超級酸味烤菠蘿』成功,是否可以放了周儀嵐?」

吳三桂認為林宇故意演戲,便假裝答應:「可以放了她!」

林宇說:「聽見嗎?王爺親口許諾,你還遲疑什麼?」

阿珂看了阿琪一眼,只得走過來,站在燒烤爐的前方。

至此,挑戰「超級酸味烤菠蘿」的五人為:阿珂、張青峰、鮮兆飛、萬英才、何奇悅。

吃完兩串烤菠蘿,即可完成挑戰。

任務看似簡單,其實不易。

每根竹籤,穿了六片菠蘿,兩串共十二片。

足以考驗承受酸味的能力!

吳三桂注視着阿珂,微微而笑。

阿珂心虛,忙躲避吳三桂的目光,生怕暴露自己的真正身份。

林宇開始忙碌,翻烤十串菠蘿。

很快,菠蘿的香氣瀰漫,鑽入眾人的鼻子裏。

張青峰、鮮兆飛、萬英才三人,全都雙腿發顫,肩膀輕晃,仍處於五臟六腑火辣辣的煎熬狀態。

確實,多吃一些酸甜可口的菠蘿,可以緩解辛辣。

但張青峰、鮮兆飛和萬英才不知,「極品酸味佐料」的威力也極其強悍,曾經酸得張飛面部扭曲,狂捏腮幫子,弄掉了一顆后槽牙。

林宇拿起瓶裝的「極品酸味佐料」,灑到烤菠蘿的表面。

他的手法非常快,故意在最左邊的兩串烤菠蘿上少撒了「極品酸味佐料」。

這兩串,留給阿珂吃。

只要阿珂咬牙堅持,應該可以獲勝!。 凶神血脈,子昌母逝……從字面意思來看,就是,凶神一脈的子嗣,孩子昌盛,母親去世……

難道……

這個信息太大了,他簡直不敢去想!

「天哥,蘇總又昏過去了,你快回去看看!」

林雀滿臉驚慌的沖了進來。

什麼?

秦天一瞬間拋掉了所有的思想,宛若一陣狂風,沖了回去。

蘇酥再次因為氣血消耗而昏了過去,秦天為她走了一遍針,度氣回血,把她救醒。

「老公,你是不是有什麼事情瞞着我?」

「我是不是活不久了?告訴我吧,我不怕。」

看着躺在自己懷裏,有氣無力的女人,秦天簡直心如刀割。

他咬了咬牙,忽然不想去實驗秦麒和老道研製出的那個藥方了。

那藥方本就是個實驗,並不確保,能治好蘇酥。萬一治不好,豈不是白讓蘇酥多受罪?

他勉強笑道:「乖,既然如此,我就告訴你吧。」

「醫生說,咱們的孩子有問題,只怕是保不住了。」

「咱們明天去醫院,做個手術,把他拿掉好不好?」

「你說什麼?」

「我不要!」

「我不相信!」

蘇酥不知道哪裏來的力氣,忽然用力的一把推開了秦天。她的樣子看上去,就像是受到了驚嚇的母獸。

秦天也沒想到,蘇酥的反應會這麼大。一時間,張著嘴,不知道該說什麼。

「秦天,你老實說,是不是在騙我?」

「我不要做手術,我要孩子!」

她淚流滿面,道:「我這麼辛苦的懷着他,從他第一次開始在我肚子裏動,我就能感受到這個小生命。」

「你現在要拿掉他,還不如殺了我!」

有道是,女子本弱,為母則剛。

蘇酥此刻的樣子,看上去真的是又柔弱無助,又剛強不屈。

因為激動,她的呼吸又開始急促,臉色變得病態的紅。

秦天嚇了一跳,急忙抱着她,輕聲安慰。無奈之下,說出了自己母親病逝的真相。

只不過,有關凶神血脈那個虛無縹緲的事情,略過不提。

原本以為,蘇酥聽了之後,會改變之前的態度,配合拿掉孩子。

誰知道,她竟變得安靜下來。

良久,才低聲道:「你媽媽是個偉大的女人,為了孩子,寧肯犧牲自己。」

她臉上浮現痴迷的笑容。

「同樣是女人,我為什麼不能做一個偉大的媽媽呢?」

「像你媽媽那樣偉大。」

「老公,這個孩子,我要定了。你要答應我,不論任何時候,不管什麼情況,你都要想辦法保住這個孩子。」

「這樣,我死也瞑目了。」

About the author

jingshenxianxiangxue:

0 Comments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