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哼!」

「哼!」

2022 年 2 月 16 日 未分類 0

「豎子,膽敢侮辱我的女兒,我就算是病入膏肓,也要將你的嘴抽爛!」

「英雄閣閣主不過如此,敗類一個!」

項飛羽怒火衝天,奮力抽回拳頭。

就當他想要動手,大堂外眾多項家高手要衝進來的時候。

秦雲臉色忽然變了。

變得極具威嚴,變得凌駕於眾生,就好像他站在太極殿上,俯瞰萬里江山的時刻。

一股霸氣和威嚴,從骨子裡透了出來。

開口道:「項飛羽,你再好好看看,我是誰?!」

咚!

項飛羽彷彿是被人用鎚子砸了一下腦門,原地罰站。

緊接著,他看秦雲的眼神開始變幻,有驚慌,有不敢置信。

同樣的,還有項勝男!

紅唇呢喃:「這,這股氣質,難道……」

一旁的童薇嘴角露出小惡魔般的笑容,忍不住高聲笑道:「切,就你們這個眼力,也好意思自稱江湖名門。」

「嘖嘖,當今天子就站在你們的面前,你們居然認不出來,還要喊打喊殺!」

噔噔噔!

項飛羽踉蹌幾步,險些跌倒,臉上掛滿了不可置信,皇帝竟連夜親臨江北?!

一旁,項勝男的嘴角浮現一抹苦笑。

她忽然反應過來,剛才秦雲的出言不遜其實就是故意的,故意激怒父親,然後露出沒有生病的馬腳。

那麼,秦小布的身份又是怎麼回事?

全場寂靜。

個個臉色逐漸變幻,變得不安,詫異。

秦雲摸了摸鼻尖,上前笑道:「項家眾人,見朕不拜,是何居心?」

聞言,項飛羽相信了!

這股氣質假不了,也沒人可以有這麼強大的護衛,連他都無法靠近。

砰!

他帶頭一跪。

身後項勝男,項家幾十人紛紛跪下。

拱手低頭道:「我等參見陛下!」

秦雲滿意一笑,看著略微不安的項飛羽,不咸不淡道:「項家主,你說自己重病在身,欺騙於朕,該當何罪啊?」

項飛羽心中苦澀,誰能想到皇帝為了一個小小的他,還能親自跑一趟。

他也不辯解,道:「陛下,草民知罪,任由處罰。」

秦雲故意輕哼,負手道:「任由朕么?」

「那好,你這個女兒朕要了!」

項飛羽嘴角一抽,骨節攥緊,低頭道:「陛下,這都是我的主意,跟勝男無關,還請陛下法外開恩。」

秦雲摸了摸鬍渣,故意問道豐老:「欺君之罪,該怎麼處理?」

豐老笑呵呵道:「滿門抄斬。」

秦雲挑眉,淡淡道:「嘖嘖,滿門抄斬啊。」

項飛羽雖說是江湖名門,但比起皇帝來說,簡直就是個螻蟻。

他此刻不安,擔憂的磕頭:「陛下,還請您可以饒了項家的其他人,這一切都是我的主意,是我不願意替朝廷辦事,才撒謊的。」

「跟他們沒有關係。」

「還請陛下明察秋毫。」

秦雲眯眼:「那你為何不願為朝廷做事?」

項飛羽一怔,陷入沉默。

他雖怨恨,但也只能藏在心裡,說出來只會讓事情更加嚴峻。

「朕在問你話!」秦雲不悅道。

項家人渾身一顫,只因為一夜之間,頭頂就多了一頂欺君之罪的帽子。

這時!

項勝男開口了。

她低頭,心中複雜道:「陛下,項家已經不是以前的項家了,江湖也不再是以前的江湖了。」

「縱使我項家有心替朝廷管理,也是無力了。」

「江湖勢力發展迅速,錯綜複雜,這一點相信陛下應該比我們更清楚吧?」

秦雲眼中一亮,一位女子還有如此見解,不錯!

「話是這樣說沒錯,但朕也不是昏君,明白你們項家的真實想法。」

「項飛羽,你還在埋怨朝廷跟皇族的作為吧?還在怨恨你妹妹被賜死的事吧?」

聞言,項飛羽的眉頭一擰,瞳孔中閃過一絲痛苦!

項勝男顯然也知道此事,瞳孔伸出有一抹擔憂和哀傷。

氣氛僵住,無人說話。

秦雲嘆息一聲:「雖然朕不知道當年的事,但能理解你的心情。」

「今夜朕來,就是給你們道歉的,希望你們能夠放下芥蒂,回歸朝廷的懷抱。」

項家人目光震驚,皇帝竟然為道歉而來?!

縱觀歷史,皇帝就算再錯,也不可能認錯。

項飛羽忽然低頭,拱手沉悶道:「陛下,草民早就忘了那件事,不願出山,實在是英雄遲暮。」

「還望您可以理解。」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 車水馬龍中,一輛輛豪車高調地駛過。

關小飛靜靜走在人群之中,不動聲色地圍著佳士得走了一圈。

處處都有專門人員把守,以他如今的裝扮,要想混進去,根本不可能。

不過,這可難不倒盜門弟子關小飛。

悄然離開在旁邊的西餐廳飽餐一頓,等出來的時候,身上就換了一條深色條紋西裝,手腕上昂貴的浪琴名表。

原本利索的板寸,戴上了假髮,梳起了大背頭,還打上了髮膠。

鼻樑也隆高了,單眼皮成了深邃的雙眼皮,嘴唇上粘了兩縷鬍鬚。

整個人的氣質,變得高貴和儒雅,和之前大相徑庭。

朝左右兩邊看了一眼,他大搖大擺地走進了佳士得拍賣行,受到了最熱情的接待。

剛一進門,就有穿著寶藍色西裝的經理走來。

關小飛朝他擺了擺手,示意他自己需要安靜。

經理唉唉地點著頭,不住地說了些什麼,關小飛是一句話都沒聽懂。

他一個人靜靜地在佳士得逛了起來,默默尋找自己的目標。

臨近拍賣的日子,大廳內守衛森嚴,不少黑西裝戴著耳麥,隱晦地盯著每一個方向。

關小飛不動聲色,在一樓逛了一圈后,直上二樓。

如鷹隼一般的目光掃過,瞬間鎖定了一個位置。

那是一個透明的水晶容器,裡面擺放著一把銹跡斑斑的青銅劍。

劍身上鐫刻著繁複的花紋,在燈光的映襯下,如同活了似的不斷扭動,神異非凡。

關小飛雙瞳縮緊到極致,幾秒之後垂下眼帘。

他已經提前調查過了,在拍賣會開始前幾天,拍賣行都會進行最後的清理和驗貨。

等驗完貨后,所有的拍品都會統一存放在密庫中。

密庫不光有指紋鎖,還有瞳鎖,要想把東西掏出來,難如登天。

相較之下,現在是關小飛最好的時機。

青銅劍近在咫尺,他已經準備好了模具,只要靠近過去,只要瞬息之間,他就能偷梁換柱。

「呼……」

關小飛深吸一口氣,慢慢靠攏過去。

那水晶容器上方有一個缺口,是供鑒定師取放方便用的。

關小飛右手不動聲色地往前探,左手捏住袖子里的模具……

近了,近了。

眼看他的指尖就要碰到那把青銅古劍。

「法克!」

這時,一聲咆哮聲從遠處傳了出來。

關小飛眼中閃過一抹狠色,就要孤注一擲。

滋滋滋!

一陣電流的聲音傳來,他感覺全身一麻,身子軟軟地倒在了地上。

世界模糊之前,他彷彿看到了一個熟悉的身影。

About the author

jingshenxianxiangxue:

0 Comments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