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麼帥一個吊毛,不能留在孟家莊,雖然自己現在還沒老婆,但日後肯定要有的。

這麼帥一個吊毛,不能留在孟家莊,雖然自己現在還沒老婆,但日後肯定要有的。

2022 年 2 月 14 日 未分類 0

「當弘,你可總算是來了。」

王繼宗滿臉笑容地迎了上去。

「明昭兄,別來無恙。」

那書生抖了抖袖袍,姿勢優雅地作輯行了一禮。

「哈哈哈,你我之間無需客氣,來來來,給你介紹一下,這位便是我信中提及的秦大管事。」

王繼宗拉著他的手,帶著他往秦川走來。

「晚生羅文天,見過秦大管事。」

到了近前,那傢伙又風度翩翩地朝秦川作輯行了一禮。

「羅先生請勿多禮。」

秦川忍著把對方趕走的強烈念頭,笑著回了個禮。

「羅先生請庄內一敘。」

「叨擾秦大管事了。」 「奇怪,他們怎麼還沒回來?」柳二龍有點擔憂的說了一句,唐三和玉小剛已經離開了半個多小時了,她多少有點擔心。

這個時候,奧斯卡走上前來,對柳二龍說道:「二龍老師,要不我們去找一個他們吧!」

聞言,柳二龍有點意動,但她不放心這些學生在這裏。

「要不我們一起去吧!」一旁的朱竹清急忙開口,想和柳二龍一起去找人。

奧斯卡急忙阻止,說道:「不用那麼麻煩,你們待在這,我和柳二龍老師一起去就好了!」

朱竹清奇怪的看了奧斯卡一眼,他為什麼不讓我們一起去哪?

似乎是察覺到了朱竹清的疑惑,奧斯卡急忙解釋:「這不是怕你們太累了嗎?畢竟你們剛打完比賽,就先待在這裏吧」

他看向柳二龍,說道:「二龍老師放心吧,這裏是天斗城,沒人敢做什麼的。」

柳二龍點了點頭,奧斯卡說的對,應該沒人敢在天斗城對他們做什麼,:「那好吧,你們先待在這裏,我和奧斯卡去看看!」

說完,她就跟着奧斯卡一路往唐三離開的方向走去。

朱竹清站在原地,一臉疑惑的看着二人,她心中總有些奇怪。

「小舞,你待在這裏,我和依然也去看看!」

她們四個小團隊,現在只有寧榮榮不在,朱竹清和小舞說了一下后,就帶着孟依然往唐三的方向走去。

小舞百無聊賴的點了點頭,跟着絳珠他們在原地等待。

也就是朱竹清離開沒一會兒,突然一股無色無味的氣體向小舞等人襲來,小舞毫無防禦,吸入了氣體,四人皆是倒地睡着。

「呵呵呵,終於得手了!」

幾個男人帶着面具緩緩走來,中間扭著屁股的那個應該是戴沐白。

戴沐白看着地上的四人,愣了愣,疑惑的說道:「怎麼只有小舞,她們人呢?」

他有點奇怪,記划中是應該有三個女生的,結果現在只有小舞和一個不認識的。

「不管了,女的帶走,男的不管!」

戴沐白一聲令下,手下的人急忙抱起二女,他們扔下一張小紙條,就離開了此地。

另一邊,柳二龍帶着奧斯卡一路沿着唐三走過的路前進,沒一會兒,就到了一個沒人的小巷中。

不遠處有男人的奇怪聲音傳來,柳二龍皺了皺眉,這個聲音她很熟悉,是玉小剛和唐三的聲音。

「不好,難道他們出事了?」柳二龍一驚,急忙往聲音的方向跑去。

奧斯卡也是愣了愣,他的記划只是讓唐三拖住玉小剛,然後他藉此引柳二龍過來。

難道這中間出了點什麼問題?他也急忙跟上。

柳二龍跑到轉角處,剛一轉角,都沒來的急開口說話,就看到了讓她一生都難忘的一幕。

她曾經最愛的男人,正在和其他男人…而這個人還是他的徒弟。

柳二龍覺得世界觀有點崩潰。

她急忙捂住嘴,退了出來。不敢讓他們發現,而玉小剛二人也是忘乎所以,沒有注意到柳二龍。

柳二龍靠在牆角,表情充滿了痛苦,難以置信,…以及一絲絲的解脫。

這個時候奧斯卡也終於來到了這裏,他看着臉色蒼白的柳二龍,奇怪的問:「柳二龍老師,你怎麼了!」

柳二龍一言不發,眼淚稍稍流了下來。

這讓奧斯卡更加好奇了,他往前一步,一轉頭,也看到了讓他菊花一涼的場景,嚇的他急忙退忙退了出來。

「二龍老師…這!」奧斯卡驚訝不已,唐三竟然又和玉小剛這樣了?

哎?我為什麼要說又?

「別說話,我們走!」柳二龍慌亂我擦了下眼淚,一把抓起奧斯卡,就往外面走去。

奧斯卡也不反抗,任由柳二龍抓着,二人走了一會,剛巧遇到了來找人的朱竹清,孟依然。

朱竹清奇怪的看着柳二龍,說道:「二龍老師,你們怎麼迴轉了?找到玉老師和唐三了嗎?」

「不找了,回去!」柳二龍慌亂的說着,帶着二女就往回趕。

一旁的奧斯卡看着二女,不由的有點緊張,怎麼她們在這?難道失敗了?

不過看她們的樣子,應該不是被偷襲后逃出來的,還有希望,奧斯卡強行讓自已鎮定了下來。

朱竹清有點奇怪,怎麼說不找就不找了?不過她也沒說什麼,竟然柳二龍不找了,那就回去好了。

四人又是一路回反,幾分鐘后終於回到了原地,結果原本等在原地的四人變成了兩人,還都暈倒在了地上。

柳二龍心中一慌,也顧不得難受,急忙衝到他們身邊,用力拍了幾下他們的臉,急吼道「醒醒,醒醒,你們沒事吧?」

二人的臉被打的一陣痛紅,才緩緩起過身來,他們睜開眼睛,看着柳二龍,疑惑的說道:「院長,這是怎麼了?」

柳二龍皺了皺眉,急忙說道:「你們剛剛暈倒了,而且小舞和絳珠不見了!」

「什麼?」泰隆驚訝的看着柳二龍,急忙問著:「絳珠去哪了?她沒事吧!」

柳二龍搖了搖頭,說道:「我不知道,我一回來你們就暈了,你們有沒有看到是誰幹的?有沒有那裏受傷?」

泰隆仔細想了想,才說道:「沒有,我就是突然失去意識,誰也沒看見。除了臉有點痛,但是沒什麼事,那賊人真可惡,肯定是看不得我這一張英俊的臉。竟然給我打腫了」

柳二龍別過頭去,不想看到他們。

「二龍老師,這裏有一封書!」朱竹清從地上檢起一張紙,交給了柳二龍。

柳二龍接過紙,仔細看了一下,上面寫着

葉楓,你的女人都在我手裏,想讓她們活命的話,就來天斗城南邊的魂獸森林…

柳二龍皺了皺眉,這是在針對葉楓?她轉過身來對眾人說道:「你們先回去,我去魂獸森林看看!」

明顯,她是想一個人去冒險救人。

奧斯卡一慌,急忙說道:「二龍老師,這信上不是說讓葉楓去嘛,我們還是去找葉楓吧!」

「要是去的不是葉楓,萬一他們撕票可就不好了!」

柳二龍猶豫了一下,她不是很希望葉楓去冒險,不過她也不敢拿小舞她們的命來賭。

「好吧,我們去找葉楓!」

奧斯卡不由的鬆了口氣,跟着柳二龍去找葉楓。

一旁站着的朱竹清皺了皺眉,:「奧斯卡怎麼知道信上說要找葉楓?明明他都沒看到……」 「弟弟,好巧,你今天也來這裡了嗎?」容洵下意識地推眼鏡框,那抹露出的微笑,一看就是明知故問的樣子,卻又完美的讓人無法去拆穿。

容瑄也就只好扳弄著袖扣,回以同樣的笑容,道:「嗯,大哥剛剛可能站在證人席沒有看到,我坐在最後一排,聽大哥你說證詞的時候,突然就想到了你以前在學校演講的樣子,和剛才一樣,都是那麼自信從容。」

「沒有辦法,一想到我所說的這些,能夠將惡人繩之以法,就忍不住地想要再多說些什麼。聽說弟妹和那個女人關係也是很差,今天看到她這樣的下場,算不算是出了一口惡氣啊?」

容洵回應著容瑄所說的,卻又將話頭引到了薛薴的身上,來找她的不痛快。

薛薴看著他笑意盈盈的表情,差點還真的以為他真是在替她出氣,多麼優秀的好大哥形象啊!真是可惜,譚寒活了那麼久,也是個藏不住事情的人,一早就已經把他給暴露了個清楚。

薛薴覺得自己每天應付他們這種事情,遲早得把自己的臉給笑僵了,但這種時候自然是不能夠落於人后,就只好勉強擠出一個同樣的笑容還給容洵。

「我可真是太高興了,大哥你能夠為了我,做出這樣的事情。我特別高興,霍玉棠被判這麼久,那都是她罪有應得。淪落到這樣的下場,那都是她活該!不過她也真是慘,不知道碰到了誰,落井下石,直接把她給坑死了。大哥你和容瑄可千萬要擦亮眼睛,千萬不要在工作的時候碰到這種人哦。」

說完她又看了眼容瑄,更加得寸進尺地拍了拍他肩膀,仰起頭問道:「你說我說的對吧,容瑄?」

「嗯,你說的對。大哥,到時候你也得小心,那種落井下石的人,不然到時候被別人坑了都沒有地方去說。」容瑄難得配合她,話還說的比平時都多了不少。

容洵聽到他們兩個一唱一和,明顯就是在暗諷他落井下石霍玉棠的行為,臉色瞬間也有些不太好,就只好尷尬地咳嗽了一聲,然後說道:「好,既然是弟弟和弟妹的建議,我當然會聽的。不過我一會兒還有些事情,就先不和你們多說些什麼了。我們下次再聊好了。」

「那大哥,再見!我們下次有機會再好好聊聊,反正也不急於這一時嘛。」薛薴首先伸出了手,笑容明顯是因為佔了上風,讓容洵吃虧而高興,但容洵也不好多說什麼,只是同樣的伸出手回握,又意味深長的看了容瑄一眼,便直接離開了。

薛薴得意洋洋地搖頭晃腦袋,挽住容瑄的胳膊,目光追隨著他的背影而移動。

「真是的,沒想到你大哥原來是這種人。虧我以前還覺得他雖然和你爸是一夥的,但本質應該壞不到哪兒去的。」

「他以前確實不壞。」容瑄目光也注視著他的背影,回憶起從前種種,此刻卻也有些落寞和悲傷。

「大概是因為爺爺遺產的事情,還有容文翰一直沒對他有過什麼好臉色。我其實一直都很同情他,畢竟家裡還有爺爺是真心對我好,他就真的是孤苦伶仃,只有他自己一個人。」

容瑄就這樣說著,薛薴不知道為什麼也就突然能夠感同身受容洵的處境,她又想起之前容瑄爺爺和她說的,大哥的母親也是在大哥小時候就不見了,想起容瑄那個父親的樣子,他的處境和容瑄相比,確實是要難上許多。

薛薴覺得再思考這個話題下去,氣氛未免也過分沉重了一些,就準備拉上容瑄,待會去吃頓好的,緩解一下心情,走到大門口的時候,卻看到了容洵朝著一個女生走去,仔細一看,那個人不正是蘇瑤么?

薛薴以為自己看錯了,轉頭剛想詢問容瑄的時候,看著他有些陰沉的表情,連問都不用問,那個人是蘇瑤沒有問題了。

只是為什麼,容洵居然又會和蘇瑤扯上關係?

「走吧。」在她努力思考這個問題的時候,居然是容瑄拉著她先有了行動。

「可是這……」薛薴眼神瞟向他們那邊,明顯是想要弄清楚到底是怎麼回事,而且也是為了容瑄而有所顧慮這件事情。

容瑄知道她是什麼意思,反倒是滿不在乎地說道:「他們愛怎麼樣,都和我沒有關係。我們只要能夠管好自己就行了。」

「也是哦。反正你都不在乎,我幹嘛非得上趕著去弄清楚這種事情呢。」薛薴點了點頭,真就收回了目光,由著容瑄牽著,去啟動他們自己的車子了。

而坐在車上目睹了全部過程的蘇瑤,眼神卻直勾勾地盯著他們兩個人,一直到薛薴和容瑄都上了車,合上車窗之後,才收回目光。陰冷又怨念地用自己的指甲摳著車座上的墊子。

容洵又不是個瞎子,不可能裝作視若無睹的樣子,只好伸手在蘇瑤面前揮了揮,無奈地說道:「蘇瑤,你不喜歡這個墊子,也不至於直接把它給扣報廢吧?」

蘇瑤經他提醒,才抱歉地抬起手,道:「不好意思啊。容洵哥,今天還要特意麻煩你來幫我。」

「沒關係,不過我裝作你的男朋友,需要注意些什麼嗎?還有給叔叔阿姨帶的禮物,你要不要再確認一下,看看還有什麼地方需要修改的?」

About the author

jingshenxianxiangxue:

0 Comments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