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蒙待傑克·瓦倫蒂的轎車走遠,卻沒有登上自己停在路邊的座駕,只是隨意沿着餐廳外這條南北向的街道隨意向南走去,腦海中梳理著最近的很多事情。

西蒙待傑克·瓦倫蒂的轎車走遠,卻沒有登上自己停在路邊的座駕,只是隨意沿着餐廳外這條南北向的街道隨意向南走去,腦海中梳理著最近的很多事情。

2022 年 2 月 13 日 未分類 0

午餐上的一番話,西蒙絲毫沒有虛張聲勢的意思。

這次之後,如果《驚聲尖叫》依舊無法拿到應有的評級,西蒙會毫不猶豫地挑起一場風波,向整個荷里活展示一下丹妮莉絲娛樂的存在感。

至於結果如何,先做了再說。

漫步間,不知不覺就來到街道盡頭,眼前是一段低矮的高速公路立交橋,這是橫穿伯班克的101高速。

望着眼前的立交橋,西蒙突然想起重生后第一次來到洛杉磯的情形。他在沃森維爾上車,就是沿着眼前這條高速公路進入伯班克市區,還因為低估了洛杉磯公共交通的匱乏程度,不得不在山谷內留宿一夜。

兩年過去,當初的情形卻好像已經是很久以前,洛杉磯的公共交通在這兩年間沒有任何改善,他卻已經不再是曾經的那個落魄少年。

最初遇到的兩個女人,也在不知不覺中成了他身邊最親近的人。

注意到街邊的一處公共電話亭,西蒙莫名地想要給珍妮特或者凱瑟琳打個電話。

走到電話機旁,卻發現自己口袋裏並沒有硬幣,錢包里只有幾張嶄新的百元現鈔。剛剛的午餐自然是他請客,不過,就連小費也是用信用卡結算的,西蒙甚至都有些記不起上次用現鈔買東西是什麼時候。

珍妮特把他的生活照顧的實在是太無微不至了,西蒙很久以前就發現女人想要讓他完全失去生活自理能力只能越來越依賴她的『小陰謀』。兩世為人,西蒙自然不可能真的變成一個五穀不分的人,卻也很少再為這些生活上的瑣事費心。

一直開車緩緩跟在西蒙身邊的尼爾·班尼特注意到老闆的舉動,有些疑惑地停下車子,不知道西蒙為什麼不選擇使用車載電話,反而走到公共電話亭旁邊。注意到西蒙檢查自己錢包的樣子,尼爾·班尼特還是推門下車,主動給西蒙遞了幾枚硬幣過去。

昨天通電話,剛剛在歐洲轉了一圈的珍妮特眼下正住在法國戛納的那棟豪宅里。

這段時間,珍妮特已經看過了索菲亞·費西挑選的所有房產,確認沒什麼問題之後,最近正在解決貸款問題。

總計十六套房產,雖然打算全部買下,西蒙卻並沒有全款支付的計劃,他現在也拿不出這筆錢。

不過,以西蒙現在的身家,他想要貸款消費,無論是北美還是歐洲的銀行都非常樂意借錢給他。畢竟,這筆貸款對於銀行來說是非常有保障的,西蒙數十億美元的身家意味着他完全有足夠的實力進行償付。

就算萬一的情況下,西蒙償還不了貸款,這些房產本身也能夠進行抵償。。

雖然非常清楚地記得那邊的電話號碼,眼前的公共電話卻不能打國際長途,西蒙把硬幣塞進電話機里,就只好撥通凱瑟琳在紐約的電話。

那天晚上的荒唐之後,凱瑟琳一直都住在紐約。女人給出的理由是為了製作《霹靂藍天使》,西蒙卻能感覺到凱瑟琳對兩人或者三人之間關係的無所適從,因此故意躲開。

紐約那邊正是下午上班時間,也不知道凱瑟琳在不在家裏。

《霹靂藍天使》已經基本完成,西蒙卻知道女人的生活並不單調。眼下的紐約還是美國獨力電影的大本營,凱瑟琳和這個圈子相處不錯,最近在完成《霹靂藍天使》後期的過程中還擔任了另外一部獨力電影的製片人。西蒙得知之後還詢問她用不用自己幫忙,比如投點錢之類,卻被拒絕。

凱瑟琳此時果然不在公寓,電話嘟嘟地響了幾聲就轉向留言,因為沒什麼正經事,西蒙就掛了電話,打算晚上再打過去。兩個女人都無法接通,西蒙放下話筒,也不再繼續遊盪,轉身上了自己的路虎攬勝,吩咐尼爾·班尼特返回聖莫妮卡。 龍葵玉。

這就是蕾玖為自己研究出的藥丸所起的名字。

之所以起這個名字並沒有什麼特別的用意,只是因為藥丸的主要用料是一味名為『龍葵』的藥材,而『玉』字則是因為這個藥丸有着像玉一樣晶瑩剔透的乾淨色彩。

效果簡單的說,就是能提神醒腦,說高深一點,就是增加腦域的使用程度。

人的腦子一般狀態下只能只有很少的一部分,就是在比較關鍵的時刻也不會佔用太多。

而龍葵玉的效果,就是讓蕾玖能使用的那部分變得多一些,這一點在身體上體現不出什麼變化,主要是強化了一些看不到的地方。

比如反應速度、思考能力、注意力等,甚至在平時的訓練之前,蕾玖每天都會啃上一顆,因為還能提高她的領悟能力,更快的去掌握貝拉米教給她的體術技巧。

這種龍葵玉會隨着蕾玖的變強,而起到的作用越大,尤其是在見聞色霸氣出現之後。

眾所周知,見聞色霸氣需要高度集中注意力才能使用的出來,不然的話,饒是卡塔庫栗那是見聞色幾乎已經達到了世界之最的男人也會使用不出來見聞色霸氣。

而蕾玖的龍葵玉,可以短時間內擴大見聞色的等級,甚至強行讓蕾玖的注意力集中起來,更輕易的去使用出見聞色霸氣。

不過,有利必然也有弊。

這個龍葵玉一天最多吃三顆,再往上會出現神經疲勞、精神勞損甚至是記憶喪失各種各樣的狀況。

如果讓卡贊看到這個藥丸一定會立刻聯想到一種東西,藍波球!

雖然效果和製作工藝什麼的完全不同,但是卻也有着很多相同的地方。

比如能強化自身這一點,只不過一個是強化腦力另一個是強化肉體。

還有一天最多吃三顆這個情況,喬巴在兩年後實力變強大以及改善了藍波球之前,吃下了三顆以上之後就會變成那種喪失理智的怪物。

你要說多強,還真不至於。

無非就是力量變強大了些,但是除此之外儘是弊端,得不償失。

蕾玖的這種龍葵玉是僅僅是只有她自己才可以食用的,或許世界上還有人能食用,但是數量一定非常非常的稀少。

食用龍葵玉這種東西必須具備着兩種特性。

一是非人類的身體,龍葵玉的藥材裏面有不少花草對人體會產生很強烈的反應,基本上就是要麼摧毀這個人的身體,要麼就是被人體給消化掉效用。

二是超高等級的毒抗,龍葵玉這個藥丸可以說除了龍葵這味藥材之外,其它所用的料無一例外不是劇毒之物,蕾玖也是仗着毒對自己無用所以才敢煉製出這種東西來的。

因為毒性太強這個原因,蕾玖怕其它的家人誤食了這個東西,所以一般都是隨用隨做,不用的時候就不做龍葵玉,避免被家人們當糖豆吃掉。

此次修行之後,蕾玖肯定也是怪物家族的一員戰力了,雖然可能不太強,但是解決一些普通的嘍嘍應該是問題不大的。

至於坐在大樹之上的佩羅娜則對於蕾玖這麼積極的訓練完全不理解,不僅僅是蕾玖,其它人她也完全不能理解。

為什麼大家都要這麼執著於變強大呢?

反正有哥哥們保護著不是嘛?

為什麼要強迫自己去做不喜歡的事情呢?

佩羅娜不喜歡運動,她就是喜歡躺着,坐着,飄着,怎麼舒服就怎麼來,反正就是不喜歡運動。

累的要死還弄得一身汗,黏糊糊的超級不舒服,所以佩羅娜從來不跟着大家一起訓練。

但是這能說明她不想為卡贊出一份力嗎?

並不能,佩羅娜的努力是大家有目共睹的,佩羅娜幾乎每時每刻不在鑽研著從各個地方搜羅來的航海書。

可以說,從卡贊將【航海士】這個職位交給了佩羅娜之後,這丫頭就從來沒有一天懈怠過,一直努力的讓自己成為配得上這個職位的出色女性。

如果沒有佩羅娜,他們甚至可能在顛倒山的時候就已經直接沉船了。

也正是因為如此,大家從來不強迫她什麼,不願訓練就不願訓練吧,反正大家都會保護好這個小公主的。

而且,大家都相信着,總有一天,佩羅娜也會跟大家一樣,產生那種想要為了家族而變得強大的衝動。

。。。。。。

「嗚嗚噢噢噢嗷嗷嗷嗷!!!」

「叫!喊!我告訴你,別以為我是其它的哥哥姐姐那麼慣着你!」

「我要呱呱!!!我不要姐姐!!!姐姐不愛糖糖了!」

一片冰天雪地之中,小砂糖超級委屈的紅著鼻子紅着眼睛哭喊著,鼻涕都流下來結成冰了,可憐兮兮的就是卡贊看了都得心疼一秒。

可以說卡贊的眼光算是非常狠辣了,在當初分配老師的時候直接掐中了最適合砂糖的老師。

那就是砂糖的親姐姐,莫奈。

怪物家族只有兩個人一點都不慣着砂糖,只要砂糖犯錯就狠狠揍她,任憑她怎麼哭鬧都無動於衷。

其中一個是卡贊,但是因為要教導蒂迦,而且他也不會槍術,所以沒有時間來教砂糖。

而另一個就是砂糖親姐姐莫奈了,畢竟是有血緣關係的親姐妹

莫奈對砂糖嚴厲,可以說是一點違和感都不會有。

此時的莫奈就正在對着小砂糖嚴厲的喊道,直接明了的告訴她自己不可能跟其他的人一樣寵她。

平時莫奈就不喜歡大家這麼寵砂糖,簡直是溺愛,都快把她寵壞了,一天到晚沒臉沒皮的。

要不是還有一個同樣把砂糖當做親妹妹對待的卡贊在教訓砂糖,恐怕莫奈早就把砂糖吊起來打了。

莫奈同樣也不會槍術,但是她卻成為了砂糖的老師,一是因為卡贊知道唯有莫奈不會手下留情。

二是莫奈的見聞色等級是怪物家族之中見聞色霸氣最強的。

一名狙擊手,怎麼能少了強大的見聞色霸氣去輔助呢,莫奈教不了槍術,可以先幫砂糖的見聞色進行打基礎啊。

海書網 伶人沒有再拒絕,他隔着一點距離,對着天光中的虞幸又行了一禮,笑容中似乎有些感激。

他語調輕緩:「在下一介戲子,能得到小少爺這樣的人的理解與賞識,是我的榮幸。」

從那之後,虞幸一有空就會跟着伶人學些唱腔,他也真正從學習中體會到了戲曲文化的迷人。

曲有悲歡離合,偶爾,虞幸被角色影響以至於情緒低迷的時候,伶人就端著一杯清茶讓他喝,還道:「幹什麼要傷心呢?今日與你說一句話——戲子無情。」

虞幸悶悶喝了一口,望着唱了這麼多戲仍舊一下台就無動於衷的伶人,感嘆道:「這話我聽過,可是還是忍不住會有觸動啊。」

伶人撫杯淡笑:「無論有多觸動,你都必須要記住,你唱的是他人的故事,是他人的悲喜。」

他朝虞幸瞥去一眼,在一段時間的相處后,兩人的相處模式仍然處於相互尊敬的程度,只是似乎隱隱親近了不少:「既然好好的生活着,為什麼要去幻想那些人的悲劇?還是說……你喜歡悲劇,更能從中找到共鳴呢?」

虞幸想了想,「噫」了一聲:「哪來什麼共鳴,從小到大順風順水,我還真沒什麼體會,不過我希望我永遠也不用體會,哈哈。」

伶人淡笑:「世上哪有不悲劇之人。」

……

再後來,火舌舔舐著一切,伴隨着巨物下落髮出的轟然悶響與灼人的熱浪,在虞幸面前,橙紅火海譏笑叫囂。

着火的房子裏傳來慘叫聲,沒有一個人能突破大火跑出來,他們的面容漸漸在熱浪中扭曲,破碎,最終以一個嬰兒似的蜷縮姿勢,從頭到腳歸於焦黑。

「爸!姐姐!!孫姨!」從別處歸來的虞幸望着這一切,喉嚨里發出無法控制的嘶吼,他推開面前阻攔的伶人,直直往裏面沖,「你放開我!我要救他們——」

背後傳來一股力量,虞幸被摁著趴在了地上,伶人平日裏素來纖細的手此時宛若千斤,讓他連起身都做不到。

溫和有禮的男人今天穿了一身紅色長袍,看到虞幸震驚的目光,嘴角勾起,越笑越猖狂。

他似乎想說什麼,話到嘴邊,凝成一個充滿了輕蔑的音節:

「呵。」

「是你?」虞幸耳邊還有至親的慘叫,即將和心愛之人舉辦婚禮的姐姐也未能倖免,她雙手拍在欄桿門上,隔着一道薄薄的、卻在此時固若金湯的門向虞幸求救。

「弟弟……救我啊!!」女聲凄厲痛苦,火焰附着在姐姐身上,讓她成為了一個火人。

可虞幸現在動不了。

他的牙齒咬得很緊,咬出了血,鐵鏽味在喉腔涌動。

手指在地上抓出一道道觸目驚心的血痕,虞幸眼前一陣陣發黑,大腦如同被針刺般疼痛,暈眩感一波接一波,要把他拍死在這荒誕又可悲的境地——

「我那麼信任你,我他媽的那麼信任你……我爸也那麼信任你!!!給老子放手啊——」

小少爺第一次爆粗口,伴隨着渾身上下憤怒的顫抖,以及混合在聲音里難以辯明的嗚咽悲鳴。

「我說過呀,能得到小少爺這種人的理解與欣賞,是我的榮幸。」伶人竟然收了那種瘋狂而快意的笑,又擺出和當初如出一轍的感激表情,只是摁著虞幸的力道絲毫沒有放鬆,真應了那句話——戲子無情,都是演戲而已。

「你為什麼要這麼做!?」虞幸對他吼。

About the author

jingshenxianxiangxue:

0 Comments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