慕胤宸皺眉心疼地問道,手更是不敢再進一步,冠榮華輕笑,心想若是夢然看到慕胤宸這樣溫柔地一面,估計要嫉妒地面目扭曲了吧。

慕胤宸皺眉心疼地問道,手更是不敢再進一步,冠榮華輕笑,心想若是夢然看到慕胤宸這樣溫柔地一面,估計要嫉妒地面目扭曲了吧。

2022 年 2 月 13 日 未分類 0

似是想到了什麼,冠榮華對慕胤宸道。

「你說,這夢琪即將清醒,那夢然的地位是不是很尷尬啊,她會怎麼做呢?」

「會動手。」

慕胤宸默默說出一句,冠榮華卻驚訝了。

「這夢然不是穿雲鄔高貴的大小姐么,怎麼會做此等下作無恥的事情?」

夢然能對自己動手,冠榮華倒可以歸為為情所傷,一時間被感情蒙蔽,畢竟她沒有真正的傷害自己,只是想要破壞自己的名聲,好讓她不能再和慕胤宸在一起。

可夢琪是夢然的親哥哥呀!

慕胤宸一邊替冠榮華仔細清理傷口,一邊又開口道。

「夢然與夢琪並非同父同母的親生兄妹,門主此生只娶了兩任妻子,一個是夢琪的母親,一個是夢然的母親。」

聽到這話,冠榮華眸中顯過瞭然之色,這裡並非京城那種是非之地,生活在這的人當然沒有多少心眼。

然而慕胤宸和冠榮華是什麼人,二人都出生於爾虞我詐的是非之地,自然一眼就能看透其中門道。

「你的意思是十幾年前,夢然的母親為了上位,害了夢琪母親和肚子里地孩子。」

慕胤宸點點頭,冠榮華又問道。

「那你打算怎麼做?」

「等。」

「可那兇手若是知道你在追查這件事情,會不會因為忌憚而不出手?畢竟他們二人能留在這裡的時間並不長,若是糊弄過這兩日,以後便能無憂。」

冠榮華提出自己的疑問,可這畢竟是從她自己的角度來考慮,在慕胤宸看來冠榮華還是太過高看那些人了。

……

這邊夢然從正殿離開后便匆忙來到了穿雲鄔一處精緻地宅院,院子里種著貨真價實的蓮花,輕輕搖弋在風中。

「母親母親!」

「做什麼著急忙慌的?」

從門內走出一個中年女人,那女人身著一襲白衣,從遠處看自是飄飄欲仙的感覺,可只要走進細看,女人面上已經有了歲月的痕迹,再怎麼不服老,也已經過了可以裝嫩的年紀。

夢然看到許媛似是找到了主心骨,忙把許媛拉進了屋內,將今日的事情一股腦地說了出來。

說完之後,夢然小心翼翼地看著許媛,生怕許媛責怪自己將冠榮華引到夢琪哪裡,卻看到許媛面色獃滯,眉頭緊皺,眸中隱隱還有些慌亂之色。

「怎麼了,母親,那冠榮華實在是可惡至極,自從發生了這件事,就連父親對我也……」

說著,夢然面上微微露出委屈地神色,今日事情完畢之後,夢毅將夢然狠狠訓斥了一頓,指責夢然不知好歹地想要對付冠榮華,還警告她以後不要動這種心思。

越想夢然便越覺得委屈不已,哭的越發傷心了起來。

「別哭了,哭有什麼用,得天獨厚地優勢都被你給作沒了,還有臉在這裡哭!」

許媛看著沒出息的夢然便氣不打一處來,想當初她處心積慮將那娘倆害死,才給了夢然良好的環境,卻沒想到將夢然養成了個任性的大小姐。

現如今更是坑的她從前的事迹也差點要暴露出來,可恨她後來沒能生出個帶把的,只能硬將夢然推上去。

夢然被許媛這麼一凶,沒臉再哭了,可是心裡卻更加委屈了,她又沒想到冠榮華竟然會是藥王穀穀主的親傳弟子,這麼個歪打正著,竟然壞了更重要的大事。

「那母親,我們現在該如何是好?」

「如何是好?哼!現如今知道問我如何是好了,害人的時候怎麼不問我如何是好?」

「母親,然兒知道錯了,現在最重要的是那賤人就要治好夢琪的瘋病了,若是夢琪的病好了,還能有我們母女倆的安身之地么?」

夢然向來便把自己當做穿雲鄔下一任門主,因此夢琪的清醒意味著二人之間必有一場硬戰。

以那群腐朽老頭的想法,定然是不會再將她放在眼中的,那到時候她還怎麼爭得過夢琪,不行,她一定要將危險湮滅。

聽了夢然的話,許媛也放下了心中的意見,低頭沉思了起來,她與夢琪的梁子早在十幾年前便結下了。 半夜,林晨睡得迷迷糊糊的時候,就感覺床上有動靜,轉頭一看,就見麗娜正輕手輕腳的鑽進被窩裏。

「怎麼這麼晚回來啊?」

林晨打開了床頭燈,轉身看着麗娜問道。

「哼!」

麗娜冷哼一聲,用背對着林晨。

林晨熱臉貼冷屁股也不覺得尷尬,笑着摟住麗娜的腰肢,問道:

「怎麼了?生這麼大的氣?」

「寶寶呢?」

麗娜的語氣不帶一絲感情,用手撥開了林晨的豬蹄子。她沒有直接回答林晨的問題,反而問起奈奈子。

林晨無奈的嘆了一口氣,說道:

「寶寶跟她爺爺奶奶一起睡了。」

回答完麗娜的話后,屋子裏陷入了安靜。

林晨靠在床頭,藉著床頭燈發出的黃色光芒,看着麗娜背對着他的後背。

過了許久,麗娜才緩緩的問道:

「你就不想解釋一下嘛?」

見麗娜說話,林晨這才喜笑顏開,再一次的摟着麗娜,說道:

「今天的事情……」

林晨將今天的事情說了一遍,當然了他經過了一些修飾。

「公司上有些事情我找居間惠隊長商量一下,所以在她的房間里。」

「公司的事情?你們公司什麼時候跟TPC還有關係了?」

麗娜疑惑道。

她知道林晨有一個公司,但是在她的印象里,林晨的公司只不過是小打小鬧的小公司,怎麼可能和TPC扯上關係?

「是啊,你不知道吧,TPC的大都市系統就是我們公司研發出來的。」

「大都市系統是你們公司研發的?!怎麼可能?!」

麗娜終於捨得轉身了,她一臉驚訝的看着林晨,臉上滿是震驚之色。

大都市系統她知道,那是專門負責查詢每個城市裏所有人資料的系統。並且,大都市系統十分的智能化,也十分的便捷。

在查詢資料上,不僅可以通過某些細小的線索就能查找出所需要的資料。在這基礎上,還配備了智能的人工智能交互系統,可與其進行溝通,了解並分析資料所代表的意思。

「對啊,厲害吧?」

林晨有些得意,還好自己的公司之前有何TPC合作,不然他還真不知道該怎麼去圓這個謊了。

「居間惠隊長為了查找基里艾洛德人的信息,所以特地邀請我過去詳談。」

林晨繼續解釋道。

麗娜聽了後點了點頭道:

「行吧,這次就原諒你了。下次你一定要跟我說清楚!」

「就這樣嗎?你可是傷害到了我弱小的心靈……」

林晨可憐兮兮的看着麗娜。

「那你還想怎樣?不說了,我要……啊!」

麗娜剛想睡覺,某人的雙手居然爬上了高峰,嚇得的大聲叫了出來。

林晨急忙用嘴堵上,對麗娜眨了眨眼睛后……開始了戰鬥!

正所謂春夢了無痕~

第二天,林晨還在睡夢中的時候,突然感受到什麼東西堵住了他的鼻子,讓他有些喘不過氣來。

「爸爸!」

奈奈子雙手放在嘴巴前,對着林晨的耳朵突然一聲大吼。

林晨猛的驚醒,用手一拍臉,一臉無語的看着奈奈子。

「噗——」

林晨打了一個噴嚏,兩團白色的紙從他的鼻子裏飛到了地上。

「好你個小傢伙!看爸爸今天怎麼收拾你!」

看着飛出的紙巾,林晨故作凶態,張牙舞爪的撲向奈奈子。

「啊!不要!大壞蛋不能抓寶寶!」

奈奈子嚇得驚慌逃竄,一邊跑,還一邊喊著「救星」。

「爺爺!」

「奶奶!」

「救命!快救命啊!大壞蛋爸爸要打寶寶啦!」

別看小人腿短,那跑起來的速度絲毫不慢,咚咚咚的就跑下了樓。在她身後,還跟着一團黑白色的肉團,正是蛋炒飯。

林晨並沒有追上去,剛剛他也只不過是嚇唬嚇唬小傢伙。

林媽媽聽見奈奈子的大喊大叫,還發出咚咚咚的下樓聲,趕緊從沙發上站起來,迎了過去。

「慢點!慢點!讓你去叫你爸爸起床,怎麼這個樣子?」

林媽媽抱起小傢伙,幫她理了理凌亂的頭髮問道。

奈奈子解釋道:

「奶奶,爸爸他要打寶寶屁屁!」

一旁聚精會神看報紙的林爸爸一聽,怒了,這臭小子居然捨得打他可愛的孫女。

林爸爸怒沖沖沖着樓上大喊:

「林晨!林晨!你趕快給我下來!」

正刷牙的林晨聽到林爸爸在叫他,喝了一口水,沖洗掉嘴裏的牙膏泡沫后問道:

About the author

jingshenxianxiangxue:

0 Comments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