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們居住的信息,玉簡裏面都有介紹,現在拿着東西可以離開了!」

「你們居住的信息,玉簡裏面都有介紹,現在拿着東西可以離開了!」

2022 年 2 月 13 日 未分類 0

每個人擠出一滴精血,進入令牌,散發出一道淡淡的光暈,跟自己產生一種心靈上的聯繫,這就是記錄在冊,每個令牌都有自己的標記。

主人死了,令牌的印記就會銷毀,宗門也會收到消息,不論你相隔多遠,人一死,宗門都會知道。

雜役弟子,沒有這種令牌,死了也就死了。

將箱子收進儲物袋,眾人踏出大殿。

按照玉簡裏面的介紹,外門弟子分為三個區域,對應下等,中等,上等。

例如真丹一重到真丹三重居住下等區域,真丹四重到真丹六重居住中等區域,真丹七重到真丹九重居住上等區域。

柳無邪目前只有真丹三重境,只能住進下等位置,等突破真丹四重,才能調換區域。

這麼做為了激勵弟子間爭鬥,想要獲得更好的資源,居住的環境更好,唯一的辦法,不斷的突破修為,不然一輩子只能呆在垃圾區域。

從踏入天寶宗那一刻開始,競爭已經開始了。

離開登記堂,四十多人逐漸分開,大部分人朝中等區域趕去,只有寥寥七八人,走向下等區域,柳無邪就是其中之一。

天坤峰外門弟子下等區域,居住質量最差,也是最混亂的一個地方。

至於混亂到什麼程度,柳無邪到的時候,終於清楚了。

居住在這裏大部分都是老油條,晉陞無望,沒有希望突破真丹四重,加入天寶宗五六年了,一直在底層徘徊,在下等區域作威作福,每年有新弟子加入,都會成為他們欺辱的目標。

不止是天坤峰,其他幾座山峰基本都是一樣,底層永遠都是最混亂的地方。

想要離開這種混亂區域,就要努力修鍊,打破修為桎梏,進入更高層次。

下等區域很大,居住好幾千名外門弟子,兩側都是一排排房舍,路上還能碰到其他外門弟子,跟柳無邪擦肩而過,流露出不懷好意的目光。

走了約莫一炷香時間,柳無邪終於在一座院落面前停下來,就是這裏了,下等區域七十號院子。

推開院門,一股腐爛的味道傳入鼻腔,柳無邪皺着眉頭走進去。

院子不大,居住四個人,正堂兩間屋子,兩側各一間屋子,柳無邪進來的時候,院子裏面坐着三名青年,正在摳着腳指頭,臭氣就是從他們的腳底下傳出。

看到有人進來,三人從石凳上懶洋洋的站起來,其中最扎眼應屬中間那名男子,年紀最大,竟有三十多歲,估計加入天寶宗,也有七八年了,一直呆在下等區域。

「喲,又有新人來了!」

三名男子笑眯眯的朝柳無邪走過來,左側青年竟伸手朝柳無邪肩膀拍過去。

「拿開你的臟手!」

手掌還沒靠近,柳無邪冰冷的聲音,刺入三人耳膜。

他來天寶宗是修鍊,不想多事,大家井水不犯河水。

呆在天寶宗,只是權宜之計,單憑宗門每個月發下來這點資源,給他一千年也未必能回到仙界。

暫且過渡一下。

隨着年限增加,這些老弟子每個月領到的資源少的可憐,已經入不敷出。

四十歲還不能有所作為,第一安排到一些礦脈做一些小執事,第二則是做一些雜役之類的事情,這三人年紀都不小了。

宗門不養廢物,天寶宗的宗規,相對來說還算寬厚。

換成其他宗門,三年不能晉陞的弟子,統統派到外面打理產業。

男子的手停在半空,臉上表情有些僵硬,沒想到新來的弟子,脾氣倒是不小。

「章林師兄,現在的新人脾氣都這麼大了嗎!」

收回手掌,青年目光中閃過一絲陰厲,中間年紀最大的男子叫章林,另外兩人分別叫朱猶、伍河。

說話的是朱猶,臉上的笑意逐漸凝固,取而代之是一抹殘忍。

「喋喋喋……」

章林突然陰惻惻的笑起來,讓人毛骨悚然:「我們專治各種不服,每年都有新人進來,最後還不是乖乖的跪下來舔.我們的腳指頭。」

一番話,惹來三人大笑。

「小子,聽到了沒有,想要住在這裏,就要跪下來舔.我們的腳指頭。」

伍河跟着附和,說完故意把鞋脫下,一陣惡臭襲來,竟要讓柳無邪跪下來舔.他們的腳指頭,簡直是豈有此理。

「給你們一個呼吸時間,立即從我面前消失,以後我出現的時候,你們都要給我呆在屋子裏面,膽敢出現,休怪我不客氣。」

柳無邪怒了,非常的憤怒。

他想低調行事,偏偏有不開眼的冒出來,一次次的羞辱他。

「哈哈哈……」

柳無邪話音一落,三人笑的更是肆無忌憚,眼淚都要笑出來了。

他們三人雖然一直卡在真丹三重,這個境界他們可是打磨了七八年,一般的真丹四重未必都是他們對手。

今天竟然被一個小小的新晉弟子給嘲諷了,如何咽的下這口氣。

「小子,就沖着你剛才說的這番話,你死定了,宗門不允許生死決鬥,卻不限制打打殺殺,我會讓你每天都活在恐怖之中。」

章林說完,一拳朝柳無邪面門砸來,奇快無比。

說打就打,沒有一點拖泥帶水。

他們都是心狠手辣之輩,這些年不知道欺負多少新晉弟子。

今年比較特殊,進入下等區域的弟子少得可憐。

林明旭跟公孫貞進入中等區域,恐怕用不了多久,就能進入高等區域。

拳風霍霍,不愧是老牌弟子,實力不可小覷。

新晉的真丹三重,還真不一定是他對手,真氣純度,要比一般的真丹四重還要醇厚。

更可怕他們日積月累打磨一種武技,反反覆復修鍊數萬遍,就算是普通的招式,也能化腐朽為神奇。

很多新晉弟子進入之後,不願意招惹這些老弟子,儘可能巴結,或者委曲求全。

朱猶跟伍河站在兩側,以免柳無邪逃走,封堵住他的退路。

其實不然!

柳無邪壓根沒打算逃走,今天就好好的立威,以後在這個院子,他說的算。

拳頭眨眼即至,出現在柳無邪面前,兩人相隔本來就不遠。

就在拳頭快要擊中柳無邪的那一刻,神秘的右腳突然抬起來。

直接瞄準章林的小腹,狠狠的踢過去。 將《鎮獄魔經》和「神魔鎮獄」完全記下,張若塵的目光轉動,重新鎖定在天魔石刻之上。

相比之下,這塊天魔石刻,無疑是更加珍貴,不但蘊含着魔道的至高傳承,還有可能是一件神器的核心部分。

「收。」

張若塵一揮手,調動絲絲空間之力,想要將天魔石刻給收起來。

空間之道乃是恆古之道,力量超然,哪怕是鎮封符印,也無法完全禁錮。

當然,這也是因為張若塵如今在空間之道上的成就極高,換做一般的空間修士來此,是根本無法動用空間力量的。

只是任憑張若塵如何運轉空間之力,天魔石刻都巍然不動,好似與天魔山是一個整體。

「難道需要先破解鎮封符印?」

目光轉動,張若塵看向石台上的鎮封符印。

最開始的時候,他便看出,這道鎮封符印,應該是出自強大的精神力大聖之手,極其玄妙,不是輕易能夠破解。

神印之眼開啟,張若塵仔細查看起鎮封符印和天魔石刻來,好不容易登上山頂,他自然不會輕易放棄。

而見張若塵久久沒有動靜,小黑不禁快速閃掠上來,踏上一百級石階,出現在張若塵的身邊。

「什麼情況?」小黑疑惑問道。

張若塵收起神印之眼,低聲道:「天魔石刻與鎮封符印之間,存在着緊密的聯繫,若能收取天魔石刻,鎮封符印便自然瓦解。」

「要怎麼收取?」小黑連忙追問道。

張若塵微微沉吟,道:「很簡單,以強大的力量,將天魔石刻從石台上剝離下來。」

「這簡單,讓本皇來,一翅膀給它拍飛出去。」

小黑上前,當即便想揮動翅膀。

張若塵道:「讓我來試試看,你在一旁為我護法。」

對此,小黑自然是沒有什麼意見,立刻退到了一旁。

深深呼出一口氣,張若塵走上前去,運轉體內磅礴的氣血,雙手抓住天魔石刻,猛然用力。

頓時,天魔石刻輕微顫動了一下,卻並未與石台分離,沉重得有些出乎張若塵的意料。

張若塵眼中閃過一道異色,不由調動自身更強的血氣,在他的身側,一龍一象,顯現而出,賦予他無與倫比的強大力量。

「喝。」

伴隨着一聲低喝,浩瀚的血氣瞬間將天魔石刻淹沒。

「轟隆隆。」

整座天魔山都劇烈震動起來,強大的魔道氣息從山頂衝下,如潮汐一般,席捲向四面八方。

此刻,張若塵毫無保留的將肉身力量,完全爆發出來,足以拔起一座太古神山,亦或是舉起一顆星辰。

終於,天魔石刻真正被撼動,緩緩脫離下方的石台。

鎮封符印泛起璀璨的光華,一股強大的力量,施加在天魔石刻之上,想要阻止張若塵。

張若塵眼中迸發出凌厲的目光,一鼓作氣,釋放出肉身中所蘊含的每一分力量。

「嗤。」

隨着天魔石刻被舉起,鎮封符印自行燃燒起來,很快便消失無蹤。頓時,張若塵感覺到雙手所舉的天魔石刻,變輕了千百倍,很輕鬆就能托住。

張若塵眼中浮現一抹笑意,心意流轉之間,將天魔石刻收了起來。

費了那麼大力氣,天魔石刻總算是如願到手。

「嘿嘿,這座天魔山,本皇要了!」

小黑嘿嘿一笑,當即釋放出強大的聖氣,將天魔山包裹住。

About the author

jingshenxianxiangxue:

0 Comments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