噗嗤!

噗嗤!

2022 年 2 月 12 日 未分類 0

鮮血飛濺!

幾乎一瞬間。

森然劍氣,絞斷了無數護衛!

四面八方,赫然……接連有打手倒下,看起來神色猙獰凄慘!

直接,化作了一片空白!

秦蒼穹面無表情,緩緩沿着曹家莊園走去!

……

而,此刻。

書房內。

曹新榮站在桌前,筆走龍蛇,飽蘸墨水的毛筆,在宣紙上留下了濃重墨彩的一筆!

而看起來尋常的字跡。

看起來,隱隱帶着驚人殺意!

「不好了,家主!!」

此刻,門外下屬氣喘吁吁,瘋狂沖了進來!

唰!

曹新榮,面露不滿神色,「急什麼急?」

「家主,真的大事不好了!」

下屬神色驚恐駭然,「外面,外面有個瘋子殺了進來……」

「現在,距離這已經很近了!!」

「攔不住,攔不住啊…!」

他的聲音,凄厲顫抖!

而,此刻。

曹新榮眸光微冷,緩緩轉身,「哦,是嗎?」

「我倒要看看,哪個瘋子……敢來我曹家鬧事!!」

砰!

蘸滿墨水的毛筆。

直接,在紙上留下了一道森然痕迹…!!

彷彿是一道刀光!!

而,此刻。

曹新榮和下屬,剛剛趕到大廳。

就見七八個護衛,轟的倒飛了過來…!!

轟…!!

大門,被撞的一陣轟然巨響!

「成何體統!」

曹新榮眸光冷漠,皺起了眉頭,怒哼一聲!

他,身為曹家家主,已經有數十年。

在和黑將省。

簡直,就是萬人之上。

誰,敢這麼挑釁曹家,這是……要找死不成?!

而,就在這時。

一道身影,緩緩走來!

身穿着黑色西裝,看起來…一米九的身高!

「嗯?」

看到來人。

曹新榮,面色變了…!!

猙獰,暴怒,森然冷戾的神色,接連出現!

這竟然…

是秦蒼穹!!

他還沒來得及,找秦蒼穹報復。

結果,這傢伙…

自己出現了!

「調集人馬!!」

曹新榮怒喝一聲,整個人……都是暴怒至極!

他的兒子。

就是死在這個傢伙手中!

而,此刻。

外面,打手瘋狂湧來!

看起來,近乎是水泄不通一般,將秦蒼穹…徹底包裹了起來!

即便如此。

外面,依然有無數打手襲來!優質免費的閱讀就在閱書閣『』 老夫人忽然頓住。

記起了愛孫無法再讓若晴替戰家開枝散葉,她老人家只覺得心堵得很。

見若晴搶過了戰博的碗,把他碗裏未吃掉的紙張全都挑撿出來,若晴還在抱怨戰博「戰爺,真要吃,也該是我吃,我把戰家的規矩吃進肚子裏去,你已經能倒背如流的,還要跟我搶。」

老夫人的心更堵了,若晴應該是沒有把她的話放在心上。

「奶奶,你剛剛說什麼來着?戰家的女人不能上班嗎?奶奶,上班有什麼不對?我又不是出去做作奸犯法的事,我那是正當的工作,獲得的報酬也是合法的。」

「我願意自力更生,靠着自己的努力來獲得回報,不做戰爺的大腿掛件,像我這樣自律自愛又肯靠自己的孫媳婦兒,奶奶應該以我為傲的。」

老夫人「……」

真不要臉!

「我反正是要出去上班的,總不能嫁了戰爺就失去自我吧?我是嫁給戰爺,可不是賣給給他,我也是有我自己的人身自由的。」

若晴覺得吧,女人不管是婚前還是婚後,都應該有一份工作,能做到經濟獨立,那樣底氣足,腰都能挺直點。

老夫人黑著老臉好一會兒,才說她「戰家缺你穿,少你吃的了?還是阿博沒有給你零花錢,你需要出去上班?拋頭露臉的,有哪位少奶奶像你這樣?」

「我嫁給戰爺到現在,穿的衣服都還是我從娘家帶過來的,吃,倒是沒有少我吃的,不過最初戰爺說了讓我自力更生的,是我臉皮厚,蹭著戰爺的飯吃。奶奶說對了,戰爺是沒有給我零花錢呢。」

老夫人「……」

戰博「……」

「說到拋頭露臉了,我這是向奶奶看齊,雖說我年輕,但奶奶年輕時叱吒商界的英姿,我聽說過不下一次,打心裏崇拜奶奶拋頭露臉,在商界叱吒風雲,不輸於任何一個男兒,奶奶,你是這個,我視你為偶像。」

若晴還朝老夫人豎起了個大拇指。

老夫人的臉是綠的。

卻不知道該怎麼反駁若晴。

「嫁進戰家的女人,主要是為戰家開枝散葉,這個規矩我也聽戰爺提過,還說在你們戰家,生一個兒子就能得到一億的獎勵,生一個女兒便能得到五億的獎勵。」

「呵呵。」

若晴呵呵地笑,「不知道該說你們戰家這條規矩是給嫁進來的女人賺錢的機會呢,還是說你們戰家不把女人當人看,而是當豬?老夫人,別忘了,你也是嫁進戰家的女人呢。」

拿起筷子,若晴夾了一樣點心放到老夫人面前的碗裏,笑意盈盈,說出來的話卻讓老夫人心堵得更厲害,她說「老夫人,我們都是女人,女人何苦為難女人?」

深吸了幾口氣,老夫人冷冷地道「葉姨,我們走。」

葉姨連忙上前來扶起老夫人,扶著老夫人走出了涼亭,頭也不回地往中心主屋的方向走去。

若晴站起來,送到涼亭的入口處,揚聲,很客氣地道「孫媳婦恭送奶奶!」

老夫人嘴裏的鑲金牙差點被她咬掉。

這個慕若晴,還真是膽大包天,厚顏無恥,又噎得她說不出話來。

在戰家,從來沒有人能把她噎得說不出來的。

要不是愛孫在場,她早就命人把慕若晴的嘴巴用膠紙封住,再轟出戰家大宅。

老夫人覺得自己當着愛孫的面針對若晴,失策了。

她以為戰博會給她這個當奶奶的幾分薄面。

誰想到戰博在她面前,依舊維護若晴到底,慕若晴也夠不要臉的,簡直就是不知天高地厚,鄉巴佬就是鄉巴佬,上不得枱面。

要是在外面,慕若晴也這樣的不知天高地厚,就是得罪人,拖累她的大孫子!

老夫人對慕若晴的不滿更深了。

「哎呀,我要遲到了。」

若晴一看時間,低叫起來,扭頭便對戰博說道「戰爺,你自己慢慢用,我不陪你吃了。」

她把早就準備好的禮物往他面前一放,「這是今天的禮物,老樣子,上車后再拆開來看,保持點神秘感,能給你驚喜。」

說完,她挽起包,匆匆地跑出了涼亭,去找秦叔幫她安排司機送她去上班。

戰博想叫住她都來不及。

「跑得比免子還快。」

About the author

jingshenxianxiangxue:

0 Comments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