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個時候,通天道祖充滿壓力的話語響起。

這個時候,通天道祖充滿壓力的話語響起。

2022 年 2 月 10 日 未分類 0

「元始道友,坐啊。」

這話看似平平無奇,但是巨大的壓力施加在了元始天尊之上。

這一刻,元始天尊的道心都被一股巨大的壓力所籠罩住了。

她面色蒼白無比,眼前只有兩條路給他走。

坐下,從此以後與天道無緣!

因為他坐下的那一刻就代表了對通天道祖的臣服,通天道祖會成為他一輩子的心魔。

通天道祖不死,他這輩子就沒辦法突破聖階,成為天道聖人。

不坐,那他面臨的就將會是死亡。

是的,通天道祖對他產生了殺意!

在這一刻,元始天尊的心都是涼的。

天道好輪迴,沒想到當年發生在通天道祖身上的事情,一一重現在了他的身上。

當初他帶着諸聖鎮壓通天道祖。

逼着通天道祖最後在道祖鴻鈞面前自廢聖位。

現在,報應來了!

從,他就是三界的笑話。

不從,他就會成為三界的歷史!

元始天尊苦笑一聲,然後面色灰敗的走到了座位前,慢慢的做了下去。

壓力消失,通天道祖微笑着讓小童給元始天尊倒茶。

但這一刻,元始天尊卻怎麼都高興不起來。

他這輩子算是完了。

以後的修為也就是聖人位。

而通天道祖將會成為他內心的魔障,伴隨他的一生。 聽到羅瑩的回答,敦厚老實的老人也沒有懷疑什麼。

那是當然,羅瑩看上去就是一個柔弱的小女人而已,能有什麼能力。

洛天帶著微笑看著羅瑩,他明白羅瑩是真心想要幫助這老人的,只是礙於自己的事情,怕耽誤了洛天罷了。

洛天輕輕拍了下羅瑩瘦小的肩膀,並沒有言語。

羅瑩也明白洛天的意思,只是……

就在羅瑩想要說話的時候,圍牆外傳來熙熙攘攘的聲音。

只聞一個年輕男人在不斷叫喊著什麼「大人這邊,就是這,到了到了。」

洛天微微一笑,道:「現兒來了!」

羅瑩一愣,沒有反應過來,問道:「現兒是誰?」

洛天笑而不語,只消幾秒時間,一個身材官服的年輕男子,身後帶著一群官府侍衛,急匆匆進了院落。

年輕官服男子一進來,看到洛天之後愣了一下,對看到洛天和羅瑩很是驚訝。

羅瑩也很是驚訝,因為身穿官服的年輕男子,居然就是昨晚陪洛天他們一同聊天吃飯的重岩鎮官府一把手,李現!

當然,李現的專屬護衛,天榜排行第83的阮戰,也守護在李現身旁。

洛天對著李現隱隱豎起一根手指,示意不要暴露了兩人之間的關係。

李現也明白洛天為什麼要這樣做,只是直接走到了那中年婦女的屍體前。

奇怪的是,李現沒有第一時間被嚇到,而是皺起了眉頭,一副沉重的神情。

語氣帶著恨意,李現低喃道:「又是這樣,沒完沒了了是吧……」

雖然李現的聲音很低,但洛天憑藉敏銳的聽力,還是把李現的話完完整整聽進去了。

又是這樣?難道說以前也發生過這樣的事情……

隨後李現看了一眼洛天和羅瑩,擺起官威走到兩人面前,平淡說道:「兩位是什麼人,為什麼出現在這裡?」

演技挺好!為了保守洛天和他自己之間的關係,李現還真是花心思在表演上面了。

洛天微微拱了拱手,道:「我們兩隻是露過此地,只是好奇這裡發生了什麼,並沒有其他目的!」

李現半信半疑的看了洛天一眼,說道:「那現在這裡沒有你們的事情了,規避一下吧!」

洛天沒有啰嗦,直接拉著羅瑩離開了這院落。

洛天為什麼要走?原因很簡單,一來不想要暴露羅瑩懂得鬼魅魔法的事情。二來不想暴露他和李現之間的關係,故此才會想要離開這裡。

李現不愧是和洛天出生入死的兄弟,一個眼神就明白了洛天的意思。

這裡人多口雜,誰都不能保證其他人會不會把這裡的事情說出去。

但是,當洛天拉著羅瑩剛剛走到院門之時,洛天停下了腳步。

這讓李現和阮戰兩人感到驚奇,羅瑩也用那好奇的眼光抬頭看著洛天。

洛天眼睛眨了眨,突然露出一個詭異的笑容。

阮戰跟洛天並不熟悉,羅瑩雖然是洛天的女人,但也不是什麼時候都可以明白洛天的意思。

但是李現,似乎看出洛天那詭異的笑容代表了什麼。

以他以往的經歷,以他對洛天的了解,他知道,洛天這是想到什麼了,能搞出大節奏的事情。

李現也配合演戲,好奇問道:「這位公子,還有事嗎?沒事的話,趕緊離開這裡吧!我們官府要做事,閑雜人等不適宜在此!」

洛天沒有挪動腳步,而是對著李現微微鞠躬,說道:「回稟大人,小民曾走南闖北的,知道不少靈異事件。依我看,這屍體不同尋常,可否讓小民一探究竟?」

洛天的話,讓在場的人都愣住了。

靈異事件?那是什麼?

這讓李現看不懂洛天的操作了啊,這不是應該早點離去比較好嗎?怎麼又找了個借口,回來了呢?

羅瑩看著洛天那充滿了自信的笑容,細細想了一下,似乎明白了洛天的用意……

李現滿腦袋疑問,他可從來都沒有聽說過,自己這個天哥,懂得什麼靈異的東西。

就算洛天走南闖北,也不一樣就學會了什麼詭異的本事吧。

還有,自己這個天哥,一直都是一個喜歡扮豬吃老虎的主,現在怎麼就秀起來了呢?

李現瞄了一眼羅瑩,突然想到昨晚的談話。

似乎,這嫂子,會鬼魅魔法啊!

想到這,李現突然心中明朗起來,對著洛天恭敬說道:「這位公子,如若你真有如此本領,可否讓我見識見識?」

洛天點了點頭,雙指抵住太陽穴,裝模作樣的,給人的感覺就好像在施法一般。

其實,這就是傳音魔法罷了。

洛天直接魔法傳音給李現,言簡意賅的傳音道:「現在來不及跟你解釋了,幫我把這裡所有人留下,我要讓他們幫我助威!」

李現一愣,知道那是洛天的魔法傳音。

可是,為什麼要把所有人留下?還有,助威是什麼鬼?

可是也來不及多想,洛天已經放下了雙指,拉著羅瑩緩步走到中年婦女的面前。

洛天假咳了一下清清嗓子,揚聲道:「這女子就是因為靈台被封印了,死後靈魂不能離體,所以才會流下血淚!」

洛天此話一出,眾人嘩然。

聽到如此荒誕的話,很明顯都是不相信的。

每人都在竊竊私語,對著洛天指指點點的,甚至有人說洛天就是一個騙子,在此裝模作樣。

可洛天沒有理會那些人的說法,依舊帶著微笑,這對麵皮厚得一匹的洛天來說根本不是事。

隨後靠近羅瑩,細語對羅瑩說道:「把你了解到的情況,大概跟我說一遍……」

說白了,洛天不想讓羅瑩暴露她會鬼魅魔法的事實。但是,洛天可以冒充啊!

至於洛天為什麼要冒充,應該就是為了羅瑩那善良的本心吧。

或許,洛天還打著什麼算盤……

只是過了不到一分鐘,羅瑩把基本情況告訴洛天,洛天一副瞭然於胸的表情,繼續揚聲道:「大家可以不相信我的話,但是我可以證明給大家看看!」

這讓眾人更是不以為然,語氣充滿唏噓,越發覺得洛天就是一個行騙的浪人。

「哦?」李現強壓內心的驚訝,好奇問道:「那公子你要如何證明?」

「我先說說這死者的具體情況吧!」洛天氣定神閑的看著眾人,繼續義正言辭道:「死者屍體之所以流出血淚,那是因為死者靈魂無處安放,靈台也被其他邪祟佔領。」

「而那暴漲的手腳指甲,更是可以表明,這屍體上有邪祟佔據!」

「要是我沒有猜錯的話,這屍體,很快就會詐屍!」

洛天話音剛落,周圍就傳來一陣陣驚呼,紛紛指著屍體大喊道:「快看快看,她睜眼了,媽呀!」

洛天也是一愣,看了看那屍體,居然真的睜眼了!

隨著那屍體睜開眼睛,更多的污血隨之流出,看起來更是可怖瘮人。

洛天驚呆的看了一眼羅瑩,因為這屍體出現的狀況,與羅瑩剛剛跟洛天描述的如出一轍……。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這麼強悍的爆破力,墨紫淵直接現學現賣安裝在了機關木鳥上,用來做最後的防擊。

喜滋滋的看著那兩道光球朝著木人攻擊過去,墨紫淵暗暗道,「看不將你炸成粉碎!」

眾人看著墨紫淵…

《女暴君惹上死神了》第五百六十六章、不該你出手 琴弦撥動的一瞬間,聲音炸裂,令人的耳膜一震。

尤其是程袁祥等幾個來自西盟會的人,更是有種耳膜傳來刺痛的感覺,彷彿被人在耳邊打了一拳,整個腦袋都在嗡嗡作響,下意識地退後了幾步。

柳開宏的神色流露出詫異,這一幕能夠看得出來,楚塵對於琴音的控制簡直到了微妙的境界。

處於同樣的空間內,西盟會的人得到了特殊待遇。

這種場景柳開宏並不陌生,武者界有這樣的強者,他們能夠通過音律來殺敵。

遠的不提,清風觀上,九玄門那位宗師巔峰的超級強者,就憑藉著一支玉簫,驚世駭俗。

About the author

jingshenxianxiangxue:

0 Comments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