管政哥為什麼那麼好說話,能夠坐着就行了!

管政哥為什麼那麼好說話,能夠坐着就行了!

2022 年 2 月 8 日 未分類 0

【能坐絕不站!】

【能躺絕不坐!】

嬴政:「…….」

扶蘇見狀,也連忙跟着照做,同樣坐下。

現在的他,已經決定放棄思考,打算無條件復刻王遠的行為。

這樣一來,他就不相信自己還會落後!

這一次,他一定要讓父皇滿意!

「兩個天才!」

胡亥沒有掩飾自己的鄙夷,但還是靠了上來,眾人就這樣坐在嬴政的下首處。

扶蘇在左,胡亥在右,王遠在中間。

三人都看向了陛下,都等待其講話。

而感受三人的目光,嬴政沒有着急,指關節輕輕敲打扶手,閉眼沉思,平復自己的情緒。

片刻之後,才對着扶蘇平靜道:

「扶蘇,今天讓你過來,其實是朕想要詢問一個問題。」

聞言,扶蘇微微一愣,但很快便回過了神來,神色嚴肅:

「父皇請問!」

「扶蘇必定知無不答!」

雖然他不明白,父皇明明召見的人是王遠,為何現在先關注的人卻是他。

但既然父皇提問,那他也就只能接招了。

胡亥和王遠見狀,也是露出了好奇之色,看了過來。

莫不非這一次,陛下的目的和之前一樣,也是想要考驗扶蘇公子?

而他們,不過是前來旁觀的?

【好傢夥,難怪政哥突然又盯上了我,原來是你這個蘇大傻害我!】

王遠內心開始記小本本,他可是非常記仇的。

這一次被扶蘇坑了,找機會他一定要報復回來。

正想要說話的嬴政,聽到這一句心聲之後,嘴角微微揚起,露出了一絲隱晦的微笑。

呵呵!

豎子,你就那麼肯定朕的目標不是你?

還想跟扶蘇復仇是吧?

看看朕怎麼玩死你!

念頭迴轉。嬴政看着一臉認真的扶蘇,淡淡說道:

「扶蘇,朕最近在思考一個很重要的問題,但一直拿不定主意。」

「今天朕希望能夠聽聽你的一些看法。」

說到這裏,嬴政故意停頓了數秒,才接着道:

「對於你十八弟胡亥,你是怎麼看待他的?」

「啊!」

話落,不只是扶蘇,三人全都震驚不已,完全沒有料到這一問!

陛下這個問題,到底是什麼意思?

尤其是扶蘇,腦海更是一陣嗡鳴,完全不知道該說什麼為好。

要他當着胡亥的面,評價胡亥是怎麼樣的人?

這真的好嗎?

他下意識看向了王遠,想要求取幫助。

卻發現王遠早就已經抬起了雙手,按在了自己的雙耳上,額頭上全是汗水,就差原地裝死!

【聽不到!聽不到!我什麼都聽不到!】

【艹!這都是什麼破問題啊!】

【很重要的問題?而且還要問扶蘇這種看法,該不會就是大秦繼承人的問題吧?】

「王遠,你不必緊張!」

嬴政看着王遠,平靜道:

「朕只是想要聊聊家常,所以才問問扶蘇的看法而已,你只需要旁聽就可以了。」

「多謝……陛下……恩賜!」

王遠顫抖道謝,內心更加崩潰不已。

【政哥,你也知道這是「聊家常」,那麼關我屁事?為什麼要我旁聽?】

【我又不是你的倒霉兒子,真不想旁聽這種蛋疼的對話啊!】 聽到洛遙聲的話,郁淮野又晃了晃尾巴。

笨蛋人類。

這麼沒有防備心。

剛剛他就該給她喂毒。

郁淮野抿了抿唇,準備縮回被窩裡去,卻被洛遙聲伸手攔住。

洛遙聲將郁淮野蓋在身上的被子掀開,把他按在了床榻上。

郁淮野身體微微僵住,周身的氣息都變得危險起來。

先前那隻螻蟻說的「男寵」二字浮現在眼前。

他的眼眸黯了黯,眸中的情緒頃刻間都變成了譏嘲,心底升起「果然如此」的想法。

從來就沒有什麼無所企圖的好,這個人也是要他……

「現在先別睡,你身上有傷,捂久了不好,我給你準備了葯浴,泡完再睡。」

洛遙聲說著從後邊剝開了他的衣服,看著斑駁的背部,「果然,傷口又裂開了。」

郁淮野:……

泡葯浴?

洛遙聲不知道郁淮野腦袋裡曾開過一輛破車,只仔細地看著郁淮野背部的傷口,方才郁淮野與洛紹元在房內起了衝突,房間被弄得極為混亂,地面也髒兮兮的,零散地沾著血跡。

她不能說清哪些血跡是郁淮野的,哪些血跡是洛紹元的,但她可以肯定的是,郁淮野的傷口一定再次裂開了。

果然,滿背的血痕。

輕輕碰一碰旁邊完好的皮膚,身下的崽子都會因細微的牽扯而疼到輕輕顫抖。

這樣的狀況便不能只用靈力來為他紓解了。

洛遙聲以靈力小心翼翼地將郁淮野托起,儘力避開他的傷口,將他帶到隔間。

她在來送葯之前,便吩咐了怨怨在這邊準備葯浴,算算時間,現在應該剛剛好。

郁淮野看著巨大的浴桶,心中的羞惱燒上了耳尖。

——是要一起洗嗎?

不,不知羞恥!

「怎麼了?很疼嗎?」

洛遙聲莫名地看著郁淮野耳尖上的紅色,下意識地就以為這是他疼極了的表現,舒緩的靈力沒有猶豫地便渡了過去。

郁淮野搖了搖頭,沒說話。

浴桶中冒著熱氣,散發著一股股的藥味,她伸手試了試浴桶內的溫度。

不錯,剛剛好。

覺得沒什麼問題后,洛遙聲轉頭看向站在原地發獃的郁淮野,問:「你可以自己脫衣服嗎?要不要幫忙?」

聽到洛遙聲這句話,那抹紅色從耳尖蔓延到郁淮野的臉上。

——脫,脫衣服?

「怎麼不說話?」

許久沒等到回應,洛遙聲問著,轉頭看向郁淮野。

這一轉頭,便看到郁淮野像是被嚇到一般,不知所措地垂著腦袋往後退了兩步,那藏不住的耳鰭倒是也誠實地露出了微紅。

洛遙聲會意,他大抵是不願意讓人看到那些傷口的。

她剛這麼想完,面前的郁淮野突然動了手,開始生澀地解著自己的衣衫,活像是被逼良為娼的小姑娘。

洛遙聲:……

「既然你可以自己脫,那我便先出去了。」洛遙聲的手點著浴桶的邊緣,「小心別碰到傷口,有事讓怨怨來喊我。」

說完,洛遙聲便離開了房間。

……

屋內。

被留在房內的郁淮野在洛遙聲出去的那一刻便收起了可憐小怪物的偽裝,面上的表情淡淡的,看不出什麼情緒。 猛龍特種兵們,把輝煌公司的保安,還有大飛、林強等人都抓走了。

陳寧跟典褚、董天寶還有八虎衛,則再次前往林峰家,見林水柱夫婦。

青秀村距離清秀江不遠,江邊鬧出這麼大的動靜,驚動了村內的一些村民。

此時林水柱夫婦跟一些村民,正要從村裡出來,看看什麼情況?

林水柱夫婦見到陳寧,露出激動的表情,迎上來親熱的問:「阿寧,發生什麼事情了嗎?剛才有人找你,我們告訴他們,你去了江邊燒紙。」

About the author

jingshenxianxiangxue:

0 Comments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