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只有唐以悅的旁邊有空位,

就只有唐以悅的旁邊有空位,

2022 年 2 月 6 日 未分類 0

於是只能無奈的坐在那裡。

看著現在的形式,

陸思誠怎麼會不明白,

醉翁之意不在酒。

這明顯是要給自己相親啊!

司琪看著長相姣好的唐以悅,

笑的更加和藹燦爛。

給她夾了一筷子菜。

「悅悅,別拘束,當自己家就行了。」

唐以悅安分的點了點頭。

畢竟這也是自己第一次見帥老闆的父母,

也還是應該矜持些。

於是她慢條斯理的吃起了碗中的菜。

司琪看著眼前這個安靜秀美的小姑娘,

眼睛里的喜歡快要溢出來了。

岳語蘇看著眼前這個安靜的姑娘,

眼睛里滿是驚訝。

平時不管去哪裡都是毛毛躁躁的性格,

怎麼今天突然一下子安靜下來了,

少了一驚一乍,自己還有點不習慣。

司琪看著陸思誠只顧吃自己的,

於是咳了一聲。

陸思誠聽到司琪的聲音,

抬起頭看著她。

司琪給陸思誠使了一個眼神,

他懂得母親的意思,

只能無奈的替唐以悅夾菜。

唐以悅看到陸思誠給自己夾菜,

心裡的高興難以用語言表達。

只有絲絲的甜蜜蕩來蕩去。

帥老闆太會照顧人了!

他怎麼知道自己最喜歡的就是綠色蔬菜。

【經驗值+1】

【經驗值+1】

【經驗值+1】

……

岳語蘇看到自家女兒竟然吃蔬菜了,

眼睛里全是無法相信目光。

一向都是肉食主義的女兒,

今天竟然破天荒的吃起了蔬菜,

這是在什麼方面想不開了?

難不成是…

是因為陸思誠?

想到這裡,岳語蘇看了一眼兩個人。

好似像陌生人,

又好似兩個人認識。

陌生卻熟悉,這是她能想到的形容詞。

就因為陸思誠給唐以悅夾了那道菜,

所以唐以悅就只吃那一道菜。

因為她感覺,

那樣就像是帥老闆給自己夾菜了。

陸思誠看著唐以悅只吃青菜,

就又幫她夾了一塊肉。

上次一起吃飯的時候,

見她挺喜歡這個的。

於是陸思誠就夾給了她。

看到碗里的肉,唐以悅抬起了頭,

滿眼小心心看著陸思誠。

帥老闆竟然這麼細心,

就吃過一次飯就知道自己喜歡什麼了。

果然,自己的選擇是沒有錯誤的!

【經驗值+1】

【經驗值+1】

【經驗值+1】

……

於是唐以悅慢慢享用起了這塊肉。

意義非凡的食物,味道要多品一品。

兩個母親看著兩人之間的互動,

相視而笑。

都這麼明顯了,她們要是還看不出來,

這麼多年就白混了。

看來這親家應該是結定了!

兩個人有了同樣的想法,

端起飲料碰了一杯。

而一旁的陸景看著事態的發展有些懵逼。

不是聚會嗎?

怎麼變成相親會了? 結束了一上午的事情,郝平安隨手拍了一張甜品節的照片,發到了自己的微聊朋友圈,附上一句文字:做甜品,我也是認真的。

滬市,杜知義剛剛完成上午節目的錄製,吃着節目組定的盒飯,一邊刷着手機。

「咦?郝老師這是……在參加什麼活動?好像還挺有意思的?」

郝平安發在微聊朋友圈的照片上,滿滿的都是郝記甜品的展品。

杜知義知道郝平安跟人合作,開了一家甜品店。

那家店開業的時候,他正好在外地商演沒法趕回去,而其他誰是情歌王的歌手卻到了現場,這令他頗感遺憾的事情。

杜知義吐出了嘴裏的雞大腿骨,撥通胡大生的電話:「胡總,郝老師最近有啥動態嗎?」

「在考試,有事?」胡大生昨夜宿醉,被杜知義的電話吵醒,脾氣有點炸。

「哦……」

胡總的聲音有些憔悴,那種無力感,像極了一夜七次郎之後的清晨,杜知義在心中默默吐了個槽。

「沒事了胡總,您注意休息。」

「對了,他好像還參加了個什麼甜品節,真是理解不了。」

胡大生像是想起什麼似的,突然又說了一句。

「甜品節?在哪?」

「你關心這個做啥啊?你在滬市商演啊大哥!學弟在魯大!」

胡大生覺得自己的腦袋都快要炸裂了,而這位還在說個沒完!

「胡總,您注意休息。」

胡大生掛斷電話,睡意也沒了,翻了個身趴在床上刷着手機,突然他明白杜知義為何要追問郝平安的動態了:學弟發了一張甜品節的照片啊!

「不行不行,我得找人給學弟捧場去,不能被阿杜這傢伙專美於前。」

胡大生掙扎著爬起來,給唐妙去了個電話,讓她安排公司所有員工下午放假,一起到現在的大丸美食街,給郝學弟站台。

打完電話,他趕緊洗臉刷牙,沖個澡,收拾一下自己,匆匆出門往魯大趕過去,親自出場更能加分!

……

「趙姐你好。」蘆雅明調小了音樂的聲音,自家愛豆的經紀人,這個時候打電話過來,肯定有事的。

About the author

jingshenxianxiangxue:

0 Comments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