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間思想生病的人何其之多,但是願意出手救治的人卻是極少,湘虎,你馬上就要成為一名救治別人的人了,切記,做任何事情之前,都要想清楚事情的本質,萬不可再在魯莽行事!」湯皖耐心的指導著。

「世間思想生病的人何其之多,但是願意出手救治的人卻是極少,湘虎,你馬上就要成為一名救治別人的人了,切記,做任何事情之前,都要想清楚事情的本質,萬不可再在魯莽行事!」湯皖耐心的指導著。

2022 年 2 月 6 日 未分類 0

「先生,我曉得,這些日子以來,我已經想明白了,當初卻是太莽撞,以至於…..以至於……」湘虎沒有說完,但是湯皖又何嘗不知道湘虎嘴裏的名字。

正在倆人對這個名字起了感傷之時,就聽見大牛驀的問道:

「先生,我還是想不明白,你早上說的小螞蟻的思想是什麼?」

大牛憨憨的問題,讓湯皖隨即就感到一陣的沮喪,渾身的難受,剛好湘虎在,於是,就說道:

「大牛啊,你把我早上和你說的,同湘虎說一遍,請教湘虎!」

結果,果然不出湯皖所料,大牛說完后,湘虎很容易就能理解,但是愣就點不通大牛,過了一會兒,之後只能求救似的看向湯皖。

「大牛,小螞蟻的問題太難了,你請教個簡單的,就請教狗咬一口那個問題!」湯皖又使壞,笑着說道。

大牛又憨憨的向湘虎問道:「狗咬俺一口,俺不能咬回去,但是俺可以吃了它,這個不對么?」

「那要是蚊子咬你一口,你是不是要吃回去?」湘虎反問道。

「一巴掌拍死就完了唄!」

「要是狗熊要你呢?」

「它咬不著俺,我打不過它,見到它來,肯定要先跑路。」

………

湯皖一邊吃着菜,喝着小酒,一邊聽着大牛與湘虎的對話,感覺像是在「德運社」看相聲表演,有趣極了,對於大牛的腦迴路,有着說不清的笑料。

「砰砰砰!!」的大力敲門聲忽然響起,湯皖臉色一變,瞬間意識到這是菊長來了,不過菊長晚上來能有什麼事情呢?

正在思索間,大牛已經去開門了,菊長挺著個大肚子,穿的日常裝,那就代表來不是為了工作上的事情來的。

「稀客啊,怎麼現在來了?」湯皖站起來,歡迎道,又沖着大牛吩咐道:「給添上一副碗筷來!」

菊長今天有些不對勁,一進門沒有以一句「日踏馬的」開頭,顯然是有什麼事情,而且還只是坐在石凳上,接過碗筷就開吃。

湯皖給倒上一杯酒,遞了過去,看着菊長一直在悶着吃飯,不說話,便問道:

「餓死鬼投胎,中午沒吃飯?」

菊長還是不理,只顧著吃菜,中間端起杯子一飲而盡,湯皖立刻明白了,菊長應該是有事情要與自己說,不方便被外人知道,於是便輕聲對湘虎道:

「你先回去罷,明天晚上再來吃飯,有事與你說!」

湘虎站起來,行完禮,就走出了門,菊長這才嘆著氣,指揮着大牛說道:「去門口待着,注意點!」

「怎麼了?唉聲嘆氣的,可不像你的作風!」湯皖見四下沒人,疑問道。

「誒….日踏馬的!勞資就是想不通事情,所有想來問問你!」菊長哀嘆道。

「你說,我聽着!」湯皖說道。

「日踏馬的,勞資就是想不通,你是文化人,腦子拎的清,你來說說,現在國家都這樣了,怎麼就不能一條心,非得窩裏橫不成?」菊長摸頭抓撓,愁雲慘淡道。

今天日置益走後,啟瑞給菊長單獨叫到了辦公室,對着自己的老下屬,認真的談了一番心,提到了奉系和直系的事情。

也解釋了為什麼要向曰本人借錢,乃是為了組建軍隊等等一切事情,因為啟瑞發現,手下有很多人對自己的做法不理解,因而感到不滿。

因此,才有了菊長晚上來訪!

7017k 「令大夫,」楚辭語氣沉重,「我要的,不只是一個小小的醫館,我要的是你能夠讓我這醫館為天下第一,我要讓我醫館的醫師誰都撼動不了。」

這世上很缺神醫,若是你醫術高明,將無人能撼動,更無人敢得罪。

畢竟保不齊你什麼時候就得了疑難雜症,需要神醫的診治。

權勢能被搶走,錢財也能被奪走,只有這一身的醫術,才不會被人搶走。

神醫門,就是靠一身精湛的醫術,讓世人敬仰,讓皇帝禮讓三分。

「天下第一?」令大夫目瞪口呆,錯愕的看著楚辭。

「嗯,今後,我會教你一些其他的醫術,你需要自己獨當一面,畢竟以你現在的實力太弱了。」

千年前,她隨便一個徒子徒孫都比他強。

令大夫真的是她見過最弱的。

聽到這話,令大夫的嘴角都抽了抽,說他醫術弱的只有一個楚辭。

可誰讓這楚辭真有說他弱的資格。

「瑾王妃。」令大夫望向安靜坐在一旁的夜小墨,「小世子到了該上學的年紀了吧?」

小孩子正是頑劣調皮的時候,他很少見有孩子能和小世子一樣安靜。

剛才瑾王妃為他治病的時候,小世子便坐在一旁,手托著腮幫子,一動不動的看著瑾王妃。

楚辭面容溫暖:「嗯。」

「王妃是打算送他去國子監還是請名師教導?」

「都行,」楚辭的唇角揚起笑容,「讓名師教導對他更好,但是墨兒這些年都沒有什麼朋友,去國子監的話,他也就不會孤單,所以,我打算讓他去國子監學文,再請人教武。」

「王妃對教武的師父可有要求?我也許能幫些忙。」

「要求?」楚辭眯起雙眸,沉吟少頃,「能打的過我。」

令大夫微微一笑,這個簡單。

「不,應該先是武功天下第一,其次再打的過我。」

令大夫:「……」

天下第一?

讓天下第一的人來教小世子學武?

誰不知道越強的人越清高,別說是天下第一,怕是其次的人,都未必會來……

「娘親要讓我學武嗎?」夜小墨眨著眼睛,轉頭看向楚辭,天真燦爛的問道。

楚辭點頭,摸了摸他的小腦袋:「嗯,娘親沒辦法一直護著你,你練武可以強身健體,還能防身。」

「好,墨兒想要習武,」夜小墨笑了,「這樣的話,墨兒身為家裡唯一的男子漢,就能保護娘親了。」

楚辭心頭一暖。

她讓墨兒習武,不是沒有考慮過做出的決定。

前生,若是墨兒會武,至少,他能保護的了自己,不會死的如此慘。

「娘親,其實墨兒前幾日,做了一個很長很長的夢。」

小奶包抱住了楚辭的胳膊,低下了小腦袋,撇著嘴:「墨兒夢見,瑾王府被滿門抄斬了。」

楚辭的心狠狠的一揪,又再次疼了起來,如萬箭穿心,千瘡百孔。

「我想要逃,想要去娘親的身邊,但是壞人抓住了我,他們還想要搶走娘親給我做的襁褓,就是當初我出生時,娘親送給我的那個……

我不想將襁褓給壞人,他們就用刀子砍我,一刀刀砍在我身上,很疼,但是我才捨不得丟下襁褓呢,那都是娘親曾經一針一線縫的。

娘親,我害怕,害怕夢境成真,若是我會武的話,或許我還能保護祖母和娘親……」 不顧周圍路人的視線,林澤抱着書帶着薇菈走了。

「吃完飯盡量少出來露頭,我這兩天用懸賞殿裏的懸賞刷點名聲,要不然你以後去學院說不準會不會有什麼麻煩。」林澤拉着薇菈走了一段路以後,低聲說道。

薇菈點了點頭,看着林澤說道:「相比之下,我更想看看你懷裏的書。」

林澤默默把書換到左手拿着——薇菈在林澤右手邊:「你說咱們中午吃啥合適?」

薇菈看着林澤理由拙劣的轉移話題,壓低了帽沿好讓林澤看不到她偷笑的模樣。

林澤沒注意到薇菈在偷笑,還在自顧自的說道:「我看這家飯店不錯嘿,還打折。」

「那就這家吧。」薇菈點頭同意。

林澤見薇菈不在要求看書,心裏鬆了一口氣,走上前推開店門。

「歡迎光臨!」拿着托盤路過門口的服務員元氣滿滿的跟林澤打招呼。

林澤裝作沒聽見,保持着推開門的動作等薇菈進來。

等薇菈進來后,林澤把門關上,服務員說道:「兩位裏面請,請問還有其他人沒來嗎?」

「沒有了,就兩位。」林澤擺了擺手,挑了一個最裏面的桌子坐下,薇菈坐在他的對面。

服務員倒了兩杯水:「請稍等,我去給二位拿菜單。」

等服務員走後,薇菈摘下帽子放在一旁,目光落在林澤放在左手邊的書上:「裏面到底是什麼,你連我都不給看?」

林澤看着薇菈偏瘦的小臉,咬了咬牙說道:「給,你別後悔就行。」

說着,把書往薇菈那邊推了推。

薇菈嘀咕著拿起了書,看了一眼封面問道:「這書叫什麼名字?為什麼我看不懂書名。」

林澤這才後知後覺的意識到,這書是自己原來世界的文字。

淡定的抿了一口水說道:「沒事裏面是圖畫,你能看懂。」

薇菈將信將疑的翻開看了一眼,小臉肉眼可見的紅了起來:「這,這這這………我。我不看了!」

薇菈顫抖着手把書還給林澤,林澤接過書看了一眼:「竟然還是精裝版,那個什麼全知之神確實全知啊,他很懂嘛。」

「呸,什麼全知之神。看來阿米爾諾也不是什麼正經神……」薇菈小聲抱怨。

林澤聞言從書里抬起頭看着薇菈,好一會,林澤開口說道:「服務員怎麼還不拿菜單來?」

薇菈不想理林澤,拿出魔法書看了起來。可是書里的文字卻怎麼也看不下去了,薇菈紅著臉偷偷看了一眼林澤,又低頭看了一眼自己的身子。

也不知道薇菈在想什麼,反正連脖子也開始紅了。

這時候服務員才抱着菜單姍姍來遲:「您好,請問兩位誰點菜。」

林澤下意識的把手邊的書往裏推了推,注意到服務員疑惑的眼神,林澤乾咳一聲,把目光投向薇菈。

薇菈低着頭假裝看書不理林澤,林澤只好接過菜單對服務員說:「我來吧。」

本着執行「喂胖小薇菈」的念頭,這頓應該是點一些大肉的,但是林澤怕薇菈的胃受不了小小的點了一塊小薇菈頭大的不知名動物的烤腿和兩盤蔬菜。

烤腿沒多少油脂,全是瘦肉,薇菈的胃應該能接受。看着薇菈吃的開心,林澤對「喂胖小薇菈」充滿了信心。

就在林澤一心一意盯着薇菈小可愛吃飯的時候,耳邊突然響起一道驚訝的聲音:「這是什麼文字?我竟從未見過。」

林澤問聲轉過臉去,看到一個留着濃密大鬍子的中年人戴着一副眼鏡正在盯着自己的《魔物娘的飯店》的封面看。

林澤看到中年人的樣子樂了:「你為什麼長的和外面那個雕像那麼像?」

About the author

jingshenxianxiangxue:

0 Comments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