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清他們走到桌子那,發現兩大碗小米粥加上一大塊饅頭,看著就很香,胖子也不例外,兩個人坐在那邊就大口吃起來,樓凡吃完了的,看著他們吃這麼香,看的都有點餓了,但是已經沒得吃,只能默默的背過身,不去看他們倆。

李清他們走到桌子那,發現兩大碗小米粥加上一大塊饅頭,看著就很香,胖子也不例外,兩個人坐在那邊就大口吃起來,樓凡吃完了的,看著他們吃這麼香,看的都有點餓了,但是已經沒得吃,只能默默的背過身,不去看他們倆。

2022 年 2 月 5 日 未分類 0

「哇!好久沒吃過這麼香的小米粥了!」胖子吃的是直呼過癮。

「確實香!」

兩個人吃完就去了練武廣場,村長已經在那邊自己練拳熱身了。李清他們就看著村長沉浸在拳法里,雖然動作很慢,但是竟然能看到殘影,李清和胖子都看呆了,而且還有音爆的聲音,屬實是超過李清的認知了。

就這樣李清三人等到村長打完一整套拳,意猶未盡的站在那邊的時候,才走了過去。

「爺爺我們來了,快開始快開始吧!」樓凡催促道。

「村長好!」李清和胖子也都是行了個弟子的禮,畢竟是學東西,禮數不能忘!

村長笑眯眯的問:「剛剛都看到了吧?感覺怎麼樣?」

李清一開始還沒覺得,現在慢慢感覺,村長就是在打給他們看,有種表現欲,想讓他們誇一下,昨天在練武廣場看孩子們打拳就發現有點那啥,所以也就沒說話,不過說實話,確實有被震撼道。

胖子憋了半天也沒說出個什麼,只能來了句:「打的好!」

村長只能把期待的目光投向李清,李清被看的被辦法,想被誇那就誇一下被,於是吸了口氣,大聲道:「村長這個拳法真是精妙絕倫,看起來虎虎生威,其中的音爆聲真的像炸雷一般震懾到了小子,可見村長的武功已經登峰造極。」

雖然聽起來明顯很誇張,但是村長還是很享受的眯著眼睛,摸了摸鬍子,滿意的點了點頭。

「下面可就到你們了,先從第一式開始。不過今天先不急,先全力擊拳1000下,馬上就開始,打完才能停!中間可不許間斷啊。」

李清和胖子兩個人的身體素質很好,本來就沒放在心上,覺得這有什麼難的,但是等到做到四百多個的時候,手臂就開始發酸,而一旁的樓凡做的慢做到三百多個,但是顯然已經有點扛不住了,汗水慢慢的浸濕他整個衣服。

直到做到八百多個,李清和胖子就感覺手臂裡面就跟灌了鉛一樣,連抬一下都費力,更別提擊拳了。突然啪嗒一聲,樓凡做了五百多個的時候,徹底支撐不住了,倒在了地上。

李清他們準備去扶他,但是一道身影瞬間就閃過來,把他帶到一旁放著平躺住。村長開口道:「樓凡跟你們不一樣,從小體弱多病,普通人的標準其實都是500個,但是我沒告訴他,他能做到500多個確實已經超乎我的想象了,但是你們的身體素質,做過1000絕對沒問題的。做完的人,才有資格學拳!」

李清和胖子聽了,也都鉚足了勁,哪怕是手臂已經沒有知覺了,也要做完這一千個!

「998!999!1000!」終於做完了,李清和胖子也癱倒在地上,耳朵都開始有輕微的耳鳴,眼前一黑,差點就暈了過去。 此時,在宏宇娛樂廣場內,孫羽和張皓德走進了桑拿中心的休息大廳,這休息大廳看起來跟普通的休息大廳一樣,沒見有什麼特殊的地方。

本來宏宇娛樂廣場因為最近的幾起意外事故的原因,就有點顯得蕭條,再加上現在這個時間有點太晚了。

因此休息大廳里並沒有多少客人,有那麼三三兩兩的幾位客人,也早就睡著了,所以當孫羽和張皓德走進去,也不見有服務員過來招呼。

但孫羽也不是來玩地,所以沒在乎這些,索性自己就向裡面走去,這樣正好沒人干擾。

因為這宏宇娛樂廣場真的有點太過於邪性了!所以出於穩妥起見,孫羽並沒有向裡面走太遠,在**的位置找了張空床就躺下了。

孫羽靜靜地感覺了一下,在這大廳里,並沒有感覺到有陰氣,而且也沒有發現什麼不尋常的地方。

孫羽又用銅錢開起了陰眼,向周圍掃視了一圈,也沒有見到有什麼鬼物,最後孫羽又嘗試召喚了一下關敬楓和陳致修這兩位清風,也是沒有回應難道他倆也遇到什麼麻煩了!

就在孫羽正焦急的之時,突然發現身旁的張皓德站在那裡,突然彎下腰去,把腦袋塞進了垮下,正用這怪異的姿勢轉著圈!

「你在幹什麼?大哥!」

孫羽很慶幸這個時間段沒有多少客人,不然被人家見到了,自己也得跟著一起丟人!

「我聽人說,只要把頭低下,在兩腿之間倒著看,就能見到鬼!這大廳里沒有鬼!」

張皓德站了起來,有些驕傲地說道。

「這種方法確實有效,但是你得把左眼閉上,因為左眼陽氣太重,睜著左眼你還是看不見鬼!」

張皓德聽孫羽說完,又想在試一試,被孫羽一把給拉住了!

好不容易安撫住張皓德,孫羽給白天那個天宇娛樂廣場的辦公室主任打了個電話。

電話很快就接通了,那個辦公室主任居然還沒有睡,聽他那邊嘲雜的聲音,和不時傳來的女人嬌笑聲,這傢伙應該是在夜店正嗨呢!

孫羽主要是想問一問何伯,還有剛才在一樓值班的那個保安周鵬,因為孫羽覺得這個人也十分可疑!

讓人失望的是,那個辦公室主任也不知道這些基層工作人員的信息,不過他給保安隊長打了電話,馬上就讓那保安隊長回電話。

因為是領導安排的,所以很快那保安隊長就給孫羽打了電話,而且現在那保安隊長正在趕來的路上。

據這位保安隊長講,因為這宏宇娛樂廣場的福利待遇很好,工資也是本地區最高地,所以他們這裡的保安隊伍很年輕,平均年齡是三十三歲,根本就沒有孫羽所說的那個何伯!

這還不算,就連剛才孫羽在一樓見到的那個值班的保安周鵬,也沒有這個人,因為今天晚上的班,就是那個保安隊長親自安排地!

孫子聽到這驚人的消息,思維也有點混亂了,這何伯又是何方神聖呢!

大概過了有一盞茶的時間,那位保安隊長就趕到了。

保安隊長姓陳,今年三十歲,退伍軍人出身給人種很乾練的感覺,所以孫羽對他印象不錯!

當陳隊長聽說白天來看事的那位杜大師不見了,也很著急,畢竟真要是再出了事,他這個保安隊長第一個就得被炒魷魚了!

陳隊長思索了一下之後,提議去總值班室查看一下監控。

這宏宇娛樂廣場本來在走廊、大廳等位置就安裝了很多攝像頭,後來再出了那些怪事之後,更是又安裝了大量的隱蔽攝像頭,可以說是無死角的全方位覆蓋了!當然了衛生間之類的隱私位置是沒有安裝攝像頭地。

孫羽等人來到了總值班室,陳隊長親自調取了可能出事的那幾個時間段的錄像,很快就發現了杜天鴻!

只見在監控視頻里,杜天鴻一個人進了電梯,然後跟空氣說了幾句話,最後當電梯到達二樓的時候,杜天鴻瘋了一樣的沖了出去,在走廊里狂奔了一圈之後,就撞開了雜物間的門沖了進去,之後就再沒有出現了。

孫羽等人立即來到了二樓的儲物間,見到了讓人震驚的一幕!

只見杜天鴻此刻只穿了個褲頭,身上纏了些破拖布條,就如同耶穌一樣掛在一個老式的衣架上,身上還插著好幾個皮揣子!

張皓德和陳隊長一起將杜天鴻給放了下來,孫羽給他簡單檢查了一下,發現他只是因為驚嚇過度,導致了虛脫。

這時又輪到孫羽的那瓶神葯「六神醒腦丸」登場了!

因為這藥瓶實在是有點太拉風,再加上這藥丸神奇的效果,真是把張皓德和陳隊長給眼饞夠嗆!

孫羽見了這兩人那小可憐的樣子,給他兩個人每人發了一丸,可能是心理作用,這兩位大哥吃了這「六神醒腦丸」后,只感覺是神清氣爽,就連心中的抑鬱都一掃而光!

杜天鴻吃過神葯之後,很快就清醒了過來,但是他也不知道自己是怎麼回事,估計是中了邪,或是鬼打牆了!

就在幾人正研究接下來該怎麼辦事,總值班室那邊突然打來電話,問一輛牌照號是NB****的商務車是不是杜大師的,監控室的保安發現有兩個穿著保安制服的人正在撬那輛車的車門。

杜天鴻本來很虛弱,但當他聽到這個消息時,立即跳了起來喊道:「我那車可是才剛買來一個多月啊!雖然不值幾個錢,但也要二十多萬啊!是哪個天殺地在撬我的車門啊!千萬別碰掉了車漆啊!我的車啊!」

杜天鴻喊完就向電梯間跑去,看樣子他是準備玩命了!

孫羽等人見杜天鴻衝出去了,也只好跟了上去。

陳隊長和監控室那邊又通了電話,確定那兩個偷車賊不是本廣場的員工,而且看樣子一個偷車賊年紀很大!

孫羽聽了這消息,敢斷定那兩個偷車賊就是何伯跟那個周鵬,這兩個傢伙果然是一夥地!

此時何伯跟他的徒弟周鵬,好不容易用開鎖符把杜天鴻的這輛商務車的車門給打開了,但是他們悲催的發現這車裡居然沒有鑰匙孔!難道是指紋地?但是也不見有指紋按鍵啊!

雖然車沒能被發動,但是車的報警器可是響了起來! 「你好了沒有啊?還有多久?」,謝唯一走到楊良軍身邊坐下。

「你都吃好了嗎?」,楊良軍看著謝唯一這麼快就過來了,有一點好奇。

「對呀,我吃不了多少。」,謝唯一看著楊良軍羞澀的說。

「真好,不想我媳婦,一天到晚,吃的那麼多,像個豬一樣!」,楊良軍忍不住吐槽到王優,雖然說是吐槽,可是楊良軍的眼睛里都滿是對王優的喜歡。

謝唯一聽到楊良軍的話,不知道自己應該怎麼說下去!看來楊良軍真的很喜歡王優!

「王優還好吧,以前她和吳樾在一起的時候,每天都會給王優準備好多零食,王優喜歡喝奶茶,每一次吳樾都會給王優買一大杯的奶茶,看著我們真的是羨慕極了!」,謝唯一看著楊良軍,什麼也沒有想,直徑的就說了出來。

楊良軍聽到謝唯一的話,明顯有一些不開心,不過也沒有表現的太明顯。

「是嗎?看來她是吃貨也是從大學就開始了的!難怪這麼能吃!」,楊良軍氣鼓鼓的說著。

「王優可優秀了,當時吳樾的生日,她還專門自己去給吳樾做了一個有著他們兩照片的書籤,好羨慕啊,不過和誰在一起,王優都是付出了真心的,我真的好羨慕你,王優肯定對你特別好!」,謝唯一看著楊良軍的臉色越來越黑,就更加變本加厲的添油加醋。

聽到謝唯一的話,楊良軍就是一肚子氣,雖然已經過去了,可是王優不曾為他去學過什麼,他承認自己現在有一點,不是有一點,是非常的嫉妒吳樾!

「帥哥,你的水餃好了!」。這個時候,楊良軍給王優帶的水餃也好了,楊良軍看著水餃,突然很不想去給王優送,誰讓她對吳樾那麼好!

「經理啊,要不我幫你拿給王優吧!你看等一下你也要上班了,王優看著你肯定會擔心耽誤了你工作!」,謝唯一看著楊良軍,善解人意,體貼的說到。

楊良軍看了看手機,想著自己下午還有事情,剛好謝唯一可以給王優帶去,而且要是自己去,說不定也會被說閑話,最主要的是,他現在很生氣!!!

「好的,那就謝謝你了,你幫我帶給王優一下,我等一下就直接回辦公室了!」,楊良軍把水餃遞給謝唯一,帶著一肚子氣,回到了公司。

看著楊良軍氣鼓鼓的樣子,謝唯一很滿意,她對著自己手裡的水餃笑了笑,得意的搖了搖頭,連忙跟上楊良軍。

「再見,阿軍!」,到了公司,謝唯一很開心的和楊良軍說再見,這個時候給人的感覺就是他們兩個已經是很熟悉的樣子了。

「好的拜拜,記得把水餃帶給王優!」,楊良軍指著水餃再次強調。

看著楊良軍進了辦公室,謝唯一拿著水餃的手,都快要握成了拳頭!

謝唯一帶著水餃進到王優的辦公室,這個時候果然王優還在等楊良軍。

「王優,我給你帶飯來了!等久了吧!」,謝唯一把水餃放在王優的桌子上,感覺自己很關心王優的樣子。

「怎麼是你?楊良軍呢?」,王優看到謝唯一給自己拿午飯過來,感覺到很驚訝。

「哦,楊經理他怕公司的人看見,影響不好,所以就讓我給你帶過來了!」,謝唯一看著王優,話裡有話的,別有深意的樣子。

聽到謝唯一的話,王優心裡有一點不舒服,雖然她知道,楊良軍這樣做是因為自己,畢竟自己給楊良軍說過,在公司要注意一下,可是她怎麼感覺,謝唯一說話怪怪的,今天!

「我也不知道你喜歡吃什麼,就給你買的水餃,聽說你下午要開會,所以吃清淡一點才好,楊經理還打算給你帶一份辣說冒菜,王優,你是不是平常就這樣?你應該少吃一點辣!」,謝唯一看著王優,一副聖母的樣子,被她表現的淋漓盡致。

「你和楊良軍一起吃的飯嗎?」,王優打開水餃,一邊吃一邊漠不關心的隨意問了一下。

「對呀,楊經理看見我還沒有去吃飯,就讓我和他一起去,沒有想到我們公司外面的那一家老夫妻冒菜館好好吃啊!王優,有時間你幫我謝謝一下楊經理,今天他請我吃飯,改天我請你們啊!」,謝唯一看著王優水餃停在嘴邊進不去的樣子,就知道她現在心裡堵了,王優心裡堵了,她就很開心。

「我知道了,不用了,畢竟你是我的同學,楊良軍作為我的男朋友,幫我照顧一下你是應該的,你的錢還是留在需要的地方去吧!」,王優說完,就開始吃飯,表面平靜,內心已經想打死楊良軍了!

「可是,這樣我挺不好意思的,比較你幫助了我這麼多!」,謝唯一看著王優,低著頭慢慢的說到。

「我要吃飯了,你先出去工作吧!有時間再聊吧!」,王優看著謝唯一,已經不打算留她了,因為她怕自己要是在聽到謝唯一的聲音,會忍不住想要打死她!

「好的,那我就不打擾你了!我也去工作去了!」,謝唯一看著王優,笑嘻嘻的說。

王優看著謝唯一的笑心裡有一些過意不去,謝唯一笑的很可愛,像一個小孩子一樣,天真爛漫,可是自己居然不想看著她,王優覺得自己內心有一些邪惡。

「中午的飯是你給我買的?多少錢?」,王優看著謝唯一,語氣溫和的問。

「沒事,就當我請你!畢竟,我們曾經那麼好!」,謝唯一看著王優,眼睛里有很多閃光的淚珠。

王優看著謝唯一快要哭了的樣子,心裡一下子就過意不去了,她看著謝唯一,無動於衷的說,「你先出去吧!」。

等下謝唯一出去,王優摸了一下自己快要掉出來的眼淚,她這個人淚點低,見不得別人在自己面前哭。

匆匆忙忙吃完飯的王優,趕緊準備了一下去開會。

看著王優去開會了,謝唯一嘴角露出來邪惡的笑容,那一份水餃可是進過她加工的!。街道上出奇的安靜,看不見一隻喪屍!

地上遍布著一些已經在腐爛的屍體,還有一些似乎是死去不久的喪屍屍體!

這很不正常!

街道兩旁全是高樓大廈,要麼是商鋪銀行,要麼是寫字樓,唯有臨街的一排六七層高商業建築掛著一個個招牌。

About the author

jingshenxianxiangxue:

0 Comments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