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來是殿主在顯化神通!

原來是殿主在顯化神通!

2022 年 2 月 5 日 未分類 0

但看這情形,殿主居然敗了,連自己的神像都沒保住。

「無邊還真是厲害,遠在北澤長城,神力卻能影響大心猿祖界。我明白了,是規則神紋,是無邊將自己的部分規則神紋,留在了石像中。」

「我就說嘛,無邊又不是不滅無量,一道石像而已,怎會厲害到這個地步。」

張若塵將碎石中的無量規則神紋和黑暗神力,全部都收入掌心,凝成黑暗光團,隨即,使用神焰煉化起來。

赤玄鬼君徹底恢復平靜,繼而,眼中湧出敬仰神色,驚嘆道:「若塵界尊竟是黑暗主神,太不可思議了!大神中的黑暗主神,古來罕見,今日算是開了眼界。」

緊接著,他小心翼翼,又道:「界尊既然與無月堂主成婚,以往的恩怨,其實可以一筆勾銷,沒必要再去得罪殿主。」

「本君這話,並非是偏幫黑暗神殿,完全是為界尊考慮。畢竟,誰不想少一個強敵,多一個強援?」

張若塵已將無邊的規則神紋和黑暗神力煉化,懶得與赤玄鬼君解釋什麼,道:「去做你該做的事吧!」

赤玄鬼君離開后,張若塵心口光芒閃爍,釋放出上萬道精神力念頭分身,沖向各方,緊鑼密鼓解析神殿內外的陣法銘紋。

半晌后,赤玄鬼君歸來,臉色不是很好看,道:「本君已經狠狠收拾了他們一頓,但真神中,只有赤魂君主有意臣服。」

這個結果,在張若塵預料中。

畢竟,能成真神者,精神意志都不弱。

包括赤玄鬼君和源天君主其實目前都不是真正臣服,只是心性和信念不同,在趨利避害而已。

他們心中各自都有謀算,有自己的一套保全之道。

赤玄鬼君道:「不過赤魂君主有條件。」

「什麼條件?」張若塵問道。

赤玄鬼君道:「他說,他若歸順於你,赤魂神國必會被死神殿摧毀,所有族人和子嗣都將淪為亡魂,或者囚徒。界尊若能保全赤魂神國,他就願意歸順,從此忠心不二。」

「忠心不二!」張若塵笑了笑。

赤魂君主單膝跪在神殿外,鄭重道:「這絕非虛言!本神之所以臣服界尊,絕不是貪生怕死。其實,原因有二。」

「其一,本神若死,赤魂神國失去神靈守護,必會被死族各大神國瓜分。族人和子嗣,依舊難逃淪為亡魂和囚徒的命運!」

「其二,本神是真的被界尊的天資折服,堅信界尊未來成就非凡,追隨界尊,是棄暗投明,是在追求一個更加宏偉的未來。誰不想追隨未來之主?」

站在一旁的源天君主,心中暗叨,平時看你赤魂君主威風八面,傲氣凌雲,沒想到拍起馬屁來,竟如此了得,完全不是你對手啊!

源天君主在心中思考,自己是不是臣服得太快,在張若塵心中的地位會被赤魂君主超越了去?

神殿中,傳來張若塵的聲音:「很好!你有如此想法,既是重情重義,有責任,有擔當,也是高瞻遠矚,看事看物透徹,是個人才。」

「本界尊已經傳訊昔日長生殿殿主雪木,命他即刻趕去死族,將赤魂神國舉國上下帶過來。同時,還有源天神國!」

源天君主一副受寵若驚的神色,連忙躬身行禮,笑道:「多謝界尊厚愛,其實本神早已傳訊愛女源姝,讓她帶著源天神國前來百族王城星域。源天神國雖然只是一座小型神國,但亦有無數人才和資源,必能為界尊的勢力添磚加瓦。」

張若塵道:「本界尊其實很看不慣地獄界各族的理念和一些偏激做法,死靈和生靈之間也的確有不可調和的矛盾。但,本界尊有海納百川之心,只要你們按照規矩做事,這天地間,自然會有死族的生存之地。」

源天君主和赤魂君主齊齊動容。

張若塵這話看似平淡自然,但卻又彰顯出可怕的野心,隱隱間,像是要滅掉整個死族的意思。 「與他共度?」林鳶一知半解的點了點頭,嘿嘿一笑道:「我就知道王爺哥哥肯定不會同他們說的那般。」

「你又知道了?」黎素無奈一笑,被小姑娘的天真給逗笑了。

有時候心思單純,未必是一件壞事。

林鳶連忙點頭,一本正經道:「父王說了,像王爺哥哥和姐姐這般好的人,世上都是少有的。所以你們自然是要在一起才行的!」

明明是夸人的話,從她嘴裡說出來,就讓人有一種聽大實話的感覺。惹得黎素又有些難為情,又覺得自己不必如此。

她笑了笑,就裝著肉乾的袋子直接塞給林鳶,溫聲道:「好孩子,你是個懂事的。」

被黎素誇讚,林鳶也像是得了寶以後,銀鈴一般的笑聲響起,使得大軍前進的步伐都輕鬆了許多。

只是他們有人希望儘快回家,可有人卻也希望時間能過的慢一點,再慢一點。

至少,能讓這個小姑娘繼續無憂無慮下去。

一旦回到京城,面對煒姜王的懲處必定會下來。到時候無論輕重,小姑娘不得跟著傷心啊?

她還身為煒姜王之女,哪怕不會被傷及性命,可很大可能也是要與煒姜王父女分離的。

一想到這些,將士們就止不住心酸。尤其是煒姜王和王猛,一路上兩人的心情都可謂是沉重到了極點。

臨近京城之時,預料之中的刺殺來襲。只是蕭奕辰早有防備,那些人還沒來得及接近黎素他們所在的車駕,就被砍殺乾淨。

等林鳶探出頭來詢問怎麼了的時候,屍體都被士兵們給齊心拖到了一旁的小樹林里。

京城風光要比煒姜城好幾分,哪怕如今已經入秋,一路依舊是綠景相伴。

林鳶一路上新奇不已,左看看右看看,完全忘了她的身份是進京的罪臣之女。

軍中眾人也皆由著她的性子來,路上但凡有什麼野果子野味之類的,也都是第一時間清理乾淨送到她的手邊。

「姐姐,我不想去京城了,我們就這麼一路走走玩兒玩兒不好嗎?」大軍行至京城三十里開外之處,高興了一路的小姑娘終於紅了眼眶。

她是性子單純,可單純卻並不等於傻子,不等於什麼都不知道。

此次一去,她和父王的生死,便要交給那個從未見過的皇上。她不想……

「鳶兒不必擔心,便是到了御前,我和王爺也會護著你與煒姜王的。王爺算是將功贖罪,皇上不會重罰的。」黎素淺笑安慰,伸手摸了摸林鳶的頭,示意她不用慌。

回來路上,她也有所顧慮。可眼下已經到了京城外,若是不回去便是大逆不道。

就算是她與蕭奕辰不怕,可也總要為辰王府還有尚書府眾人考慮。

煒姜王目前唯一的路,也是入京面聖。若不然,便只能帶著林鳶一輩子踏上逃亡之路。

「姐姐,我怕。」林鳶委屈的撲進黎素懷中,不敢看她的雙眼,聲音也因為害怕染了幾分顫意。

到底是個沒經歷太多事情的孩子,雖然此前被蘇墨白設計見證了人形的惡。可面對可能要了他們父女性命的禍事,她很難不怕。

黎素輕拍林鳶後背,安撫道:「鳶兒乖,不怕。到了京城王爺的人會好好護著你們。只要皇上不下令,旁人絕對別想動你們半分。」

「那若是皇上要我和父王性命呢?」林鳶淚眼婆娑的抬起頭來,緊張的拉著黎素的手。

她不知道死到底意味著什麼,可她卻想要留在這個世上,多看看周圍的風景,陪陪父王和姐姐。

還有王爺哥哥,雲哥哥,她捨不得。

黎素沉默了一下,方才低聲道:「若他執意如此,我便想辦法送你們出京。只是最好還是別走這條路,不然往後你們的日子怕是要難過了……」

聽明白她的為難,林鳶沒再嚷嚷著害怕,而是拉著黎素的手一直沉默著。

臨近城門,城門口百姓的歡呼聲震耳欲聾,聽的一眾將士們也跟著激動起來。

蕭奕辰打馬行在最前,那些提著籃子打算砸臭雞蛋的百姓們連忙將東西藏起,笑臉迎接。

「辰王殿下,您可算是回來了!」百姓之中有人笑著開口,這故作熟絡的語氣,不知道的還以為與蕭奕辰有多相熟。

其他百姓果真同時看向他,還沒等他們問什麼,就見那人長袖一揚,一排泛著寒光的暗器便朝著蕭奕辰面門而去。

「王爺小心!」百姓們頓時驚呼出聲。有人嚇得轉頭就跑,有人卻想著用一己之力去追上暗器。

蕭奕辰早有提防,抽出佩劍打落暗器,同時下馬飛身朝著那人而去。

看一計不成,刺客地笑一聲,轉身混入人群。

「王爺,莫追。」馬車裡的黎素掀開帘子喊住蕭奕辰,面上滿是冷意。

他們這不過剛剛踏進京城,那些人便如此耐不住性子?

看來,皇上是當真不想看到她和蕭奕辰活著回來。雖對他確有威脅,可做的這般明顯,當真不擔心他們會反撲?

蕭奕辰回眸與黎素對視一眼,點了點頭,快步折回去,翻身上馬。

「都給我打起精神,保護好王爺!」林副將在旁看的是火冒三丈。

要不是剛剛蕭奕辰眼神制止了他,他說什麼也要去揪出那個刺客,看看到底是誰家的人如此大膽。

眾將士齊聲道:「是!保護王爺和黎姑娘!」

不用林副將吩咐,將士們也知道來人少不了也想害黎素。

誰不知道黎姑娘如今是王爺的左膀右臂?若是她有個什麼閃失,怕是比王爺受傷還要讓他更難以接受。

聽著外間將士們的聲音,黎素欣慰勾唇,心下忍不住感慨。煒姜這一程,她也算是沒白白為了他們的安危費心。

「不是說煒姜王和他女兒也跟著一道進京了嗎?煒姜人呢?我瞅著這大軍里也沒有啊。」

「都說煒姜人生的人高馬大的,也不知道煒姜王娶的夫人生了個什麼樣的女兒,不會也是大字不識一個的粗鄙之人吧?」他頓了頓,補充道:「還是在他們完全不知情的情況下!」

張老先生張了張嘴,卻沒說出什麼話來。

「放棄吧,」高明博士語重心長的勸說:「這條航道很長,我們還有很多星球需要考察呢。」

科學家們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最終也只能長嘆一聲,搖頭道:「可惜了。」

刑天將軍默默的出了口長氣,萬分慶幸這次軍方能請到高明博士進項目組,不然這一趟可真是太危險了。一旦鐵甲號出了事,刑天將軍可是要負責任的,所以他趕緊吩咐:「迅速遠離目……

《晶武獨尊》第212章蟲災 一天的時間很快過去,薄暮煙看著三十多個錄用的員工,滿意的將資料交給人事經理。

走出公司,薄暮煙翻看著手機新聞,果不其然,一天的時間,神醫要去Z國的消息就人盡皆知了。

正要收起手機,雲君華忽然打來電話。

「喂?」

「暮煙,今晚有時間嗎?」

「有,怎麼了?」

「你弟弟的病好了,你外婆的身體也調養的差不多了,現在大家都在老宅,打算聚餐慶祝,你看你是不是也回來?」

薄暮煙蹙了蹙眉:「不了,你們吃吧。」

「別啊,回來一起吃……

《豪婿你老婆又跑了》第251章一定要讓她付出代價! 到處都是方碧晨的新聞,很多媒體還是迫於謝黎墨的壓力不敢刊發,或者不敢說的太多,張帆接到幾個商家的電話,取消了近期將要拍的廣告代言,還不得不賠償LK一筆名譽損失費。

這回方碧晨算是栽了,短期內都沒人敢找她拍廣告或者拍戲了,躲在總統套房不敢出門。

謝母看着也難受,住到了豪景園的一棟別墅中,不想和她們一起住,免得看着難受,還在忙着謝黎墨生兒子的事,每天逛逛商場、去下美容院,又跟葉佳倩聊聊天,過的倒也充實。

方碧晨之前拍的電影也不那麼受歡迎了,大家都在議論她的人品,甚至把之前白玉讓人發的那條帖子也翻了出來,說方碧晨肯定是破壞了人家的家庭,還不斷去找前任的麻煩。

有謝黎墨的庇護,雖然談不上身敗名裂,但短時間內是沒法再出頭了,情緒低落到了谷底,見到誰都想發脾氣,尤其是謝黎墨,覺得謝黎墨太沒用這麼點事都不能保護她,還讓她受到這麼大的羞辱。

謝黎墨甚至都不想回去,晚上約了龍夜擎吃飯。

喬安夏和楚瀾也來了,看到楚瀾,謝黎墨神情有些複雜,這次的事完全是方碧晨引起的,但事情鬧的這麼大,楚瀾和喬安夏都在推波助瀾。

About the author

jingshenxianxiangxue:

0 Comments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