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推著封墨燁從獃滯的程歆月跟郝淑芹身側走過。

她推著封墨燁從獃滯的程歆月跟郝淑芹身側走過。

2022 年 2 月 4 日 未分類 0

等那兩個人回過神來,封墨燁跟程苒早已不在,程歆月臉部表情都快扭曲了,深深的指甲死死扣著裙擺,那眼神恨不得把人給吃了。

「這程苒到底是使了什麼狐媚功夫,居然能讓封墨燁那麼維護她,不是之前說他脾氣古怪,還喜歡折騰人嗎?」

就是因為他從外界那兒聽來的這些流言蜚語,才沒有嫁給封墨燁,而是選擇讓程苒來當這個犧牲品。

可是現在,程苒過上了比以前不知道好多少倍的日子,封墨燁看上去雖然有些冷,可似乎也不像外邊傳言那般古怪,脾氣暴戾。

癱瘓就癱瘓,她也不介意,關鍵是封家家大業大,要是封墨燁以後能過想着自己,分點家產,她這輩子吃喝不愁。

這會兒看來,非但脾氣不古怪,沒準兒還是個寵妻狂魔。

郝淑芹也沒料到封墨燁居然是這麼俊朗的一個人,尤其是那五官,稜角分明雞,僅僅是坐在那裏,也宛如神邸。

只是可惜,這樣的男人居然癱瘓了。

不過……

郝淑芹眼前一亮,她又有了新的主意,可以讓自己女兒過上跟程苒一樣的生活。 司玄走了,走的時候並沒有明確表態。

段牧天和段畏雲漫步在山上,一路朝著後山而去。

如今,山上的人已經少了許多,大部分修士都在前些日子通過傳送陣前往倚帝山了,只有一些蒼雲山分舵的弟子留在此地,維持秩序。

「道子,您說司玄會同意嗎?」段畏雲面帶忐忑,有些拿不準。

段牧天搖了搖頭,道:「司舵主如此精明之人,相信他會做出正確的選擇。」

段畏雲點頭,也知道此地有大陣感應,便也不再多說什麼。

二人的速度不快,直至黎明,才慢悠悠回到後山那座別院。

一進院子里,段牧天稍加感應,就發現藍家姐妹已經不在這裡了。

想到今日種種,段牧天也是微微一嘆,露出幾分落寞之色。

「道子莫要嘆氣,您天縱之資,蓋世英才,不必在一位女子身上太過……」

段畏雲說著說著,就發現段牧天正冷眼看著自己,當即流下幾點冷汗,趕緊轉言道:「道子,屬下只是覺得,小藍仙對那徐越的反應,是否太……」

「無礙,假以時日,我定能讓她徹底忘了徐越。」段牧天低語,眼中既自信,又充滿了侵略性。

「那屬下就提前祝賀道子,等著喝您和小藍仙的喜酒了!」

段畏雲端起茶杯,段牧天也回敬了一下,二人相談甚歡。

過了許久,段畏雲才漸漸面色嚴肅,沉聲問道:「道子,接下來我們怎麼辦?徐越的出現,會不會對我們的計劃產生什麼影響。」

「肯定會的。」

段牧天點頭,目露思慮。

牧天神宗對倚帝山有非常重要的計劃,而且即將付諸行動。

這個計劃在成立之初,考慮了里裡外外諸多因素,比如其他勢力的干擾,比如倚帝山的實力,比如牧天神宗自己的問題。

但唯獨,沒有考慮徐越。

「可道子,他畢竟只是一個人,能對大局造成什麼重大影響嗎?」段畏雲有些不信。

「你太不了解他了。」段牧天搖頭,面無表情地問道:「你可知,宗主之傷,是何人所致?」

段畏雲瞳孔猥瑣,驚得說不出話來。

「沒錯,正是百年前,與徐越大戰後留下的。」

段牧天的話語雖然輕飄飄的,但聽在段畏雲耳中,卻如同幾道驚雷,震耳欲聾。

「但……但不可能啊!我也與徐越交過手了,他的修為最多就是靈虛境,怎麼可能傷得了宗主?」

段畏雲拚命搖頭,隨後猛然想起了什麼,一臉震驚道:「難不成,是那秘法?」

段牧天面色嚴肅,目光盯著桌面,沒有說話。

「可……道子,這世間真有那等神奇的秘法嗎。」段畏雲有些口乾舌燥了。

他知道徐越很強,至少同境界一戰,自己絕不是徐越的對手。

若對方還有那可以激增修為的秘法……

聞言,段牧天沉聲道:「我也不知那是秘法,還是其他妙術,總之,百年前,他確實以一己之力,打傷了宗主。」

「宗主他敗了?」段畏雲難以置信。

但段牧天卻搖了搖頭,道:「沒有,宗主以同境界橫擊徐越,將其逼退,但自己也受了道傷,久久未愈。」

「原來如此。」

段畏雲鬆了一口氣,至少自家宗主在同境界,沒有被徐越擊敗不是?

二人稍稍沉默,過了好久,段畏雲才試探道:「道子對那秘法,已有研究?」

段牧天看了他一眼,對於這個心腹,也沒有太多隱瞞,點頭道:「自然,但現在也只是知曉,徐越在面對一些特定的人時,修為會產生變化。」

「唔……如此說來確實如此。」

段畏雲捏著下巴,微微點頭,回憶之前戰鬥時,徐越在面對他和司玄,有著不同的修為變化。

「道子,有沒有這種可能,徐越本身就是極強的,只是有著某種心魔,或者顧忌,讓他在面對某些人時,發揮不出全部實力?」

段畏雲猜測,又補充道:「畢竟那種強行提升數個大境界的秘法,太不現實了。」

聞言,段牧天面帶思忖,點頭肯定道:「嗯……你提的這個,倒也是個不錯的研究方向。」

隨後,他又站起身來,踱步道:「但不管怎麼說,徐越的出現,標誌著我們多了一個不可控的敵人,而這個敵人,還是可能威脅到我方宗主的高端戰力。」

段牧天一頓,寒聲道:「你要知道,這等戰力,足以扭轉戰局。」

段畏雲急忙點頭,總算知道段牧天在擔憂什麼了。

「而且……」

「而且?」段畏雲緊張。

「而且當初組織里的人,可有不少還偏向徐越呢,若是他們知道徐越歸來,會做何反應?」

頓時,段畏雲心一震,頭皮也慢慢發麻,最後竟顫抖了起來。

做為百年前那場追殺的親歷者,段畏雲可是知道,那場動亂絕對沒有外人看起來這麼簡單!

最直接的體現,便是外人只知牧天神宗和倚帝山在對峙,卻不知,背後的勢力遠遠不止這兩個仙域巨頭!

據他所知,至少還有其他四家,參與其中!

甚至,段畏雲還感覺,在他看不透的地方,還有勢力在遙遙操控,借著兩大巨頭對峙之際,在博弈與鬥爭。

但這件事,也許只有眼前這不可一世的道子,才有資格知道了。

「好了,你不要多想了,徐越的事就交給我來處理吧。」

直到段牧天出聲,段畏雲才從那恐怖的情緒中掙脫出來,卻也是渾身冷汗,呼吸急喘。

「去,把那名叫沈耀之人帶來。」段牧天吩咐道。

「帶他?」

段畏雲皺眉,想起那身體殘缺之人,恍然大悟道:「道子是想以其為誘餌,釣徐越上鉤?」

「沒錯。」

段牧天點頭,微笑道:「至少有一點徐越和我還是很像的,那就是有仇必報,絕不留後患!」

「遵命!」

段畏雲一拜,想了想后,請命道:「道子,我將那沈耀帶來后,可否先行前往倚帝山,布置相關事務?」

「不,你不去倚帝山了。」

然而,段牧天卻搖了搖頭,讓段畏雲一愣。

「你帶人,去靈劍宗!」 丁凡覺得,這瘦子說的也挺有道理,這方面,自己有點兒遲鈍,又沒人指點,和玥玥一直都是那麼單純的過來了。

玥玥會不會覺得自己有病啊?

如果不是,張啟新怎麼就能隨便讓她把衣服脫了,支在門上······那什麼,簡直不是那麼熟悉的玥玥了!

「行,就聽你的!」

胖子似乎也想明白了,咬着牙說:「今天要是成了,我也啪啪啪了,明天晚上就請客,怎麼樣?」

「準備好錢吧!」

瘦子撇著嘴說:「明晚我要好好吃你一頓,不行才怪,就怕你折騰一宿,明天沒精神了!」

胖子跟着呵呵直笑:「我就是沒做過,你那小體格都能扛住,我還不行了?明天等著吧,一定請你!」

丁凡都聽傻了,自己是不是要和胖子一樣呢?

忽然,丁凡想起今天早上商姐的話了,自己問過這個問題,商姐說,除非她不愛自己,否則,就算不和自己親昵,也絕對不會和其他男人親昵的。

商姐的話,似乎和瘦子的理論,有異曲同工之妙啊?

丁凡決定,就按照瘦子說的辦,今天就拿下玥玥,不管對玥玥是不是一種褻瀆,張啟新都行呢,自己為什麼不行,也沒病!

前面一胖一瘦到站了,站了起來,高興的下了車。

這更堅定了丁凡的想法,就這麼辦!

這時,丁凡才發現,自己坐過站了,應該和他們一起下去,連忙站了起來,在下一站下了車。

時間可不早了,但還比昨天早一個小時,一切都不晚。

經歷過的一天,那雙鞋還沒賣出去,今天一定也沒賣出去。

果然,情況不出所料,那雙鞋子還在,丁凡毫不猶豫的刷卡買了這雙鞋子,出門攔了一輛車,來到玥玥租住的房子。

到門前,丁凡猶豫了,手也顫抖起來,很多事情,都無法預料。

昨天看到的一幕,都沒仔細想,玥玥是一個人回來,還是和張啟新一起回來的?現在回沒回來?

不過,可以確定的是,玥玥那雙白皙的手臂支在門上,被張啟新在後面賣力的一幕,還沒到時間。

如果張啟新現在就在裏面,今天就讓他住院!

丁凡的手不再抖,輕輕打開門。

客廳的燈沒開,但玥玥卧室的燈開着,也沒聽到說話的聲音。

About the author

jingshenxianxiangxue:

0 Comments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