見到這一幕,楊玄忍不住後退了一步。

見到這一幕,楊玄忍不住後退了一步。

2022 年 2 月 3 日 未分類 0

「殺!」

那道人影主動朝楊玄殺了過來。

此時的楊玄,整個人都恍惚了起來。他也將第三層大衍劍陣施展出來,和那道人影鬥了起來。

「不,不對,這裏面絕對有問題。」

一邊和那道人影斗著,楊玄心中一邊思索著。

那道人影只是由他的第十三重肉身劫而變化出來的,怎麼會像那道人影說的那樣,他便是自己呢?

楊玄打心裏不信。

只不過,那道人影會施展楊玄所修行過的所有術法。不僅如此,就連先天紫極功和枯木逢春訣,楊玄都從那道人影身上感受到了。

「這個世界本就光怪陸離,出現這樣的事情,也並不是不能理解。」

楊玄逐漸鎮定了下來。

由第十三重肉身劫降下的那道人影的實力只比自己強上一籌而已,即使那道人影能夠施展自己所修行的所有術法和功法。拖到最後,獲勝的只會是自己。

楊玄眼中一亮,他找到了一個能夠順利渡過第十三重肉身劫的辦法。

即使第十三重肉身劫再詭異,可總有過去的一天。就是耗,楊玄也能夠將自己的第十三重肉身劫耗過去。

楊玄修行了枯木逢春訣,並不怕和那道人影耗下去。

這一戰,楊玄極為憋屈,他就像是在和一個更強的自己戰鬥一樣。

這種感覺,楊玄很不喜歡。

如此鬥了五天後,楊玄察覺到了不對勁。

這第十三重肉身劫,好像真的和之前的肉身劫不一樣。

這第十三重肉身劫,似乎並不是光耗就能夠耗過去的。

楊玄心中不相信這第十三重肉身劫會這麼邪門,他又和那道人影鬥了八天。

「怎麼可能,你怎麼可能持續這麼久都不消散?」楊玄忍不住開口問道。

「我之前便已經說過了,我就是你,你就是我!只不過,我們之間只能夠存活一個。你放心,等我將你殺了,我會以你的身份繼續活下去的。」那道人影冷笑一聲。

「你的打算,我心知肚明,你想將我活活耗死。只不過,你的想法實在是太天真了。我們之間只有兩個結局,一是你殺死我,二是我殺了你。你想將我活活耗死,簡直就是痴人說夢。」

「當然,我的實力要比你強。最後活下來的那個人,只會是我,不可能是你。」

楊玄聞言,渾身一震。

眼前這道人影,居然將他的心思全部洞悉了,還不聲不響地和他鬥了這麼久的時間,表現得頗有心機。

與那道人影鬥了這麼多天,楊玄隱隱能夠感覺到眼前這道人影說的不假。光是憑藉一直耗下去這個方法,自己渡過這第十三重肉身劫,是不可能成功的。 第142章:牧州牧氏5

牧雲山算起來,稱得上是個仙山了。

牧雲山物產豐富,名貴藥材種類繁多,地理位置又極好,而且山高地大,有四季時節的分類。

上一世,這牧雲山,便是她很喜歡的一個地方。

但,容尋志不在生活,而在權勢!

如今走在熟悉的地方,可真是感慨良多。

晏臻微微一嘆。

「姐姐,你做什麼要這樣嘆氣?」靈兒問道。

晏臻低頭看她,踩在略有些晃蕩的鐵橋上,兩人都步履平穩。

她笑道:「沒什麼,只是覺得,以前過得太過於俗氣了些。」

俗氣?

靈兒不知道什麼是俗氣,她笑道:「那今後就不俗氣了,姐姐,我想吃好吃的。」

「那就吃。」晏臻笑著,從腰間的袋子里拿出一塊抱著油紙的糖。

靈兒接過,笑嘻嘻的就吃了。

「這晏臻姑娘,似乎對咱們牧雲山,很是熟悉啊!」後面,還站在石門牌坊邊上的牧小夫人說道。

牧夫人嗯了聲:「我也是這麼覺得的。」

「她來過咱們牧雲山嗎?」牧小夫人皺眉,可又覺得不像:「沒見過啊,若是咱們牧雲山來了這麼個漂亮的姑娘,誰會忘記。」

「是啊。」

沒見過,那自然是沒有來過的。

可為何覺得,這個人對牧雲山無比的熟悉,似乎來過很多次。

一眾人過了鐵橋,那邊早已備好了馬車,又上馬車行一盞茶,再下馬車,便是寬大的硃紅色木門。

硃紅色木門很大,門前放置兩隻鎮宅的石獅子,還種了兩顆高大的桂花樹。

一切,如當年來時的模樣,沒有什麼變化。

門內,剛趕回來不到兩個時辰的牧小公子吃好了東西,正說到見那晏家姑娘的形容。

「所以,人家要你,去做坐診大夫?在鬼市?」牧老爺問道。

牧小公子點頭,說道:「伯父,這晏姑娘說,她救大哥,只是為了要那間屋子。」

那間竹屋嗎?

瞧著是還行,卻也不過是個竹屋,哪裡都是能建成的。

可是她,卻直言能救人,能救人,卻什麼都不要,只要一間竹屋?

一旁的牧家姑娘聞言,捂嘴笑道:「五哥,人家莫不是看上了你,要留下來當女婿吧?」

這可有趣。

好些人都看牧小公子。

牧小公子頓時赤了臉,高聲說道:「當然不是,人家說了,不是要抓女婿,只是想要開個濟世救人的葯舍。」

「人家?」牧家姑娘啊了聲,瞪眼道:「五哥,你之前不會也這麼覺得,然後人家直言拒絕了?」

頓時,滿堂都是笑容。

牧小公子又羞又惱的,一張臉極其通紅。

牧老爺咳了聲,說道:「莫要取笑。」

話音才落,門外僕婦聲音響起。

「老爺,晏姑娘來了。」

屋中的人都忍不住起身,要相迎出去看。

門被拉開,一個女子邁步進來,女子還牽著個半大的小女孩,扎著兩隻總角,粉嘟嘟的小臉蛋甚是可愛。

身旁,是牧氏的其他人。

少女伸手摘下斗篷,遞給一旁的婢女,露出容貌來。

烏黑如墨的長發垂散腰間,兩縷髮絲垂在身前。外穿藍色外衫,交襟的逐漸變淺的藍色里襯。在日光的映襯下,面對他們。越發顯得一張臉精緻通透,雙眼明亮有神。

好模樣!

這是滿堂人所有的感覺。

好小的姑娘……

這是牧家人又一個感覺。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 「你說啥?今天你們一共剝了兩百多顆靈果?」回到家,我把剝靈果分來的一千肆百二十五枚銅板往桌上一放。青娘子和四個孩子個個是目瞪口呆。

「是啊,要不是那個醜女人咱還拿不到這麼多錢。呵呵。」一想到那個醜女人我竟然會笑?這還真是令我暗暗吃驚。她那丑出天際的容貌難道不是更應該讓我噁心嗎?

「醜女人?哪個醜女人?」青娘子立刻敏感地盯了我一眼。我不由心裏一喜。這女人吶,還真是不可思議。但凡是自己的男人提起別的女人總會令她心生警覺。

「就是一起幹活的一個醜女人。」我特意將「丑」字說得很重,就是為了讓青娘子安心。可是–我這是搞得哪一出呀!剛才竟然不自覺地將青娘子當成了自己的女人。唉–人家可是有夫君的呀!我算是哪根蔥哪顆蒜呀!我不由灰心地搖了搖頭。

「竟然還有個女人能將靈果打開?」青娘子這回總算是回歸了正題。

「是啊,這山外有山,人上有人。別看人家長得丑,那一把子力氣還真是讓我們這些男人都汗顏呀!呵呵。」我腦海中再次浮現出那個醜女人的樣子。有沒有搞錯啊,我咋又笑了!

「看樣子大哥對那位醜婦還挺有好感的嘛!」青娘子這話是不是說得太沒水平了。難道她是在吃那個醜女人的醋?否則為啥要把人家說成「醜婦」?

「呵呵,啥好感不好感的。咱只是感謝她幫咱掙了這麼多錢。明天再撈它一筆也就各奔東西了。」說完這句話,我心裏竟然生出了一絲失落。這還真是怪事!

「那個女人生成啥樣會讓大哥覺得她丑?」青娘子饒有興趣地望着我。

「唉—若說她的長相,那還真是一言難盡。烏黑的面容,又黑又大的齙牙,細眯眯眼,真是天可憐見,世上竟然有如此醜陋的女子。」我一說起那位醜女,不由地心生感傷。

「噢—原來這世上真有如此可憐之人。」青娘子輕聲接了一句。我聽着咋這麼彆扭呢!

「不過人家對自己的容貌可一點也不在乎。那一把下去就是幾顆靈果,當時就把我看傻了。你說咱這腦子長了是幹啥用的?咋還不如一個醜女人轉得快?」越說那個醜女人我是越來勁。

「呵呵,你才知道你蠢啊。」小白在旁邊低聲嘟囔了一句。

「嘿–你個臭小子,是不是皮痒痒了?來來來,爺爺給你撓撓。」我一把揪住小白的衣領,將他拽到我跟前。

「別別別,爺爺爺爺,我是在誇你呢。」小白一邊掙扎一邊替自己開脫。

「有這麼夸人的嗎?」我舉了舉手,看着小白俊俏的模樣還真下不了手,只好將手伸進他的脖子下面撓了撓。

「呵呵,呵呵,爺爺,放手放手,癢。」小白扭動着身子沖着我一個勁求饒。

「這回知道爺爺的利害了吧?」我鬆開手,伸手颳了一下小白的鼻子。

「來來來,大妹子,這些錢你拿好,明天給孩子們多買些好吃的。」我將桌上的錢往青娘子面前一推。今天咱只顧著去掙錢了,也沒去買菜,也不知道中午青娘子給孩子們做的啥吃的。

「爺爺,你現在才想起來要給青姨錢呀!難怪中午我們吃的那麼清淡。」青山若有所悟地嚷嚷着。

「對不起對不起。青山吶,你那兒不是還有一些碎銀嘛,也一塊上繳了吧。」這青山天天跟小白在一起,變得是越來越皮,連擠兌他爺爺這招也學會了。

「額—爺爺,你真地很小氣。」青山一聽讓他交銀子,立刻把臉一拉。

「咋了,不願意呀?不願意那就好好念書,別整天只知道玩,聽懂了嗎?」我不信還治不了一個小屁孩。

「爺爺,我們教書先生的水平真不咋地。問他許多問題他都回答不上來。我看,我現在比先生的水平都高了。」青山得意洋洋地在我面前顯擺。

「是啊是啊。現在先生一見青山舉手就害怕。上課根本就不敢看青山。」青雪這丫頭是人來瘋,立刻大聲附和著。

「哦!那你說說都問先生啥問題了?」我把椅子往外挪了挪。

About the author

jingshenxianxiangxue:

0 Comments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