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之前囂張的很,今天不弄死霍顯,我在這個圈子裏就白混了。」

「之前囂張的很,今天不弄死霍顯,我在這個圈子裏就白混了。」

2022 年 1 月 30 日 未分類 0

背後不僅有摩托車的聲音,還有男人粗暴的罵人聲,慕安安不太理,直接往旁邊退走,可在聽到『霍顯』兩個字的時候,直接停住了腳步。 閱書閣『』,全文免費閱讀.讓兒子在學校隨便動手,一定要報仇。

所以,這幾名男生們,此時……更是肆無忌憚。

家長都在背地裡偷偷教唆了。

他們還怕什麼?

幾名男同學們,對視了一眼。

而後,七八個男同學,緩緩散開。

趁著課間休息的玩樂時間…

七八名男生們,一步一步……緩緩朝著教室後排角落的方向,包抄而去。

很快,秦小鯉,就被這七八名男同學們包圍在了其中。

而此時,秦小鯉似乎……還並未察覺。

她依舊一個人,孤零零的趴在課桌前,用心計算著數學題。

她的心思,全都在數學課本上,全心投入。

此時,對於課本外的東西,全然沒有關注。

那群男孩們,緩緩包圍到秦小鯉面前。

其中一名男同學,直接抬起一腳,狠狠揣在秦小鯉面前的課桌上。

「呯!」一腳,差點將秦小鯉的課桌給踹翻了。

秦小鯉手中的鉛筆筆芯,也被弄斷了。

她面色複雜,黛眸微蹙,抬頭……掃了這群圍攏上來的男生一眼。

「你們幹什麼?」秦小鯉聲音有些冰冷微怒,問道。

人不犯我,我不犯人。

這幾天在學校,她一直秉承這個原則。

不主動去侵犯別人。

可,卻總有同學,非要去招惹她。

「幹什麼?呵……臭丫頭,你平日里,不是很囂張么?不是很冷酷么?」

「這次……你以為,你還能逃得掉么?」

那幾名男生們,面帶陰冷笑,嘲諷的盯著秦小鯉。

以前,秦小鯉有哥哥保護,在學校里,沒人敢欺負她。

因為她哥哥秦小蛟,就是最大的學校霸王。

可而今,哥哥失蹤了。

那些被壓著的男同學們,此時全都將矛頭對準了秦小鯉。

山中無蛟龍,猴子稱大王。

那些男同學們被秦天蛟欺負慣了,如今,風水輪流轉。

他們要將當時被秦小蛟壓著的怒火,一股腦全都撒到他妹妹,秦小鯉身上。

「我不想跟你們動手,你們別打擾我做做作業。」秦小鯉俏臉冰冷,冷冷掃了這群男同學們一眼。

然後,繼續換了一支鉛筆,重新埋頭,開始唰起了數學題。

如今,她不想再惹事。

只想安安穩穩的上學而已。

她不想再給父親惹麻煩了。

「臭丫頭,給你點陽光,你還蹬鼻子上臉了?」

「你娘跳江死了……你哥哥也沒了。怎麼,你這個沒娘養的臭丫頭,還當自己是千金公主么?」

幾名男生們諷刺嘲笑著。

「你媽死的早……你以後,可沒人管咯。哦對了,差點忘了,你還有一個混黑社會的老爹呢……呵,真是個賤丫頭。一家都不是什麼好東西……!」

那七八名男生們,不斷諷刺著。

言語羞辱之難聽,前所未有。

秦小鯉坐在課桌前,強忍著內心的憤怒。

她的眼眸,有些泛紅,霧氣充斥。

自己的母親,和哥哥……才失蹤了不到一個月。、

就在學校,被這群男同學們如此羞辱?

這,是多大的憤怒。

可秦小鯉,只能壓制著。

她不想讓父親擔心。

不想再給爹爹惹事。

可,她越是沉默。

四周那群男生們的羞辱嘲諷,卻越來越多。

「賤丫頭……」

「碧池……」

「你媽死的早……」

「你媽貪污受賄,早該死了……」

「你也應該滾出這座學校……」

「以後……你適合去賣……」

那群男生們諷刺辱罵,越來越過分。

整個班級內,沒有一個同學上前阻止。

所有人,都彷彿在看戲一般,饒有意味的看著這一幕。優質免費的閱讀就在閱書閣『』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 「威爾,你說這些龍組的傢伙,是不是吃藥了。我就好奇了,為什麼每次都是他沖在最前面。」

大鬍子kfc士兵威爾,渾身上下都是迷彩作戰服,就連器械都被塗成迷彩色。雖然拿著槍其實沒有什麼用處,完全可以只帶一套卡組,以及一隻決鬥盤。拿著槍主要就是為了壯膽。要不是害怕遇到那些雜魚怪獸時,來不及召喚出決鬥精靈。誰願意背著五六十公斤的包,而且還要扛著十多斤的槍械。

眼前全部都是快速朝著建築飛奔的身影,這些人隨便拿出一個,都是數一數二的強者。此時卻像是不要錢的蔥花一樣,不斷朝著房間衝去。

哪個叫做威爾的kfc士兵,從褲兜里摸出一圈香煙。別問為什麼軍人身上會隨身攜帶香煙。即便kfc國有著明文規定,絕對禁止香煙。但是只要不是在公共場合抽煙,那基本沒事。

點上一根,抽了起來,隨便和這個新兵聊聊天。以此來展示一下,作為一個老兵的尊嚴。

一段話說完,煙也已經燒到一半了。將燃燒到一半的香煙掐滅,將其放到外衣口袋裡。這可是好東西,他也不多了,也就只有兩包,40根。這可是真正意義上的抽一根少一根。真的是算著抽,感覺自家爺爺那一輩都沒有這樣辛苦吧,那時候至少煙這種東西不受限制。等他完成這次任務,他就提交退伍申請。等到他退伍后,每天抽十包煙,而且每天還要幾個牌字換著抽。今天萬寶路,明天就抽駱駝。

…….

二十四人中站出兩個人。虎背熊腰,渾身上下就沒有一塊贅肉,滿滿的肌肉。這種體格出現在健身房都可惜了,應該出現在富婆的卧室了。

從其白凈的臉龐,已經布滿了下巴的絡腮鬍可以看出,這位應該是熊國人。實際上確實是熊國人。

一站起來,就用著彆扭的中文說道,「都聽到了嗎,接下來應該怎麼辦,大家應該都知道了吧。今天要不然就是我們將其封印,然後將這裡人的記憶全部提取出來。要不然就是…」

這個熊國大漢沒有將話語說全,他的意思都知道,大家都是黑暗決鬥者,但是並不代表著他們各自為戰。其實恰恰相反。正是以為,他們全部都是黑暗決鬥者,他們就更應該將團結起來。作為黑暗決鬥者,碰上那些追捕人員,還真的沒有任何辦法。即便是決鬥勝利了。都依舊需要被追捕。那些截取任務的決鬥者,像是雨後春筍不斷冒頭。

大部分的黑暗決鬥者都不給自己留後路,又喜歡獨來獨往,一直浪。這種傢伙,一般活不了多久。

他們這二十四人,能夠活如此久,而且能夠一個人都不少。他們堅持兩大原則,第一點,進行黑暗決鬥時,絕對不要拿著對方的生命,將其精神力抽取九成,那也很多了。被抽取九成精神力,相對於每天只要需要來四五十次,而且連續好幾天。事後那種脫力感,腦袋一片空白。就連現在身處何方都不知道。

第二點就是他們團結,沒錯就是團結。為了利益可以不擇手段,但是有個唯一的前提,不能損害他人的利益。對於內部來說,簡直就比良好公民,都要良好公民。

只要隨便一個眼神,就能夠知道,想要幹什麼。以及自己應該幹什麼。但凡打王者有著這樣的一幫對於,隨便都可以亂殺,就算是五個鑽石,都能夠在配合下,打到王者。畢竟某些體系只要拿出來了,配合起來,那就是容易上分。不配合,三路迷茫,到處亂跑,那就沒辦法了。

這個熊國夥伴已經把話說道這個份上了,他們也沒有什麼好猶豫。說得其實一點毛病都沒有,今天要不然就是他們二十四人將這個神封印回去,要不然就是他們一個都不走。

一道道決鬥精靈出現,有翱翔於天地的塞巴多拉貢,有著低空飛翔的鷹身女妖,有xyz神龍炮,從影子中出現的黑魔導,天空霸主【半龍女僕耀光龍女】……

二十四隻強大的決鬥精靈出現在場上。

太陽神的使徒看著眼前這些決鬥精靈,也一隻算一隻,就沒有八星的存在。等級直接的鴻溝,可不是那麼輕易就能夠跨越。如果沒有特殊手段,根本就沒有可能戰勝他。

「愚昧的凡人,你們明明只需要為神靈打開入口,就能夠得到我神的恩澤。我神本來可以讓你們在統治世界以後,好好的活著。但是你們卻沒有感激神恩,反而拿起刀劍,將刀口對準神靈。」

「很好,很好,很好呀!那就準備好接受神靈的怒火吧!」

話語落下,一股來自太陽神的力量升起。不知不覺空氣中散發出灼熱的氣息。

貝雙手流出黑霧,短短一瞬間,這些黑霧就將周圍全部包裹。將那些本來吟唱咒語以此使得神靈能夠降臨的那些小孩子。

這些小孩子全部被包裹在黑霧中。從黑霧中伸出一隻觸手,一直延申出去。

剛剛已經衝到房間外的那些龍組成員,看著眼前這隻觸手,充滿警惕。從這根觸手裡面不斷吐出一個個孩子。場景十分怪異,十分獵奇。像是那些觸手怪物一樣。總讓人感覺毛骨悚然。從那隻觸手裡傳來這樣一句聲音。「趕緊離開這裡,帶上孩子一起離開。」

龍組人員彎下腰來,將這些孩子全部扛到背上。事情緊急,就算是那些能夠自己行走的孩子,也依舊直接扛起來就走。 戰法神殿是大自在無量境界的存在鑄煉,用的都是稀世神材,殿內藏乾坤,空間裝世界。

但,這樣一座堅不可摧的神殿,卻被一劍劈開。

殿內的世界崩塌,山川倒了,河流枯竭。

殿中的許多藏品,諸如典籍、丹藥、器物,皆被神劍震毀。

若那位大自在無量尚在世,怎敢相信自己百萬年鑄煉的殿宇,會被一個大神毀掉?

換做是天庭那些排名前一千位的強界,這是堪比毀界誅族的滅頂之災。對死族而言,也是沉重打擊。

畢竟,這樣的戰法神殿,能夠傳承至今的,本就不多,幾乎全部都由死族的神王、神尊掌握。

毀一座,比毀一座大世界都更心痛。

半尊是死族未來族長候選者之一,所以才獲得了一座。

張若塵將半尊的神源,鎮壓到了少陰神海中,沒有客氣,將兩半殘破的戰法神殿收走,抹去了殿中半尊的神魂念頭。

損毀的戰法神殿,價值依舊很大。

半尊剩下的血霧,分散而開,向四方逃逸,逐漸消散在宇宙空間中。

About the author

jingshenxianxiangxue:

0 Comments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