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御三家實力如何,你可知曉?」林青山來了興趣,繼續問道。

「這御三家實力如何,你可知曉?」林青山來了興趣,繼續問道。

2022 年 1 月 29 日 未分類 0

「回大人,御三家的具體實力,不是我這等底層小散修能得知的。

很多大勢力雖然在帝都有府邸、駐地,但他們的產業、勢力並不局限於帝都,在帝都之外,甚至其它行省,都有他們的勢力,很難去統計比較。

不過,可以知道的是,御三家起碼都擁有大能級老祖!」水小生語氣凝重道。

「大能級。」林青山呢喃了一聲。

所謂大能,是一般靈武者靈台之上的強者的尊稱。

據傳,那個境界的強者,已經可以移山填海,舉手投足之間,都有莫大的威能,是真正的強者,平時幾乎見不到。

用林青山前世的概念來形容,大能級強者,就像核武器,是威懾級武力,輕易不會動用。

「你準備一下,我們去百寶軒看看!」林青山吩咐道。

「好嘞!」水小生笑著回道,帶路的活兒,他熟得很。

來帝都這麼些日子,大多時間都悶在房間修鍊了,都沒好好見識見識帝都之繁華。

一起同去的,還有林青雪與林念舞。

至於林念文,他在拜入黎長老門下后,便一直在跟著黎長老學習丹道知識,可走不開。

紫筆文學 外國女人,侯平安嘗過金髮碧眼的,黑不溜秋的,但是東南亞的女人,還真的沒有見識過,倒是有心看一看。

但是看一看的心思只能藏在心裡,必要的時候拿出來和黃胖子交換一下,然後兩人找個時間一起去實踐一下。

讀萬卷書,行萬里路啊,總得親自去實踐才能得出真知的。

所以侯平安有點嚮往,但是嘴上還是不屑:「東南亞的母猴子嗎?」

輕蔑之意簡直就快溢出來了。

魏冉歆支棱著的耳朵就恢復正常了,她現在有點分不清自己的男人到底是哪一個了,有點迷糊,不過可以肯定得是,她的婚事很可能在她調到常陵市區學校的時候,就徹底的告吹。

昨天晚上,有人看到魏冉歆和她的男朋友陽陽在校門口爭執呢。

不過這事和侯平安沒什麼關係,就算魏冉歆和陽陽掰了,自己也不可能去接盤的。好好的跑友不做,幹嘛非得作繭自縛呢?

吃中飯的時候,侯平安在房間里午睡,開空調睡覺很舒坦。

敲門聲把迷迷糊糊的侯平安驚醒了,也沒什麼惱怒的心理。他沒有起床氣,只是有些懶懶的去開門。

一張秀麗的臉在門口,還是馬尾巴,臉色有些忐忑,看了看侯平安。

「侯老師好!」

「找我?」侯平安很詫異曹玉涵會在這個時候來找自己。

「嗯!」曹玉涵脆生生的應了一聲,還側著身子,準備將自己的身體從侯平安堵住門口的縫隙間溜進去。

侯平安側身讓了一下。

曹玉涵就溜進去了,快步的在客廳里的沙發上坐下來。

膽子這麼大?

侯平安有些搞不清楚狀況,走到沙發的另一邊也坐下來,看著曹玉涵,問:「什麼事?」

「我是代表冉文淇來的,本來是她的事情,結果變成我一個人來了。」曹玉涵本來還裝大方,但是侯平安一開口,就顯得拘謹起來了,還有些小心翼翼的從沙發上站起來。

原來一衝進來就坐下,是給自己壯膽啊!

這股勇氣一泄,曹玉涵就有些不太自在了。

「說說看!」

侯平安還是對這種充滿著青春活力的美少女帶著一種很包容的心情。即便是膽子很大,也表現出了原諒的姿態,臉上有笑容。

要是鄭凡功敢這樣干,早就一腳踢在屁股上了。

「就是……就是能不能不用代課老師,不是魏老師課上的不好,就是我們不太習慣……」

「就這事?」

「嗯!」

「不能!」

「太好了……呃……不是,魏老師……」

「這個沒得商量,魏老師是學校數一數二的語文老師,我都比不上她,請她上課,是你們的福氣,趕緊回去!」侯平安趕人。

曹玉涵心不甘情不願的噘著嘴吧走了。

侯平安太清楚這些學生們心態了,無非就是覺得魏冉歆上課要求更加的嚴格,而自己的課堂有點兒散,主要是自己不關心這些上課的時候的雞毛蒜皮的小事。上課的時候更加自由而已。

侯平安不知道這種自由到底是好還是不好。

曹玉涵馬尾巴一盪一盪的跑回了教室里,看著趴在課桌上迷糊的冉文淇,拍了一下。

「失敗!」

「不答應?」冉文淇就吐槽,「這糟老頭子壞得很。」

「普帥普帥的,不算糟老頭子,但是真的壞得很。」曹玉涵糾正一點。

「其實魏老師上課也確實好,但是總感覺有點兒說不出道不明的味道,聽課不太投入。雖然大聖的課有點兒散,但是總感覺聽著很舒服。」

「那你聽出點什麼沒有?」

冉文琪愣了一下:「有啊,感覺很發散。」

「嘿嘿,那不是散白話嗎?哈哈,你呀,你呀,算了,我看你是因為魏老師上課,你沒有什麼表現的機會,施展你的語文課代表的陰威的機會不多……」

「滾!」

「對了,上次教務處開會,給每個班參加作文比賽的名額,我們班是三個,你打算怎麼搞?反正這事大聖哥也不關心,不如皇後娘娘乾坤獨斷……」

「碼的,你這張破嘴,誰特悶皇後娘娘……滾,分給你一份,敢不寫就扒光……」

曹玉涵飛也似的逃走了。

冉文琪心裡其實有人選了,自己和曹玉涵肯定是要參加的,她一直在等一個機會,這個機會就挺好的。還有一個名額,她打算給郭德銘,也就是班上的副班長,理科文科都挺好的,作文也有一定的實力。

這基本上是班上作文底子最好的了,冉文琪對自己還是有自信的。

這次的作文比賽是桃花縣宣傳部組織的,為宣傳花源風景區而搞得一次宣傳活動。每年都會組織一次,獲獎的會有一些現金和證書獎勵,證書沒什麼卵用。

這一次一定要精心準備。

冉文淇暗自下決心。

中秋節下周五,也就是說中秋節和周末合起來會有三天的時間。侯平安還是打算回家一趟,看看有什麼可以幫忙的,雖然談不上有什麼感情,但是感謝這具身體讓自己的靈魂得以繼續。

「侯老師,晚上吃飯。」班主任孫老師進辦公室對他說一聲。

「你請客?」

「郭德銘的家長,大老闆請!得月軒,你開個車,順路帶幾個老師一起。」

得月軒距離學校有點遠,要開車去,三四里路。

請客吃飯,自然高興,班上的科任老師都通知到了,連音樂、美術、體育老師都不缺席。侯平安順便叫魏冉歆也去。

「我不去,又沒有請我!」魏冉歆的話有點酸。說到底自己也只是侯平安請去代課的,不算是正式老師,剛才老孫也沒有喊她。

「去吧,多副碗筷怎麼啦!」老孫反應過來,也笑著補了一句。

「行吧,到時候我坐大聖的車去!」魏冉歆終究是同意了。

於是整個一下午侯平安都待在家裡面玩遊戲,等到六點的時候,下樓開車。將車停在校門口等人。

班上的科任老師陸陸續續的到了,一共開了三輛車才裝下。侯平安的車上坐的老孫還有魏冉歆和何娟還有何佳佳。

「老孫,你這是領導待遇啊,坐副駕駛的都是校長。」何娟開玩笑。

「豪車,體驗一下豪車的感受。我這輩子算是開不了車了,駕照都考不了,年紀大了,眼睛都看不太清楚。」老孫感慨。

侯平安邊開車邊聽他們瞎扯。

「這個郭老闆派頭挺大的,到時候還有禮品。是什麼我不知道,但是肯定還不錯。」老孫有些得意的說起。

「郭老闆的孩子叫什麼?」侯平安問了一句。

他對班上的學生真的不太熟悉,除了認識和自己打過交道的幾個人,所以問一下,免得到時候鬧尷尬了。

「郭德銘。第三小組第三個,長得有點帥!」英語老師何娟接話頭。

「成績還可以,班上的副班長,保持下去,一本沒問題,如果再努力努力,重點可以爭一下。」老孫也介紹情況。

「那還差不多,要是成績差太多了,都不好意思吃這個飯。」何佳佳點頭。

「嘿嘿,我有的吃就行,反正是蹭吃蹭喝。」魏冉歆就笑嘻嘻的,「我多吃點。」

一邊聊天,一邊就將車開到了得月軒,找位置停下來。五個人下車,一個有點胖,一米六幾的中年男人就快步迎上來,臉上的肥肉都抖出幾分笑意來,遞煙。

「等了半天了,快來,二樓月滿西湖的包間。」

侯平安和老孫都是抽煙的,接過來。三個女人婉拒,也不要遞過來的檳榔。但是老孫都照收不誤。侯平安只接了煙。

檳榔加煙,是湘南男人逃不過的不良嗜好。

侯平安和老孫等五個人是最先來的,一進來裡面又有個看著還顯年輕的女人,臉上的粉有點多,但是化妝了顯得年輕。

「快請坐,孫老師……交給你啊,你招呼好。」

這是請客的主人交權,老孫也樂得點頭,忙招呼侯平安他們坐下來。隨後老師們陸陸續續的來了,一大圓桌,連家長兩人總共十四個,讓人意外的是,連趙副校長都來了。

「有領導在,吃飯都吃的不自在。」何佳佳坐在侯平安的身邊,歪過頭小聲的抱怨著。

「有的吃就行,我吃我的,他吃他的,有什麼不自在?」

「也是啊!」

魏冉歆就在一旁笑:「大聖,待會兒喝酒不?我幫你開車,你敞開了喝。」

「不喝!」

魏冉歆就不出聲了。

上次國慶節去旅遊,大部分的時間,都是魏冉歆開車。開豪車的感覺挺不錯的。

等人坐齊了,郭老闆端起酒杯站起來。

「各位,我自我介紹一下,我叫郭令泰,郭德銘的爸爸,今天請各位來,就是熱鬧熱鬧,混個臉熟。別的不講,都吃好喝好。」

About the author

jingshenxianxiangxue:

0 Comments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