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將對女將,咱們還贏了,真好啊!」宴墨聽到這個消息之後,頓時就精神了。

「女將對女將,咱們還贏了,真好啊!」宴墨聽到這個消息之後,頓時就精神了。

2022 年 1 月 29 日 未分類 0

可是,偏偏這個時候又有人來報了:「報!來紅紅將軍陣亡!」

「你等會兒……她剛剛不是才把敵軍的葉嫣將軍斬於馬下嗎?怎麼這才這麼會兒功夫,她就陣亡了嗎?」 ,

第533章

只不過,王霞看著宋三喜掛衣服的背影。

不禁,還暗罵:沒想到,這人渣,還人模狗樣的,身姿挺拔了。

雖然和弟弟不怎麼往來,但她對宋三喜也有所耳聞。

知道他,是個人渣。

當然,容喜低價拿了她的地之後,她更恨這死傢伙。

只不過,昨晚的事情,她內心觸動挺大的。

所以,還是請吃個飯吧!

宋三喜掛完衣服,坐過來,面對面。

淡笑道:「王老師,其實不必要這麼破費的」

一邊說,他一邊拿起正宗的拉菲紅酒,很熟練的開著瓶。

王霞冷淡道:「我王霞,可不想欠人什麼人情。區區一頓飯,還請得起的。這裡,算是中海最頂級的西餐環境了,還不錯,味道也太好了。」

她故意高冷,但到最後,還是相當的興奮。

宋三喜優雅的倒著酒,「嗯,確實不錯。看來,王老師和永年哥,關係也挺好。他,瞞了我半天,都不說誰請客。」

酒,遞給了王霞,然後倒自己的。

王霞接過酒,放在一邊,「你跟崔大少,關係也不賴嘛!聽他說,你做菜,一絕,中西都會。」

宋三喜倒好了酒,放瓶子,「開胃菜,和這主菜,都我親手做的,希望還合王老師胃口啊!」

「什麼?真你、你做的?」王霞驚震不已,看了看面前的菜,搖頭,「我才不信呢!」

「無所謂信與不信。來,師生情誼,天長地久。」

說完,他舉起了酒杯。

王霞還是碰了過來,手勢也相當穩。

這是個,見過場面的女人。

玻璃杯子叮的碰了一響。

各自小抿一口。

宋三喜放下杯子,動手吃了起來。

王霞見他不說話,也懶得說。

眼前的主菜,牛排、鵝肝和河豚燒,簡直美味極了,還是先吃吧!

高級包間里,舒緩的音樂在流淌。

氣氛,稍稍有些沉悶。

偶爾,有刀叉在銀盤裡撞擊的聲音,清脆,悅耳。

宋三喜吃一陣,會舉杯,「王老師,師生情誼,天長地久。」

王霞,自然高冷著臉,點點頭,和他碰杯。

如此五回,飯都吃得差不多了。

兩個人,一杯紅酒都沒喝完。

兩個人,居然沒交流。

宋三喜,就端著。

你不說,我也懶得說,吃完再說。

王霞,心氣傲。

還有種當過宋三喜老師的架子,尊嚴心理。

她,才不想先跟他拉話題。

再說了,男人不得主動嗎? 「清風,之前的事情多謝你了,好沒有好好的感謝你。」

「飛雷神的捲軸你已經有了,我這裏還有一個忍術「螺旋閃光超輪舞丸二式」,A級的無印忍術哦.」

「要不你也拿去學習?」

「螺旋閃光超輪舞丸二式」簡化一下不就是「螺旋丸」嗎?

可惡啊,第一次上門就要送大禮,而且是完全拒絕不了的那種,無屬性無印忍術,明明是來還「飛雷神」捲軸的,看樣子……

笨蛋才會拒絕,清風根本不打算客氣。

「那真是太好了,正好把之前的「飛雷神」捲軸交由四代火影大人保存。」

清風在忍具包里拿出「儲物捲軸」,把裏面的飛雷神捲軸取了出來,遞給了波風水門。現在裏面還有一個卡卡西送的「千鳥」以後找機會也要還給他。

波風水門接過,隨口問了一句:「已經完全學會了嗎?」

這句話真的有點扎心,已經過了好久,還是只能感受到「空間波動」,至於下一階段的「空間印記」到現在沒有什麼進展。

「學會還早的很呢,結出獨屬於自己的「空間印記」,真的是太難了。」

水門的臉上沒有絲毫意外,還是那溫暖的笑容。空間忍術如果很簡單就能學會就有鬼了,當初他也是學了好幾年,才形成的「忍愛之劍」。

能感受到「空間波動」說明是有空間屬性的天賦,至於什麼時候能形成獨屬於自己的「空間印記」就真的只能看緣分了,緣分不到的話,一生都形成不了。

水門把「飛雷神」捲軸放在身後的書架上:「做到這一步已經很有天賦了,接下來就只能慢慢習慣,終有一天你會學會的。」

清風點了一下頭,看着波風水門。

心中已經開始催促了,快把「螺旋閃光超輪舞丸二式」拿出來,這種一直搓到結局的丸子,能學到手肯定不能放棄。

波風水門好像已經看到清風的急切,也沒有繼續賣關子,直接就拿出了一個捲軸遞給了清風。

「「螺旋閃光超輪舞丸二式」簡稱螺旋丸,有些地方和「飛雷神」是一樣的,全靠自己的悟性,和勤奮的修鍊,因為是無屬性忍術,對自身查克拉控制的要求很高,做好心理準備吧!」

清風迫不及待的接過,直接坐在一旁打開捲軸開始用寫輪眼「複製」下來,捲軸什麼的,閱完就歸還,之前「飛雷神」和「千鳥」仍在床底下差點就忘記這件事了,這種錯誤絕對不會再犯第二次。

富岳和水門聊的相當開心,鼬就像一個擺件,一動不動。

清風安靜的記錄,這個捲軸記載的只有查克拉運行方式,修行方法,和最終達到的形態。

而且還有加入別的屬性的設想。

根本沒有心思去聽富岳和水門聊了什麼,等到全部記下來之後,他們已經開始到了「喝茶」環節。

「怎麼樣,這個「螺旋閃光超輪舞丸二式」很厲害吧?這可是我自創的忍術哦!」

「確實很厲害,無印瞬發,還有繼續改進的空間,比如能脫手攻擊……」

說道這裏清風突然沉默了一下,脫手攻擊,那不就是扔「手雷」嗎?扔一個「丸子」炸一片,後面簽約一個能載人飛行的鳥,躲在高空扔「螺旋丸」那不就是無敵了……

突然想起來忍界確實有這麼一號人物,「藝術就是派大星!」好好的未來的「土影」不做,偏偏被「鼬」吸引,加入到忍界天團,之後就是躲在高空扔炸彈,然後就沒有然後了……

兇手就在客廳里,而且還在美琴懷裏抱着。

幫凶就在旁邊。

只能說二柱子兄弟倆害人不淺,宇智波的悲劇不會發生,就能間接的拯救很多人,這更加深了清風想要「拯救」宇智波的想法。

「清風,你說的沒錯,脫手攻擊,我已經有了設想,加入「風屬性」查克拉,理論上是有可能把「螺旋閃光超輪舞丸二式」投擲出去……」

聽水門一直說「螺旋閃光超輪舞丸二式」,清風的尷尬癌都快犯了,而他甚至還對這個名字洋洋得意,想讓別人誇讚他的取名天賦,清風只能在心裏默默吐槽一句:「取名這種事情永遠不會有人誇的,死了這條心吧。」

很遺憾的是清風知道「螺旋丸」單純的加入「風屬性」變化,就是S級禁術「風遁-螺旋手裏劍」,也是不能投擲出去的,想要投擲出去,必須要學會「仙法」。

「仙法·風遁-螺旋手裏劍」才能做到扔出去。

等等,波風水門好像會仙法啊?還是秒開的那種,哦,那沒事了。

「我目前只有火屬性和雷屬性,至於風屬性變化,可能要等好久才能學會……而且現在螺旋丸都還沒學會,說這些會不會太早了?」

「那沒關係,「螺旋閃光超輪舞丸二式」這種忍術,就算是笨蛋經過勤奮刻苦的修行,也是能掌握的。」

這句話清風不知道怎麼接,「就算是笨蛋也能學會……」只能告訴自己水門這話說的是一個名為「鳴人」的笨蛋。

萬一以後真的學不會就尷尬了。

「好的。」

附和完以後,清風就把這個「螺旋丸」的捲軸還給了水門,放在自己這裏實在不安全。

「對了,上次你用的那個「超級治癒保命必備神仙丸」是在哪裏得來的?」

「超級治癒保命必備神仙丸」??清風稍加思索,得出結論,水門說的應該就是他自己搞的那個「秘制兵糧丸。」

果然沒人能拒絕查克拉急速恢復的藥丸,波風水門作為第一個吃到「秘制兵糧丸」的忍界中人,對效果一定有清楚的認知,知道藥效的強大。

關鍵時刻,還是要拿那個做醫生的爺爺出來頂缸。

「那是在爺爺留下的藥店裏找到的「秘制兵糧丸」,已經放了好久,之前吃了一次,發現效果出奇的好。」

波風水門臉上出現罕見嚴肅的表情。

「清風,那種「秘制兵糧丸」還有嗎?如果還有的話,就不要擅自服用了,如果願意交給村裏研究一下,能復刻出來,木葉村將會更加強大。」《陸細辛》第1085章 成思韓的臉上猝不及防被打挨了一巴掌,直接從座椅上跌坐在了地上。

嘴角滲出了血跡。

她驚恐地大叫一聲,條件反射地從地上爬起來。看著這室內的每一個角落。

兩個小丫頭睡得正香,她這一聲尖叫也沒能讓她們醒來。

「是誰在打我?」她看著空曠的屋子,感覺自己要崩潰了,蹲在地上嗚嗚嗚地哭起來。

小小的眼睛閃了閃,海月其實也已經醒來。

但是二人一動不動,彷彿仍然在沉睡。

門外的保鏢沒了動靜,連坐在客廳的少年也沒有聞聲趕來。

成思韓的雙腿不能移動,似乎灌了鉛一般。她看見牆壁上忽然多出一道門,若隱若現。

她喘著粗氣,看著門「吱呀」一聲打開,一個黝黑的男人光著膀子,卷著褲管兒從門裡走出來。臉上漲得通紅,應該是剛喝醉酒。

About the author

jingshenxianxiangxue:

0 Comments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