戴明在與朱竹清、小舞進行了一番親密接觸后,三人就準備吃午餐了,並沒有在進行過多的交流。

戴明在與朱竹清、小舞進行了一番親密接觸后,三人就準備吃午餐了,並沒有在進行過多的交流。

2022 年 1 月 27 日 未分類 0

畢竟時間上可能有些來不及。

吃完午餐后,戴明與小舞也是從朱竹清的口中得知了此次關於入學考試的相關內容。

武魂殿掌管史萊克學院的目的,一個是儘可能的掌握斗羅大陸的頂尖人才,另一個就是為了遏制異界的入侵。

世界意志蘇醒后,在烏索城、星羅城、星斗大森林核心圈放置了三塊世界之石(並不是只有三塊),用以壓制異界通道的出現。

但壓制並非沒有損耗,所以就需要斗羅星的住民來幫助世界緩解壓力。

通過入侵其它世界,完成世界意志分發的任務;或者戰勝其他世界的入侵者,吞噬、合併其他世界,來增加斗羅星的世界之力,進而反哺斗羅星的原住民,增加原住民的實力,從而進一步對其他世界發起進攻。

周而復始。

執行任務也並不是沒有獎勵,相反的世界意志的獎勵十分豐富,不僅可以提升已獲取魂環的年限,甚至還可以促使你的武魂進行升級!

當然了一切都需要你做出相應的貢獻。

也有人對世界意志的做法持反對態度,但經過了現實入侵和血的教訓后,人們明白了:沒有人關心弱者,只有強者,才有資格將道德。

世界意志所作的一切都無關對錯,只是為了生存而已。

而戴明他們將要面臨的入學考試,就是世界意志為他們準備的第一次試煉。

第一次試煉的難度,沒有人知道究竟有多難,或者多簡單,反正只是遵循着一個道理:強者生,弱者死,強者更強,弱者只是強者的墊腳石。

而根據史萊克學院兩年來得出的數據,只有魂力等級達到35級,且魂環配比為黃、紫、紫以上的參加者,通過率才勉強達到70%。

這也是史萊克學院的招生標準為何如此之高的原因。

戴明三人在做好充足的準備后,朝着【世界廣場】趕去。

……

戴明三人花費了近半小時的快速步行,【世界廣場】終於到了。

【世界廣場】就位於星斗大森林的邊緣。

巨型。

戴明從來沒有見過如此大的廣場。

在廣場的中央,有一塊泛著青色光芒的巨型石頭。

戴明的直覺告訴他,那就是世界之石。

廣場中已經有了許多人,甚至還有許多平民的存在!

果然,世界的侵蝕加重了,都需要平民來為世界的延續盡一把力。

不過其實也正常,大量的平民湧入,可以極大程度的干擾異界的判斷水準,方便真正的參加者完成任務。

戴明搖了搖頭:不知道這些平民中,能不能有十分之一的人完成任務,成功回歸啊。

除了平民,甚至其中還有一些穿着史萊克學院服的人。

畢竟,在學生之間有傳言,與參加第一次試煉的人進行試煉的話,難度會稍微下降一些。

戴明還看見了寧榮榮,她正被數個黑衣男包圍着,一臉嫌棄的看着周圍的眾人。

甚至還在一個角落看見了唐三。

戴明看着唐三,眯了眯眼:「希望不要跟他分到一組,不過分到一組也可以,直接砍了他算了。」

除此以外,戴明還發現了七寶琉璃宗、昊天宗還有藍電霸王龍家族的人。

果然,為了變強,什麼仇恨都是虛假的,只有利益才是真。

與此同時。

一陣機械轉動的聲音傳來。

戴明轉過頭,發現一群穿着魂力機甲的戰士來到了廣場中。

共計十五架魂力機甲。

戴明隱隱感覺,這十五人所散發出來的魂力,能壓過廣場內聚集的上萬平民。

「審判者小隊!」

廣場內的民眾們不由得高呼出這一崇高而讓人敬畏的名字。

就連史萊克學院的學員都用羨慕的眼神注視着他們。

他們是這個世界的中堅力量,他們是鎮壓異界的真正希望。

【審判者印記】是他們的身份象徵。

穿在他們身上的魂力機甲,看似沉重,實則輕便而合身。

騎士們並未佩戴頭盔,而是戴着一張包圍整個臉部的面具。

十五名機甲騎士圍繞在廣場周邊,等間距站立,將廣場完全封鎖。

為首的一位機甲騎士抽出其腰間的光刃佩劍,可見其劍身散發着刺目的白光。

光刃直指天空。

從面具下端發出的雄渾之聲,覆蓋整座廣場。

「試煉即將開啟……所有非試煉人員迅速離場!」 第2851章

她是真接受不了這樣的結果,明明那麼想要救的人,她卻成了利刃傷到他。

慕安安將雙手抱住頭,將臉埋了下去。

嘴裡不斷呢喃,「我不想的,我終究還是對自己太自信了,我太過自信害了他,我以為我自己多了不起,其實我就是一個垃圾,害了他的垃圾。」

此刻的慕安安看上去,是脆弱的,卻也有幾分瘋狂。

好似一個得了失心瘋的人,正在一遍遍的重複著她無法接受的事實。

克里斯王爵給她遞了一張紙巾。

「喬西公主,你現在有辦法暫時冷靜下來,聽我說幾句嗎?」

慕安安不為所動。

克里斯將慕安安抱著頭的手拉下來,將紙巾放到她手心內。

「現在,傷心難過都是浪費時間,宗政御生命在倒數,現在最要緊的就是跟病毒搶時間,救人,不是嗎?」

克里斯的這句話突然激到慕安安。

她整個人僵了下,隨即抬頭看著他。

下一秒,慕安安接過紙巾,沉默而緩慢的擦掉臉上的淚漬。

在擦眼淚的同時,慕安安也在調整自己的情緒,將那些內疚、不理解、難過等所有情緒都收藏起來。

她問,「你想說什麼?」

克里斯王爵見慕安安這麼快把情緒收斂好,心裡是有欣賞的。

他坐在慕安安身邊,「還記得我之前跟你提過的雅典娜學院嗎?」

「記得,然後呢?」

「其實,我之前就是在雅典娜學院讀大學的。」

這個信息,慕安安是知道的。

她曾讓羅森調查過。

而此時慕安安沒說話,在等克里斯吐露。

「在我就讀期間,我曾經參加過一項實驗。」克里斯轉頭看著慕安安,說:「是關於活人換血的。」

慕安安聽聞當即呼吸一窒,盯著克里斯。

克里斯繼續說:「實驗的具體內容,是對一個健康人和一個患有血液病的人,進行現場換血實驗手術。」

禽獸!

慕安安在心裡啜罵。

但明顯上沒表露出任何,而是冷靜詢問,「結果呢?」

「結果就是,原本患有血液病的人,成功恢復健康,就跟正常人一樣,生存了下來。」

「另外一個原本健康的人呢?」

「死了。」

雖然對這個答案早有預料,但慕安安在親耳聽到,還是感覺心裡被衝擊了一下。

她默默攥緊了拳頭。

克里斯繼續說,「這就是一命換一命的實驗。」

慕安安沒回答。

作為一名醫生,慕安安敬畏任何生命。

更無法理解,這樣一命換一命實驗的存在。

這種以付出生命為代價的救人方式,真的是在救人嗎?

難道被犧牲掉的那個生命,就不是生命,就不需要被救?

思及此,慕安安脫口而出道:「為什麼雅典娜學院會進行這樣的實驗?患有疾病的人重獲新生了,那原本健康的人,就活該犧牲嗎?」

克里斯王爵的臉色,在這昏暗的房間里,顯得更加晦暗不明。

讓人一時間看不清楚,他臉上真正的表情。 「爸爸!啊!爸爸!你好厲害!」

懷裡的女人纏繞在身上,雪白的胴體如同水做的,柔軟無骨,嘴裡胡亂叫著驚世駭俗卻對於她來說家常便飯的話語。

麻生次郎非常滿足。儘管這個女人愚蠢且膽小,不堪大用,但她已經被調教成了令他滿意的形態。

現在他雖然生活上不需要女人照顧,但卻有點離不開她了。

重重地躺在床上,身旁的女人長出一口氣,聽起來很滿意的樣子。

實際上也就幾分鐘而已,但對於他的年齡來講,已經能在吉尼斯世界紀錄上留一筆了。

可是躺下來后,他又陷入了莫名的惱怒當中。

About the author

jingshenxianxiangxue:

0 Comments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