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切太過巧合了。

一切太過巧合了。

2022 年 1 月 27 日 未分類 0

「巫蠱秘術?」

王昊聽到這幾個字,不禁皺緊眉頭。

自己拜師十年,還沒離開過宗門,怎麼就有人用這種卑劣手段來對付自己了?

王昊覺得有點委屈。

我只是個修為粗淺的鍊氣弟子啊!

值得他們動用這麼高深的手段嗎?

連神識外放、御劍飛行都做不到的王昊,感覺氣抖冷。

……

「凌清雪,你明知道對方想要王昊的毛髮和血液,是準備動用巫蠱秘術害人……」

「你還是實施了計劃!」

「這是殘害同門啊!」

周恆看着凌清雪,語氣冷然開口。

殘害同門,尤其目標還是王昊這種長老親傳弟子,在恆水仙宗來說,絕對是大罪。

廢去修為,送到靈石礦山挖一輩子礦,已經算是仁慈懲罰了!

更殘酷的處罰,自然就是身死道消。

「弟子知錯,請掌門責罰!」

凌清雪低頭認錯。

周恆不知道,此時凌清雪的大部分本體,已經離開恆水仙宗山門範圍。

即便這具人族分身被殺,她也可以保留大部分修為和生命力,不受影響。

這便是凌清雪「留下認錯」的底氣——她這具分身不怕死。

這時,陳玉華咳嗽兩聲開口了:

「咳咳……掌門師兄息怒啊!」

「清雪她這不是懸崖勒馬,向我自首了嘛!」

「而且王昊師侄也沒受到傷害,清雪頂多算是犯罪未遂。」

「看在她戴罪立功的份上,掌門師兄怎麼也得網開一面吧?」

陳玉華不像之前那麼義憤填膺了,語氣也軟下來了。

「哼,現在不大聲嚷嚷了?」

「翅膀硬了,還擱這跟我玩心眼,耍下馬威?」

周恆是個記仇的人,心裏還惦記着陳玉華之前剛來乾元峰時的潑辣模樣。

「嘻嘻,掌門師兄大人有大量……」

「我那不是怕您氣在頭上,不能秉公處理嘛!」

陳玉華賠笑說道。

看到這一幕,凌清雪內心一陣陣感動。

長達二十年的相處,凌清雪知道陳玉華其實是個心高氣傲的女人。

陳玉華身為宗門長老,雖然會執行周恆的命令,但極少給周恆好臉色。

現在為了給凌清雪求情,居然對周恆委曲求全……

曾經寄以厚望的天才弟子,居然是卧底在宗門的異族人,還想要殘害同門……

這樣的人,如果是其他主峰的弟子,肯定會被陳玉華唾棄。

可想而知,陳玉華現在是什麼心情?

凌清雪此時才明白,她的所作所為,傷害最深的人,就是陳玉華。

周恆也了解陳玉華的性格,看到這一幕,不禁有點觸動。

師妹,你這又是何苦呢?

「師侄,你覺得要怎麼處置她,說說看法吧!」

周恆看了眼王昊,詢問起受害者的意見。

凌清雪此前接受過幾次【羅網】組織發佈的任務,雖然也損害了宗門利益,但罪責不是特別嚴重。

性質最為惡劣的,還是最後一個任務。

所以,王昊的處理意見很重要。

陳玉華想通這一點,不由把目光轉向王昊,神情有點緊張。

但她卻沒有開口求情……

一是因為,王昊是晚輩弟子,陳玉華拉不下這個臉。

其次,王昊是炎無月的徒弟,陳玉華跟炎無月是死對頭!

凌清雪倒是臉色平靜,她已經準備承擔一切後果。

「我只有一個要求。」

王昊坦然開口,「把那個屬於【羅網】組織的古鏡法寶給我,其他事情我不管。」

這個回答,讓周恆、陳玉華、凌清雪都有點意外。

那個古鏡法寶肯定是要上繳的,但王昊要來幹什麼?

隨即,周恆第一個反應過來:

「師侄,你是想繼續『完成任務』,釣出發佈任務的幕後黑手?」

王昊點頭。

他是個缺乏安全感的人。

眼下不知道被什麼人給盯上了,最穩妥的辦法,自然就是藉助【羅網】組織任務這條線索,順藤摸瓜,把幕後黑手救出來,永絕後患。

不然的話,王昊以後連道侶都不敢處了,誰知道對方會不會是居心叵測之人?

「我覺得可以。」

「以你的修為,肯定不怕那個不敢見光的小賊!」

周恆對王昊信心滿滿。

王昊一陣慚愧,他準備請炎無月出手幫忙的。

金丹期以上的資深修士,保命手段繁多,王昊境界不夠,就算髮現目標也不一定能追得上。

打草驚蛇之後,再想找到對方可就難了。

還是請師尊出馬比較穩妥。

當然,這種話不用向周恆解釋太多。

周恆見王昊「默認」,不由露出會心微笑,真不愧是天才弟子,性格就是穩重!

「凌清雪,你聽到了嗎?」

「戴罪立功的機會來了。」

「把那個法寶交給王昊師侄,再教會他使用,可以減輕你的罪責。」

周恆吩咐凌清雪做事。

凌清雪自然沒有意見,把那面古鏡交給王昊,連同使用法訣也傳授了。

古鏡法寶的使用方法,跟普通傳訊靈符差別不大,王昊很快就熟練掌握,然後他暫時把古鏡收了起來,等待凌清雪的處理結果。

「掌門師兄,清雪她天賦頗高,人身骨齡才26歲,就有金丹初期修為,我希望師兄能特赦她,讓她保留仙盟大比候選人身份……」

陳玉華向周恆提出條件。

周恆眉頭緊鎖,語氣不滿:

「師妹,你這個要求有點過分啊!」

「我知道你疼愛這個弟子,但宗門有宗門的規矩……」

「她做的這些事,也許罪不至死,但也觸及宗門底線了……」

這時,陳玉華忽然舉起一根手指頭,凝視周恆,沉聲傳音:

「100萬靈石!」

「掌門師兄,我願意繳納100萬靈石罰款,換取宗門對清雪的寬大處理!」

聽到這話,周恆眉頭瞬間舒展了不少:

「聽師妹這麼一說,我覺得她還是有機會挽救一下的……」 嚴雅莉趴在沙發上,側著臉看著葉飛,她的臉頰紅透了,像個熟透的蘋果一般。

「你快開始啊,下手輕點。」

嚴雅莉把腦袋埋進沙發里,聲音宛如蚊子聲一般小,拖的時間越久,她就心跳越快。

葉飛看到嚴雅莉這副樣子,便是覺得好笑,對於葉飛來說,現在的他早就不是曾經的他了,年輕的時候血氣方剛,現在可是坐懷不亂,定力很強的。

「告訴你個好消息,我現在的醫術比以前更高超,你的寒症不需要全身按摩,並且也不需要以後天天治療,只需要你撩開肚子上的衣服,我半個小時就可以治好你了。」

葉飛對著嚴雅莉說著,嚴雅莉有些詫異的看著葉飛,她沒想到葉飛沒有藉機佔便宜,就算是天天按摩,按摩個十天半個月的,嚴雅莉也不會發現的,沒想到葉飛這麼坦誠。

「嗯,好。」

嚴雅莉翻過身來,直接解開腰間的裙子腰帶,她輕輕的撩開衣服,露出她雪白的肚子,葉飛手指一番,八根銀針出現在手中,葉飛直接在嚴雅莉的肚子上扎針,手指偶爾碰到嚴雅莉的肚子,指尖的柔軟讓葉飛內心蕩漾。

葉飛順著銀針輸入真氣,嚴雅莉閉著眼睛,感受著銀針之上的溫度,那八根銀針不斷的發燙,順著她的血液朝著她的五臟六腑而去,葉飛的雙手懸浮在八根銀針之上,八陽針的效果在加上葉飛的真氣,效果不知道比以前好了多少倍。

在十年前,葉飛給江月治療的時候用的是內力,如今內力變成了真元,效果自然好,八根銀針在不斷的顫抖著,每一根銀針都在變成導體,連接著葉飛和嚴雅莉。

「好熱,好熱啊,八根銀針發燙了。」

嚴雅莉感覺自己肚子上的八根銀針溫度已經到了三十五度,並且溫度不斷的上升,她輕呼一聲,怕出現什麼問題。

About the author

jingshenxianxiangxue:

0 Comments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