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晨。

清晨。

2022 年 1 月 26 日 未分類 0

江南的商界各族,便已經探查得到了白氏集團的動態。

一時間,江南各界,猜測議論紛紛。

所有人都在猜測,這白氏集團,為何要突然調動大批量保安,保護白氏集團?

莫非,這白氏集團,即將遭遇強敵??

一時間,所有人,都想到了……那個瘋子。

秦蒼穹。

聯想到,白氏集團與秦蒼穹的種種淵源。

所有人,似乎……都隱隱猜到了什麼。

這白氏集團的前身,叫做穹頂集團。優質免費的閱讀就在閱書閣『』 下午的時候,凌耀耀趁著任曠空閑,到他辦公室跟他聊了下苗圃這個項目的進度,順便說了過兩天就會搬走的消息。

任曠委婉表達了些許挽留之意,但見凌耀耀笑著應付過去,也沒多講,倒是認認真真的了解了下正事。

說的差不多了之後,任曠不免問起這個項目目前還有沒有什麼需要政府這邊幫忙的地方?

金渚鎮對這項目很看重,不在對整個鎮子開放的主項目之下。

這點凌耀耀很清楚。

也不全是因為這子項目是鎮上提出來的,主要是苗圃如果真的發展好,迎合了目前正在飛快壯大的花卉市場,是一個細水長流的行業,可以持續的為鎮子的發展輸血,且留下青壯,保持整個鎮子的活力。

這對於目前的金渚鎮來說非常重要,畢竟全鎮的開發,搞得再好,也只是一條路。

再加上苗圃這個,用政治一點的話來講,就有兩條腿走路的希望,更穩,也更遠。

所以,凌耀耀只稍微吐露了一些對孔小雀狀況的擔憂,任曠就會意的表示,他會跟鎮里商量,以金渚鎮的名義,與星岩進行溝通。

得到這個許諾之後,凌耀耀暗鬆口氣。

她自己雖然也能直接跟許婭彙報,但畢竟也是被牽扯進去的當事人,親自去說這事兒,很難不被懷疑是公報私仇之類的。

倒是任曠去講,那就是公事公辦。

任曠的動作非常快,當天傍晚的時候,就跟許婭通了個電話,委婉表達了自己對孔小雀會不會被個人情緒影響工作的擔心。

許婭顯然不清楚這些晚輩們的事情,她先是給孔小雀打了包票,表示星岩很重視苗圃項目,之所以選擇孔小雀,孔小雀的專業素養絕對沒問題的。

安撫完任曠之後,許婭放下電話,微微皺眉,爾後立刻打了幾通電話,了解大概的情況。

她最後一個電話是打給凌耀耀的:「小凌,聽說你跟孔家女孩子有些誤會,還在鎮政府的宿舍里鬧起來了?這麼大的事情,怎麼都沒跟我說?」

「許總,這的確是一場誤會。」凌耀耀對許婭的來電並不意外,孔小雀現在是自己的下屬,有人跟許婭告狀,許婭當然要來問她,更別說,這場風波,凌耀耀本身也被波及到。

她很平靜的描述了事情的來龍去脈,「因為當時並沒有爆發實質性的衝突,而且小雀也被她哥哥拉走了,我想這件事情應該到此為止,沒必要再擴大,所以就沒有說。」

許婭語氣有點責備:「但你現在住的地方,就決定了這件事情有帶來不好影響的可能。」

「是的許總。」凌耀耀態度很好,「是我考慮不周。」

「這件事情客觀來講,不是你的錯。不過你也知道,政府那邊現在對你負責的這個項目的看重,所以以後發生類似的事情,還是儘早彙報的好。」許婭聽了這話,緩和了點,說,「好了,我會跟孔小雀溝通的,你早點休息。」

放下這個電話后,許婭十指交叉,在辦公桌后靜靜坐了會兒,才撥打了一個號碼。

至於凌耀耀,通話結束了,她也就心平氣和的等結果。

許婭應該猜到,任曠那邊,是她攛掇的。

不過這沒關係,倒不是凌耀耀會指望許婭體諒自己的難處,而是因為這個做法雖然看似擺了孔小雀一道,卻也的確是為了項目的考慮。

資本家么,利益才是最重要的。

其實也不只是對資本家來說,對凌耀耀而言,自己的前途才是最重要的。

她不是孔小雀,沒那麼多風花雪月的想法,只想好好工作,早日升職加薪迎娶高富帥。

想到這裡,凌耀耀平靜的打開了一張面膜,開始今日份的護膚。

不過,讓她意外的是,到了孔小雀說要來報道的時候,這女孩子竟然還是來了。

而且對凌耀耀的態度很是正常,就好像兩人之間從來沒有發生過什麼尷尬一樣。

凌耀耀吃不准許婭的想法,就也好像什麼都沒發生過一樣,神色自如的跟她打了招呼,又介紹了自己這個項目組的人認識。

總之這個開局跟普通入職差不多,風平浪靜。

等回到自己辦公室坐下,凌耀耀才找任曠打聽情況。

任曠告訴她:「我們找人打聽過孔小雀的情況,的確是非常專業的人才。而且星岩那邊保證她很專業,不會因為一些個人的原因,影響到項目。」

「畢竟是許副總親自保證的,現在項目也還不是非常重要的時刻,沒有那麼急,總要給點面子。」

言外之意,在許婭的保證下,孔小雀有了一個觀察的機會。

只要她接下來的表現足夠專業,那麼還是繼續留用。

「原來是這樣。」凌耀耀點了點頭,孔小雀肯幹活就好。

她就怕這妹子過來是占著專業技術人員的位子搞事情,影響項目的。

只要孔小雀願意做事情,那就沒事了。

於是凌耀耀覺得,孔小雀剛才表現的好像兩人從來沒衝突過一樣的姿態,還是挺默契的。

的確,又不是什麼光彩的事情,幹嘛表現出來讓外人知道?

就這樣吧,以後權當啥事沒有,該幹嘛幹嘛。

辦公樓確定之後,整個項目的推進快了很多。

沒多久,就進行了一個比較全面的苗圃土地範圍踏勘。

這一步主要是全面了解一下這個苗圃栽培土地的現狀、地勢地形、土壤水源、交通環境還有周圍的自然環境等等客觀條件。

同時也要根據現場的情況,考慮一些能夠因地制宜的改善之類。

接下來就是測繪,緊接著便是土壤管理……這裡面的每一步,說實話,外行人也稍微能夠看懂一點。

但終究不如孔小雀這種專業人才來的周密細緻。

而且很多地方,不是孔小雀提出來,哪怕凌耀耀這種從小看著爺爺奶奶賣花的人也完全想不到。

這麼一番忙碌下來,凌耀耀也看出來,孔小雀在苗木園藝這方面,專業知識掌握的的確非常紮實。

而且她優渥的出身,讓她在大學期間,有的是實踐的機會,甚至就在踏勘的過程里,孔小雀隨口就能說出幾個知名大苗圃的情況與經驗,這些都是她當初上學的時候,通過家裡關係去實地實習或者了解過的。

換了普通專業的學生,根本不可能有這樣的條件。

意識到這點后,凌耀耀深深的贊同冉羽君:這妹子,什麼都好,怎麼就是在感情上想不開?

想到這事兒,凌耀耀忽然想到,自己之前打算跟宋恩煦說清楚的,但因為太忙,結果轉頭就忘記了。

不過,宋恩煦的送飯,也沒持續幾天,就被她回絕了。

主要是她忙著跟新到的下屬們打成一片,那一起吃飯當然是重要的社交場合,自然沒空去享受宋恩煦的單獨投喂。

「所以我覺得我拒絕了也是應該的,你看我根本不適合談戀愛。」這天總算有了半天的空,凌耀耀給冉羽君打電話,忍不住自我吐槽,「我這段時間做夢都是土壤配比、害蟲抽樣、防治措施……別說宋恩煦了,我連你都想不起來。」

「至少目前,我跟誰談戀愛都是作孽。」

冉羽君有點心不在焉:「不談就不談吧,反正好好工作肯定沒錯兒……對了,小雀最近怎麼樣?」

「她很好啊。」凌耀耀說,「其實我覺得她這段時間也很享受,盡展所長嘛。不過累是真的累,天天跑場地,還要四處採樣……唔,我們都黑了點。」

閑聊了幾句,冉羽君想起來一件事情,告訴她:「我最近聽到了一個八卦,跟你前東家有關係。」

「老鄒總情況不太好,鄒家似乎做好了最壞的打算。」

「然後,好像他們對於老鄒總的遺囑很有些爭議。」

「最近鄒家大宅進進出出了不少人,我上司的上司也去湊了個熱鬧,說小鄒總跟鄒宇父子已經完全不說話了。」

「甚至最近一次他們同場,還差點發生肢體衝突。」

「要不是小鄒總的司機反應快,鄒宇就要當眾推搡小鄒總了……最後還是孔董出來圓場,才把這事情過去。」

「小鄒總也不容易啊。」凌耀耀隨口感慨,「豪門水深。」

「老鄒總這個年紀去了,遺囑還不清晰,她接下來估計更難。」

她對小鄒總還是有好感的。

畢竟是第一個首肯了她對金渚鎮方案的人。

可惜這位新登基的二代掌門人倉促上位,地位不穩,身陷高層爭鬥之中,自顧不暇,更別說保住看好的項目。

想到金渚鎮這項目的一波三折,凌耀耀微微搖頭,沒再繼續下去。

她正要跟閨蜜聊點別的,手機卻又響了起來,一看,是徐璇打過來的。

都這麼久沒聯繫了,幹嘛呢?

凌耀耀想了想,還是跟冉羽君說了聲,接通了。

「耀耀。」徐璇的語氣聽著很是疲憊,她也沒等凌耀耀開口,就急急的問,「你看到安安了嗎?」

「安安有沒有去找你?」

「凌安安?」凌耀耀愣了愣,說,「沒有。」

而且,「他為什麼要來找我?」 李菲菲跟冥王一前一後的從宿舍樓往操場走,而目睹這一切同學們也都在私下紛紛議論他們兩的關係,更有甚者猜測他們兩個是早就在一起了,只是礙於教官不能和學生戀愛才沒有公開.也有甚者猜測是李菲菲故意粘著教官,教官耐不住李菲菲長得好看,又會撩.總之,各種謠言滿天飛.

「呸,真不要臉,你聽見他們說什麼了嘛李菲菲跟教官好了,我就說上次食堂李菲菲就是嫉妒教官對夏伊好,才故意的.」李小男義正言辭的說道.

「不會吧,教官怎麼能看上她呢.」陳伯易想也不想就反駁道.

李小男」呸」了一聲,露出一個詭異的笑容,她清了清嗓子然後看着陳伯易問道:」那麼請問,為什麼大家都看見李菲菲跟教官在一起,在這說明什麼再有你說他們沒有在一起,如果沒談戀愛,那麼請問,為何教官不去找別人,為什麼只找李菲菲呢」

夢如嚼著小熊軟糖一臉無奈的對夏伊說道:」她兩個是小學生嗎,怎麼一湊一塊就在鬥嘴呢教官有沒有跟李菲菲在一起這還不清楚,要是李菲菲跟教官在一起了,它尾巴不帶翹上天了,各種炫耀啊,那她還嫉妒你夏伊幹嘛啊在這分明不就是李菲菲死氣擺列纏着教官嗎,說不定啊又以什麼東西來引誘教官,像教官這種人,那會看不出李菲菲的意圖,怎麼可能會給這種心懷不軌的人留半點機會.」說完又是一臉嚴肅又認真的表情.

夏伊倒是很詫異,這個每天看起來有點神經大條有愛吃的夢如,看人倒是挺有一套的,一眼就發現了兩人的關係,看來以後看人真的不能只是看她的表面,說不定有時候會給你意想不到的驚喜.不過她又很慶幸,幸好夢如是自己的朋友.如果也和自己站在對立面的話,這種看似最漫不經心的,實則思路清醒的人往往會讓人忽略她,然後在你危機時刻再給你最致命的一擊.

冥王隨着李菲菲走到操場休息區.冥王沒有過多等待就問道:」你到底想跟我說什麼」不帶有絲毫的感情.

李菲菲本想趁著沒人兩人可以有更多的交流,但是沒想到他會這麼直接的問自己,李菲菲還是裝作一臉無辜的天真樣說道:」我沒有教官,我只是很喜歡你,我從第一眼見你,就喜歡上了你.」

「夠了,」沒等李菲菲說完冥王就打斷了她的話,冷哼一聲,說道:」你又想耍什麼把戲,如果你想說的就是這個,那不必了,我可以很負責任的告訴你,我不喜歡你,而且我最討厭跟我耍心眼的女人了.」』

李菲菲沒有罷休,反問道:」你不喜歡我,你喜歡誰,是夏伊嗎」

冥王臉色大變,他霍然起身,盯着李菲菲問道:」是誰跟你講的,跟我喜不喜歡夏伊跟你有什麼關係,不過,我很好奇,你把我騙過來,就是想告訴我這個」

About the author

jingshenxianxiangxue:

0 Comments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