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徐倩。后打飯,二班徐懷寶突然說我可以,我莫名其妙,后他說兩班只我一

有徐倩。后打飯,二班徐懷寶突然說我可以,我莫名其妙,后他說兩班只我一

2022 年 1 月 26 日 未分類 0

人做出,問我怎麼想到,我才恍然,笑笑,卻感到了滿足,二班人想必也知,

汪群乎?后尤學忠亦云,我當然高興。可我卻想得不是自己學習真如何(因我

對數學無興趣),卻是想著別人知道,為什麼?

中午看了《福建青年》,突然間獲益非淺,使我對人生有了新的看法,對徐倩

亦改,我想現在不管,不能想得簡單,搞好學習,將來。。。食堂忽見徐倩,

突然覺得過了,貌乎非也,原來是才華和性格,嗚呼!徐倩耶,非耶? 第1142章

在第二段視頻播放時,宗政嚴便將目光從小珍身上移開。

第二段視頻是小珍衝上去把資料塞到慕安安懷裡,告訴她把資料送到教導室去。

第三段視頻,慕安安把文件放到急診台上。

三段結束,現在又是一段沉默。

但現場這種沉默,跟之前等錄像監控又完全不一樣。

之前是讓人莫名,各種情緒都有的沉默。

但這次,是完全壓抑感。

而讓整個空間陷入這種感覺里的男人,此時正靠在沙發上,面容冰冷。

目視前方。

慕安安坐在旁邊,低眸看著七爺放在沙發上的手,想著去勾,可不敢。

這個男人生氣了。

非常生氣。

慕安安抬頭偷看他,試圖想說話。

男人伸手,捏著慕安安下顎,把她視線移開。

慕安安:……

宗政嚴目光正兒八經的放到小珍身上,他抬起手,食指指著小珍,「小珍……你叫小珍,?」

「嚴,嚴……我,我知道我騙了你,可,我可真喜歡你,我……」小珍有點語無倫次,「我,我這件事我可以解釋的,是……是慕安安!」

慌亂下,小珍把矛頭指向了慕安安,「全都是她,從她來急診科實習開始,她就搶走了我的位子。原本我才是郭愛華醫生最器重的學生,可是她一來,郭愛華醫生竟然直接讓我到門口去記錄,而不是坐在她身邊!

郭愛華醫生更是在上班期間全程帶著她,甚至連鄭承教授的機會都是她搶我的!」

小珍一開始很害怕,可說到最後,這些指控是越來越大聲,也越來越底氣,說話也順暢了下來。

慕安安蹙眉,「我沒搶過你的機會。」

「你有!」小珍突然瘋了一樣喊起來,「從小到大,我家境就不好,家裡有個弟弟,什麼都是弟弟,就連醫學院都是我爭來的。我好不容易努力到今天,可憑什麼她一個慕安安,就搶走了我的一切?」

「憑什麼憑什麼啊,她還那麼囂張,那麼有底氣,那麼自信,她憑什麼自信,不過就是有一個好背景而已,了不起嗎?」

「有錢又有魅力的富二代,喜歡她,給她送花送餐品,出盡風頭,還拿了別人得不到的機會。」

「她就是那種,天生好命好運氣,有一個好背景,稍微努力一下就什麼都可以得到,她的存在對於我來說,就是時時刻刻告訴我,我這種沒有背景的人的諷刺!憑什麼啊!到底是憑什麼這麼不公平!」

小珍喊到最後直接痛哭了起來。

到了節骨眼,她就什麼都不顧慮了,把心裡的委屈全都發泄出來。

「對,你們也可以說我是嫉妒,我承認我嫉妒,那又如何,我沒有嫉妒的權利了嗎?我什麼背景都沒有,還這麼努力,越是努力越是發現,有些東西,我一輩子都不能擁有!」

「而她,慕安安!」

小珍猛的將通紅的眼睛掃向慕安安,指著慕安安一步步靠近,「她慕安安憑什麼可以得到這一切,憑什麼!憑什麼你永遠站在光源的地方,憑什麼!有什麼了不起,我就是想讓你身敗名裂,我就想讓你什麼都沒有,飽嘗盡被忽略的滋味!」

小珍一遍遍說著,最後目光停留在桌子上放著的水果刀,眼裡突然湧現了殺意。

這一刻,她突然明白。

電視新聞上,很多兇殺案都是突然起意。

因為在這一刻,真的恨不得這個人死!

小珍大腦幾乎沒有任何反應,直接抓起桌子上的水果刀沖著慕安安捅去!

她距離慕安安太近了,宗政嚴發現的時候,根本來不及阻止,「小心!」

慕安安下意識要揮拳,結果身邊男人反應卻奇快,直接扣住小珍舉著刀的手腕。

下一秒、男人起身,稍一用力,小珍整個身體就跟物品垃圾一樣,轉了起來。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 猛地轉頭,乍一看到雲元峰盛怒的臉色,梁秀芹狠狠打了個冷顫,差點沒暈過去!

「賤人!」雲元峰怒氣上頭,幾乎被梁秀芹的所作所為刺激得沒了理智!

沒等梁秀芹回神,雲元峰一耳光重重的抽在了她臉上,直接把她抽倒在地!

這一耳光抽得有點狠,梁秀芹左臉頓時腫了!

「首長夫人,實在很抱歉,是我管教不嚴,都是我的錯!你大人有大量別跟這種賤婦一般計較!」

雲元峰從沒這麼丟過臉,偏偏眼前的首長夫人還是他們惹不起的人物!

稍有不慎,他們雲家都得從大院滾蛋!

「雲副局,你老婆一大早就在我們家門口鬧,把我們封家當成什麼了?真當我們好欺負是吧?!」

「不不不……我們沒有這個意思!這個女人最近腦子不清醒,瘋瘋癲癲的都不知道在做什麼!對不起,實在很抱歉,我一定把她鎖在家裡,不讓她出來發瘋亂咬人!」

「雲元峰,你什麼意思?」被自己老公當成神經病,梁秀芹整個都懵了。

「你給我閉嘴!」雲元峰生怕她再說出什麼話來,自己會控制不住的當眾揍人!

梁秀芹捂著臉,臉上火辣辣的燒著疼,卻怎麼都比不得當著這麼多人的面抽一耳光的丟臉。

「全都是那個死丫頭的錯,你打我做什麼!」

事到如今,梁秀芹只能把責任全都推到雲曦身上。

真要讓她背鍋,雲元峰絕對有可能為了自己的前途跟她離婚!

她什麼都沒有了,娘家也沒指望了,離婚就等同於掃地出門流落街頭!

「爸……這跟我沒關係……」雲曦大膽的從封揚身後走了出來。

「你給我說清楚,到底怎麼回事!」

雲元峰這會兒根本冷靜不下來,剛剛他什麼都沒看到,就看到梁秀芹打了首長夫人一耳光!

這一耳光,足夠讓他們雲家吃不了兜著走了!

「媽前幾天故意在大院里散播謠言,說封大哥看上我了,我今天過來送東西,媽就以為我跟封大哥有不清楚的關係,跑過來訛詐首長夫人讓封家負責,可是我跟封大哥根本不認識,他怎麼可能看上我,純粹是媽異想天開,想要訛上封家找的借口!」

「你大清早的接到電話就跑這裡來了!不認識你來這裡做什麼!」梁秀芹不死心的吼了回去。

雲曦從兜里拿出捲成捲筒的筆記本,「我過來給封小姐送作文資料。」

「你撒謊!那天明明是封大少送東西給你,你還有臉拿封小姐當借口!」

「封大少都畢業了,要作文資料做什麼?」

她就是用封希芫當借口又怎麼樣,她的目的已經達到了。

今天就是她在釣她媽這條魚,其他的都不過是她布局的借口罷了。

「梁秀芹,你這個賤貨!你給我閉嘴!」

雲元峰被梁秀芹拙劣的手段氣得青筋凸起,廢了好大的勁才忍住揍人的衝動。

先是造謠生事,讓整個大院的人都知道有這事,再趁機訛詐上門。

以封家在大院的地位,為了維護面子,必然會對雲家有所補償,又或者直接認下這門親。

梁秀芹這個賤人的如意算盤打得還真好,她也不想想,先別說看沒看上,就算看上了,封家怎麼可能會看得上他們雲家!

雲家在大院就是最底層的那種,老爺子不過是個警衛員,可人家家族裡可是都是司令將軍,能比嗎?

腦子進水了才會打封家的主意,看來這個賤貨他留不得了,再留她非給他惹更大的麻煩不可!

想到這,雲元峰眼底掠過一抹狠色。

雲曦沒錯過他爸那狠毒的眼神,淡淡的扯了扯嘴角,轉頭看了眼人群里不知道什麼時候來的蘇家三小姐。

很好,人都到齊了!

。 「你這次回來,到底是幹什麼?」

書房中,趙海棠沉聲問道。

「不是說過了嗎,奉命剿匪!」

趙明月眉頭一皺,與趙海棠對視數秒。

「剿匪,你可以糊弄其他人,但糊弄不了我。」

趙海棠嘆了口氣,緩緩開口,「嶺南局勢不僅沒有減緩,反而情況惡化了,其他人不知道,我知道,別忘了是誰把你送軍伍去的,你這個時候領一隊人馬回來剿匪?」

「鄂……娘,這次你多想了,的確是剿匪。」

「孩子長大了,總有自己獨立的想法了,我不問這件事了。」

「唉,我怎麼生了你們兩個閨女,老大外出學藝,數十年不歸!一封信都沒有,指望她是不成了,說不定已經稀里糊塗死外面了。老二你這次好不容易回來,爭取把家裡的血脈傳承下來,戰場上瞬息萬變,先給為娘留個牽挂吧。」

「娘,你說什麼呢,大姐她雖然跟個傻子一樣,你也不能咒她死吧?而且我是有任務的,哪有時間孕育孩子啊……」

「你!不是回來半年呢嗎?我給你想想辦法,吃點葯,爭取半年就生下來一個,女孩男孩都行。」

「我回來打仗剿匪呢,可不是回來生孩子的,你別煩我了,我去陪無憂了。」

趙明月聽不下去了,直接奪門而出。

「………」

趙海棠嘆口氣,人是長大了,性格卻沒多少變化,依舊讓人不省心。

「剿匪?能讓朝廷從戰場上抽調軍隊,今後這世道,怕是不太平了……」

………

與此同時,咸陽境內某個臨山的村落。

「噔噔噔!噔噔噔!」

About the author

jingshenxianxiangxue:

0 Comments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