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快獅鷲和飛龍很快就飛到了距離幾人不到一米多高度,隨隨便便一跳就可以抓住它們的爪子了。

很快獅鷲和飛龍很快就飛到了距離幾人不到一米多高度,隨隨便便一跳就可以抓住它們的爪子了。

2022 年 1 月 26 日 未分類 0

李日月一點都不客氣,稍微一條就跳到了飛龍的後背上,而飛龍也沒有反抗,任由李日月坐在它的後背上。顯然,它也是服了李日月才能讓他這麼做的,加上平時人多的時候李日月也不會這樣做,也算是很照顧到它的面子。所以現在它是一點意見都沒有。

跳上了飛龍的後背之後,李日月就朝山林的位置看了一眼。此時,暗影氣息爆發的最盛,看樣子,戰鬥應該進入了白熱化狀態,用不了多久就能夠分出勝負了。也就是在這個時候,李日月的內心深處出現了一絲絲不祥的預感。

「快點,我有種不太妙的預感!」

說完,最後的龍奧天也順利的抱住了飛龍的大腿。

「噗嗤,噗嗤……」

隨着兩頭妖獸振翅飛翔的聲音傳出,李日月一行人也就正式踏上了離開這裏的道路。

就在李日月內心鬆了一口氣的同時,一聲怒喝傳了出來!

「混蛋,往哪跑!」

下一刻,一道身影從樹林處閃現出來。不用回頭看,李日月就知道這聲音的主人了,鐵定是那個盯上他們的那個該死的黑人!

「趕緊撤!」李日月連忙說道。

通過聲音來判斷,目前科博老變態跟他們的直線距離大概有個四百多五百米的樣子,要是他們速度夠快,加上干擾給的好的話,想要甩開科博老變態還是有戲的。

沒等李日月說完,獅鷲和飛龍就迅速揮舞著翅膀飛起來離開,不帶半點猶豫的。

剛一飛起,李日月就回頭瞥了一眼。

我靠!

我*你*的(國粹)!!!

特么的居然是風之翼!還是四翼!二級風之翼啊,就獅鷲和飛龍戰將級的移動速度,根本是沒有任何機會可以甩開科博老變態的。

不過吧,好像也不是沒有任何機會。

因為就在這個時候,科博老變態身後出現了一大群毒死人蜂追殺他。

聽到聲音的李日月再次回頭一看,好傢夥,我特么直呼好傢夥!

黑漆漆的一大片毒死人蜂,這特么就是戰將多如狗,奴僕滿地走,帶頭的還是一隻統領級的毒死人蜂。這個死黑老到底招惹了多少的毒死人蜂啊!

不過對於他們來說,或許並不是什麼壞事。只要他們能夠延緩或者稍微限制一下科博老變態的移動,只要那隻戰將級的毒死人蜂追了上來,那科博老變態就會被拖住。最起碼能夠提供讓他們離開這裏的時間。

想到就做!

「音弦-擾!」

李日月回頭就是一個音弦砸向科博老變態。

「靈漪-波動!」

白驚語很快就領會到李日月的意思了,了出去。

不過初階的魔法對於科博老變態來說並沒有太大的威脅,能夠阻擋他一個呼吸的時間那都算是極限了。

「該死,居然敢挑釁我!」

科博老變態怒極,他作為一個高階法師居然被這幾個中階的小崽子給如此戲弄,之前要不是因為自己頭鐵,說不定自己真就窩窩囊囊的交代在哪裏了。而現在,剛剛將自己差點弄死的人居然還敢放魔法騷擾他,簡直不可饒恕!

下一刻,科博老變態雙手一揮,背後的四道風之翼當中,其中兩道瞬間被分離了出來,並且在科博老變態的控制中變成了兩把大飛刀。最後在科博老變態的控制下,「嗖」一下的就猛地朝李日月的位置斬了過去。

李日月眉頭瞬間皺緊,此刻的他瘋狂的拍擊飛龍,示意飛龍趕緊躲開這一招。但是飛龍只是一個小小的戰將級妖獸,哪怕他是龍種妖獸,想要躲開科博老變態的這一招風之翼斬擊,基本上是沒有任何希望的。

就在兩把大飛刀即將以左右包夾芝士斬擊到李日月的時候,李日月一咬牙,直接就從飛龍的後背上跳了下去。

「小明!!!」白驚語見到李日月從幾十米的高空跳了下去瞬間就驚呼出聲。接着就示意飛龍趕緊飛下去救下李日月,而她迅速示意獅鷲往下方飛去。

但是沒等飛龍飛下去,科博老變態就是一個風盤朝飛龍攻擊了過去,而他自己更是直接堵到了獅鷲的面前。這下,無論是獅鷲還是飛龍都已經來不及飛下去救下李日月了。

「年輕人,我勸你還是不要多管閑事,我的目標只是他,要是你們打算摻和進來,那就別怪我不留情了!」

——

本章完。 「行吧,十兩就十兩。我這房子雖然舊了點,但不需要怎麼修整,買些用品回來就能住了。」

王大爺眼睛環顧了一下房子的四周,語氣略帶些不舍的說道。

「大爺,我會好好用這房子的,這是買房子的十兩銀子。」

林梓陌拿出特意帶在身上的十兩銀子,看著王大爺說道。

「這是這個房子的房契和鑰匙,你收好了。」王大爺把房契交到林梓陌手上說道。

「好的。」

林梓陌拿著手上的房契和鑰匙,把十兩銀子交到王大爺手上說道。

「好,現在這房子是你的了,我還有些事就先走了,賣魚兄弟這是十文錢,不多,拿去買點吃頭吧。」

王大爺從懷裡拿出十文錢出來,遞給劉陽大叔說道。

「王大爺,你把俺想成啥子人了,俺只是想幫這位小姐找房子而已,才不是為了錢財,你趕快拿回去。」劉陽大叔看到王大爺拿出錢給他,急紅著臉耿直的說道。

「行,大爺我知道了,那我就先走了。」

王大爺見劉陽大叔堅決不要,便把十文錢收回去說道。

「少奶奶,我們要住到這裡來嗎?」

一直跟在後面不說話的白芍,看到林梓陌真的把房子買下來后,忍不住開口說道。

「嗯,過段時間我們就住這裡。」林梓陌淡淡的說道。

「小姐,俺看你們兩個姑娘家住在這裡,可要注意門鎖,晚上千萬別出門了,最近快過年節,很多小偷出沒的。」劉陽大叔好心的提醒著說道。

「我知道了,會注意的。今日謝謝劉陽大叔你的幫助,我才能那麼快買到房子。」林梓陌看著劉陽大叔由衷的說道。

「俺沒有幫你什麼,小姐千萬別這樣說,往後有需要用到我的地方,儘管說話。」劉陽大叔眼睛跳動著開口說話。

「好,我這裡以後會開醫館,你的眼睛我一定會給你醫好的。」林梓陌淡笑著說道。

「小姐要開醫館可不容易,俺到現在還沒有聽說過有女大夫的。」劉陽大叔有些為林梓陌擔憂的說道。

「那就從我開始,以後就有了。」林梓陌信心滿滿的說道。

「嘿嘿!俺是個粗人,不懂這些,小姐說行,那肯定就是行的。」劉陽大叔抓抓後腦勺,憨笑著說道。

「時辰也不早了,劉陽大叔餓了吧,我們到前面買點吃的吧,」

林梓陌抬頭看了看日照,然後看著劉陽大叔淡笑著說道。

「不不,俺現在要趕著回去吃飯了,俺娘和俺弟在家裡等著我呢。再說男女有別,小姐還是注意點,不要遭人詬病才好。」劉陽誠懇的說道。

「好,那我就不留你一起吃飯了。」林梓陌感激的說道。

就這樣和劉陽大叔分開后,林梓陌把房契收到,然後把房子大門鎖上才帶著白芍離開。

兩人沿著來時的路往外走,走到集市出口的時,一個穿著破爛衣服的男子,卻引起林梓陌的注意。

這個男子的面容讓林梓陌有點熟悉的感覺,卻一時想不起來。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 男人的眸子沉了些,出神看嬌美女人一眼,眸色淡淡,「那我送你上車吧。」

季宛宛點點頭,在門口倒完車,側過對著他揮揮手,示意讓他進去。

男人輕笑一聲。

季宛宛利落開車離開,可男人的身影定定的站在那,漆黑不見底的眼眸,如一潭深水直淹沒得人無處喘息,筆直挺拔,都給人一種繾綣的驚艷。

回到別墅,她先是去房間把上午的材料整理出來,發了一份郵件傳給溫錦歆。

溫錦歆那邊也很快把她的一些方案傳了過來,一下午兩人家裡靠著電腦的交流把紀鹿姿的要求完成的七七八八。

一直到差不多了,季宛宛才累的在床上睡了個覺。

再次醒過來的時候,季宛宛覺得渾身有些不對,一雙眸子還坐在床邊定定的看著她。

季宛宛被他的眼神嚇到了,立馬從床上坐起來「你回來了?」

顧欒直勾勾的眼睛就這麼看她,黑琉璃般晶瑩的眼睛,眉宇間有著淡淡的陰鬱。

季宛宛覺得此時好像不對,雙腿放下床打算起身,可一站起來他就感覺雙腿之間一股熱流。

完蛋,早不來晚不來。

季宛宛悲催的偷偷看了眼後面,淺色床單上一抹深色的痕迹,要多明顯有多明顯。

季宛宛回過頭,抬頭忘了忘他。

男人的眸子閃過異樣,隨後又恢復平均,兩隻手環過她的腰肢將她扶著,低頭專註的問「是那個嗎?」

季宛宛也知道沒什麼好尷尬的,故作嚴肅的點頭。

男人擁著她將她推進廁所,又到衣帽間,打開抽屜,給她取了一套乾淨的內衣。

季宛宛接過來,立馬就把浴室的門給反鎖了。

雙手拍了拍有些僵硬的臉蛋,對著鏡子中的女人露出一個微笑。

隨後就褪去了衣服,清洗掉身體的污漬。

浴室外的男人眉頭微皺,一臉冷色的撥了個電話出去。

另一邊剛下班的到家裡休息的李秘書一眼就看到自己的上司的電話,那是立馬就接通,小心翼翼地「顧總?」

顧欒坐在大床上,一隻手摸了摸床上的濕潤,窗外的夕陽灑落,映在男人細膩如工筆墨畫的面容上,甚是出塵雋秀。

「女生來那個需要什麼?」

李秘書愣了好幾秒才聽明白顧總再說啥,反應過來的他有些彆扭「那需要給女生買衛生巾。」

男人蹙眉,繼續問「其他的呢?」

李秘書額上有一層汗,「額,可以有暖寶寶還有紅糖水,這兩樣好像都有用。」

好半晌,李秘書才聽到那邊的吩咐「那你去把這些送到別墅,半個小時以內。」

李秘書趕緊應下。

二十幾分鐘,李秘書終於提著一袋東西到了別墅。

顧欒拿過了那袋東西,一臉平靜的問他「除了這些,還需要什麼?」

李秘書心裡欲哭無淚,他都沒有交過女朋友,這些都還是平時在公司接觸女員工來知道的。

他硬著頭皮試探道「好像女生來經期的幾天,心情會不好。」

顧欒皺著眉讓他離開,並且關上了門。

李秘書看著關上的門,立馬用紙巾擦了擦額頭上的汗。

About the author

jingshenxianxiangxue:

0 Comments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