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梨斗,那我先走啦。」

「那……梨斗,那我先走啦。」

2022 年 1 月 25 日 未分類 0

宮原渚回頭擺擺手,腳步似乎有些不捨得邁開,像是被一根無形的繩索拉扯。

「歡迎您下次光臨。」

椎名伊織露出標準的營業性笑容。

女孩突然不說話了,在門口停住腳步。

看了他一會兒,扭頭上車。

「咣當咣當。」

老舊的地鐵又重新啟動。

椎名伊織目送著地鐵駛去,將領口的第一顆扣子摘下。

等到地鐵開走,椎名轉身看錶。

下午五點零二分。

他下班了。

椎名重新戴上口罩。

「咣當、咣當。」

名古屋線的老舊地鐵,遠遠響起隨時可能讓整條線路停班的艱澀晃悠聲——這破車似乎很舊了。

可惜,東京人並不在乎。

直到等到下一班地鐵駛來,椎名上了車。

……

「啪嗒啪嗒啪嗒……」

五十嵐結衣踩著一雙白海豹小棉拖,寬鬆到幾乎拖到她膝蓋的大海豹睡衣像布兜一樣往前捲起來,裹著剛買的飲料。

再稍微往上卷一點,就能看到裡面的淡粉色棉短褲。

她大力關上門,甩掉拖鞋,光著腳走到自己在三樓拉緊窗帘的昏暗房間,嘩啦一聲把所有飲料都灑在地上。

甩掉厚框的粉色眼鏡,緩慢的向前邁進幾步。

突然一個海豹跳躍砸到大大的床上,身子彈起好高。

「嗚嗚哇哇哇哇嗷嗷嗷——」

五十嵐結衣一頭把自己悶在沒疊好的棉被裡沒頭沒腦的大叫,然後把小小的身子裹進亂糟糟的被子,像一條麵糰似的來回亂卷,瘋一樣在床上打滾。

滾了半天,似乎是累了,又『噗啾』一個海豹鑽洞把嬌小的身子從被子里擠出來,一把拽過床頭的海豹等身抱枕,小短手噼里啪啦的亂打。

「歐拉歐拉歐拉歐拉——」

「西捏西捏西捏西捏!!!」

小拳頭哚哚哚的往抱枕上亂戳,頭髮都飄起來。

直到瘋得差不多了,她才一個倒頭後仰砸在床上,手裡抱著胖胖的海豹抱枕嗚啊嗚啊的不肯鬆手。

這個世界的目光何其尖銳,只有家裡的抱枕才能讓人感受到一絲溫暖.jpg

欲哭無淚。

一邊抱著抱枕,她的兩條小肥腿一邊還在半空胡蹬,心情異常暴躁:「為什麼在哪都能碰到那個傢伙啊!」

「明明一周才出去幾次!」

「還全是上課!」

「只用五六分鐘買個飲料居然都能撞到!」

「日本難道只有我家廁所那麼大嗎?!」

「而且還沒洗頭!沒洗澡!穿著睡衣和拖鞋!還戴著眼鏡!醜死了。」

「可惡!」

「絕對會被那個傢伙偷笑的!」

「那個壞心眼到讓來道歉的女生在校門口出醜的傢伙!」

「……呸!是和談。」

「可惡可惡可惡可惡!!!」 望雲樓第三層,議事大廳。

京城各部門的大佬齊聚一堂,以今古聖人艾蓮池為首,長河府的包大人、吏部尚書孫大人、兵部尚書沈大人、國子監的監丞、大理寺卿等一眾京城大佬圍着一個圓桌而坐,靜靜的等待着本次大考最終結果的名單出爐。

在距離這些人較遠的地方,一眾京城附近中小門派的掌舵人,則是規規矩矩的並排坐在牆邊,姿勢端正,連大氣都不敢喘一下。

今天這個場面,有點太嚇人了。

按照每年的管理,似這種接受考生的事情,靖夜司都是隨便派出一個神捕來主持的,按理說今年的主持人應該是作為主考官的余盛崖。而朝廷的其他部門,也會派出次一級的官員來參加,和他們這些中小門派掌門一起,商量應屆考生的分配問題。

比如長河府,會派出包大人的助手公孫先生來辦理此事。其他各部門的情況,也都差不多。

那樣的話,他們這些中小門派雖然依然沒有多少話語權,但偶爾發表一下不算激進的言論,他們還是敢的。

可是今年,今古聖人艾蓮池竟然表明了要親自主持這次的聚會。

他的面子,誰敢不給?

於是乎,朝廷中各部門的大佬,就全來了。

而他們這些中小門派的掌門,卻拿不出比自己更高規格的人來撐場面,只能硬著頭皮過來,卻是連一句話也不敢說了。

沒辦法,彼此的檔次差距實在太大,讓他們已經不敢與其進行交流了!

論勢力,這裏面坐着的任意一個人,都能夠輕易碾壓所有中小門派。論戰力,艾蓮池一隻手就可以將他們所有人碾壓成渣!

在如此懸殊的差距面前,他們除了努力將自己融入到背景板中,也不敢有其餘的想法了。

而在圍桌而坐的那一群大佬之中,卻有着一個身形瘦弱的長須老者,目光始終四下遊離,時而看看窗外的風景,時而看看廳中的擺設,一副神遊物外的姿態,似乎心事重重又無法對人言說的樣子。與周圍那些至少在表面上相談甚歡的一眾大佬,顯得有些格格不入。

對於這個老者的特立獨行,周遭眾人倒也並不覺得奇怪。

此人名叫張廷秀,正是現任國子監的監丞。其實在歷次挑選考生的回憶之中,國子監代表的發言都很不積極。

因為,國子監吸納人才的標準,與其他各部門有着本質上的不同。他們招人,對於考生的武道修為與天賦,並沒有什麼強制性的要求,只要你文采夠好,文學夠高,就是他們所需要的人才。

反之,如果你大字都不識一個,就算在二十歲前成就先天,國子監也絕不稀罕!

也正是因為如此,國子監與包括靖夜司在內的其他部門,在挑選考生這件事情上,都不存在什麼利益衝突。甚至在大考之前,他們就已經準備好了一份招生名單,是根據每個學員在學院畢業考核中的文科成績來進行評選的。

只是相比起國子監的其他人來說,作為監丞的張廷秀今天要顯得更不合群而已。

發現了張廷秀的異樣,一旁的艾蓮池禁不住好奇的問道:「張先生今天看起來似乎興緻不是很高的樣子,不知是為何事煩心?」

「哎……」

先是嘆了一口氣,張廷秀鬱郁不悶的道:「近一段時間,國子監這不是正在修訂最新一版版本的文學教材嘛。現在修訂的工作雖然已經完成,但還是少了一篇能夠激勵少年求學上進的詩詞。」

聞聽此言,一旁正在與其他大佬隨意應酬的包大人,也立刻來了精神:「話說老祖宗世代流傳下來的詩文那麼多,難道就找不出一篇能合乎張先生心的來?」

張廷秀再度搖頭:「如果想要應付了事的話,自然隨便找上一篇就可以。但這次修訂是由我親自來主持的,我的性格你也知道,要麼不做,要做就一定要做到讓自己感到滿意才行。」

「而在我的設想之中,這篇詩詞要起到激勵少年人勇猛精進的效果,甚至可以說是整版教材的靈魂之所在,又豈能應付了事?」

說着,又無奈的嘆了一口氣:「自從千年前的那場大戰一來,世人重武輕文之風日盛,詩文沒落。大承國中更是找不出幾個文採風流的才子,就算有,他們的寫作主題也多是以風花雪月為主,想要找出一篇讓人滿意的詩詞……難啊!」

聞聽此言,艾蓮池與包大人對視一眼,跟着又齊齊的聳了聳肩,表示愛莫能助。

就連在座的其他大人物也都是如此。如果要讓他們慷慨激昂,寫出一篇談論國事、政事的文章出來,亦或是針對某些問題進行評論指正,他們都很擅長。

可要說寫詩寫詞,而且還要滿足張廷秀的要求,這就有些強人所難了。

這時,一陣輕微的車輪滾動之聲傳來,本屆大考的主考官余盛崖,被兩名童子推進了會議室。

見到余盛崖,原本正在閑談的一眾大佬,立刻停止了各自的話題,都將目光落在其手中捧著的一疊小冊子上。大家都知道,這些小冊子,便是在本次大考中堅持到最後的那部分考生的成績排名,以及一些具體考核表現的簡單介紹。

他們今天齊聚在此,為的不就是這個嗎?

余盛崖也不賣關子,在進入會議室后,立刻便讓身邊的童子將小冊子逐一發放到在座的大佬手中。包括坐在牆邊,充當背景板的一眾中小門派掌舵人,也沒有被落下。

跟着,余盛崖又從乾坤戒中取出來一本又厚又大的文件,將其交到艾蓮池手中。

見到他這個舉動,其餘大佬都不急着觀看手裏的小冊子,一個個都齊齊的將目光集中在艾蓮池手中那本大號的文件上。等待其給出解釋。

艾蓮池一邊翻開,臉上卻是掛着淡淡的笑容:「這其實也並不是什麼要緊的東西,而是考生們在修鍊《正氣訣》時所寫的字。從這些字裏,也可以看出考生們當時的心境如何,從而判斷出其心性是正是邪。這要比觀察其言行,還要更靠譜一些。」

「其實這個判定,原本是尤鐵負責的,判定結果也已經寫入各位手中的小冊子裏。我不過是今天心血來潮,把原文要過來看一下而已。」

聞聽此言,眾人立刻對艾蓮池手中的大號文件失去了興趣,轉而看起了各自手中的小冊子。唯一沒有觀看小冊子的張廷秀,則是繼續仰頭望天,思考詩詞。

片刻之後,正在翻閱考生所書文字的艾蓮池忽然眼睛一亮,指著其中某一頁上的文字,轉頭對余盛崖問道:

「這是誰寫的?」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 航班抵達燕京的時候,正好快到中午了。

大東和猴子,一人開了一輛車來迎接他們一行人。

因為提前告知了陳秋樺,所以大東和猴子就被安排開車來接。

公司上下,正是最忙的時候,也就大東他們,稍微能空出些時間。

見到秦川等人出來,大東、猴子立馬就上前幫忙拿行李。

尤其是紀方寧作為女性,更是有滿滿兩個大行李箱。

一群男人,總不能看著人一個弱女子,受累拖兩個行李箱吧。

都是秦川他們幫忙拖著,紀方寧在後面輕輕鬆鬆地就拿個手機跟著,漫步徐行。

大東接過秦川手上的行李,問道:「三兒,咋樣?順利嗎?」

「必須的,你也不看誰出馬?」秦川嘚瑟了一句。

猴子不屑道:「瞧你得意的,準是佔了大便宜了。」

「我是隨便佔人便宜的人嗎?這次可是人家自己送上來的。哈哈哈哈!」秦川笑的更得意了。

「喂,喂,三哥,這次大功臣的可是我好嗎?」紀方寧不滿秦川嘚瑟,忙邀功起來。

「對,對,這次全靠你了。給你記一大功,回頭我就給你安排點微訊公司的期權獎勵你。」秦川連忙誇讚道。

這次確實是紀方寧的計策生效,成功的讓李哲凱直接蒙圈了,不然還沒這麼輕易就能完成收購。

「我要微訊公司的期權幹嘛?我要就要盛世文娛的期權。」

About the author

jingshenxianxiangxue:

0 Comments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