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些人都是聶鋒原本的團員,平日裏多多少少都受過聶鋒的照顧,不說接濟比較困難的團員,出任務時,聶鋒都沖在前面,分東西時少點他也不在意,那個李袍暉的命還是聶鋒救回來的。

這些人都是聶鋒原本的團員,平日裏多多少少都受過聶鋒的照顧,不說接濟比較困難的團員,出任務時,聶鋒都沖在前面,分東西時少點他也不在意,那個李袍暉的命還是聶鋒救回來的。

2022 年 1 月 24 日 未分類 0

自從去了一次魔獸森林裏的地宮,聶鋒受重傷,成了廢人,團里就合計把他除了名,現在還打他手中寶物的主意。

聶鋒這個爛好人,看人的眼光不怎麼好嘛,跟這群人當兄弟這麼多年,被坑了還忍氣吞聲。

李袍暉得了東西也不久留,帶着人心滿意足地走了。一群人都盤算著鮫淚這等寶物能換多少錢了,分一分每個人也能再瀟灑一陣了。

除了老掌柜,誰也沒發現一個小小的身影也消失在門口。

老掌柜撫著花白的鬍子,感嘆道,「最近的小年輕都不簡單啊,老咯。」

對上走過來的聶鋒着急的目光,「我主子呢?」

「你主子?你又沒讓我幫你看着,等著吧,一會就回來了。」這傻小子算是跟了個厲害的,以後也不會讓人再欺負了去。

果然,不一會兒,慕千玥回來了,手上還拎幾個錢袋,連同那顆鮫淚,一起拋到聶鋒手上。

「主子,我。。。」聶鋒哆哆著不知道該說什麼。

「我的人,不能讓人小瞧了去。」精緻的臉上表情淡淡的,卻有一種不容置喙的堅定。

「是,主子。」跟了主子,傭兵團的事便跟他再無關係,他現在最重要的事就是保護主子,雖然主子看起來有點強悍,但主子是需要他的,嗯,就是這樣。

不管聶鋒給自己做着心理建設,慕千玥走到櫃枱前,踮着腳尖將一個瓶子放在枱面上,這小個子真是太不方便了。

「老先生,我想你幫我看看,這個瓶子裏的藥劑能賣個什麼價。」她也不是真想賣了藥劑,只是,一分錢難死英雄漢,她現在的錢不知道能不能撐到回京都。

也不好意思找聶鋒要,剛才從那個傭兵手上搶。。咳,拿的錢袋又順手丟給聶鋒了。

「請問小友,這藥劑是何用處。」老掌柜也沒聽說過藥劑,只覺得瓶子有些好看。

「治傷的,跟那邊架子上的益血丹差不多。」益血丹算是比較好的恢復類藥丸,但也僅限於傷口止血,有助癒合罷了。慕千玥拿出來的這瓶回復液雖不像愈創液那樣還能治癒內傷與骨傷,但其效果,也不是市面上的藥丸能比擬的。

老掌柜看了一眼聶鋒,「這樣吧,我按照益血丹雙倍的價格收了,四個金幣,你看可以嗎?」四個金幣不算多,但對於一瓶未知的藥液,這個價格應該是看在聶鋒的面上。 雲溪不怕死,可是她不甘心輕易去死,對於別人來說是可以無限復活的遊戲,對她來說可就是現實世界了,鬼知道她死後能不能復活,即便有若雲的記憶,知道『九轉還魂丹』能保命,可架不住現在她沒有材料煉製啊!

雖然可以用符籙攻擊能更簡單的方法清怪,可是她捨不得,不說那扔出去的都是錢,光說蛇本身就具有極大的利用價值,蛇肉可以做菜;蛇皮、蛇膽、蛇毒能入葯,她要是扔一把符過去,炸的血肉模糊的還怎麼採集。

遠遠的發現零星分散的幾隻烏鞘蛇。雲溪在進入可攻擊範圍後果斷抬手,直接一個光劍朝離她最遠的蛇頭打了過去。

「-167」而後擊急退,蛇可是主動攻擊的怪,只要你在它的攻擊範圍,它就會攻擊,這時候她該慶幸,現在打的是10級的烏鞘蛇,只會撕咬而不會噴射毒液,要不然她只有逃跑的份。

四條蛇吐著信子朝着雲溪滑了過來。這個時候雲溪當然不可能站在原地等著蛇過來咬她,讓花妖主動攻擊,她本人退後一步給花妖刷加持技能。

花妖一個技能過去,蛇的仇恨就被拉得穩穩的,即便是它左一下右一下也無妨,不亂跑就行,而雲溪有花妖在前面頂着,只要注意它的血量,保持它不死,她就能躲在花妖後面攻擊。

一條10級蛇怪的血量也就1000多點,她的平均攻擊大概是每次能打下140-270點血,且打且退,5個遠程過去就能打死一條,而被花妖拉住仇恨的那三條蛇血量也都少了一小半,片刻后留下一個綠裝和幾個銅幣化為雲溪的經驗。

雲溪撿起綠裝一看,厚實的粗布衫:耐久度60,需要等級1,可裝備職業:法術系。物理防禦:10,法術防禦:19,根骨+8,自身受到的傷害-2。

這是一件法術系衣服,是她忙碌了一上午打到的唯一一件加屬性的衣服,由此可見這遊戲的爆率有多低。

她的幸運有多高,不用說了,看生活技能的成功率就能看出來,就這樣她打一上午也就出了一個綠裝,更別說別的人了,除非她所有的幸運都用在生活技能上了,這可能嗎?遊戲的幸運是通用的,只是這概率到底出在什麼時候,呵呵,誰也無法肯定。

將衣服收入包裹,這東西她是不會用的,因為她現在身上這個7級的藍色套裝,是她做的最好最適合御靈使用的小極品,15級之前她都不用換衣服。打到的裝備她是不穿,但是可以賣啊!蚊子再小也是肉,反正她包裹空間多得是。

依照這個節奏,雲溪將周圍的怪都清理完畢后開始採集,將蛇採集完畢,她的體力和飽食度都即將見底,只能暫停打怪行動。

找了個乾淨的地方,席地而坐,已經過去一上午,遊戲時間和現實時間同步但是是相反的,也就是說外面的時間是深夜。

雲溪拿出一個包子慢慢啃著,花妖盡職盡責的守護在一邊,雲溪找的這個地方怪少,偶爾刷出來一隻,不用雲溪動手,花妖就給解決了。等體力回復后,雲溪沒有急着去清怪,而是拿出了烹飪要用的鍋碗瓢盆開始做飯。

她已經看清楚了,不管她怎麼心疼熟練度不能物盡其用,如何忐忑會不會再出現神裝,她都想開啟生活技能將獎勵拿到手,能拿多少拿多少,貪心嗎?或許吧!

但是人生在世又有幾個人不貪?她不偷不搶,沒有燒殺擄掠,所有的生活技能也是她自己動手花了漫長的時間一點點累計升級的,只不過她的運氣比旁人好點而已,不公平?這個世界上又有哪件事情是公平的?

至於雲溪做飯為什麼用鍋碗瓢盆,前面就說了她現在雖然身在遊戲,但她又跳脫在遊戲之外的狀態,所以她烹飪用的不是系統提供的那個只要將材料配料放進去,消耗一定的體力就能做出來的全智能的蒸鍋,而是她收集來的各種廚房用具。

費力?但是如果這樣能讓自己心安的話,又為何不做呢?煉藥也是如此,雲溪就沒用過遊戲系統提供的智能丹爐煉丹,而是按照『無上』丹藥篇上,和空間書房中煉丹的書籍,用的還是清朝那個位面,從02號系統中淘換出來的丹爐。

這樣做雖然很麻煩,但是止不住她心裏高興,那種將知識掌握在自己手中的滿足感,讓她欲罷不能,即便這樣做的結果就是拖累了她生活技能的升級速度,可是這有什麼關係呢?不是有增加熟練度嗎,這樣就夠了。

雲溪是個很沒有安全感的人,經歷了殘酷的末世,勾心鬥角的古代,形形色色的現代,也看到過經歷過各種各樣的背叛,她早已經不再相信任何人,在身體變成了遊戲中的角色后,雖說她不怕死,但是她也會惶恐不安,幸虧有空間跟着她,要不然她真的不知道在漫長的時間中一個人該怎麼渡過。

也是這種不安促進了她的成長,她想多一點再多一點的學一些對自己有用的知識,多一些生存的手段,而不是完全的依靠外力。至於別人的看法?與她無關,只求心安。還有一點就是,如果她所料不錯的話,這個遊戲中的東西,只有經過她煉製過的才能拿到現實中,那些通過一鍵完成的,就是普通的死物。

這些她自己製作的東西,除去自己用的以外,她都存在了倉庫中,等著合適的機會對外出售,她就不信,憑着這些,她還搞不定那一幫小崽子。若雲當初也是傻,她就失敗在弔死在一棵歪脖子樹上了,若當初她的能力被外界的人知道,《盛世流年》這款遊戲也不可能被毀。

外界都知道楚晴是後期激發了潛能,卻不知道楚晴的一切都是通過被困在遊戲中的Bug獲得的。當然了,機遇與危機並存,也許在暴露她的能力之後,會被圈禁,送去實驗室也不一定。或許,當初的若雲就是考慮到這點,才一直不曾向外透露自己的不同,但是,雲溪不同,因為她還有空間做後盾。

熟悉的系統提升響起:

【系統】叮!恭喜您烹飪成功,獲得不知名羹湯一份,請為其命名!

「蛇羹湯」

【系統】叮!命名成功,已錄入數據。

【系統】叮!由於玩家雲溪是第一位激活烹飪技能的玩家,系統獎勵神級廚具一套,銀兩1000,請玩家雲溪再接再厲將烹飪術發揚光大。

【系統】叮!由於玩家雲溪是第一位自創菜肴的玩家,系統獎勵經驗2000,銀兩1000,請玩家雲溪再接再厲將烹飪術發揚光大。

【系統】叮!由於玩家雲溪是第一位自創菜肴的玩家,現將全服公告,是否隱藏姓名,是?否?

「否」必須得否定啊!

【系統公告】叮!恭喜玩家**是自創菜肴『蛇羹湯』,系統獎勵經驗2000,銀兩1000,請玩家**再接再厲將烹飪術發揚光大!

……

【系統】叮!由於玩家雲溪是第一位將烹飪技能升級到40級的玩家,系統獎勵熟練度350點。

【系統】叮!恭喜您煉藥成功,獲得三七丸一份。

【系統】叮!由於玩家雲溪是第一位激活煉藥技能的玩家,系統獎勵神級葯鼎一個,銀兩1000,請玩家雲溪再接再厲將煉藥術發揚光大。

……

【系統】叮!由於玩家雲溪是第一位將煉藥技能升級到40級的玩家,系統獎勵熟練度350點。

獎勵的熟練度直接將烹飪、煉藥技能等級拉到了最高值,而連續獲得了三個生活技能的神裝讓雲溪難得的笑咧了嘴,高懸的心也徹底的放下,在她原本的計劃中,生活技能她就準備主修鍊葯和烹飪,現在煉藥和烹飪的神裝到手了,對於別的神裝她也不再那麼在意了。

至於自創菜肴被全服公告,她也早就做好了心裏準備。遊戲主宰的器靈跟她有契約關係,她空間中那些書籍上的內容,只要她學習了,是這個遊戲中沒有的,都會自動錄入,也就意味着這款遊戲會越來越全面,自創兩個字打開了玩家對遊戲的新一輪認知,也讓這款遊戲越來越具有趣味性。

看着因為系統公告,而沸騰的世界頻道,各種求科普,求聯繫,求帶的喊話,雲溪一笑置之,開始悠閑的午休。

而此刻《盛世流年》遊戲的官網論壇上已經炸開鍋。一張張精美的圖片,錄製得美輪美奐的視屏,讓那些保持觀望或是等著看笑話、抓把柄的人徹底的閉了嘴,爭相圍觀。

「卧槽,這是傳說中的古建築?會漏風漏雨吧?」

「是我眼花了嗎,我好像看到了傳說中的物種。」

「樓上的你沒眼花,我也看見了」

「看見+1」

「看見+2」

……

「看見+99」

「好美的景色,好可愛的兔子。」

「樓上的破壞隊形。」

「破壞隊形+1」

「+2」

「妹子你要是喜歡兔子,我去野外給你抓一隻,求聯繫方式,求爆照。」

「真沒想到外面那些兇殘的會吃人,會噴火的兔子,以前是長這個樣子的。」

「樓上的你沒看見樓主被撓了嗎?雖然體型變小了,但攻擊力性一直都有!」

「噗……樓主在同一地方撲街了三次……!」

「噗……樓主你的體能達到F級了嗎?」星際人的基因等級從低到高分為G、F、E、D、C、B、A、S、SS、3S十個等級,G、F級基因幾乎都是喝着最低等營養液,領着救濟金等死的廢物,大多生活在貧民窟。 開脫的話語還未說出,就被人強橫的打斷,差點沒憋死胥天冬這老傢伙,讓他面紅耳赤,喝道:「前輩真要苦苦相逼嗎?」

雷主笑了,很殘酷:「就是逼你胥族,怎地?要戰嗎?」

胥天冬及胥白芷瞪大了眼眸,長大了嘴巴!

這句話,怎麼接?

他們已經看見了雷主眼中跳動的殺意。

這好像勾起了他們悠久歲月中的某些往事,那是一個人呼嘯三千界,殺到三千界群雄避退的歲月。

一夜之間,連屠十三被質疑與雷神消失有關的族群。

這十三族,每一族都不會比他胥族弱多少,甚至某些族群比胥族強悍了太多。

雷主,從來不是一個好脾氣者。

只不過活得長久了,坐觀紀元流逝與沉浮,看淡了太多,就如殺手殺刃歸鞘,就如將軍放馬南山,但不代表他就不能殺人。

此時展露出一絲崢嶸,就能讓同為臨神的胥天冬等驚悚不敢言語半句。

「來來來,本尊不喜歡仗勢欺人,最喜歡以一敵二,來戰吧。」

雷主得勢不饒人,他向前,再次神補刀,狠狠的打臉胥族。

「前輩說笑,豈敢與前輩動手?」

胥白芷笑了,只不過眼中冷漠一片,且道:「既然是這不成器的後輩惹事,那便任由前輩發落。」

胥君豪絕望的慘叫,雙眸都在剎那空洞,他死了,死定了,沒有未來與以後!

怎麼都不可能想到,在這三千界都沒有名號的小子,背後竟然這麼恐怖,隨意的就拉出這種夢幻般的組合,壓得他以為依仗的兩尊臨神始祖不敢言,只能眼睜睜的看他死,這是希望用他的死來平息諸人的怒火。

「我來殺他。」

旭陽開口,眼神極為的冷漠,他忍夠了,不管是妄江河還是這胥君豪都必須慘死在他手中。

他只恨自己修為低,平日修鍊太懶惰,若有臨神修為今日定要大殺四方。

「不、我來。」林凡皺眉。

「不、還是我來,敢與老子搶媳婦,若是在第七界,老子活剮了你十族。」旭陽低沉獰吼。

妄江河早就被嚇癱在地上了,褲襠哪裡有騷臭的黃褐色液體恆流,讓人作嘔。

胥君豪則是嘿嘿慘笑。

他仗著胥族在附近星宇的強勢,作威作福至今,沒想到遭了報應,今日被人以他最是擅長的方式——仗勢欺人給欺了殺了,還真是一報還一報。

「好吧,你殺。」

About the author

jingshenxianxiangxue:

0 Comments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