刑場飛沙走石,劍鳴陣陣,滿是鋒芒之氣。

刑場飛沙走石,劍鳴陣陣,滿是鋒芒之氣。

2022 年 1 月 24 日 未分類 0

良久,劍鳴聲斷絕。

風也停了,雲也停了。

眾人眼中茫然,不知發生了什麼事。但忽然間,有人失聲驚叫了出來,指向台案處:

「大……大老爺的腦袋沒了!」

……

「呔!且說到,那一片白光過後,定遠縣令就丟了腦袋。你等道是何故?原來此事竟是那吳家三郎所為。吳家三郎何許人也?其人乃川中富戶吳廣貴的么兒,自幼便有宿慧,常常口出驚人之語,鄉人甚奇之。后得異人傳授,得劍譜一卷,有百步殺人之能……」

蓉城東南的茶館裏頭,一頭乾瘦老者一拍醒木,口若懸河。說到興起處,便舉起茶碗痛飲一口。

「好一個吳三郎,一口劍氣凝在胸口不散。待到劊子手斷其頭顱,劍氣便從脖頸處噴薄而出,直直把那縣令斬殺,也算是給同鄉報了仇。」

「好!」

說書人講得精彩,茶樓的老少爺們也不吝惜一聲叫好。有些闊綽的,還打賞幾個銅板。

「啪。」

一錠碎銀子直直拋了出去,落在說書人的案前。

說書人眼皮子一跳,這平日裏打賞,多是以銅板為主,能給十個八個的都算是闊綽的了。眼前這實打實的銀錠子,怕是得有個足一兩。

「感謝鄉親父老抬愛,小老兒沒別的甚麼本事,一身傢伙事全在這嘴皮子上。既然諸位這番熱情,那我也再賣賣力氣,再說一段那《張雙喜捉妖》。」

老頭沖着茶樓坐在最前頭的一個公子哥一拱手,而後袍袖不動聲色的將桌上那塊銀子一卷,便繼續開講了起來。

那公子哥穿着一身青藍色的緞子長袍,衣服齊齊整整,絲毫不亂,看着像是官家少爺。但他頭上卻並未留着辮子,這倒是跟那些留洋學生的做派一樣。

他端著茶碗,啜了一口,似乎對茶水不太滿意,旋即又放了下來。

台下聽書的一眾客人中,有一人無意間瞅到了這公子哥的側臉,忽的揉了揉眼睛,像是活見鬼了一般。

他一把站了起來,也不管翻到的茶水打濕了他的衣襟,匆忙走到這公子哥身前,同時左手握住右手大拇指,做了個手勢。

「小二,樓上甲二雅間送上一壺白水。」公子哥瞥了一眼此人的手勢,登時笑了笑,便起身向著樓上走去。

那人落後一步,緊跟了上去。

「蓮花山富貴堂黑旗五劉槐見過吳三爺。」一進門,這人便趕緊行了一禮,且報上了自家來歷。

「峨眉山順德堂聖賢二吳玄之見過同袍。」公子哥臉上稍凜,也回了一禮。

二人各自坐下,劉槐的目光卻始終停留在對方的臉上,眼中猶自有不敢置信之意,「竟然當真是您老人家,前些日子我聽聞廣安事敗,還曾感慨我哥老會又少一英雄人物,卻沒料到,今天在這就遇上您了。可我不是聽人說……」

一個原本應該死掉的人卻活生生的出現在自己面前,也難怪劉槐這般動靜。

「不過是假死脫身罷了,一些小伎倆,不足掛齒。只可惜,我吳某人僥倖逃得一命,但我那些兄弟可當真掉了腦袋啊。」吳玄之搖了搖頭,語氣中有些令人捉摸不透的意味。

不經意間,他理了理自己的領子。

隱約露出了的脖頸處皮膚,能見到一條細微的紅線,彷彿……

要將他的腦袋斬斷! 考試伴隨著夏天一同到來。天氣十分悶熱,他們答題的大教室里更是熱得難受。老師發給他們專門用於考試的新羽毛筆,都是念了防作弊的咒語的。

最後一門考試是魔法史。赫敏在他們隨著人群一起來到外面陽光燦爛的場地上時,還在念叨著考試的內容,羅恩對此表示噁心。他們慢悠悠地順坡而下,來到湖邊,撲通一聲坐在樹下。那邊,一隻大烏賊躺在溫暖的淺水裡曬太陽,韋斯萊雙胞胎和李-喬丹正在輕輕撥弄它的觸鬚。

「嗨,小貓。」其中一個雙胞胎回過頭來打招呼,「哈利,赫敏!」

「還有你的親弟弟,」羅恩說,「他的名字叫羅恩。」

「當然,我們親愛的小弟弟。」雙胞胎走近羅恩,親密地摟著他的肩膀。羅恩帶著驚恐的表情掙脫開了。

凱瑟琳被黑湖裡的巨烏賊吸引了目光,來到水邊蹲下,學著李-喬丹伸出手試圖觸碰到它的觸鬚。凱瑟琳剛摸到巨烏賊滑溜溜的觸手,突然,身後一股巨大的力量似乎要把她推進湖裡。

「啊——!」凱瑟琳本能地抗拒,閉上眼睛屏住呼吸做好落水的準備。

但是她並沒有掉進黑湖裡。那雙作亂的手及時扶住了凱瑟琳的肩膀,讓她沒有成為落湯雞,可因此發出的巨大動靜驚嚇到了水中的烏賊,它的觸鬚緊緊地纏在了凱瑟琳的手腕上。

「快放開——!」凱瑟琳用力甩動手腕,可是她越用力,觸鬚纏得越緊,怎麼也掙脫不開。

其中一個雙胞胎蹲在凱瑟琳身邊,一臉看熱鬧不嫌事大的模樣。

「弗雷德!快幫幫我!」凱瑟琳在憤怒與恐懼中認出了弗雷德的臉,大喊道。

可惜弗雷德已經笑得直不起身了,在凱瑟琳身後扶著她肩膀的喬治也在她背後毫不掩飾地吃吃笑著。

好在一旁的李-喬丹掏出魔杖朝觸鬚發射了一點火花,大烏賊立刻鬆開凱瑟琳的手腕,游回黑湖深處。

「太謝謝你了,李-喬丹。」凱瑟琳揉著被觸鬚勒紅的手腕說道,「至於你們兩個……」

弗雷德和喬治還沒有意識到危險臨近,依舊沉浸在笑聲之中。

「我看你們是想找死!」凱瑟琳猛地站起身來,掏出魔杖。

雙胞胎這時才反應過來,立刻朝草地遠處狂奔起來。

「別跑!給我回來!」凱瑟琳追上去,「弗雷德!喬治!」

「我們可不傻,小貓!」喬治邊跑邊喊,「難道會乖乖回去被你施咒嗎?」

三個人在草地上追逐了一會兒,很快敗給了越來越毒辣的太陽。

「慢點……」凱瑟琳扶著膝蓋喘息,「別跑了……我不追了……」

前面的雙胞胎停下腳步,回過頭望著凱瑟琳,兩顆火紅的腦袋在陽光下閃耀。

「怎麼啦?才這麼點就跑不動了嗎,小貓?」喬治大步朝她走來,咧著嘴。

「天氣太熱,沒力氣了。」凱瑟琳擦了擦額頭上的汗,指著哈利他們所在的樹蔭,「我們還是回去吧。」

「你們的禁閉都幹了什麼?費爾奇沒有為難你們吧?」凱瑟琳邊走邊問,「我聽德拉科和哈利他們說,他們去了禁林。」

「是啊,一年級的禁閉居然可以去禁林玩,真不公平!」弗雷德不滿地說,「我們一年級的時候怎麼只能在獎品陳列室擦獎盃?還不能用魔法!」

「禁林里好像很危險,德拉科說他們差點遇到危險。」

「馬爾福家那個小慫包懂什麼?」喬治正在踢一顆草地上的石子,「整天『我爸爸我爸爸』的,怎麼能理解禁林的樂趣?」

「不要那麼說德拉科,他,他其實沒你們想得那麼差。」凱瑟琳一腳踢走了喬治腳下的石子。

「生氣啦,小貓?」喬治把臉湊到凱瑟琳面前,眼睛彎彎的,「我差點忘了,他可是你的斯萊特林小男友。」

「德拉科不是我的男友,喬治。」凱瑟琳伸手把他的臉推開,「我們是從小一起長大的朋友。」

「真的嗎?」弗雷德一臉難以置信,「我看他可能不這麼想。」

凱瑟琳順著弗雷德下巴指著的方向看去——遠處草地上,德拉科坐在一群斯萊特林中間,他的鉑金小腦袋十分突出,正朝凱瑟琳和雙胞胎這邊看過來,擺出一副典型的不滿意的表情。

凱瑟琳朝德拉科挑了挑眉,繼續和雙胞胎向樹蔭下的哈利他們走去——等等,哈利他們呢?為什麼只有李-喬丹一個人在樹蔭下躺著?

「哈利他們呢?」凱瑟琳跑上前問道。

「他們走了,慌慌張張的。」李-喬丹懶洋洋地躺在柔軟的草地上,眯著眼睛。

「你知道他們去哪裡了嗎?」

「不知道,好像是去找海格了吧,神神秘秘的。」

海格?海格的龍不是已經被送走了嗎?如果要只是單純地去探望海格,又何必慌慌張張神神秘秘地去呢?期末考試結束了,魔法石至今沒有遭遇不測的傳聞,難道——哈利他們又有什麼新的消息嗎?哈利的傷疤倒是頻繁地疼痛,與魔法石有關係嗎?

凱瑟琳立刻決定去海格的小屋,把雙胞胎甩在了身後。

凱瑟琳腦子裡想著種種可能性,快步經過城堡的戶外走廊。

「凱瑟琳。」走廊柱子邊傳來聲音。

「噢,霍爾,是你。」儘管凱瑟琳此時非常想無視文森特,徑直走過去,可她多年來多默爾家的教養還是佔據了上風,停下了腳步。

「你可以叫我文森特。」他淡淡地說。

「呃,好吧,文森特,有什麼事嗎?」

「考試還順利嗎?」

「還好吧,我猜。」凱瑟琳有些不耐煩,「還有別的事嗎?」

「你是去找海格的嗎?」又來了,瞬間轉移話題。

「你怎麼……是的,我是去找海格的,所以如果你沒有別的事情,我得先走了。」

「事實上,我的確找你有事。」文森特淡藍色的眼睛望著凱瑟琳。

梅林,他的眼睛真的很漂亮,被這樣一雙眼睛盯著,簡直像施了奪魂咒。

「呃,對不起,我剛剛太著急了。」凱瑟琳實在不忍心對這麼一張精緻的臉蛋表現粗魯,「我有什麼能幫到你的嗎?但如果不是太著急的話……我……」

「我希望你能陪我去一趟圖書館。」

「現在?」

「是,我想我可以跟你解釋一下為什麼斯內普不會去偷魔法石。」

「什麼?」凱瑟琳不得不承認她對文森特的邀請心動了,「你終於願意解釋你那些莫名其妙的話了?」

「我也認為話只說一半不是什麼好習慣。」文森特直起倚在柱子上的身子。

等到凱瑟琳反應過來的時候,她已經和文森特一起走在去圖書館的路上了。

「你能不能先告訴我,你是怎麼知道海格養了一條龍的?」凱瑟琳忍不住問。

「他那天在關於『龍』的區域偷偷摸摸徘徊了很久,還借走了一本《為消遣和盈利而養龍》。」文森特邊走邊說,「而且所有人都知道海格對危險生物的狂熱。」

「或許他只是感興趣呢?」

「你什麼時候見過海格出於興趣而閱讀?」

「好吧,但這並不足以證明他真的有一條龍。」

「他的衣服,被火燒過——龍蛋孵化需要把蛋放在火里。」文森特慢悠悠地說,「還有粘在他鬍子上的雞毛和指甲縫裡的血跡——龍孵出來后,需要每半個小時喂它一桶白蘭地酒加雞血。」

「哦,當然,這些東西對你來說『都很明顯』。所以我猜你肯定也知道我為什麼去找海格了?」

「這是一種能力。」文森特絲毫不介意凱瑟琳的諷刺,「你去找海格是因為哈利-波特他們在那裡,我剛剛碰到他們了。」

「你知道為什麼他們要去找海格嗎?」

「不太確定,看哈利-波特的表情,大概是知道海格的龍的來歷了吧。」文森特的語氣隨意得像是在談論今天的天氣。

「龍的來歷?」

「龍是所有魔法生物中最危險的生物之一,沒有人會隨隨便便帶著一顆龍蛋到處走,這是違法的。」文森特和凱瑟琳走進圖書館,「而且海格的活動範圍就局限在霍格沃茨附近,不太可能有機會在霍格沃茨周邊買到一顆龍蛋的。」

「你是說,有人故意給了海格一顆龍蛋?」

About the author

jingshenxianxiangxue:

0 Comments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