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年拱手道:「董雙此人我也知曉,世人都傳聞他仁義,一心為國,我正當找他了解些江湖中事。」

青年拱手道:「董雙此人我也知曉,世人都傳聞他仁義,一心為國,我正當找他了解些江湖中事。」

2022 年 1 月 23 日 未分類 0

「閑話不多說了,兄弟,保重!」蕭峰雙手抱拳,對著青年微微示意。

青年也回禮拱了拱手,什麼話也沒說便轉身走了。

「兄弟,好好活著,為自己的人生而活,不要被無意義的執念所影響和摧毀了你的一生!」

聽著蕭峰遠遠傳來的聲音,青年抬起來的腿頓時懸在了空中。

下一個瞬間,他又恢復了步伐,嘴角卻帶起了一絲莫名的笑意。

很快,他的身影已經消失在了路的盡頭。

「蕭大王。」

一個家丁從旁邊走了過來,低聲說道:「最近府中的開銷已經有些入不敷出了,那些人是不是……」

「增加預算。」

「啊?」

「增加對那些漢人難民百姓的預算。」蕭峰語氣淡然地說著:「如果做不到,就是用盡一切辦法也得完成。」

那家丁愣了一下,還是只得答應告退了下去。

「要我說,大王還真是天下難得一見的大善人啊。」一個家丁小聲對一旁的同伴說道:「這全國的漢人,多虧他在護著,才不至於全部死去。」

那人笑道:「你這不是廢話,大王是什麼人,你是第一天認識不成?」

耶律淳,你們這幫畜生!蕭峰心裡怒罵一聲。

看著遠處那些剛被救回來,渾身是血,不知死活的難民,蕭峰雙拳頓時死死地攥了起來。

就是這幫畜生在慫恿天祚帝發動戰事,天祚帝雖然沒有立刻同意,但是在那之前,他居然對全國範圍內的漢人遺民開始了大清洗。

被殺的無辜之人,數以萬計!

蕭峰在朝堂上力辯群儒,最終也只換得個天祚帝對他私自護著百姓的時候,採取睜一隻眼閉一隻眼的對策。

呵呵,我蕭峰在漢地無處可去,莫非在這裡也沒有容身之地么?蕭峰心中苦笑一聲。

不過,那又如何?

隨即,他又握緊了雙拳。

耶律淳,不妨來試試看,你們這些人究竟能猖狂到什麼時候!

「報!蕭大王,耶律元宜將軍親自前來,邀請大王去府上赴宴,他還要親自請罪!」

與此同時,東京開封城外。

「啊,好累啊。」

完顏雪不耐煩地喊著:「我們什麼時候到啊,這都好幾個時辰了,人家都累得不行了!」

「我說,你有立場說這話嗎?」

楚江樓沒好氣地回了句:「要不你自己下來走?」

完顏雪笑道:「好相公,你這麼厲害,堂堂的大金燕王,鎮東將軍,背我一個弱女子應該沒什麼問題吧?」

楚江樓冷哼一聲:「再不聽話,我可把你丟這裡了。」

「好了好了,我錯了還不行嗎?」完顏雪哼了一聲:「哎,前面已經到城門口了,你給我快點,不然看我怎麼收拾你!」

楚江樓:「……」

半個時辰后。

二人把行李放到了客棧,開了一間房后,便準備去城中打探打探。

「我說,姑奶奶。」

楚江樓揉著額頭,語氣無奈地說著話:「算我求你了,別搗亂了行嗎?」

「我不管,你不帶著我去我跟你沒完!」

完顏雪翹著腿坐在床沿上,右手托著腦袋哼了一聲:「真是的,你這一路沒看到本公主的實力是吧……啊!」

「我說,你有點不聽話了啊。」楚江樓一把將完顏雪撲倒在了床上,笑道:「你現在可是我娘子,要是再這麼耍公主架子,你這幾天可就別想下床了。」

完顏雪紅著臉,半天過去了,她卻是什麼也沒說,只是把臉偏在一邊,輕哼了一聲。

「你要是不聽話,我可就不會放過你了?」楚江樓嘴角帶起了一絲笑意說道。

「哼。」完顏雪仍然是不理他。

「再哼我就當是答應了?」楚江樓笑道,說完,他漸漸低下了頭,靠近了她的嘴唇。

「行……行了,我答應你!」

完顏雪哼了一聲:「你趕緊下來,我們下去吃飯吧,我都餓了。」

「早這樣不就好了。」楚江樓笑了笑,在她唇上輕輕吻了一下,從床上一躍而起,二人一同收拾了一陣,就到一樓吃飯去了。

而此時的梁山,卻是有些熱鬧。

正午時分的冬日暖陽照耀在湖面上,顯然是垂釣的好天氣。

「我說孫二愣子,你整天愁眉苦臉的幹什麼?」

劉贇一甩手扯起了釣魚竿,一邊興奮地大喊道:「魚,哈哈,好大的鯉魚。」

「我看你小子才是個愣子!」孫立在一旁笑罵道:「跟個小屁孩似的,釣條魚這麼興奮!」

「啥,你有種再說一遍!」劉贇一邊操縱著手中的釣竿,一邊咬牙切齒地喊著:「孫二愣子,我再給你一次組織語言的機會!」

孫立笑道:「你小子除了楞,還是個小屁孩,怎麼,有意見……」

「啊,線斷了!」孫立丟開了手中的釣竿,指著劉贇罵道:「都是你小子在這瞎鬧,把老子的魚都給嚇跑了!」

劉贇笑罵道:「孫二愣子,剛才說誰興奮誰小屁孩來著?」

「行了,你們都正經點。」

唐斌在一邊揉了揉前額,無奈地說著:「昨天滄州官兵前來投奔,還有一堆瑣事,你們以為現在董雙大哥他很輕鬆是嗎?」

「那你還在這釣魚乾嗎,裝姜太公嗎?」孫立和劉贇兩人懟道。

唐斌:「……」

「哎,那不是再興兄弟嗎?」

劉贇往後方瞟了瞟:「他在那裡跑步幹什麼?」

「別人在跑步干你啥事?」孫立隨口說道:「釣你魚不行嗎?」

「三位兄弟!」

楊再興一路狂奔了過來,一臉驚慌失措地模樣問道:「你們剛看到粱霜了嗎?」

「啥,霜妹子?」孫立來了興緻,湊上前來似有深意地笑道:「我說再興兄弟,你怎麼看上那個冰山美人了?」

「你小子懂什麼。」楊再興表情誇張地描述著:「你們是不知道!那丫頭都是裝出來的,她平時的樣子有多恐怖你們完全不知道!」

「啥,這麼誇張?」孫立故作驚訝地說道:「那不就是個小姑娘嗎?」

「再興哥哥,再興哥哥,你又躲到哪裡去了?」

一道少女的聲音從遠方傳了過來,由遠及近。

很快,一個十五六歲少女的身影已經出現在了遠處。

「我先走了,你們自己保重!」

楊再興丟下這一句話,逃也似的就往前跑了。

「走了?」

那少女氣喘吁吁地跑了過來,輕哼了一聲:「虧人家給他精心準備的點心,他居然都不嘗一下。」

「那個,霜妹妹。」孫立湊了上來笑道:「要不孫立哥哥幫你替他嘗嘗怎麼樣?」

「啥?」

粱霜的語氣立馬一百八十度大轉彎了:「這是我專門給再興哥哥一個人準備的,就,你,也,想,嘗?」

孫立咽了咽口水,聽著她這遍布著寒冷的話,只覺得有些渾身冒寒意。

「那個,梁霜妹妹。」

唐斌微笑著說道:「你先給我嘗嘗,我馬上去幫你找到再興哥哥他,把他給你帶過來怎麼樣?」

「唐斌哥哥的話當然沒問題了!」粱霜笑著把點心遞了上去。

「這不公平!」孫立叫道:「憑什麼我就這麼待遇不公正啊啊啊!」

「我說孫二愣子,能不能有點自知之明。」劉贇笑道:「就你這黃臉漢也想跟別人風流小青年比,你哪來的自信?」

「噗!」

孫立正想說話,卻看唐斌剛吃了一口,已經表情痛苦地倒在了地上。

「啊,唐斌哥哥你怎麼了?」

粱霜蹲了下來搖著唐斌的雙手喊道:「不會啊,我是用了董大哥房裡找到的最好的發了芽的黃色紅薯啊?」

「讓開,我來給他灌點水!」

孫立一邊喊著,一邊把一桶湖水潑了過來。

「什麼情況?」

一陣冰冷席捲全身的刺激,讓唐斌猛地清醒站了起來。

他一臉茫然地看著面前笑個不停的孫立等人,只覺得一頭霧水。

「報,各位頭領,前方有一隻小船靠近,請問是否攔截!」

唐斌循著聲音往前方看去,一個婦女帶著一個小男孩,已經乘著船從遠處緩緩靠了過來。 「閃開!」淡笑一腳踢開小胖子,身形向外滾動。

剛剛都只顧互相吐槽了,兩人的反應慢了一拍,注射鳥的針筒幾乎是擦著他們衣邊過去。

翻滾兩圈后,淡笑猛地跳起,通體幽綠的植被渦輪切成步槍模式,立刻開火掃射。

噠噠噠!

一梭子子彈傾膛而出,淡笑展現了幾乎完美的跟槍水平,近乎半數的子彈掃在了同一隻注射鳥的身上,帶出十數個小小的血洞。

About the author

jingshenxianxiangxue:

0 Comments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