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語兒上個月惹的禍。」

「語兒上個月惹的禍。」

2022 年 1 月 22 日 未分類 0

「可是指接繡球這件事。」蘇景衍點了點頭,「第二天,李老爺就跑來向父親說了,希望父親可以為他作主。若父親知道是語兒就不會豪言壯語的說替他作主了。」 早上, 德榮端着碗湯食,往院外走去。

剛到府門口,看到朝天一臉神傷地立在馬車前, 問道:“天兒, 怎麼了?”

朝天道:“我刀沒了。”

德榮往他腰間一看, 佩刀果然不見了, “刀呢?”

朝天痛心道:“老爺在後院栽了一片湘妃竹, 也不知怎麼,日前被砍了一根,老爺讓公子查, 公子懶得查,打發我去跟老爺認錯, 說是我得了新刀, 高興忘形, 失手砍了一根。老爺聽了,二話不說, 把我刀扔後院枯井裡去了。”

德榮眨了眨眼:“昨天公子把你留在書齋,就說這事?”

朝天點了點頭。

德榮覺得他該,嘴上敷衍着安慰:“沒事,公子你還不知道麼?幾曾虧待過你,過幾天你又有新刀了。”

話雖這麼說, 但刀處久了, 也是有感情的, 不防着他神傷。

巷子外近日來了幾隻夜貓, 冬來了, 它們找不着吃的,瞧着怪可憐的, 德榮發現後,每天早晚端着湯食來喂。他將湯碗擱在府門口,不一會兒,野貓就尋着味來了。德榮看它們吃完,摸了摸其中一隻黑貓的腦袋,收了碗,溫聲說:“去吧。”

正往府裡走,迎面看到江辭舟從東院過來了。

主子今早要去京兆府,德榮知道。瞧見江辭舟身側,罩着厚氅,帶着帷帽的青唯,德榮見怪不怪。左右主子自從成親後,上哪兒都要帶着少夫人,少夫人也粘着主子,兩個人像是一刻都不能離分似的,德榮擦了手,很快過來,對江辭舟道:“公子,湯婆子已經給少夫人備好,擱車室裡了。”

江辭舟“嗯”一聲,“走吧。”

京兆府在城西,與江府隔着大半個上京城,到了府衙,已經快辰時了,青唯下了馬車,老遠瞧見京兆府尹迎着一名穿着襴衫的書生從衙裡出來。

瞧這書生的身影,有點眼熟。

待他轉過臉來,眉眼溫潤如遠山之霧,青唯愣了一下,竟然是昨夜她在詩會上扶過的那個人。

初見是在夜裡,眼下再看去,他倒不盡然像個書生,神情裡沒有書生的青澀,與京兆府的齊府尹並行,舉止十分穩重。

齊府尹與書生也看到江辭舟了,兩人一同揖道:“虞侯。”

江辭舟回了個禮,問書生:“張二公子到京兆府來,是爲了寧州的案子?”

原來這就是張遠岫。

張遠岫道:“是,證人另寫了供狀,下官拿過來給齊大人過目。”

張遠岫在寧州時,任的是地方節度推官,眼下提前結束試守,回到京裡,朝廷尚沒來得及給他安排差事,他近日不掛職,由老太傅帶着,在翰林修書,因此朝中人見了他,便稱一聲張二公子。

江辭舟問:“跟張二公子回京的兩位大人,住處已安排好了?”

張遠岫說好了,“那主薄本就是京里人,有自己的住所。”

江辭舟頷首,待邁入衙署,張遠岫又喚道:“虞侯。”

他立在衙門口的冬日清光裡,目光微微落在青唯身上,很快移開,“下官回京是倉促間的決定,到京以後,聽聞令夫人生病,匆匆備禮,禮不周,還望莫怪。”

江辭舟道:“張二公子客氣了。”

江辭舟帶着青唯在公堂裡稍等了片刻,齊府尹送完張遠岫,很快回來了。近日京兆府諸事繁雜,齊府尹也忙得焦頭爛額,只這麼一會兒工夫,他的額頭就出了一層薄汗,提着袍,引着江辭舟往衙裡走,“今日虞侯過來,也是爲了寧州的案子吧。”

江辭舟稱是,“我約了小何大人在此相見。”

“小何大人一早就到了。”齊府尹說,“下官讓景泰,就是高子瑜在偏堂陪着。他是通判麼,行走各個衙門到底方便些,寧州瘟疫的案子,涉及從前的朝官府官,最後不一定就是京兆府審,此前張二公子把訴狀遞來衙門,下官也是讓高通判接的。虞侯不是在陽坡校場找到一個證人麼,要有什麼想知道的,儘可以問高通判,到時兩邊把證據一整合,一齊上報給朝廷。”

江辭舟道:“齊大人說的是,就是玄鷹司地方敏感,我想找小何大人問話,又要避嫌,只能借用貴寶地了。”

齊府尹連忙拱手:“虞侯實在客氣。”

偏堂的門是敞着的,高子瑜正在裡頭陪何鴻雲說話,他昨夜剛被曲茂打過,臉上還有淤青,見了江辭舟,想到他是芝芸的姐夫,不免有點難堪。

江辭舟要跟何鴻雲敘話,高子瑜自知不便多留,說道:“下官先出去了,虞侯待會兒要過問案情,差人喚下官一聲便是。”

高子瑜一走,何鴻雲擱下茶盞,很快迎上前來:“子陵,別來無恙。”

他穿着淺紫常服,襯得他的眉眼有些清豔,數日不見,他身旁的扈從換了一個方臉短眉的,這人青唯知道,叫單連,她跟他交過手,是何鴻雲一衆扈從裡,功夫最好的一個。

何鴻雲對江辭舟道:“日前祝寧莊上那點摩擦,在我心裡早就過去了,我擔心你因此與我生了嫌隙,心中正是懊悔!玄鷹司要查莊,說到底是爲了辦差,我不該意氣用事將你攔着的。昨夜接到你的口信,我實在高興,一宿沒怎麼睡,早上竟還很精神。”

江辭舟道:“念昔這話實在言重了,公是公,私是私,何況玄鷹司後來也沒查出什麼,真要論過錯,該我跟你賠不是。”

他二人你一言我一語,甚是和睦,彷彿何鴻雲沒有設計將青唯禁閉在水牢,江辭舟也沒有去陽坡校場搶奪過人質。

何鴻雲關心地問:“聽說弟妹日前病了,她眼下身子可好?”

“已好多了。”江辭舟道,“言歸正傳,我今日約念昔到此,是有要事與你相談。”

何鴻雲比了個“請”姿,撩袍先一步在左首坐下,“子陵且快快說來。”

江辭舟道:“我日前在陽坡校場救下個人質,念昔可曾聽聞?”

何鴻雲點了一下頭。

“五年前,寧州有一場瘟疫案,正是念昔督辦的。這案子中,有個巨賈叫林叩春,他哄擡藥價,耽誤遏制瘟疫的時機,後來畏罪自焚。

“當年京城有幾家藥商出售夜交藤給林叩春,我找到的人質,就是其中一戶。不過這都不重要,重要的是,這人質向我招供,說他手裡有一本賬冊,正是當年囤藥時,銀子出庫的記錄。”

何鴻雲吃茶的動作一頓:“子陵找到了賬冊?”

江辭舟道:“瘟疫案是陳年舊案,一本舊案的賬冊,我原也沒當一回事。前日一翻,才知是不得了,這賬冊明明是林叩春的,可每每銀子出庫,上頭署名的都是劉閶。京裡的人,誰不知道劉閶是念昔你的人,且不止,劉閶的署名旁,還有何家的私印。”

江辭舟說到這裡,語氣沉然:“念昔,你與我說實話,這是怎麼回事?”

何鴻雲垂下眼,沒回答。

江辭舟繼而道:“總不至於當初屯夜交藤的銀子是你出的?我粗略算了一下,要屯那些夜交藤,至少要二十萬兩,這麼一大筆銀子,林叩春這樣的巨賈都難以拿出,念昔你是怎麼弄到的?”

何鴻雲沉默許久,問江辭舟:“那這案子,子陵眼下預備怎麼辦?”

“正是不知道怎麼辦,纔來問念昔。”江辭舟道,“念昔的人品,我向來是信得過的,哪怕這案子眼下指向你,我絕不信是你做的。我原想暫且壓下去,待細查過後再說,但是張遠岫回京,從寧州帶回了當年被冤的戶部郎官,上報給了朝廷。瘟疫案眼看是要重審,我正是着急,才壞了規矩,先來問一問念昔你。”

何鴻雲聽了這話,將茶盞放下:“子陵你真是——你待我這樣誠心,教我以後該如何報答纔好!”

他倏地起身,負着手,來回踱了幾步,像是下了什麼很大的決心,長嘆一聲,“事到如今,子陵我也不瞞你了,我與你說實話!當初囤藥材,的確是我授意林叩春乾的。我那會兒初入仕,年輕氣盛,聽聞寧州鎮上鬧了瘟疫,授意林叩春囤藥,一是因爲我想升官,其二,也是想爲國爲民,做點實事。囤藥的銀子,我掏空家底,湊了大概五萬兩,全部交給了林叩春。我原本想着寧州市面上纏莖夜交藤稀缺,讓林叩春早日收購了,給寧州發去,後來朝廷將這案子交給了戶部的賀郎中,我以爲林叩春會跟賀郎中接洽,就沒管這事了。沒想到這個林叩春,掉錢眼子裡了,非但沒把夜交藤給賀郎中,還暗自哄擡物價,高價出售。我事後得知這事,懊悔不已,只覺是自己錯信了人,這才向朝廷請旨,督辦此案,以便亡羊補牢。

“子陵我與你說實話,那時爲了將這案子辦好,我成宿睡不好覺,投進去的幾萬兩,我一個銅板兒沒要回來,正是因爲於心有愧!我覺得縱然囤藥的是林叩春,縱然是他與鄒家勾結,牟取暴利,但這事的起因在我。這案子藏在我心中,這麼多年了一直是個結,沒成想天網恢恢疏而不漏,眼下竟被翻出來了。翻出來了也好,真相大白,我也能得以解脫。既然如此,子陵,那你這就將你找到的證據上報朝廷吧。” 可是劉黎明並沒有心情聽這些,他一直揣摩著自己兜里的錢是不是夠花,粗略的看了一眼肖玉菲手中挑選的衣服,大概就得三十四萬。

先臭后不臭,自己的口袋裏也就是十幾萬,他可不想待會兒結賬的時候丟人,本來不想說,但如果現在不說的話,那過會兒肯定丟人丟到家了。

他想了片刻,還是開口說道:「玉菲,不瞞你說我這次出門的時候,身上只帶了十幾萬塊錢,這裏的裏面太貴了,要不我們換一家吧!我這個人很隨便,穿什麼都可以,只要看着順眼!」

「啊?」

肖玉菲忍不住一陣驚呼,一臉不可思議的看着劉黎明。

她知道劉黎明是農村出身,平常很節儉,但沒有想到的是堂堂一個公司的老總,竟然出門只帶十幾萬。

她更知道劉黎明的公司平時都是藍月在管理,但聽他說公司的財務大權也都是藍月做主,沒有想到她竟然摳唆到這個地步,一個大男人出門,連買幾件衣服的錢都沒有……

「劉黎明,我真不知道藍月有什麼好,公司是你的,錢是賺的,你一個大男人,公司的大老闆,出趟遠門身上竟然只帶這麼多錢,真是……」肖玉菲本想在說點什麼,但想了想還是忍了下來。

劉黎明哭笑不得,想解釋可是怎麼解釋?往深處想,這分明就是女人之間的爭鋒吃醋!

其實藍月一點也不小氣,每次出門的時候都會交代讓他多帶錢,可自己感覺帶着那麼錢不方便……

肖玉菲無語的說道:「劉黎明算了,算了,我可不是想占你便宜,讓你給我買衣服,只是感覺為你惋惜而已!本來今天就被打算讓你出錢!」

劉黎明笑道:「玉菲,沒有你說的那麼嚴重,其實藍月挺好的,只是我不習慣出門帶那麼多,再說了平常我出來也不用花什麼,就不想帶那麼多……」肖玉菲聽了劉黎明的話,氣的直跺腳,生氣的說道:「好什麼好,如果她真的對你好的話,會讓你這個大老闆穿的這麼寒酸嗎?你沒有錢我無話可說,但問題就是你有錢,有公司,有身份,還穿的這個樣子

,我簡直沒法說……」劉黎明發現這時周圍已經有不少人在一旁指指點點,劉黎明看了一眼,慌忙攔住肖玉菲,小聲的說道:「行了,行了,不生氣了,下次出來的話,我一定多帶點錢,帶個三五百萬讓你買個夠!今天就先不買

了,回頭我好好補償你!」

說着,劉黎明就要拉肖玉菲出去。

肖玉菲一臉的不悅,冷聲喝道:「不行,我今天哪裏都不去,我就買!你沒錢我有,我把商場里好看的衣服都給你買下來,保證把你打扮的英俊瀟灑,有模有樣,這樣才符合你的身份!」

劉黎明欲哭無淚,搖頭道:「真的不用,我一個大男人讓你給我買衣服,那也太不男人了吧?等咱們會縣城了,我掏錢,你想買什麼就行!」

聞言,肖玉菲更生氣了,甩開了他的手,冷聲質問道:「劉黎明,你把我當什麼了?我好賴也是你的女人,我給自己的男人買點衣服怎麼了?行,如果不想要,你現在就走!」

「玉菲,這個……」劉黎明真不知道該怎麼說是好。

看肖玉菲的架勢,只要自己今天剛走出這裏,他兩肯定玩完,劉黎明並不想惹肖玉菲不高興,嘆了一口氣,這才答應下來。

「好,好,好,都聽你的!姑奶奶,別生氣了!」

「這還差不多!劉黎明,剛才你要是走了的話,我一定讓你好看!」

肖玉菲小嘴一噘,挽著劉黎明的手,繼續挑選了起來。

劉黎明的臉色很是不自然,他長這麼大,還從來沒有花過女人的錢,心中有一種說不出來的難受。

肖玉菲的眼光非常高,雖然剛才挑了好幾件,但轉了一圈之後,她又感覺都不合適,看到這劉黎明心中暗暗竊喜。

正在他暗暗竊喜之時,肖玉菲來到了一間G&H,英國著名男裝品牌店。

入眼她就看中了一套最新款的休閑西服,標價二十六萬八千八,肖玉菲覺得劉黎明穿上這套西裝一定在合適不過。

劉黎明看了一眼標價,嚇得滿腦門的冷汗,可是這時也不敢拒絕,委婉的找了幾個理由想要推脫,但在肖玉菲的催促之下,沒有辦法,他只好拿着衣服走進了試衣間。

當他換上這套西服,走出試衣間時,店裏的營業員和前來買衣服的顧客都驚呆了。

雖然劉黎明平常穿的衣服也不錯,但和這套一比,那簡直是天壤之別。

現在換上這套西服宛如童話里走出來的白馬王子一般,看上去英俊瀟灑,渾身上下都散發着一種獨有的魅力。

肖玉菲看到劉黎明也驚呆了,許久過後才回過神來,來到身邊仔細打量了一番,驚訝道:「劉黎明,就這套了!穿在你身上簡直是帥呆了,這套西服穿在你身上宛如專門為你量身定做的一般,無可挑剔……」

劉黎明被所有人的目光看的有點不好意思了,笑着說道:「玉菲,你說這話是什麼意思,你是在誇我啊,還是在誇衣服?」

肖玉菲呵呵一笑,「當然都有了,不過最主要的就是你長得帥!滿意了吧?」

營業員看到肖玉菲如此滿意,慌忙上前美言道:「帥哥,就這件吧,你看你女朋友的眼光多好啊!簡直是帥呆了,酷斃了!」

說着營業員又將視線看向肖玉菲,笑着問道:「美女,我可以給你男朋友拍張照嗎?」

「我也要!」

聽到這話,肖玉菲臉上已經笑開了話,點點了,隨手從LV包里拿了一張銀行卡遞給營業員,笑道:「好了,就這件,我們非常滿意,結賬!」

「好的小姐!」

營業員一愣,沒有想到結賬的竟然是肖玉菲,但不管是誰只要買下就可以了,慌忙跑到前台刷卡。而這時,一個不悅的聲音從門口傳來,「哎,肖玉菲你竟然越活越倒退了,他原來是你養的小白臉啊?」 第825章

陳北冥知道,那團雷雲絕對不是自然現象,而是有高手在活動!

這種高手可不是之前那些三教九流之輩可以比擬的,這種高手可以引起周圍氣場變化,絕對不一般!

About the author

jingshenxianxiangxue:

0 Comments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