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霍,神家的小少爺,也就是我們少校的堂弟,奇怪了,他姐姐怎麼會被抓走了?那不是還懷着身孕嗎?發生什麼事了?」

「小霍,神家的小少爺,也就是我們少校的堂弟,奇怪了,他姐姐怎麼會被抓走了?那不是還懷着身孕嗎?發生什麼事了?」

2022 年 1 月 21 日 未分類 0

這個軍人給自己的新娘解釋了一下,同時,他也露出了疑惑和焦急的神色。

新娘聽了,馬上也跟着操心了起來:「那要不要趕緊給那個神家小少爺打個電話?讓他來看看情況啊?」

神家小少爺?

軍人摘下了軍帽,摸了摸寸頭,覺得有點不好意思。

那小少爺,自從上次幫了他,去殯儀館躺了三天,給了他三百萬后,現在都沒有聯繫方式了,他哪知道怎麼找他?

算了,還是找少校吧。

——

霍司星被帶到警局的那一刻,她就知道,這一次自己應該是凶多吉少了。

因為她發現自己被關押著的,是單獨的拘留室。

「霍司星,你不要以為你是霍家大小姐,就真的可以無法無天,我告訴你,你只要進了這個裏面,在你說出真相前,就沒有人知道你在這!」

審訊她的警官,在用一盞強燈照着她的時候,十分兇狠的這麼告訴她。

霍司星就用手擋着這束光,扭過了頭。

「怎麼?你還想把我弄死在這?那你儘管弄,你看看我死在了這裏后,霍家是不是無法無天?你們會不會安然無恙?」

「你——」

警官當場被氣到滿臉鐵青。

但是,他偏偏對這話卻無可奈何,最後,只能盯着這個女人一字一頓:「好,那你就老實交代,你對沈家有什麼意圖?現在他們已經來報案了,說你懷着別人的孩子,卻想要嫁到他們沈家去,涉嫌騙婚嫌疑,是不是這樣?」

「……」 宋顯手一抖,手裏的方向盤差點脫手。

他冷聲道:「小羽,不要胡說八道!女孩子要懂得矜持,和保護自己!」

喬天羽一怔,隨即笑了。

她不過是開個玩笑,試探宋顯而已。他這樣嚴肅,恰好說明他對她對重視和在乎。

這樣的男人,值得她以身相許。

她笑笑說:「宋哥哥,我原本以為,你要在這裏盯一夜呢。你卻說要回家睡覺,我當然高興了。我也困了,也想回去睡覺了,你覺得我在說什麼?」

宋顯明知道她在故意圓剛才的話,卻還是忍不住耳根有點發燙。

他順着她的話說:「我送你回去!」

喬天羽連忙說道:「現在回姐姐家,有點太晚了,他們都睡了。我還是跟你回你的住處吧!」

之前,他們在外面辦案子晚了的時候,喬天羽就直接住在宋顯家的。

宋顯也就給她,保留了一間房。

之前兩個人只是單純的朋友,現在他們的關係卻有點微妙。

宋顯心頭有些波動,說:「我送你去紅楓別院吧。」

紅楓別院,江南曦的房子,還空着呢。

喬天羽嘟嘴:「我不去那裏!那裏都好久不住了,不知道落了多少土了。而且就我一個人,我害怕!」

如果之前喬天羽說她害怕,宋顯肯定會毫不猶豫地揭穿她。可是現在,他竟然覺得讓她一個人住一個空蕩蕩的大房子,的確讓人不放心。

算了,還是回他的住處吧。

因為躲避父母催婚,宋顯從宋家別墅搬了出來,自己買了一套複式公寓。

他是個很會生活的男人,公寓裏設有健身房,圖書館,小影院,桑拿房,酒吧,等等。可以說是不出屋,就能享受外外面的一切。

喬天羽也是超級喜歡他這裏。

兩個人回來的時候,已經凌晨一點了。

宋顯對喬天羽說道:「今天太晚了,趕緊去睡覺。」

他說完,就回了自己的房間。

喬天羽撇撇嘴,跑那麼快做什麼?我還能吃了你啊?

可是她卻依然很開心,覺得,從今天開始,這裏的一切就都不一樣了。

她簡單沖了個澡,也就爬上了床。

她醒來的時候,早已經天光大亮了。

她肚子餓得咕咕叫,直接從床上爬起來,揉着眼下樓。

她一邊走,一邊喊:「宋哥哥,有吃的嗎?我餓了!」

然而,當她走下最後一個台階的時候,她愣住了。

因為客廳里,除了宋顯,還有一對老人,看年紀有五十多歲。

而他們正目瞪口呆地望着,這個突然出現,身上還穿着露肩睡衣的女人。

好像說女人不準確,因為她身材嬌小,皮膚精緻得和洋娃娃似的,看起來也不過十六七歲的樣子。

尤其是,她身上的那件睡衣,特別肥大,露著喬天羽白皙晶瑩的肩頭。睡衣前面是一個咧嘴笑的大草莓,萌態可掬。

她一雙瑩白如玉的小腳,套在卡通拖鞋裏,透著那麼可愛。讓她看起來,更像是一個未成年少女。

宋媽媽驚呆地看向宋顯,怒道:「宋顯,你不談對象,原來是有這愛好?她還是個孩子,你怎麼下得去手?你說,你都對她做什麼了?」

宋媽媽第一次見喬天羽,不知道她的身份。她三觀太正,所以當時就想差了。 顧小米在徐默生的懷中輕顫,一張小臉紅艷欲滴。

她有些結巴地說:「沒,沒想什麼?」

徐默生卻不肯放過她,輕咬著她的耳朵,聲音里充滿了蠱惑:「沒想什麼,是什麼?顧小米,在自己男人面前,你還想撒謊嗎?」

一陣陣酥麻,漫延在顧小米的每一根神經線,挑戰著她的意志力。

她微微有些輕喘,求饒道:「我只不過是想起我們結婚的事!我們的婚事,是媽媽一手促成的。我在想,媽媽是不是想要促成大哥和音音姐……」

她的聲線溫柔,透著嬌喘,卻具有別樣的誘惑力,讓徐默生身體里剛冷卻的火焰,再次死灰復燃。

他再次親了上去,比前兩次多了幾分的狠戾,卻依然不足以澆滅心頭的火熱。

「米米,幫我,難受死我了……」

顧小米羞憤欲死,猛地推開徐默生,嬌聲說道:「大白天的,想什麼呢?我去看看,音音姐走了沒有?」

徐默生知道,顧小米是個很傳統和保守的女孩。她和她的前男友在一起十幾年,都堅守著底線,始終沒有越雷池一步。

所以,她現在肯定也不會陪著他,在大白天地荒唐。

徐默生心中雖然慾壑難填,卻也尊重顧小米,說道:「你不用去了,她已經走了。她接到電話,好像店裡有事,急需她回去處理!」

「這樣啊,那好吧,等有時間,我去找她玩。」顧小米覺得她和白詩音還挺投緣的。

她說到這裡忽然心頭一動,緊盯著徐默生問道:「你剛才說,她店裡有事,是不是?」

徐默生點頭:「是啊,怎麼了?」

顧小米眼眸亮晶晶地說道:「你快打電話給大哥,讓他去音音姐的店裡!」

徐默生一臉懵逼:「讓大哥去做什麼?我剛才想陪著她去了,她說自己能處理好!」

顧小米瞪了徐默生一眼:「你果然是沒有談過戀愛的,完全不懂戀愛的套路啊!當然是讓大哥英雄救美啊,這麼天賜的好機會啊!」

徐默生被鄙視了,心裡有些委屈。他沒談過戀愛,不正說明他純潔嗎?怎麼還遭鄙視了呢?

「可是音音姐說了,她和大哥結束了!」

顧小米簡直無語了:「可是大哥明顯不想結束啊,而且媽媽做了這麼多,圖什麼啊?她難道真的缺女兒嗎?她還不是缺個大兒媳婦嗎?你快點,別墨跡了!」

徐默生被顧小米凶了,心裡更加委屈。但是老婆的話,他不敢不聽,況且,他也希望大哥和白詩音能有一個好結果。

這兩個月,他眼見著大哥變了一個人,變得沉默憂鬱,完全沒有了之前的溫潤和陽光。

所以,他就把白詩音的事,告訴了徐卿生。

他把手機扔在一邊,眼眸灼灼地望著顧小米:「老婆,我按你的話做了,有什麼獎勵嗎?」

顧小米剛平穩的心跳,又瞬間躁動起來。這個男人今天怎麼這麼粘人啊?難道是酒精的作用?

以後他再喝酒,她一定會躲得遠遠的!

……

白詩音趕回店裡的時候,就發現地板上一大片被蹂躪得一塌糊塗的鮮花,一個中年女人,正兇巴巴地和店員爭吵不休,而周圍還有許多看熱鬧的,甚至有人在拍視頻。

她一蹙眉,冷聲問道:「發生了什麼事?」 這管事媽媽是前院得用的人,在煜王府很是有些權柄。

黃鶯記性好,見過一次就記着她了,忙上前迎著,笑盈盈招呼道:「您是前院的錢媽媽吧?這麼一早過來,可是辛苦了。有什麼事,打發別人來說一聲便是。」

黃鶯倒不是刻意討好,而是她懂得生存之道。

她們這裏雖然是王府正妃,但畢竟是新來的,強龍不壓地頭蛇,向來這閻王好應付,小鬼最難纏。

得罪這些人,沒必要。

黃鶯在宮裏混那麼多年,對於這方便,還是遊刃有餘的。

面對着笑臉,錢媽媽也不好擺臉色,似笑非笑道:「咱們是做奴才的,伺候主子天經地義,哪裏敢嚷辛苦。王妃可起了?」

「起了呢,正梳洗。」

「那正好,請王妃先把這葯喝了。」

「葯?」黃鶯接過來,有些茫然,回頭看了眼,問春來,「王妃身子不舒服嗎?」

春來是知道姜寧一直不太舒服的,吃不好飯,睡不好覺。

但近來已經好多了啊。

胃口好多了,也沒有中想吐。

她搖頭:「王妃挺好的。」

黃鶯笑道:「錢媽媽是否弄錯了?我們王妃好著呢,哪裏需要服藥。」

「哦,這是避子湯。」錢媽媽不冷不熱的說道。

絲毫也沒有要討好新王妃的意思。

難怪這婆子是這樣的態度,竟不給新王妃磕頭。

About the author

jingshenxianxiangxue:

0 Comments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