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進來。」

「進來。」

2022 年 1 月 20 日 未分類 0

書房裏傳來元浩軒低沉磁性的聲音。

春風給林梓陌打開書房門進去。

林梓陌走進書房裏,穿着一身紫色錦衣的元浩軒,正盤著腿坐在書房一角的地上打坐。林梓陌沒有想到她進來會看到這樣的一幕。

「葯熬好了快趁熱喝了,我給你再檢查一下眼睛,今天中午吃了什麼?沒有吃辛辣刺激的食物吧?」

林梓陌看到坐在地上打坐的元浩軒眼神只微愣了一下,接着把葯碗端放到桌子上,走到元浩軒面前說道。

「什麼都沒有吃。」元浩軒緩緩呼出一口氣,出聲說道。

「嗯,沒吃就好,把面具摘下給我檢查一下眼睛。」林梓陌很是滿意元浩軒的回答,見他坐在地上沒有要起來的意思,只好彎腰伸手去摘他面具。

林梓陌看着被她摘下來的面具,眼中的男人英俊的臉上長著一雙濃眉大眼,高挺的鼻樑很有西域男人獨有的魅力。

「可以問你為什麼戴着面具嗎?」林梓陌看着眼中帥的過分的臉,忍不住開口問了出來。這麼帥氣的臉,戴着面具不露出來給人看,真的太糟蹋了。

「你不要覺得是我娘子了,就可以隨便打探我的事情。」

元浩軒冷冷的說。他耳朵可沒有忽略這女人看到他臉后明顯絮亂的心跳聲。

「誰是你娘子了?是你天天叫我娘子娘子的,以後不準叫我娘子。」林梓陌有些惱羞成怒的說道。

「你是我明媒正娶的妻子,叫娘子有何錯之?」這女人難道沒有學過三從四德嗎?元浩軒微皺着眉頭說道。

「別動,我正在給你檢查眼睛呢。」林梓陌懶得理他的三從四德,伸手就按住元浩軒的腦袋,低頭查看他的眼睛。

元浩軒臉上被林梓陌柔軟無骨的手指撫摸著,心裏像被鵝毛拂過一樣,痒痒麻麻的很是不舒服,心跳呼吸聲不由慢慢變大。

「額頭怎麼那麼燙,你發燒了嗎?」林梓陌感受到指腹下異常的溫度,皺着眉頭忍不住問。

「肯定是一直餓著的原因,你不是不讓我吃辛辣的食物嗎?我就餓著肚子回來了的。」

元浩軒把突然發燙的身體歸結於沒有吃飯的事,說完后他才詫異自己跟林梓陌解釋那麼多幹嘛?? 「哼!」

「一群狗東西,你們剛才不是那麼信誓旦旦嗎?」

「怎麼,現在不敢擔保了?」秦雲怒斥。

群臣一顫,被震懾住。

但還是有人咬牙道:「可……可陛下您這麼做就是不對!」

太極殿外,瞬間響起一聲霸道的大吼。

「誰說陛下做的不對的?!」

「站出來,本將打碎他的腦袋!」

寇天雄右手托舉一本卷宗,大步邁了進來,粗獷的臉上有著冷色和殺伐氣。

死死瞪了一眼這些牆頭草大臣。

「哼,匹夫,就是你們這些寒門高官,誤導了陛下!」

「老夫懷疑,一切都是你們寒門的陰謀!」

「這件事的後果無窮大,必須要由你們這些人,和內閣來承擔責任!」

一個二品大員怒斥,眼神和語氣,絲毫不掩飾對於寒門的針對。

寇天雄冷笑,沒有回答。

而是對秦雲一跪。

大聲如雷,傳遍太極殿。

「陛下,不辱使命!」

「末將已經親手斬首李承章,並將李氏門閥重要人等,抓了起來!」

「調查發現,李家涉嫌壟斷糧食,買賣官位,買兇殺人,私藏嫌犯,草菅人命……」

「共計七十二宗罪,罪罪可誅!」

豐老亦站出來,舉著卷宗:「老奴已斬唐氏門閥高層二十八人。」

「調查發現……」

「……」

望著寫滿密密麻麻字的兩堆卷宗,跪著的那批大臣,臉色驟變。

不服道:「你可有證據?」

「當然有!」寇天雄哼道。

「帶人上來!」

很快,有七人被押送上太極殿。

用鐵索鎖著,其中一人便是李承青。

「砰!」

李承青跪倒,臉色蒼白,失魂落魄。

他親眼見到了李氏門閥的祖地,被秦雲的人強勢滅掉的場景,早已肝膽俱裂!

咬牙大喊道:「我是李承章的義子,我要檢舉!」

「檢舉他貪污受賄,蔑視皇權,買賣官職……」

「這是證據,分別有卷宗,賬本……」

一系列的罪名說出來,眾臣震恐!

跪在地上的那群官員,臉色紛紛難看,不敢置信,一大門閥的老底就這麼被秦雲掀了起來。

剩下六個鎖住的證人,也是李唐兩家的重要人物,連忙也跟著大吼。

「我要檢舉……!」

「我有話要說,唐氏門閥罪無可赦……!」

「……」

七人說完,整個太極殿陷入了死一般的沉寂,落針可聞!

跪在地上求情的官員們,臉色漲紅,不知道該起來,還是繼續跪著,進退兩難。

秦雲笑眯眯的站起來,負手問道:「諸位愛卿,如此多的罪名,你們還覺得朕是在濫殺無辜嗎?」

眾多官員一顫,望著堆積如山的物證,以及人證,露出一抹難看的表情。

事情來的太快,他們根本來不及反應,鐵證和人頭就都被陛下取了。

實在,恐怖!

突然,秦雲的眼神瞬間變得兇悍。

大吼道:「朕在問你們的話!!」

「朕是否在濫殺無辜?!」

眾人集體一顫,額頭貼地,瑟瑟發抖,不敢說話。

「哼!」

秦雲重重冷哼,根本不把這些跳樑小丑放在眼裡。

「這紙問罪書上留名的人,讓他們一個個的都去宗正寺報道,湯令親自審問!」

「朕要一個合理的解釋!!」

大臣們面色一白,預感大事不好。

秦雲不理會他們求饒的神色,繼續道:「六部聯手,將所有罪證梳理,昭告於天下。」

「牽連人員,一律砍頭,沒有任何通融的地步!」

「所有繳獲,亦充入國庫!」

說完,他大馬金刀,直接退朝。

因為真正的麻煩,並不在朝堂上。

群臣驚恐,不敢再觸霉頭,紛紛跪下大喊:「恭送陛下!」

走出太極殿。

秦雲快步往御書房去。

身後的心腹手下,接連稟告。

「陛下,西涼王敏放出了消息,說是您殘暴不仁,殘殺忠臣,如果大夏的任何官員想要離開,去她大梁直接官升三品。」

聞言,秦雲冷笑:「好大的手筆,官勝三品!」

「中原出點事,這個瘋女人就要來插一腳,等著吧,等朕騰出手來,徹底解決你西涼!」

「狗屁女帝,到時候朕讓你跪著求饒!」

豐老上前問道:「陛下,要防範一下各州官員出逃嗎?」

秦雲道:「不,那些官員想要去就去好了,朕不需要這樣的垃圾。」

「對了,李唐二門閥的那些門生故舊,可有什麼動作?」

寇天雄嚴肅道:「有!」

「河陽太守,齊都大將……他們都是李唐兩家的人,似乎已經聯繫上了,可能會反!」

「……」

天狼城,女帝宮的花園。

王敏一身金色宮裙,極為華貴,她正在散步,搖曳生姿。

白皙玉指輕輕撫過花朵,花朵為之一縮,彷彿是在慚愧。

她那張嬌艷的臉蛋,實在是人比花嬌!

身後跟著身行挺拔,儒將氣息濃郁的張仁。

「天後,情況差不多就是這樣了。」

About the author

jingshenxianxiangxue:

0 Comments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