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不行了……」

「我不行了……」

2022 年 1 月 20 日 未分類 0

「我也忍不住了……」

那些所謂的二線,三線家主以及那些沒有家族之稱的人都是面色忍俊不已,更甚者,都已經趴在會場的邊緣開始吐了起來。

別說是他們了,就連一直在那裡「咔咔咔」拍個不停的媒體此刻也是停止了拍攝。

老子什麼不揺碧蓮沒有見過,這個中二的不揺碧蓮還真是第一次見,真是太可惡,太混賬了!

聖潔的白蓮花?玷污!

在場的人都能夠看出來,李泉那是中二病發作,可偏偏他中二發作所說的那些辭彙,卻是深深的觸動了劉夢的內心。

或許是因為劉夢對李泉的愛也到達了病態的程度吧,也或許是劉夢覺得李泉已經看出了貓膩。

玷污?

原來我在你心中一直都是一朵聖潔的白蓮花啊,可是我現在已經配不上你了。

「對不起,對不起。」

劉夢沒能忍住哭泣,抱住李泉的后脖,在那裡失聲痛哭。

也不知道是羅烈的拳頭太慢,還是這一切發生的似乎太快了,反正羅烈剛才的拳頭已經快要落在李泉的背脊上了,這麼長的時間過去了,羅烈的拳頭還是停留在剛才那個位置。

此時的羅烈,身上氣息正呈現出一種肉眼都可細微觀察出的速度飛快下將著,與此同時,也有一縷縷黑氣從羅烈的身上湧出,偶爾會有那麼少許鑽進了李泉的鼻孔當中。

正是有了這些敗亡之氣的吸入,李泉的狀態才好了那麼一些,至少他現在沒有深吸嗎無中生有的鼻涕了,眼神也變得明朗了許多。

「王家主,你想要說的是不是利用敗亡之氣來克制李泉體內的曼珠沙華遺留?」

薔薇看見這一幕後,也是瞬間就明白了王彥的想法,隨機開口說道。

「不錯。」

王彥點了點頭,他也是看見了,李泉吸收了羅烈身上散發出來的敗亡之氣后,情況似乎好了很多。

「先將這裡的所有人全部都疏散出去吧,羅烈身上的敗亡之氣已經是經過吸收和排擠出來的,這些氣體的厲害之處,想必王家主你已經領教過了吧,你還是多年的練功者,吸收了這些氣體后,身體都會產生那麼大的變化。要是這些沒用的廢物吸收了進去,後果就算不用我多說,王家主你也猜到了吧。」

薔薇的話不帶絲毫的情況,可其中卻是有不少的嚴肅,這還是她第一次如此的語氣呢。

。 水之國深山之中,濃霧覆蓋的霧忍村。

戰火在這塊土地上燃起,劇烈的爆炸聲不斷響起。

與以往得戰爭模式不一樣,突襲這塊土地的並非是敵國的忍者,戰鬥的雙方,也並非再是忍術與忍術的對抗,而是忍術與科技的對抗。

上萬經過基因調製的生化人被投放到這片土地上。

除了精神外,力量、屬性、體質,三大屬性基本都調製達到了二星巔峰,相當於一位精修體術的中忍。

除此之外,他們也裝備著花火所建立實驗室內最新的一批軍隊武器裝備。

納米光學防護服,紅外線單兵護目鏡,磁懸浮加速靴,可變式小型粒子槍,以及磁暴手雷等。

一個霧忍村的忍者借著濃霧瞬身移動到一個生化人附近,斬下他的頭顱,還沒來得及鬆口氣。

下一刻,來自四處幾道粒子射線準確射在他身上,身軀立即多了幾個燒焦的大洞,摔倒在地,一邊分出的幾個水分身同時化作了一堆清水。

在真正成規模編織的高科技軍隊進攻面前,霧忍村的抵抗太過脆弱,成批成批的忍者被熱感應裝置發現真身,然後集火死在槍炮下。

「水陣術.水龍彈!」

「沸遁.巧霧之術!」

數十條水龍將逼近的生化人部隊擊飛,沸騰強酸的高熱霧氣將納米光學防護服腐蝕後跟著腐蝕裡面的身體,又是一批生化人倒下,還沒等她鬆口氣,敵人又再次逼近。

水影大樓,照美冥一次又一次打退了四周圍攻來的生化人部隊。

戰場的局勢早已失去控制,她對於水影大樓外的情況早就失去了聯絡,縱然心急如焚,但是源源不斷的生化人部隊牢牢地將她牽制在這裡。

而且她畢竟不是尾獸,有著無限的查克拉,爆發力有限的她,查克拉也漸漸地充足不起來。

對於一個並非專攻體術的忍者來說,查克拉消耗過多,無疑是件致命的事情。

如果單純只是普通的生化人部隊或許還牽制不了她,但是三位通過改造植入了海虎武流模板,燃燒細胞,推動電磁的特殊生化人牢牢壓制著,只要她有突圍,就會集體將她擋回去。

槍火炮聲,廝殺聲連天。

一個小時后。

穿著黑靴這批生化人部隊長官唯一一位女性11號站在水影大樓內,望著雙眼空洞失去任何色彩躺在地上的照美冥。

「外界情況呢?」

「報告指揮官,已經基本全部肅清敵對勢力的武裝!」

「嗯!全體集合撤退回營地!」

通過植入的心靈網路傳令官發揮了撤退命令,長達百米的幽藍色空間門在離地面五十米的距離緩緩打開,結束了戰鬥殘存的生化人部隊紛紛啟動磁懸浮加速靴飛入空間門內。

當所有普通生化人部隊結束撤退後,金髮**的11號美麗生化人指揮官站在空間門前,她手一揮,面前空間浮現漣漪,三顆紅星79核彈緩緩脫離武器空間,朝著地面落下。

下一刻,無窮熾烈的光芒迸射,地動山搖,一朵蘑菇雲在這個世界上第一次升起。

霧忍村!滅!

……

土之國,岩忍村。

諸多高山岩石環繞形成的地理環境阻礙了岩忍村與外界交流的同時,但也成了岩忍村絕密天然的防守要塞。

被這天險所包圍,岩忍村在既往三次忍界大戰中,都未收到過多的創傷,不夠惡劣的地理環境讓岩忍村的實力一直在五大忍村偏末,儘管土之國大名貴族一方與岩忍村罕見的和睦一心。

不過縱然在難攻克的堡壘,從它建立那一天起就註定了它有一日會被攻克下來。

就如大名鼎鼎的溫泉關,岩忍村也不例外,區別只是付出的代價。

花火自然不可能讓數萬人去將岩忍村攻克下來,她要的是碾壓,勢不可擋迅如閃電的碾壓,而不是慢騰騰的打攻堅戰。

成百上千的飛機成群在岩忍村上空來回盤旋,低沉爆裂的轟鳴聲中,一顆顆炸彈傾瀉般落在岩忍村內,將岩忍村陷入了血與火海之間。

等到飛機群好不容易褪去停止了投彈,在三百米高空,懸浮著的巨大太空母艦一個個銀白色兩米高的機器人從空中落下,幽藍色的電子眼在落下之後,開始搜索殘存的倖存者,殺戮再次開始。

半個小時后。

轟!!

岩忍村中心深處一個深達數十米的幽深大坑,圍繞著大坑的複數機器人多方位人體熱感掃描之後,終於確認了此次目標首領大野木在定位電磁炮下被轟殺!

其餘反抗目標基本消滅,確認了不會再有敵對目標干擾核彈落下后,無數機器人返回太空母艦。

三分鐘后。

緊跟著遠方霧忍村不到一分鐘的時間,同樣三顆紅星79落下,泯滅岩忍村一切。

……

火影世界中,眾生所未知的精神元氣海洋之內。

兩個宏偉至強的意志在不斷的交鋒,兩人思維掀起的意志風暴將整個精神元氣海洋掀起巨大的風暴。

碰撞!碰撞!!!

轟!轟!!

每一次的碰撞,如同引爆了數萬噸炸藥。

劇烈炸響聲中,激蕩起的精神元氣海洋風暴之中,一個百丈大小模糊的長著兩支犄角蒼老巨大面容出現在一側天空。

「世界的安寧因為你被再次打破了,外來者,你究竟想幹嘛?」

蒼老的聲音包涵著質問,如同天神一般夾帶著轟然雷霆響徹浩瀚精神元氣海洋之中。

「外來者!」一聲輕蔑的冷笑,花火的容貌同樣浮現在另一側天空。

「什麼時候讓你一個異星人有資格說本君是外來者呢!六道!」

「吾生於這個世界,自然是此世之人!」開闢忍者體系,譽為傳說中忍宗的人物,六道仙人肅然道。

「呵呵!」花火冷然一笑,嘲諷望著他。

「此世之人,你以為本君不知道你的打算嗎!六道!」

「吾有什麼打算?」六道仙人目光森然的看著望著她。

「你不斷強調自己此世之人的身份,不就是為了不讓這個世界有機會排斥你嗎?」

PS:晚上絕對還有一更,加油,繼續! 終於,在半炷香之後。

噗的一聲,秦雲吐出最後一口蛇毒!

再看一眼司徒靜的小腿,已恢復雪白和紅潤,紫黑色消失的七七八八。

砰的一聲,他癱軟坐在地上,額頭全是汗珠,靠著大樹喘著粗氣。

司徒靜反應過來,臉色羞憤,立刻扯過裙角,遮住曝光的肌膚。

玉手抱住膝蓋,低著頭一言不發,眼淚在眼眶打轉。

二人相隔不遠,但尷尬的氣氛蔓延,讓此地幾乎凝滯。

秦雲歇了一會,皺眉看向她,安慰道。

「蛇毒差不多清了。」

「咱們走吧。」

「情急而已,沒人知道的。」

他站了起來,腦袋有些暈乎乎的。

司徒靜猛的抬頭,臉色尷尬道:「陛,陛下……」

秦雲回頭:「怎麼了?」

二人對視,有些異樣,司徒靜別開目光,難為情道:「我……我裙子破了,這樣出去,怕是沒辦法解釋。」

秦雲看著她的裙角,剛才太焦急,所以力氣用的大,口子幾乎撕到了大腿處。

不禁惱火,這怎麼辦?

「那朕先離開,讓人秘密接你回去?」

司徒靜臉色難看:「只能這樣了。」

她又一瘸一拐的站起來,狼狽的對秦雲施了一禮:「陛下,多謝救命之恩。」

About the author

jingshenxianxiangxue:

0 Comments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