沒想到啊,一失足成千古恨。」

沒想到啊,一失足成千古恨。」

2022 年 1 月 19 日 未分類 0

程炳浩一邊說着,一邊向窗口走去,嚇的段文基雙腿直打哆嗦。

「程,程總,您可千萬別想不開啊!」

程炳浩有些羞惱的轉過身,站在窗邊面色平靜的看向段文基。

「怎麼,你以為我會想不開?

我,程炳浩就是餓死,在這跳下去,也不會對陳龍認輸的。

讓策劃部準備,從明天開始,我們的開心001網,一定要有屬於自己的東西。」

看着程炳浩臉上重新燃起了鬥志,段文基佈滿皺紋的老臉笑得彷彿一朵菊花。

「是,程總。」

窗外的月色照在程炳浩身前的玻璃窗上,想透進屋來,卻被屋內的燈光所阻攔。

程炳浩透過窗戶,視線掠過那一棟棟高樓大廈,遙遙地望着龍騰科技的方向。

「撤吧,老段,這麼晚還不回家,你不擔心弟妹么?」

……

龍騰科技會議室。

此刻,龍騰科技的眾人,不復前幾日般人心惶惶的模樣,一個個臉上都洋溢着戰爭勝利后的喜悅之色。

陳龍看着手底下的人精神狀態良好,自然也十分開心。

「陳總,開心001網那邊的數據出來了,9月20日的註冊用戶不過15萬人而已。」

陳龍聽到這句話后,不僅沒有露出愉悅之色,反而面色一變,皺起了眉頭。

「路廣志,我希望你能明白一件事,這15萬人有很大可能是原本屬於我們的用戶。

因為開心001網的出現,我們失去了15萬的用戶,你竟然用『不過15萬』來形容。

我們現在總共的註冊用戶才270萬,你覺得15萬註冊用戶很少嗎?

你要知道我們開心網內測時候僅有6萬註冊用戶,每一個用戶都是我們珍貴的資源,我以後不想再聽到『不過』這種詞,你明白嗎?」

路廣志瞬間臉色大變,恨不得狠狠的扇自己幾個大耳刮子,這幾個部門經理中就他的最不受陳龍待見。

他本想趁著陳龍今天高興拍個馬屁,卻沒想到這馬屁拍到了馬腿上。

「是,陳總,我明白,以後我會注意的。」

陳龍看到路廣志的樣子就能猜出他心裏大概的想法,無非就是見到開心001網的成績不好。蹦出來說兩句好話哄自己開心,給他留個好印象。

「陳總,我們接下來怎麼辦,要乘勝追擊嗎?」

布愁心直口快,見到對手吃了癟,就想着趁他病要他命。

「暫時還不需要,開心001網如果就這種狀態的話,不用我們出手,他們自己的用戶都會把他們噴死。

我們的新版本,要放在決戰的時候才能放出來。」

「難道還有別的敵人?」

「難道開心001網還有后招?」

會議室中的眾人面面相覷,不太明白陳龍的意思。 ……

……

25分鐘后。

夏可趕回警察局。

來到法醫室,看見康有名正手足無措的在房間里轉來轉去。

「還沒找到朱醫生的屍體嗎,會不會是放錯地方了?」夏可猜。

「我都已經把儲屍間所有的抽屜都檢查了一遍,根本沒有他的屍體。」

「那會不會是其他法醫把屍體臨時運出去了?」

「我查過了,沒有。」康有名苦惱的搖著頭,臉上寫滿了茫然,「我現在就是想不明白,一具屍體怎麼就能不翼而飛呢?」

「你沒有查查監控嗎。」

「這裏的監控早就壞了,我也懶得修,誰能想到法醫室會丟東西啊?」

「要不我和熊科長說說吧,讓他派人一起幫忙找找。」

「絕對不行!」康有名馬上拒絕了,「丟屍體可是大事,這要是讓上面知道,我就得挨處分啊。現在除了你,我還沒告訴其他人呢。快幫我想想辦法啊。」

「就咱們兩個能有什麼辦法?」夏可也為難了。

正在這時候,忽聽隔壁的儲屍間里傳來一個聲音——

「沒錯,就是這個味兒。」

倆人跑進儲屍間一看,只見葉千不知道什麼時候溜進去的,正趴在一個敞開的抽屜上,抽屜里什麼都沒有。

夏可氣不打一處來,「戴着手銬還到處亂竄,你又在作什麼妖,想鑽進去嗎?」

「213號。朱孝平的屍體原先就躺在這裏吧。」葉千拍了拍抽屜,「與在他家聞到的那股味道一樣。」

「這什麼情況?」康有名疑惑不解的看了一眼夏可。

夏可猶豫片刻,據實相告,「我們剛才去過朱醫生家,發現了一件怪事。他女兒說昨天晚上看見過他爸爸。葉千也說他在客廳聞到了朱醫生的味道。」

「是朱醫生屍體的味道。」葉千糾正,「他活着的時候不是那個味的。」

康有名一臉吃驚的看着他,「你什麼意思,你是說朱孝平的屍體昨天晚上跑回家見女兒了?」

「看起來很有可能。他女兒昨天下午來這裏找他,哭的那麼慘,或許是打動他了吧。你有見過這種詐屍的情況嗎?」

康有名登時就火了,「你小子誠心逗我玩兒呢是不是?看我現在這樣特解氣是不是?」

「不是的。我其實很同情你,」葉千發自肺腑,「萬一你弄丟屍體的事情傳出去,說不定還會被開除呢。這還其次,萬一你老婆知道你和別的女人有染,萬一那個女人再用孩子要挾你,你簡直就沒活路了。」

「你……你血口噴人……」康有名差點兒沒心臟病發作,薅住葉千衣服要跟他拚命,「我看就是你偷的屍體,反過來嫁禍我的。你還我屍體!」

葉千無奈的扭頭對夏可說:「麻煩你,眯眯姐,別光看熱鬧,能不能先把他弄開?」

「哦,哦。」夏可那邊還在發獃,沉浸在康醫生的超級八卦里呢,猛然緩過神,趕忙把快發瘋康有名拉開,她再晚一步,康有名就殺人滅口了。

「你先冷靜一下康醫生,現在當務之急是先想辦法找到朱孝平的屍體。」夏可勸道。

康有名呼哧呼哧喘著粗氣,怒目而視葉千。

葉千揉着掐疼的脖子,「別看我,跟我可沒關係。我記得你剛才說昨天早上還見過朱孝平的屍體,那就是說,他的屍體白天還在這裏,應該是他女兒走後才丟的。而我當時和夏警官在一起,是她把我送回看守所的。」

「這個我倒是可以作證,他並沒有離開過我的視線,也沒有跟其他人接觸過。」夏可承認。

「可總不能屍體自己跑出去吧,一定是有人把他偷走的。」康有名說。

夏可臉色忽然變了變,似乎想到了什麼,「375路公交車的監控錄像里,曾拍到兩個穿清朝衣服的奇怪傢伙,是他倆把朱孝平架到車上的。這兩個人也是我要找的嫌疑犯,或許也是他們把朱孝平的屍體偷走的。」

「原來還發生過這麼奇怪的事,」康有名很詫異,「可他們為什麼要偷屍體呢?」

「我也只是猜測,至於原因還想不出,或許有人知道……」她看了葉千一眼。

葉千聳聳肩,「很遺憾,我和那兩個清朝人並不認識。」

「你答應過要告訴我真相。」

「我是答應過,但不是這個真相,不過,我倒是有了一些其他發現。」

「什麼發現?!」

「我在昨天那個女屍的口中聞到了一股特殊的酸味,不過屍體表面並沒有。我當時猜這股酸性物質可能來自於身體內部的體液組織,在屍體內髒髮生腐爛時,慢慢滲透了出來。剛才我仔細檢查過裝朱孝平的抽屜,找到了一些唾液痕迹,很幸運還帶了一點兒血。這股味道與女屍口腔散發出的酸味十分相似。」

康有名納悶,「酸味!?我怎麼沒聞到?」

「我的嗅覺能力比正常人強幾十倍,上百倍。你聞不到不代表我也不行。」

葉千用手指颳了一下抽屜里的唾液殘留物,放在鼻子下,閉上眼仔細聞着,「酸味的主要成分是透明質酸酶,嗯……還有組胺、5羥色胺,主要就是這些成分。」

康有名冷笑一聲,「真是扯淡,我頭一次見到還能聞出化學物質的。難道你是狗鼻子嗎?」

「他說自己的鼻子比狗鼻子還靈。」夏可說。

「拉倒吧,他裝模作樣的唬唬別人興許有用,在我面前就別演戲了。什麼嗅覺能力強百倍都是胡謅。要我看,他根本就和偷屍體的罪犯認識,故意在這兒扯東道西呢。」

夏可將信將疑的看看葉千,又看看康有名,事到如今,她也不知道該信誰了。

葉千反應很平靜,對康有名說:「這個世界遠比你想像的奇妙,你沒見過不代表不存在。」

「好,那我就告訴你,我是怎麼發現你在撒謊的。很簡單,你剛才的話中有明顯漏洞。你說你嗅覺靈敏,能從酸味中聞出不同物質的化學成分,這本身就很荒謬。你剛才所說的那幾種物質,只有透明質酸酶是有氣味的,組胺和5羥色胺根本就沒有任何味道。就算你真有一副狗鼻子也不可能聞出來。」

「誰告你嗅覺只能靠辨彆氣味呢?」葉千反問。。 進過這件事情夢瑤便沒了心情再去參加宴會,便讓翠兒還有顏婆婆一起回府。

剛走出這永康殿,林賢便趕來了,剛聽見這件事情,本來很憤怒,但是在來的路上看見了那不醒人事的郭漣。

再看見夢瑤無礙,便放心了不少。

夢瑤看見林賢來了,便一把撲了過去,哥哥你總於來了,嗚嗚….!!!瑤兒差點兒就見不到你了。

此時王氏便帶着林熏兒先去成華殿,只有林將軍在這邊,一臉微笑的看着夢瑤,好了這是宮裏面多注意些。

都那麼大了還哭哭啼啼的成什麼樣子。

再看林賢說着,賢兒既然你來了,就把瑤兒送回家去吧!

是父親!

林賢用手溫柔的將夢瑤臉頰淚水擦了擦,說着走我們回府吧!!!

恩!!

像林將軍行了行禮,一行人離開了這永康宮,林將軍回到了成華殿。

那張曉凡就在永康宮外,沒有出現…默默的看着夢瑤沒什麼事情,心裏面的石頭便放下了,聽說夢瑤要回府,便暗自偷偷在後面跟着,想着能送她回家就好!

而夢瑤一行人乘馬車來到了宮外,便拉着林賢要下車走走,林賢知道夢瑤這呆不住的,便同意下車走走。

讓翠兒和顏婆婆先坐車回府了。

下車后夢瑤沒有帶面紗,臉頰的紅色胎記進過剛才的淚水洗刷后,所剩無幾。

月光下盡顯了夢瑤那白凈的臉蛋兒,還有那清澈的大眼睛,讓林賢不敢直視夢瑤,夢瑤感覺到了,便用手摸了自己的臉蛋兒,說着大哥瑤兒臉上可有東西。

林賢感覺用手抓住了夢瑤的手說着,別摸了你這臉頰僅存的一點兒胎記就快沒了。

About the author

jingshenxianxiangxue:

0 Comments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