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哼,別誤會了,我只直接為了感謝你放了我罷了!」

「哼,別誤會了,我只直接為了感謝你放了我罷了!」

2022 年 1 月 19 日 未分類 0

雖然星野是在嘲諷,但聽在浩仁耳中不一樣啊!

聽着這明顯的教科書般的傳統「傲嬌」語氣,掃了一眼星野那滿臉紅暈的樣子,浩仁面色變得越發古怪了。

因為,他忽然想起了早上緋鞠在見到他長出第二條雛尾時,說出的一句話。

「九尾大人,應該是剛才那個女除靈官,她已經被您徹底征服了喵!」

難道,星野留美其實是個受虐……咳,真的因為這三天的囚禁,對他產生了好感?進入仙古畫軸中的空間后,簡清涯眼角餘光一掃,見畫靈蹲在血脈果樹上兩眼放光,甚至還握起了小拳頭,看起來比他自己都要投入激動。

簡清涯略感頭疼,心念轉動間,毫不猶豫的將賤兮兮的畫靈收進了識海中鎮壓!

「現在這裡只有我們倆。」

他側頭靠近白楚楚,低聲耳語,並且略微鬆開手,

《化劫之神道至尊》第173章有緣無分 ,

第679章

蘇有容,不自覺打了個寒顫。

滿臉通紅,憋了句:「就你個變·態,那得要多少葯啊?」

說著,忍不住給了宋三喜一拳。

砸在背上,力量還不小。

宋三喜呵呵,說:「可能,弱水三千,一瓢不夠啊!」

「壞蛋,你還想幾瓢?」

蘇有容,又給了他一拳。

「別打了,趕緊回去休息吧,我這忙著呢!你再在我面前晃,我要吃藥了。」

說著,兩手閃電般的伸過來。

一副張牙舞爪的樣子,雙眼閃動著惡魔的光。

「啊!!!」

蘇有容尖叫著,直接逃出門去。

順便,砰的一聲,把門都關上了。

背靠著門板,她緩了一會兒。

不禁搖頭,苦笑。

這是什麼老公啊?

以前是人渣,拿人不當人。

現在好了,拿人當人了,病又折磨的他不行。

想想,萬一他整個考驗都過關了。

那要怎麼辦?

太可怕了!

說實話,她有心理陰影的。

從來不知道,什麼叫做人的快樂。

想想這麼久了,他真的是正人君子。

那得,有難受?

要如何的忍耐力?

忍俊不禁的是,居然不能鍛煉了。

鍛煉,對他身體還有壞處。

唉,這男人,太怪了

回到房間,蘇有容還是給宋三喜發了QQ信息。

「三喜,我知道你的病很不容易。希望你能堅持下去,不要讓我看扁你。」

「你為家裡的付出,我們都看在眼裡的。你不要放棄,要相信醫學和科學。」

「你自己不也是很有醫術的嗎,好好鑽研一下啊!」

「我還不信,這怪病就成絕症了!」

最後,發了幾個「加油」的拳頭小圖標。

過了好一會兒,宋三喜的信息才回過來。

「有容同·志,謝謝你的鼓勵。我一直在努力,就為了這鎚子事。人無完人,醫生無聖者,我也有不擅長的,但,我會努力學習。如果真的絕症了,男人,做個永遠的硬漢,不好么?」

附后,一個微笑的圖標。

蘇有容哭笑不得。

死傢伙真能嘚吧。

不,他真的樂觀,幽默。

於是考驗記錄本上,又多了勾。

第二天早上,蘇有容度過了愉快的姨·媽·期。

起床洗了個澡,一身清爽,精神十足。

不自覺,又暗自高興,還好宋三喜的藥茶真有效果。

可把他,本事的啊,唉,厲害!

收拾一番,準備出去跑步。

她出門,才發現,宋三喜打著哈欠,從書房出來。

當場,內心柔·軟的不行,「你熬了個通宵嗎?」

宋三喜雙眼都熬紅了,笑笑,還是那麼溫和。

「不是說了嗎?要糟賤自己的身體,所以,我做到了。」

蘇有容溫情的剜了他一眼,「再糟賤,也不能這樣吧?」

「影視城的事情比較急。工程兩個月,拍戲四個月,後期一個月,能趕上國慶長假檔。所以,我必須認真的對待這件事。設計和預算,都出來了,發給洛嬌郵箱里了,就讓她去辦就好了。」

蘇有容心裡暖暖的。

這傢伙認真起來,真的很感人。

「那預算了多少錢啊?」

「一點五個億,不算多。就算你覺得敗家,那我也認了,反正我就是為敗家而生的。跑步去吧,我休息一下,確實累了。」

說著,宋三喜便去他房間。

蘇有容默默的看著他的身影,暗自點點頭。

姐不把戲拍好,不一炮而紅,就真白費功夫了。 宋顯帶着兩個保鏢,翻下了鐵索護欄不久,一道黑色的身影,如一直輕盈的燕子,滑下了山坡。

下山的路很不好走,荒草荊棘裹腿,而且腳下不時有石頭鬆動,稍不小心,就會滾落下去。

三個人小心翼翼,在半山腰,發現了一條羊腸小道。

他們互相攙扶著,一步步從後山,下到了山底下。

他們再仰望那個懸崖,卻早已高高在上了。

山腳下,地勢平坦了許多,有些多高大的樹木,有的光禿禿的,有的卻依然碧綠。

地上有許多的腳印,似乎還有羊糞。

難道附近有牧民或者農民嗎?

三個人也不知道該往哪個方向走,就索性,順着腳印和羊糞的方向走了過去。

他們也不知道走了多久,翻過了幾道溝,爬過了幾座山,卻一無所獲。最後,連腳印和羊糞都找不到了,更沒有看到放羊人的影子。

三個人都有些氣喘吁吁,就到了一個山溝。他們找了一個向陽的土坡,停下來喝水。

宋顯拿出手機,現在已經是中午十二點了。他們已經在山下找了三個小時,卻沒有任何的發現。

難道自己判斷錯了?那個跟蹤着他的黑衣人,也不知道跟下來沒有。

如果還有另外的人,關注庄嵐,說明也是一件好事。起碼說明,他的方向沒有錯。

因此,他四處張望,想找到那個跟蹤自己的人。

跟蹤着他的那個黑衣人,此刻正躲在一顆大樹上,遠遠地看着宋顯。

她明亮的眼眸,閃著狡黠的光芒。

這個黑衣人不是別人,正是喬天羽。

只不過,她現在還不想讓宋顯知道,她來了。

宋顯沒有看到黑衣人,卻發現前面不遠的地方,有一隻鞋。

他連忙對兩個保鏢說:「過去看看!」

三個人立刻向前走去,就看到,那是一隻男士皮鞋,而且是國際品牌鞋,恰好是庄嵐喜歡的牌子。

宋顯驚喜道:「難道庄嵐真的來過這裏嗎?大家四處找找,看看有沒有線索?」

他說着,用手機,把那隻鞋拍了照,也四處找了起來。

一個保鏢在遠處喊道:「宋先生,這裏有血跡!」

宋顯連忙跑過去,果然發現在一棵樹下,有一片血跡,還有一塊石頭上,也沾著乾涸的血跡。

而樹下的地面上,腳印斑雜,荒草都被踩平了。可以看出,這裏應該是經歷過打鬥。

宋顯有些興奮:「我們順着血跡找找!」

他知道庄嵐是退伍軍人,身體素質肯定比一般人好。如果他被挾持了,很有可能會脫身。

因此,三個人順着血跡往前走,可是走了一段,進入了一片原始森林裏。

About the author

jingshenxianxiangxue:

0 Comments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