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小姐,你第一個反應不應該是我跟你大哥離婚,你大哥怎麼辦,而不是你粉絲脫粉的問題。」

「三小姐,你第一個反應不應該是我跟你大哥離婚,你大哥怎麼辦,而不是你粉絲脫粉的問題。」

2022 年 1 月 18 日 未分類 0

封彥菲這才反應過來自己好像暴露了什麼,她尷尬的撓頭笑笑。

「我還沒說完,我還沒說完。」

程苒不在乎這些問題,她只是希望每個人都能有一個清醒的頭腦,不要對那些不可能的人或事寄予太多的厚望。

車內的氣氛又冷了下來,封彥菲是個話癆,最不喜歡突然安靜,她又隨便找話題跟程苒聊。

「嫂子,今天晚上是公司周年會,我那天聽你們部門的凌相君說表演者還有你,是真的嗎?」

程苒低頭撥弄着手機:「嗯,她想要跟我PK,我就答應了。」

「什麼!嫂子你這不是作死嗎?那個凌相君可是學過舞蹈的,你根本比不過她,不行不行,你要是輸了,那以後公司的人肯定會嘲笑你的。」

封彥菲一下就急了,程苒自尊心那麼強的一個人,要是因為這事兒一蹶不振可怎麼行,而且她晚上還要幫自己打比賽的。

這輸了心情不好,心情不好打遊戲就容易失誤,那她就容易脫粉呀。

程苒哪裏看不出來她打的什麼小算盤,更不會覺得自己幫封彥菲打了兩把遊戲,她就會真正的關心自己。

這個世界上,不會有無緣無故就對你好的人。

她倒是淡然的有些過分,還低着頭繼續玩上面的消消樂,漫不經心回道。

「再說吧,而且,也不一定是我輸。」

她的字典里,沒有輸這個字。 隨著可以以物抵價出現,場中的不少黑色貴賓眼中皆是出現了炙熱的光芒。

一時間,

舉牌出價的人數竟然比剛才的拍賣還要多上兩分。

這也讓拍賣台上的老者有些目不暇接。

「有貴賓出價到六百萬了,700萬了!」

「750……800萬……」

看著從黑色區域不斷出現的價格數字,老者有些震驚,原本他還以為最後一件拍品只會由紅色區域出價……

沒想到,這些黑色區域之人竟然還藏了一手,500萬的底價,漲價幅度居然也這麼高!

不過這些黑色區域之人也不是老者想的那般,每出一次價他們都要擔驚受怕半晌。

這東西……他們想要……但又有些不想要。

能被他們不小心拍到,那自然是好的,但這高昂的價格……拍到了以後家族就得勒緊褲腰帶度日了。

但就這個場面,被他們不小心拍到的情況屬實是不太可能。

價格一路升高,轉瞬便突破了一千萬大關,而且還有升高的趨勢。

這讓許多人都嘆為觀止。

「……500萬金魂幣。」

坐在紫色區域的買家們已經獃滯了,這個底價已經達到他們身價的十倍了!

而且還只是起拍價!

果然……

看著不一會兒便突破了一千萬大關的價格。

在角落裡的一道倩影見此,不由得捏緊了拳頭,面上更是流露出幾分難過之色。

她早該想到的。

這種東西,即使是遇見了,自己也無法得到。

還妄想著靠著魂導器里的那點金魂幣買下來。

……小剛,對不起了……

而在此刻,二樓之上的一處房間中,一名藍色衣袍的男子,正在看著她。

見她這般,

臉上出現了一縷心疼之色,手上猛地一使勁,貴賓室內的酒杯便被他捏碎了,手指間還閃過了幾縷電芒!

「可惡!」

「玉小剛!」

「別讓我再看見你!」

——

玉羅冕此次來拍賣會正是因為他的大哥,藍電霸王龍現任宗主——九十四級強攻系封號斗羅,玉元震。

說他其來看看這件拍品的真假,可以的話……便拍下來。

玉羅冕這是第二次看見他大哥那般模樣,

當日,玉元震的話語間一改往日的凌厲與孤傲,甚至還帶著一絲請求。

雖然沒有明說,但玉羅冕知道,如果那東西是真的,大哥他想要拍下來給玉小剛。

所以當時他不是很想來此,對於自己那個侄子,在許久之前,其實是並沒有什麼特別偏見的。

雖然先天魂力只有半級,武魂也發生了變異,但畢竟那是大哥的孩子,是自己的侄子。

即使最後不能在家族呆著了,在外面自己和大哥也可保他衣食無憂。

可惜,

他也不是個安分的人,在知道自己終生無法突破三十級后,他便開始轉向了研究和魂師魂獸有關的知識。

對此,

玉羅冕雖然不是很看的上,但也沒別的想法,就這樣過了很久,到了他成年後離開了藍電霸王龍宗。

後面那幾年在知道他衣食無憂后,玉羅冕便沒再去關注他了,只是想起了自己這個侄子的時候會讓人打聽一下他的消息。

結果萬萬沒有想到,

就是這段時間,玉小剛居然不知何時找上了一名名叫弗蘭德的魂師還有自己那在外的女兒。

還組建了一個魂師組合,以武魂融合技在魂師界有了一些名氣。

若是這般,他也不說什麼了,甚至還會去告訴大哥一聲。

畢竟這樣看來,玉小剛也算是有自保之力了。

可他萬萬沒想到,自己那女兒竟然同時被另外一人和玉小剛喜歡了!

然後最後喜歡上了玉小剛!

當傳回來這個消息時,玉羅冕感覺天彷彿都塌了!

他們可是兄妹!

那個弗蘭德是幹什麼吃的!

一個魂王竟然輸給了一個大魂師!

於是玉羅冕急忙召集了自己手下的人,趕去尋找自己女兒!

他絕不能讓那種事情發生!

更何況……他對柳二龍虧欠太多了。

因為二龍母親的出身,玉羅冕一直不敢把她帶回家,所以一直被玉羅冕在外面的地方養著,而且讓二龍跟隨了母姓。

這麼多年來,自己去看過二龍的時間也不多,所以他的心裡滿是愧疚。

不過他這種人又從不表露想法,連每次去見女兒也是冷著臉,搞得和女兒關係一般。

於是只能悄悄的關注她。

但後來女兒大了,也沒有太多關注了,誰曾想……

他絕對不能讓那種事發生!

一想到自己的女兒還要被世俗所謾罵,家族所針對,自己就滿是心痛。

於是在他們成婚那天,玉羅冕帶人闖入了他們的居所,說出了實情,準備強行帶走女兒。

結果玉小剛知道后心灰意冷,拋下女兒離開了,雖然這隨了玉羅冕之願,但也傷了女兒的心。

從此,柳二龍看見玉羅就像看見仇人一般。

這讓玉羅冕很是心痛,但他不後悔。

後來玉小剛和弗蘭德也不知道去了哪兒。

而柳二龍則是整日陷於在殺戮之中,據說有一片魂獸森林都被她血洗了,這讓玉羅冕很擔憂,卻又沒有辦法。

直到後來,若不是柳二龍遇見了弗蘭德,被他不斷開解,玉羅冕都不知道柳二龍會變成什麼樣。

這一點,他還是很感激弗蘭德的。

可話又說回來,若不是這小子搶不贏玉小剛,這些事情有哪會發生!

於是玉羅冕對弗蘭德的印象又差了一點。

之後,柳二龍便和弗蘭德分開,到了天斗城去生活,還建立了一所藍霸學院。

這讓玉羅冕安心了幾分,不過還是偶爾在關注著女兒。

沒想到,過了這麼久,這次拍賣會女兒居然也來了。

而且看那個模樣……一看就是為了玉小剛。

「可惡!」

想到這裡,玉羅冕有些氣急,當即怒吼一聲。

「我出一千五百萬!」從江南市到青田村的柏油路上,此刻正平治著一輛小車。

趙小池看着擴寬了的車道,兩旁流逝的風景,再次感嘆物是人非,只是外出幾個月,家鄉就發生了這麼大的變化啊~~

近鄉情怯的感覺,趙小池並沒有,倒是心裏有一點愧疚……

昨日,周海媚打趣著趙小池,說他對自己的公司一概撒手不管,所有的事情都交給李思甜,活脫脫的廢物老闆一個。

縱觀歷史,如果將六龍山旅遊公司比作基業,趙小池可不就像是某位皇叔嘛~~

About the author

jingshenxianxiangxue:

0 Comments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