將地上佔滿血跡的衣服拿了起來。

將地上佔滿血跡的衣服拿了起來。

2022 年 1 月 17 日 未分類 0

面色慘白

「這…是小毅的衣服。」

琥顏臉上殘餘的血色也褪盡

「毅哥哥…」

那老狼見人已死

「既然死了,那就走吧。」

說著扭頭返向了原路。

剩下幾人也沒說什麼,亦步亦趨的跟了上去。

炎曦月三人也神情低迷的跟著。

空間中炎磊的命燈依舊閃著微弱的光。

……

一處陰暗的密室里

幾個人被綁在架子上昏迷不醒。

其中一人身材魁梧,一身武者打扮。

若炎曦月在此定會驚呼出聲。

沒錯,此人正是炎磊。

片刻,一個人影自暗室外走了進來。

看著昏迷的幾人

不悅的聲音傳出

「他們怎麼還沒醒?」 司徒欣然沒有多留給王柯一個眼神轉身離開了。

「我怎麼你了?你說清楚。」王柯拉着要走的司徒欣然說道。

司徒欣然安定了一下內心的情緒「你什麼都沒做,是我自己無理取鬧。現在我們都需要冷靜一段時間。」

說完之後司徒欣然甩手離開了辦公室。

諾大的辦公室里只剩下王柯和那張大的離譜的辦公桌。

「你沒事吧!我剛剛聽到你和欣然姐吵架了。」安心進來說道。

看着眼前的這個女人,王柯霎那間不知該和她說什麼,如果不是因為這個女人他和司徒欣然之間也許不會發生這樣的事情。

「沒什麼事,情侶之間偶爾吵個架很正常。」王柯沒好氣的說道。

「你怎麼還沒走,這可已經是下班的時間了。」

安心見狀說道:「我擔心你們會吵架才留下來的。」安心還沒說完後邊的話,王柯就已經出了辦公室的門。

「走吧,我把你送回去。」王柯說道。

這正是安心想要聽到的話,下班時間還留在這裏就是為了這個機會。

「會不會太麻煩你了?你不去追欣然姐嗎?」安心無辜的說着。

聽到這句話之後王柯停下了腳步,這也讓安心慌了一下。

「不去了,我們之間的事情不用麻煩你提醒我。」王柯說着。

聽了這句話之後安心長舒了一口氣,好不容易才等到這絕好的機會,萬不能因為自己的客氣丟了。

安心立刻跟在了王柯的身後走着。

地下車庫。

生氣的司徒欣然一直都沒有離開,她坐在自己的車了越想越不甘。

「難道這就是所謂的愛情?我們之間明明不是這樣子的!」司徒欣然想着。

在車裏多坐了一會兒,點火。

正打算開車離去卻看見了王柯和安心一起走了出來,這個畫面令司徒欣然憤怒。

「你說王副總和安心之間會不會有什麼特殊關係?」

下午上班的時間,那個女同事的話一直回蕩在司徒欣然的腦海里。

看着這兩個人一前一後的走着,司徒欣然想着:果然你們兩個背着我有不正當的關係。

「王哥,這地下車庫都沒有燈嗎?」看着周圍的環境安心怯怯的說道。

王柯看了一下車庫的環境咳嗽了一下。

「是啊,之前沒人和我說的時候我還沒發現。」王柯看着她說道,前些日子下班的時候王柯都是和司徒欣然一起回家的。

「她的膽量很大,我們一直也沒有注意這個問題。」王柯說着。

「她?是欣然姐嗎?」安心不解地問道。

王柯嘴角上揚了一下,「當然了,我也不會和其他的女人一起回我家啊。」

聽到這句話安心噎了一下,不知道該如何接下去了,「你們可真幸福,我也很羨慕這樣的生活。」安心說道。

這有什麼好羨慕的?你也會有的!

聽着這句話,安心想着:肯定會有,不過要在你們感情破裂之後。

兩個人就這樣一直聊著,絲毫沒有注意到角落裏的人。

洛飛在角落裏看着他們,心裏的感覺無法用言語去述說。

車裏坐着的司徒欣然將這一切都看在了眼裏。

「呦,沒想到我們還真是有緣。」司徒欣然嘲諷的說道。

「我這不過才剛離開,你就迫不及待的往我男朋友身邊貼。真是掉價。」

聽着這些話安心的臉變的煞白,作為一個女人是忍受不了這些言語的。

王柯見狀說道:「然然,你誤會了!我們只是再說這個車庫的問題而已。」

這個時候的司徒欣然那裏還有心情聽這些解釋。

她冷冷地看着王柯說道:「行了,不用解釋。我的眼睛不是用來出氣的。我會自己看。」

這個時候司徒欣然很不理智,說再多都是徒勞。

意識到這個事情的王柯閉上了嘴。

「我真是不明白,你這樣的女人也會有那麼好的男人默默守護着你。」

安心抬起了頭很難相信這句話。

「你不用這樣看着我,我說的就是事實。真替那個男人覺得不值。」

這句話是說給安心聽,同時也說給角落裏的洛飛聽,在看到王柯的同時司徒欣然也看到了洛飛。

「那又怎麼樣,別人喜歡我那是人家的自由。」安心說道。

看着剛剛還羞愧的女人現在的樣子,王柯覺得陌生。

「也許我喜歡你真的是個錯誤。」洛飛說道。

聽到這個熟悉的聲音,安心慌了,她怎麼都沒有想到這個時候洛飛會出現。

「你聽我解釋,事情不是這個樣子的!」安心慌張的說道。

沒有聽安心說的這些,洛飛轉身離開了。

「你還不走,留在這裏過年?」司徒欣然瞪着王柯說道。

還沒有從剛剛的對話中反應過來,站在那裏獃獃的。

「哦,好好。這就走。」

地下車庫裏又恢復了原本該有的安靜,加上昏暗的燈光莫名讓人心生恐懼,開着車從地下車庫出來的司徒欣然和門口的保安打了個招呼。

「我們這個地下車庫需要加個燈了,裏面光線很不好容易發生事故。」

「好的,我曉得了。馬上就會安排人去安裝的!」保安說道。

副駕駛的王柯聽着兩個人的對話,心裏有被在乎的感覺,原來司徒欣然一直都是愛自己的,是王柯自己想得太多了。

「謝謝你。」聽到這句話的司徒欣然沒有說什麼。

踩油門,離開了車庫門口,回到家裏徑直上了樓,只留下了王柯自己在客廳里。

看着離開的司徒欣然,王柯的內心有種說不出的感覺,他們兩個人的感情現在正處於一個尷尬的時期。

「這些天我們都冷靜一下吧!」王柯留下了一張字條就離開了出租屋。

回國的這些日子王柯一直都想他的父母,索性這次就回去看看他們。

「一張飛M國的往返機票,謝謝。」王柯說道。

「好的,這就給您。」前台說。

王柯就這樣帶着一些簡單的衣物飛到了M國。

樓上的司徒欣然現在還不知道王柯已經不在了。

美國時間凌晨三點,王柯落地了。

。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 暗無天日的迷霧森林,四宗強者們宣洩了心中的憤怒之後,一個個都沉默了。

此時此刻的他們都認清了一個事實,他們內心之中一直保留着的離開禁地的希望,破滅了。

今天不是他們剛剛進入禁地,他們被困這裏已經很長的一段時間了,各種方法都已經嘗試過,都沒有辦法走出禁地,天外天的禁地,比他們想像中的更加可怕。

沒法出去。

這意味着什麼,每一個人都心知肚明。

南宮筠眸子睜開,望着無盡的黑夜,灑脫地笑了下,「我們每一個人進來之前,不都有這個心理準備嗎?如今只不過是遇到了最壞的境況罷了,我不信,永遠走不出去。」

南宮筠的眼眸流露出堅定。

她堅信,一定能走出禁地。

About the author

jingshenxianxiangxue:

0 Comments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