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即便肺都要氣炸了,他也只能強忍着。

可即便肺都要氣炸了,他也只能強忍着。

2022 年 1 月 17 日 未分類 0

因為現在情況非常明顯,普通的常規部隊,除非搶得先機進行伏擊,或者在遭遇時兵力佔據絕對優勢。

不然,根本就不是目標的對手。

對於這種極度危險的目標,上峰的意思卻是堅持要求活捉。

而且,對方表現的越強大,上峰活捉對方的意願就越強烈。

鑒於這一點,一旦和目標遭遇,他必須,也只能指望SAT的三個作戰小組。

所以,關谷鳩山只能咬牙忍着,無視對方閑言冷語的無理冒犯。

實在氣的不行了,便在心裏期待着,期待目標一定要繼續英勇下去。

在被活捉前,能夠重創那幫不可一世的傢伙。

最好能打殘伊堂修一那個混蛋,讓他拿着殘疾證滾出現役!

關谷鳩山在無聲的詛咒時,淺野英男陷入了極度的震驚當中。

劉毅那面遭到圍追堵截的時候,他圍繞着江南市進行了一系列的部署。不放過一切蛛絲馬跡,力求活捉接應目標的人手。

有精確的時間點作為參照,地域狹長便於佈控,外圍人手充裕。

尤其是整整一個直升機大隊,攜帶着最先進的偵查設備加入,讓淺野英男信心十足。

將手下化作多股深入城區,利用一切手段尋找蛛絲馬跡的時候,他開始制定不同情況下的抓捕方案。

甚至在成功抓捕的基礎上進行了延伸。

計劃着如何在抓捕的過程中,造成可控程度上的公共設施損毀,甚至是平民少量的傷亡。

這樣在成功捕獲嫌疑人,並確定對方為華國派遣人員后,如何將事件往恐怖主義襲擊方面靠攏。

以此來為內閣和外交部門,在接下來的談判桌上,爭取到最大程度的有利位置。

不成想絞盡腦汁的做了一個多小時的計劃,手下反饋回來的消息卻是,沒有在城區內發現任何可疑人員或是車輛。

淺野英男的第一反應是不可能,一定是排查工作出現了疏忽。

但一番查缺補漏的詢問后,他居然完全沒有發現漏洞在哪裏。

江南市城區太小了,縱橫的就那麼幾條大街小道,在本地警員的引領下,近三十組人有計劃的分頭行動。

只兩個多小時,便徹底篩查了一遍。

早些時候還有待追查,起碼昨天晚上到今天早晨的這段時間,完全沒有可疑的車輛或是人員出現過。

難道是一支長期潛伏在江南市城區里的精銳力量?

淺野英男剛生出一個想法,隨即又否定掉。

一個既不是文化經濟重鎮,又沒有軍事價值的小地方,存在幾個隱藏身份長期潛伏的特情還有可能。

根本不值得一支精銳力量長期滯留。

完全摸不到思路的淺野英男,無奈之下只能調集痕迹專家,對追擊小隊遇伏的現場進行補充偵查。

希望從遺留的痕迹中,判斷出對方是從哪裏冒出來的,又是從哪裏撤走的。

內閣調查室身為一處高級情報機關,痕迹專家和分析人員是肯定不缺的,而且能力極強。

隨着補充偵查的展開,覆滅的追蹤小隊,以及劉毅的行動線路,被一點一點的復盤出來。

在劉毅脫出第三輪包圍圈,沖入種植園的時候,一份內容匪夷所思的報告,被遞到了淺野英男的手中。

看過前面的手繪軌跡圖后,淺野英男眉頭微微皺起,隨着後面的分析內容陸續進入視野,眉頭越皺越緊。

等看完最後一個字后,淺野英男憤怒的把報告摔在地上,大吼道:「這不可能,這根本不可能!」

一旁的情報分析組組長,對淺野英男的失態毫不意外。

彎腰撿起散落着的幾張報告紙,重新整理好,用盡量不帶有任何情緒的語氣說:「我知道這一結果有些匪夷所思。

不過,我們詳細勘察了現場的所有相關痕迹。除去跟蹤小組九人外,只有兩組陌生的足跡。

其中一組為比三大都(人字拖)留下的,另一組為軍用作戰靴。

其中作戰靴的痕迹,與丟失軍裝的藤井士長,所穿的軍靴一致。

另外,作戰靴痕迹出現后,比三大都的痕迹消失,而且兩組痕迹,在藤井士長遇伏處發生交匯……」

情報分析組組長停頓了一下,看了眼淺野英男的臉色,把報告第一頁的手繪軌跡圖,送到了淺野英男的面前。

指著上面的圖示繼續說道:「綜合一切有關聯痕迹后,我們得出的結論是,伏擊追蹤小組的,只有一個人。

對方先伏擊了藤井士長和勝村二士組成的右翼小組,而後伏擊了隊伍最後面的,由北原三曹和吉剛一士組成的狙擊小組。

而後……」

「夠啦!」淺野英男一巴掌拍在了面前的軌跡圖上。

耷拉着眼皮緩息了好一陣,面色蒼白的擺了擺手。

分析組組長見狀一語不發,低頭行禮,轉身離開了淺野英男的臨時辦公室。

關門聲入耳,淺野英男睜開眼,雙手撐著桌面做了一次深呼吸。

調整好狀態后,拿出手機撥號。

待接通后沉聲說:「部長,我們之前的判斷,可能出現了重大疏漏…

。 「你在說什麼?」司然有點驚訝的問道。

流傾沒有看身後的三人,只看着懷中的珂樂,雖然珂樂沒有開口,但是顯然那難以置信的表情也是帶着疑惑。

「我沒有失憶,珂樂,你趕快回憶自己是狐獴的事,你才能正常回到身體裏面去,忘記你現在的身份,不然你就要消失了。」流傾着急的解釋。

流傾用自己的夢境吸收了不知多少動物的能量,都是通過各種各樣的夢境死亡消失,可是此刻他卻不想讓珂樂消失,他想讓珂樂回到現實中去。

「什麼意思?」「流傾,你在說什麼?」媸雅也加入疑惑行列。她好像記得之前小韻兒也說自己不是山魈,而是什麼龍?還有許崧也是,可是當時他們都不相信。

而此刻連流傾也是說珂樂不是山魈,那他們都是什麼?

一旦對自己的身份始產生疑惑了,就會像趙韻兒那樣感覺到自己身體的變化。一會兒感覺自己是人,一會兒感覺自己又是別的動物。

珂樂正是如此,她雖然還是很疑惑,但是卻也在變換當中清醒而去。

看到珂樂忽閃忽閃的的身體,最後到消失不見,流傾這才放下心來,總算珂樂是正常清醒回到現實。

而媸雅和司然看見又消失不見的珂樂,更是疑惑不解。紛紛盯着還保持抱着的動作的流傾,在等待一個解釋。

許崧一直看着沉默不語,他此刻很是擔心趙韻兒的情況。

「流傾,你說說,小韻兒是消失了?還是回到自己的身體了?」許崧說着用拳頭抵著流傾的胸口就問,在旁人看來,許崧雖然個子挺拔,風姿屹立,但是在像座小山一樣的流傾面前還是矮上很多,威脅效果明顯不是很到位。

不過媸雅和司然也不敢說話,雖然他們兩也對自己的身份產生懷疑,但是對夢境之中許崧和趙韻兒兩小無猜青梅竹馬的感情還是非常了解,更何況此刻他們也想知道小韻兒的情況。

只見流傾輕輕揮開許崧的拳頭,仰著頭看着還在崩塌的世界,他的夢境還是第一次出現這種情況,那片紅色煙霧棄自己而去,到底發生了什麼?

「我也不知道你說的小韻兒是消失了,還是回到現實中去了。」流卿是真的不太確定,因為當時他處於暴怒的邊緣,感覺像是趙韻兒回到現實,又不太確定。

「阿許,小韻兒可能沒有消失。」媸雅有點遲疑的說出了她跟趙韻兒的最後的對話。

聽到趙韻兒對自己的身份產生過疑惑,許崧這才放下心來,好在這小丫頭運氣一直不錯,竟然最早清醒離開流卿的夢境的。

「流卿,事到如今,這個天地都要崩塌了,你還不把我們放出你的夢境嗎?」許崧正視着流卿的眼睛,他一直覺得既然這是流卿的夢境,那麼流卿既然可以把眾人拉進來,那應該也可以把大家放出去。

流卿聽了許崧的話,也是點頭。

「好吧,我這就打開夢境之門。」流卿說着開始演練食夢功法的最後一個動作,這個動作即是收官之勢,也是夢境之門開合的動作。

許崧等人就看見流卿行雲流水的身形動起來,雖然四周迅速崩塌,但是流卿的動作確實很精妙,看得三人是目不轉睛。

過了一會兒,眾人面前就出現一扇巨大的門。

「跟我來。」流卿動作完畢,一個率先就推門而進,許崧三人跟着一起。

按照以往流卿要出自己的夢境,通過這道門就能回到大屏幕前面。

但此刻,許崧幾人跟着流卿鑽進門裏面,本來崩塌的晃動聲消失不見,映入眼帘的是滿天遍佈的紅色煙霧。

流卿帶着許崧三人在紅色煙霧裏面走了很久,都沒有走出去。流卿這才意識到不對之處。

「夢霧,你在做什麼?快放我們出去。」流卿對着紅色煙霧大喊。

許崧三人一直跟着流卿後面,走了這許久也沒有出路,聽到流卿朝着紅色煙霧的話語才感覺不對,三人面面相覷,難不成連流卿都出不去自己的夢境? 「好了,好了,就先到這裡。後面還有其他團等待著綵排呢。」穿著黃色馬甲的工作人員在FD的指示下從舞台側面登上舞台,逐漸向少女們逼近。

「哪個我們還沒…..」少女們不知所措的面對著走上來驅趕她們的工作人員,腳步在工作人員前進的步伐中慢慢後退,不知不覺間就被逼迫到了舞台的邊緣。

原本試音完成後,一直在台上樂呵呵和忙內低聲開著玩笑的金泰妍最開始也是一臉懵懂的樣子退卻了腳步。

當她接連後退幾步腳尖已經踩到台階上才反應過來,臉色一下子就沉了下來,收回腳步重新踏上舞台,從林允兒她們中間的穿過來到了隊伍的最前方,像是為了護住幼崽般張開了雙臂。

雙手叉腰甩甩頭髮,眼睛圓瞪抬頭仰視著比自己高一個頭的工作人員:「我們應該還有綵排時間吧,而且我們成員的麥克風還有問題呢不是嗎?如果演職人員在live放送中因為麥克出了問題,追查原因的時候簽字人要擔責任的吧。」

台下的FD看到舞台上的工作人員用問詢的目光看向自己,快速的扭頭看了一眼主控室的方向,皺緊眉頭用筆尾部在簽好字的文件上敲擊了一下,語氣不耐的擺擺手:「讓音響組給她們調,她們的綵排時間還有五分鐘,到時間就讓下一組趕緊進來。」

台上的工作人員點點頭應承一聲,原本不情願的表情立刻堆滿笑容,從林允兒手裡接過麥克風,按動自己的耳麥和音響組的人不斷溝通對麥克進行著調校。

FD將手裡夾著文件的墊板,遞給身旁一名正在本子上記錄著什麼的藍馬甲工作人員:「她們排完下一場你在最後確認簽字,交中控就行。」

藍馬甲看著遞過來的墊板就已經嗅到了麻煩的味道,本想開口拒絕卻又看到FD凝視著自己不容拒絕的眼神,只好接下來應和著:「內,核對完我會交給主控的仇FD。」

「嘖,FD、FD….當了多少年了還是FD。」聽到藍馬甲叫出自己的職稱,仇FD眉間皺成一個川字,腳後跟離地腿不停都抖動著,細小狹長的眼睛再次瞄向主控室,一面念叨一邊旁若無人的往演播廳的出口走去:「切,怎麼就是他升…..」

藍馬甲的工作人員盯著FD走出去的背影,煩躁的提了下旁邊的箱子,嘴裡喃喃自語:「還怎麼就是單PD升職,也不瞧瞧自己怎麼乾的…..」

發泄完情緒,高舉雙手拍了兩下巴掌:「好了,把剛才的設備再檢查一遍,每個項目單人簽字,出問題就查到最後責任人,抓緊時間。」

等下了舞台回到待機室,桌子上已經提前擺好了金岷浩買來給她們當做晚餐的食物,嗅著食物的響起在舞台上和回來的路上都一直挺直了腰板,下巴微微抬起的金泰妍才終於長舒一口氣。

也顧不得身為隊長的形象,躺倒在沙發上胡亂的扭動了幾下身體,好像一條不小心跳上岸的鱈魚,手拍打著沙發的表面:「啊啊,真是氣死啦~!!!!」

跟在後面進來的其他少女們也都是忿忿不平一副氣鼓鼓的樣子,崔秀英喝完一瓶水后將塑料瓶子捏的卡啦作響:「剛剛的FD是什麼情況啊…..」

「你拿瓶子撒什麼氣啊,喝完了記得好好扔掉。」鄭秀妍雙腿岔開坐在沙發的扶手上,拿過身前茶案上的手機翻看著關於時尚的網頁:「工作人員依照人氣來進行劃分也不是遇到第一次了,只是這個人特別的赤裸而已。」

「不過剛才泰妍歐尼的樣子有幾分帥氣呢。」徐珠賢拿著一瓶擰開蓋子的礦泉水放到已經轉變為側躺的金泰妍面前:「要不是泰妍歐尼現在我們都已經回來坐了半天了。」

「咳咳,低調低調。」金泰妍臉上的笑容像是盛開的鮮花一樣綻放開來,拿起礦泉水咕嚕嚕的喝下半瓶。將水瓶放到桌面上,緊閉眼睛手張開向下壓,口中說出了和手勢極為不符的話語:「這都是我應該做的,都是小意思,只要給一些歡呼就好,不用太大聲啊。」

閉著眼睛招呼了半天也沒聽到自己這些親愛的妹妹們感謝的聲音,金泰妍只得尷尬的放下手,打算拿起桌面上沒喝完的半瓶水喝完。睜開眼幾份在對內受歡迎的食物已經打開包裝堆放在自己面前。

「哎咦~,這多不好意思。」金泰妍喜滋滋的拿起筷子快速的挑選了幾樣菜夾到自己的盤子里,圍坐在周圍的其他人才如同收到了發令槍的指示一般開始對食物瘋搶起來。一片搶食的混亂中,金泰妍捧著自己的小盤子夾起海鮮面小口小口的吃著,悠然自得的用目光掃視著如搶食的小奶狗一樣的妹妹們。

海鮮面剛剛咽下,還沒來得及吃下一口,熟悉的音樂鈴聲就在沙發上的背包內響起,嗡嗡聲也隨之傳出。一隻手端著盤子不捨得方向,另一隻手徒勞地伸向遠在彼方的背包抓了幾下。

About the author

jingshenxianxiangxue:

0 Comments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