羅滿華搖搖頭笑了笑,隨後便發了一條信息出去。

羅滿華搖搖頭笑了笑,隨後便發了一條信息出去。

2022 年 1 月 16 日 未分類 0

「自我介紹一下,我是羅滿華,不知道還有沒有人記得我。」

郭老師看著這一幕也沒出聲,這是屬於何凡他們的同學群,她一個老師就不去湊合了。

郭老師起身往冰箱走去。

「你們坐會,我去切點水果。」

羅滿華的信息很快就得到了回復。

最先說話的是王雪芬,她先是發出一個驚訝的表情,隨後又發了一句話。

「你真是羅啊滿?」

看得出,王雪芬對羅滿華還是很有印象的。

羅滿華打字回復:「是我,今天來找郭老師,郭老師就把我拉進來了。」

這時又有一個人發消息了。

這個人有群備註名,是孫宏宇。

「那郭老師拉進群的另一個人是誰?」

羅滿華看向了何凡,何凡就在他旁邊看著,他才不會去替何凡去回答。

何凡笑了笑,隨後也拿起手機回復了一句。

「我是何凡。」

短短的四個字,簡潔明了。

不過這次孫宏宇倒是沒有再回應了,也不知道是不是沒看見還是不想回應。

回應何凡的是王雪芬,

王雪芬:「何凡你也去郭老師家了?」

何凡:「是啊,我跟滿華一起過來的,難得副班長你還記得我。」

王雪芬:「大家都是同學,怎麼可能忘了。」

這時又有人出來湊熱鬧了。

群備名注顯示黃志超:「熱烈歡迎何凡跟羅滿華兩位同學回歸初三六班。」

何凡記得這個黃志超,以前跟他關係倒是挺不錯的,只不過自從初中畢業后,兩人就很少聯繫了,到現在就更加沒有聯繫了。 很顯然,對於赫拉特里隊長來說,他之所以做出這樣的決定,主要是因為他對於此次攻擊作戰的目的,有着非常清醒的認識,因為他知道,此次進攻,他們之所以主動出擊,不怕暴露,跟原先的那種戰略戰術有着明顯的區別,就是為了引起對方的注意,就這樣,才能夠吸引敵軍的主力作戰部隊?只有這樣才能夠掩護自己的主力兵團勞苦安然無恙的撤退成功,這一點是非常重要的。

現在,劉劍飛感到非常的激動,因為在不久之前,赫拉特里隊長那邊,已經成功的再一次擴大了她們的控制區域,這樣一來也就意味着,自己這邊,也就可以肆無忌憚的,對其進行增援,而且這一次的增援,不僅僅包括兵力方面,還包括後勤補給和武器彈藥方面,總之,他一定要藉著一個契機,將赫拉特里隊長,苦心經營的那一支特種作戰小分隊,真正變成一隻極其強悍的,具有着特殊作用的,特種作戰部隊。

而且在此之前,劉劍飛已經正式通過正式的途徑,對赫拉特里隊長所率領的那一支特種作戰部隊,對其番號進行了正式的變革。是的,在此之前,他們的番號一直都是特種作戰小分隊,不過,應該說從今以後,那一支特種作戰的規模,已經發生了變化,再加上此前,他沒立下了赫赫戰功,因此,對於這樣的一支部隊,劉劍飛沒有任何理由,對其不採取進一步的重視措施,而且一直以來,在整個劍蘭同盟會的管理方面,劉劍飛也都是這樣。

他相信,正確而科學的獎懲機制,在某種程度上,在某個層面上,作為一支非常有效的槓桿,確實能夠起到其他的手段所不能夠起到的作用,是的,確確實實就是如此,任何一支作戰部隊,對於榮譽的渴望是無與倫比的,而劉劍飛,則正是抓住了這一個特點,對於有功的部隊,他絕對不會吝嗇,無論是,後勤補給的待遇方面,武器裝備的配備方面,都是如此。

不過,劉劍飛現在感覺到,僅僅做到這一步,好笑還遠遠不夠,是的,就是這樣,雖然說,大多數人,對於利益的渴求,比這對於榮譽的渴求更加強烈一些,可是,對於部隊來說,則恰好相反。

可以完全這麼說,任何一支作戰部隊,對於他們自己的放號有着非常深厚的感情,甚至可以說,他們的番號就是這一支作戰部隊的靈魂,就是這一支作戰部隊的一切,甚至在很多的時候,在很多的情況之下,為了維護他們的番號不被取消,很多的士兵很多的將領,甚至採取一些極端的措施,限制,不怕觸怒他們的長官,由此可見,番號對於一支作戰部隊來說,究竟具有多麼的重要。

――――――――――――――――――――――――――—————————

也正是因為如此,也正是因為充分的考慮到這一點,所以這一次,劉劍飛決定,通過更改發貨的方式,對赫拉特里隊長所指揮的那一支特種作戰小分隊,重新進行命名,以此對其進行嘉獎,而且,飯後的名稱他已經充分考慮過了,初步定為,特種作戰兵團。

是的,特種作戰兵團,就是這樣的一個番號,劉劍飛相信,所有的指戰員在聽到這一個消息以後,肯定會非常激動,非常興奮,誰都知道,在軍隊的級別裏面,作戰小分隊跟作戰兵團二者之間的差距究竟是多大,可以說是小巫見大巫,而這絕對不會在一個重量級上,按照一般的換算關係,一個作戰兵團,至少有300個作戰小隊組成,這就是二者之間的差異。

因此,劉劍飛絕對相信,當赫拉特里隊長的那一支特種作戰小分隊,被自己不夠格晉陞為特種作戰兵團以後,所有的指揮員和戰鬥員,包括赫拉特里隊長,肯定會激動萬分,那是絕對的,當然啦,對於劉劍飛來說,這一個策略並不僅僅是為了表彰他們的功勛,同時,也是想進一步給他們加碼,劉劍飛知道,下一步的作戰,可以說,基本上就是從赫拉特里隊長那邊開始。

從整個戰略角度來考慮,劉劍飛知道,雖然說,他們最近剛剛這退回來,也就是說,對於涉及共同聯盟的第一次進攻,最終以失利告終,不過,他知道,任何事情都是具有兩面性的,雖然這一次作戰自己實力了,可是,話又說回來了,對方現在肯定對於自己喪失了警惕性,也就是說,對方絕對不會想到,自己居然會在這麼短的時間之內,想要重新發起攻勢。

――――――――――――――――――――――――

自己也正是充分地利用了對方的這一種想法,因此劉劍飛覺得,在最短的時間之內,再次對世界共同聯盟發動攻擊,應該是一項正確的決定。當然啦,有效保障這一次搶灘登陸作戰行動的成功,必須要充分的利用赫拉特里隊長那邊的,特種作戰部隊,是的,從某種程度上,甚至完全可以這麼說,赫拉特里隊長的爹,能否正常的甚至是超常的發揮他們的作用,基本上決定了這一次軍事行動能否成功。

所以,為了達到這一個目的,劉劍飛這才決定,馬上加強赫拉特里隊長的特種作戰小分隊的實力,並且升格為特種作戰兵團,現在,對赫拉特里隊長那邊的資源,已經開始了,半個小時以後,那些空中運輸機,應該差不多滴到那裏了,接下來,是應該跟陸林虎將軍談一談,究竟應該如何發起第二次搶灘登陸作戰了。

正像劉劍飛所預料的那樣,在半個小時以後,十幾架大型運輸機,按照這曾經看上好的航線,終於抵達了,赫拉特里隊長的特種作戰部隊所在的位置。隨後,大量的增援物資,大量的作戰人員,從半空之中的那些大型運輸機上面,依靠着降落傘,紛紛地降落到地面之上,一時間,半空之中看過去,飄飄揚揚,到處都是降落傘,那有場面,堪稱壯觀。

―――――――――――――――――――――――――

然而,對於赫拉特里隊長來說,最讓他高興的還是,會長大人,居然將自己的特種作戰小分隊,一下子升格成為了特種作戰兵團。要知道,這種情況,在他們的劍蘭同盟會的歷史上,那絕對是絕無僅有的,儘管,他也知道,這肯定是跟自己在前一段時間裏,指揮着這支特種作戰部隊立下了赫赫戰功,有着密不可分的關係,可是就算是這樣,也不至於如此升格,這真是讓人感到難以理解。

不過儘管如此,好了,他的隊長還是感覺到了會長大人對於他的這支特種作戰部隊的看重,想到這裏之後,他感到心裏非常的溫暖,是的,既然立下了功勞,那麼,其實也是理所應當享受着這種榮耀,不過對於他來說,好像這樣的一種榮耀來得太早了一些,太突然了一些,讓他感覺到無法接受。

-----------------------------------

不過相對來說,這些榮譽還是次要的,關鍵的是,怎麼不方便為了進一步加強這支特種作戰部隊的力量,在此次援助之中,除了送來了大量的戰略物資,生活補給用品,另外,還有大批的精英特種作戰人員。

赫拉特里隊長大致的算過,如果將這一些,剛剛派遣過來的特種作戰人員,加緊自己的作戰部隊裏面,那麼,曾經的這支特種作戰小分隊,真的是烏雞變成了鳳凰,一下子實現了鯉魚跳龍門,絕對不再是一種普通意義上的特種作戰小分隊了,而是搖身變成了一個兵團!

這種烏雞變成金鳳凰的感覺,雖然說讓她一下子難以接受,說實話這種感覺真的是非常不錯,一個特種作戰兵團,擁有着極其強悍的實力,要知道,作為一個特種作戰兵團來說,擁有着整個同盟會,最先進的武器,最精銳的作戰兵力,那絕對是,絕對是好鋼用在刀刃上,從這個角度來說,這支特種作戰兵團可以說已經成為了他們整個劍蘭同盟會的整個作戰部隊的,尖刀兵!

―――――――――――――――――――――――――

赫拉特里隊長知道,會長大人肯定是有想法的,最起碼來說,肯定要給自己加碼。對於這一個問題,其實後來他對隊長並不看重,確切的說,他感覺到這是非常正常的,而且當作一種榮耀來看待,是的,在任何一個組織裏面,在任何一支隊伍裏面,永遠都是優秀的作戰部隊,沖在最前面,因為凡事沖在最前面的,往往都肩負着極其重要的責任和義務,而對於他來說,他非常樂意承擔這樣的責任。

俗話說的好,在很多的時候,在很多的情況之下,責任和能力是成正比的,也就是說,你又想見到多大的責任,一般來說,需要看看你究竟擁有着多大的實力,這是一個鐵的規則。

所有的人,雖然說上進心很強,責任心很強,可是非常可惜,他本身並不具備那樣的素質,本身並不具有那樣的能力,這樣的話,儘管他具有着極強的責任心和上進心,想要立功,想要做出一番事情,然而,實力擺在那裏,能力擺在那裏,因此,對於他來說,只能是空有一番豪情壯志,卻難以實現。

這就好比赫拉特里隊長此前的這支特種作戰小分隊,儘管在此前的一系列時間裏,自己的這一支特種作戰小分隊深入虎穴,孤軍深入,完成了很多高難度的任務,可是話又說回來了,那畢竟只是一隻,比較弱小的特種作戰小分隊而已,在那種情況之下,他們一般來說只是能夠進行一些襲擊,伏擊,偵查,這樣的軍事行動,而至於大規模作戰大兵團作戰,對於他們來說,是想也不敢想的。

――――――――――――――――――――――――

果然在不久之後,後來特里隊長就接到了他們的那一位會長大人的遠程通訊電話,劉劍飛在遠程通訊電話裏面,明確的要求赫拉特里隊長,讓他充分的發揮,他手下的這支特種作戰兵團的力量,在敵占區,通過他們的行動,再一次吸引敵軍的作戰力量,用這種方式,來配合總部方面,所採取的第二次進攻,而且,劉劍飛再次強調,一定要將敵軍的作戰主力緊緊的吸引住!

好邋遢的隊長在聽到這裏之後,鄭重的點了點頭,其實,會長大人,給他這樣的一項使命,也是在情理之中的事情,因為在此之前,總部方面決定,將他手下的那一支特種作戰小分隊,破格升格成為特種作戰兵團,這已經說明了一切。

隨後,赫拉特里隊長對劉劍飛說道:會長大人,你就放心吧,這一次我一定要完成任務,而且,堅決吸引敵軍,最大程度的力量,協助總部方面,所發起的第二次搶灘,登陸作戰行動取得圓滿成功!

劉劍飛聽了之後非常滿意的笑了一笑,然後說道:很好,非常不錯,赫拉特里隊長我就知道,你是一個有擔當的人,這次關鍵時刻,也就是你,能夠將此重任勇敢的,擔負起來,說實話,我感到非常欣慰,有什麼困難儘管提出來,我想,總部方面一定會想辦法為你解決的。

赫拉特里隊長想立項,然後斬釘截鐵地回答道,報告會長大人,沒有任何問題,之前,總不方便,已經為我們做出了重大的調整,為我們派遣了大量的主力力量,為我們配備了最新式的作戰武器,我想,這一切的一切都已經足夠了,會長大人你就等待着我們的好消息吧。

劉劍飛聽了之後,顯得更加高興了,他接着說道:好,既然這樣,那麼,好了,他的隊長,現在,我正式命令你,必須在3天之內,完成你的使命,因為在3天之後,我們對世紀崆峒聯盟的第二次攻擊,將要正式開始,我想,到了那個時候,叫我們再一次進行搶灘登陸作戰,並且進一步深化我們的搶灘登陸作戰成果的時候,會發現他們的主力作戰部隊,都已經離開了那裏!

在掛斷了給劉劍飛的遠程通訊電話之後,赫拉特里隊長怔了半天,隨後,他立刻命令人,將手下的幾位高級將領全部叫過來,這個時候,赫拉特里隊長的表情看上去顯得比較嚴肅,他沉吟了一會兒,然後,聲音非常響亮地說道:各位,我們現在的力量已經得到了壯大,從此前的作戰小分隊已經升格成為了,作戰兵團,這是總部方面和會長大人對我們的信任。

―――――――――――――――――――――――――-----------------

說到這裏之後,他再一次環顧了一下四周,然後,繼續說道:大家知道嗎?總部方面已經做出了新的決定,那就是在3天之後,再一次對世界共同聯盟發動進攻,這一次我們的策略就是,乘其不備,攻其不意。在此之前,我們剛剛升格成為作戰兵團的作戰部隊,必須要完成一件重要的事情,以此來配合總部方面的攻擊行動,這件事情,那就是想方設法,再一次充分調動敵軍的主力,或者說把敵軍的主力吸引到我們這邊來,為總部方面的搶灘登陸作戰創造條件。

聽到這裏之後,那幾位高級將領不由得交頭接耳竊竊私語起來,赫拉特里隊長知道,這幾個消息對於他們來說可能太突然,比較,上一次戰鬥剛剛結束了,沒有太長的時間,部隊總體來說還處在休整狀態,如果在這個時候繼續執行任務,那麼,他們擔心部隊怕是吃消不了。

好了他的隊長像是看出了大家的想法,他繼續說道:各位,我了解大家的想法,也知道我們的部隊現在所面臨的困難,不過,我們永遠要記住,不管在什麼時候,我們永遠以總部的馬首是瞻,我們的一切行動都必須要圍繞着總部的計劃,在這個方面,我們是無條件的。

最後他說給對了一下,接着說道:更何況,在不久之前,我們的特種作戰小分隊已經被升格為特種作戰兵團,總部為我們補充了大量的兵員,配備了,更多的更加先進的武器,這樣的話,可以說大大的提高了我們的戰鬥力,如此一來,我們如果不能夠做出一點像樣的事情來向總部方面彙報,那麼,我們還對得起,特種作戰兵團這一個稱號嗎?所以,此次任務事關重大,我想我們一定要打出我們的威風,絕對不辜負總部方面對於我們的信任!

。 沈明瑤忙用手擦了擦眼睛,確定自己沒有看錯,慌忙走到西屋,關上門,閉上眼睛默默想著進去。

一眨眼間,竟然來到了自己前世的空間,穿來的這幾天一直昏昏沉沉的,居然沒發現這個大寶貝也跟著自己來了。

說來這個空間在前世沈明瑤已經有了。當初還是自己閑逛的時候遇到一個穿著破爛的算命先生,自己看著他可憐,照顧了他的生意,誰知非要把一個黑不溜秋的戒指送給她,說什麼自己是它的有緣人!這麼丑的東西,沈明瑤堅決不承認和這麼個丑東西有緣,回家之後閑著無聊,拿著把玩,誰知套在無名指上竟然消失了,成了豆子般大小的黑點。

前世的空間有上百畝田地,沈明瑤再瞅瞅眼前的,還不足一畝空蕩蕩的土地,別說前世種的紅薯,藥材了,連根草都沒有。難道空間也不適應這古代的社會?沈明瑤瞬間覺得牙疼。

前世沈明瑤愛吃紅薯,就種了一畝地,也是奇怪,空間的土地和外面的是不一樣的,這裡的植物生長的速度似乎快一些,加上泉水的灌溉,十來天便能收一季莊稼。

沈明瑤看到中間的泉水,泉眼突突的往外冒著,沈明瑤瞬間眼睛一亮,快步走過去,看到泉水也比前世小了一大半,沈明瑤摸了摸腦袋,一陣頭疼。

攢的家當啊。

現在倒是全沒了!

自己不像是師姐,整天和病患打交道,沈明瑤雖也和師傅修習中醫,卻是以食補為主,講究的是固本培元,以及中醫製藥等,西醫倒是不精通,兩相比較,沈明瑤還是對中醫比較感興趣。

沈明瑤前世最喜歡製藥,加點泉水,能夠提升藥效,加上空間的土地,有加速植物生長的作用,空間的土地大多被沈明瑤種成了各種藥草,想想她的藥草就一陣的心疼。

「姐姐,姐姐」

沈明瑤聽到叫聲,連忙出了空間,剛剛站定,沈明軒就推門而入,小小的胳膊抱著沈明瑤。

「姐姐,我們出去抓魚」沈明軒滿臉期待。

「好」沈明瑤牽著他的小手,走出屋門。看到沈明哲小小的人兒正拿著掃把打掃庭院。

沈明哲今年六歲,也就比沈明軒大兩歲,本就話不多,家裡出事後更顯得少年老成,不像沈明軒,到底年紀小,母親只說回家探親也就信了。

沈明瑤讓沈明軒在外面乖乖等著,獨自走到向正屋,看到門虛掩著,祖母王氏正用袖子默默地擦眼淚。沈明瑤頓了頓,默默地敲了敲門。

「進來,」王氏忙道。

沈明瑤推門而入,看王氏已經恢復了神色,「祖母,我帶明軒和明哲出去轉轉。」

「我看你身子是比之前好一些了,出去看看也行,不過,不要走遠,你母親和大伯母只出門挖野菜去了,一會兒就回了。」王氏叮囑道。

「祖母放心,我帶著明哲明軒不會走遠,就隨便看看,就當是鬆鬆筋骨了。」沈明瑤笑著回應。

沈明瑤走到庭院,沈明哲已經將掃把放到牆邊。

「姐姐,快走。」沈明軒看到沈明瑤出來,忙跑去牽著沈明瑤的左手,就要往外跑。

「姐姐的病才剛好,你不可不許淘氣」沈明哲板著臉。

沈明瑤右手拉過沈明哲一起向外走去。

「你呀,這麼小就這麼愛操心,也不怕變成個小老頭。」

沈明哲無奈的嘟了嘟嘴,這個姐姐向來比自己都幼稚。

沈明瑤出了門,帶著兩個小傢伙往西走去,清河村前有一條小河,因河水異常清澈,所以取名清河村。清河村西面北面都連著山,只往東一條往鎮上的路。秋收過後,村裡人一般都回去後山山腳挖些野菜吃,多少能夠省下些糧食。

沈明瑤的父親是舉人,家裡的田地是不交稅的,所以日子比大部分家庭好過一些,也僅僅是近幾年好過一些罷了。為了父親和大伯父讀書,之前家裡可是欠了不欠錢,不然,父親也不會放棄會試,選擇以雜途入士,只因去京城參加科考可要花費不少銀錢。

父親自從中舉這幾年,幫著還清了欠款,在村裡置辦了十來畝田產,日子也剛剛好過些。

「呦,瑤丫頭身子好了?」走至山下,人也漸漸多了起來。

「陸奶奶好,我已經好多了」沈明瑤笑道。

「好多了,就多出來走走,這人啊,就是越動身子越利索」另一個許年輕的婦人從山腳回來。

「周嬸子說的是,」沈明瑤覺得左手被拉了拉。

「姐姐,我們去摸魚?」沈明軒異常興奮

「下午不摸魚了,姐姐帶你去山上瞅瞅?」沈明瑤問道。

「好,姐姐去哪裡我就去哪裡」沈明軒的小手緊緊的拽著沈明瑤,好像是怕被人甩開似的。

About the author

jingshenxianxiangxue:

0 Comments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發佈留言